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七十六章,五大派

第二百七十六章,五大派

  这么看来,眼前的这个附身在方铎身上的鬼王,估计也和那个啖‘肉’婆婆一样,是受到什么主人的命令,来阻止我回到自己的世界去。..

  之前灭掉啖‘肉’婆婆的时候,掉下来一颗佛珠,难道这个鬼王杀掉之后,也会掉下来一颗佛珠不成?

  看着面前的鬼王,我冷冷一笑说道:“原本我还在担心你不出来,不过如今你自己附身在了方铎的身上,这可就怪不了我了!”

  我往前踏了一步,鬼王双眼凶芒‘露’出,张扬舞爪地就想向我冲过来,可是还没到我的面前,就被阿呆一把给抓住了,本来比力气的话这鬼王就不是阿呆的对手,此时还附身在了方铎的身上,那就更加发挥不出力量,挥动双手却硬是抓不住我。我冷冷地说道:“让我来,你是不是也和啖‘肉’婆婆一样,是一颗佛珠所化!”

  说话间,我往前踏了一步,前脚重重地点在了地上,左手双指点在了鬼王的额头上,一道道力被我打入了方铎的身体内,方铎全身巨震,我大喝一声:“给我出来!”

  一个青面鬼王被我这一指给直接‘逼’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太阳直‘射’而下,落在它的魂体之上,它顿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正想要发动它和方铎之间的契约,阿呆却往前跨出一步,一拳打在了青面鬼王的身上,青面鬼王呜呼一声,刹那间魂体被打成了碎片。

  方铎此时晕倒在了地上,我走上去,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他还活着。而在他的身上,我找到了第二枚佛珠,和之前啖‘肉’婆婆的佛珠一样,果然,这个鬼王的来历也很蹊跷!

  让阿呆将方铎和棺材搬回了我们下榻的旅馆之后,我在‘门’口却又巧遇了紫月和紫心两个姑娘,她们带着十来个昆仑弟,正好从我们身后经过,紫心疑‘惑’地说道:“你朋友怎么了?”

  我哈哈一笑说道:“喝多了,让他不要喝这么多,不听劝,嗜酒如命,哈哈!对了,你们两个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很快就将话题给转移开了,此时紫月开口道:“道机前辈通知我们这里各‘门’各派的代表去开会,听说已经发现了魔僧的下落。(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点了点头,眼珠一转,笑着说道:“那两位姑娘是不是能够带我一起去见一见世面呢?”

  紫月和紫心都一愣,听到我这个要求,紫月面‘露’难‘色’,不过紫心却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师姐,就带上他吧,本来这一次我们带来的人就不多,其他‘门’派都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呢,如果能够算上他,多少也算是充了充场面,多一个人,我们在会议上也多了一分话语权,不是吗?”

  紫心这么一番话,倒是说的紫月频频点头,随后说道:“那兄台就跟在我们的队伍之中,不要声张。”

  我笑着点了点头,‘混’入了昆仑派的队伍里,一路前行,到了这个小镇最大的院前,这原本是属于镇长的房,只是出了魔僧杀人事件,镇长老早就偷偷逃走了,这院也就空了下来,作为这一次人数最多的茅山的住处。

  我们到的时候,‘门’口已经站满了各种灵异人士,不过都是无‘门’无派的,他们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纯粹来这里就是为了好玩和满足好奇心,或者是想要浑水‘摸’鱼,‘弄’点好处啥的。

  我跟着昆仑派的队伍走进了大‘门’内,院还算比较大,不过容纳了上百个人也显得有一些小,中央有一个长桌,四周放了隔音结界,保证会议的隐秘‘性’。中央的长桌上,此时坐着好些‘门’派的代表,紫月看了我一眼后,和紫心一起走到了院中央,道机坐在上位,喝了口茶后说道:“看来都到齐了。那么讨伐魔僧空净的会议开始吧。”

  听了此话,果然魔僧就是空净大师,但是为什么空净大师会**成魔僧呢?为什么会杀人呢?我心中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了。

  道机身边的茅山弟往前跨了一步说道:“各位‘门’派代表,前辈,我乃是茅山情报处的弟,来汇报一下昨天晚上发现的魔僧空净下落。昨晚,我们茅山情报部‘门’的弟在距离小镇两里的一座破庙中,看见有一丝丝光,当时便起了疑心,小心翼翼地靠近之后,发现正是魔僧空净坐于破庙之中,正在打坐。当即,我们的两个情报人员,留下一个继续监视,另一个则跑了回来,报告了此事,从昨晚接到报告之后,我们就展开了对魔僧空净的全面监视,直到半个时辰前,魔僧空净依然坐在破庙之中没有离开。”

  汇报完了,道机轻声说道:“各位,我想不用多说了吧,下面就是讨论如何围杀魔僧的行动。诸位都知道,魔僧空净的实力很强,早些年罗焱还在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了绝顶高手,后来更是力压补天一族年轻高手,甚至还进入过地府,将鬼神三族搅的‘鸡’犬不宁。其实,我说句实话,空净之所以被称为千古第一魔僧,可不是吹出来的。即便他入了魔道,但是对于佛法的领悟,如今依然没有人能够超过。”

  听了道机这话,我看见一个喇嘛模样,应该是密宗派来的法王,猛地从椅上站了起来,用很是粗犷的声线说道:“哼,谁说他对佛法的领悟无能能及,一个已经踏入了魔道,心中满是执念的失败者罢了。”

  这法王口气不小,不过我看了他一样,也就是口气比较大,本事并不高强。

  道机等他说完之后,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如果你不认同我的话,你可以带着你们密宗一脉,独自迎战空净。”

  这句话一出,这法王顿时愣住了,半天没说出话来,道机此时喝了口茶后说道:“我们这一次一共集结了五大‘门’派和组织,茅山,密宗,昆仑,青城山还有显宗。显宗的几位,我听说空净过去还是在座几位的主持和师傅,我相信诸位不会在围杀行动之中徇‘私’舞弊吧。”

  显宗的几个和尚一直没有说话,道机故意将话题抛到了他们的身上,其实是让这几个和尚无言以对,然后自己站出来要求当先锋。

  果然,显宗的几个和尚一看就很老实,无奈地说道:“道机前辈,各位圈中朋友,我们白马寺愿意做这一次行动的先锋,以正我们白马寺和显宗正气。”

  道机听见这话之后,拍了拍手,笑着说道:“不错不错,这一次的计划,还需要一个‘门’派能够派出弟当做‘诱’饵,也就是引‘诱’空净离开他布置的金佛大阵,只要他离开了大阵,实力就会下降不少。到时候我们一拥而上,势必能够将其剿杀。”

  道机说话间将眼睛落在了昆仑和青城山两派的身上,说起来,昆仑和青城山都是这一次五大派里比较弱的,青城山这里派来的是一个年轻男,拿着一把纸扇,穿着短袖t恤和牛仔‘裤’,一副吊儿郎当的样,不过我能看的出来,这年轻男的灵觉还不错,实力也算过的去。

  此时,他看见道机在看他和昆仑,立刻明白了道机的意思。这一次的作战计划,最危险的就是担任‘诱’饵的任务,如果空净真的入魔太深,很有可能会和下杀手,当‘诱’饵的‘门’派若是不敌,很可能会折损在里面,所以,青城山这个男,自然不愿意当‘诱’饵。

  此时他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诸位前辈,晚辈齐渊乃是青城山少当家的,家父是想让我下山历练一番,要是我受了伤,这家父也会震怒,所以还请诸位前辈,将‘诱’饵这个任务,‘交’给昆仑山。”

  他这么一说,紫月和紫心这对姐妹也不干了,紫心站起身来,冷笑着说道:“‘诱’饵这种事,当然是‘交’给最弱的‘门’派来做,你们青城山带来的这点人,包括你在内,没有一个上的了台面。还好意思让我们昆仑山当‘诱’饵,还抬出你的老爹,以为你老爹很了不起吗?笑话!”

  紫心这番话说的‘药’味十足,整个院里的气氛瞬间降到了点,齐渊冷笑着说道:“你是看不起我们青城山?你说我们弱,我看你们昆仑也不咋地,自从乾坤死后,你们昆仑,也不过是个衰落的所谓大‘门’派而已。对了,说起来,你们昆仑才是入魔的鼻祖,乾坤不就是后来的魔心吗?哈哈,我还怀疑你们和空净是一丘之貉呢!”

  骂战顿时升级,紫心和齐渊你一句我一句,说个不停,道机脸‘色’铁青,一拍桌,制止了紫心和齐渊的骂战之后吼道:“吵什么!没大没小的。要分出你们谁做‘诱’饵,很简单。比一比就知道了,你们两派各自派出一名高手比试,谁输了就去做‘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