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八十四章,五个可怜的故事

第二百八十四章,五个可怜的故事

  我在空中盘旋,算着时间,并不是每一次剑气都能够击中这胖,因为山林之间树木比较多,而且还是晚上,虽然用心眼锁定了这个胖,但是他也很聪明,利用四周茂盛的树木来做为掩护,不断地变化自己的位置,我们就像是一个猎手和猎物,一个追,一个逃。<>

  我手里的长剑微微抖动,试着放出了一道剑气,这剑气我只是试验,却没想到此时这一剑竟然准确地落在了胖的身上,他身上被撕开了一道血口,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没注意,鲜血开始涓涓地往外流,洒落在了地上,而且击中的部位还是他的‘腿’,这下,本来灵活多变的胖,速度一下就慢了下来。

  他速度一慢,我瞄准的压力就没这么大,黑‘色’羽翼一振,我再一次劈出一剑,剑气‘精’准地落在了胖的身上,还是退步,胖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

  我落在了它的身后,没有走过去,一般来说,像眼前这个胖这么‘精’明的怪物,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倒,我怀疑他不动弹,是在装死或者使诈。

  我缓缓抬起手,低声说道:“你这点小伎俩骗不了我。”

  手腕一抖,剑气飞出,直直地砍在了眼前这个胖的身上,很快我就意识到不对劲,剑气像是切西瓜一样将胖的身体给切成了两半,但是眨眼之间,眼前这被劈成两半的胖,竟然立刻变成了两摊‘肉’泥,和刚刚的情况一模一样。

  而此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我背后的树林里闪了出来,落在了我的身后,我听见这胖怪物那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端木森,我很好奇你的血‘肉’是什么味道的,让我来吞了你。”

  它张开大嘴,正要吞噬我,可是还没等到他的嘴巴落下,刑天的黑‘色’大斧已经重重地劈在了它的头顶上,胖怪物一声大喊,浑身巨震,鲜血喷溅出来,这下这个家伙是彻彻底底被砍成了两半,而且根本来不及吞噬法术,刑天的斧,可是实打实地将他斩杀。

  胖死后,身就好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点点地缩小,最后连脑袋带身体,全部都变成了一张薄薄的人皮,我弯下腰,看见地面上有一颗佛珠,这是第四颗佛珠,而远处包围小镇的灵力场,也应该减弱了,因为我看见又有一道黑‘色’的极光消失。

  我走出树林,借着月光,看了看手上的佛珠,依然是小叶紫檀质地,我切开之后,里面‘露’出了一个字“鬼”。这样的话,我得到的四颗佛珠,连起来的话就变成了“神魔妖鬼”,空净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看来一切都只能得到了最后一颗佛珠才会揭晓。我背后黑‘色’羽翼一振,飞上天空后在四周盘旋一阵,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目标,距离天亮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又飞了个把小时,忽然一股浓浓的酒香味飘了过来,闻着就知道是好酒,可是三更半夜,谁会这么无聊,在这无人的大山之中喝酒?不是妖怪,那就是方士,而且多半有古怪。

  我寻着酒香飞了过去,此时看见地面上又是一堆篝,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坐在篝边上,而在他的身边,放着好几坛的酒,而且好像全都喝光了。

  我有了之前对付胖的经验,不敢随便落下,不过我没落下,地面上的这个男人却发现了我,高声地说道:“既然来了,就下来喝一杯吧。小说网”

  我当然不会下去,正寻思着从哪里进攻,他忽然拎起手边的一个空酒坛砸向了我,我此时离地也有几十米的距离,这种大酒坛,寻常人能够拎起来就不错了,可是他却如此轻松地甩向了我,而且我还是闪身避过,这酒坛飞到了更高的空中才缓缓落下,这力量,着实不小,肯定是之前我见到的那个一拳打碎了地面的怪物。

  对方既然已经发出了邀请,我怎么也得回应一下,从空中飘落,稳稳地站在了他的对面,因为身上披着黑‘色’的斗篷,所以看不清他的脸,不过我却听见他说话的声音。对着我说道:“端木阁下,上一次我为了完成空净大师的任务,所以没有来得及和你打招呼,还请见谅。”

  比起前面几个怪物,这个大块头倒是客气了不少。

  我走到篝的另一边,坐了下来,伸出手烤了烤,开口道:“你也是奉空净的命令来阻止我的吧?既然如此,有什么遗言就快说吧,因为今天你肯定必死无疑。”

  这大块头猛地灌了一口酒,哈哈大笑道:“说的也是,其实我们几个在对付你的时候,也都抱着必死之心。啖‘肉’婆婆,原本就是邪派中人,其实她原本是一个很和蔼的邻家婆婆,喜欢帮邻居带带孩,但是可悲的是,有一次一个孩在她家的院里玩耍,不小心被院里的铲划伤了,从此以后,这些平时道貌岸然的人,背地里都说啖‘肉’婆婆的坏话。一步步将啖‘肉’婆婆推上了邪派之路,空净大师派啖‘肉’婆婆对付你,是告诉你,人言可畏。那头鬼王,其实原本是为了盗取汉朝一个方士的古墓,不小心自己陷入了这法器内,结果那个方铎‘阴’差阳错之间来挖这古墓,从此和鬼王互相纠葛在了一起,空净大师派鬼王偷袭你是为了告诉你,贪心不可留。之后的一群石妖,原本是泰山之巅的普通石头,经历风霜雪雨,却从不曾被世人看见,最后化作石妖,报复世界。空净大师派它来,是想告诉你,不是默默无闻的付出就一定有收获。胖,原本是屠夫,最后却因为妻****,闹了个家破人亡,心里扭曲,空净大师派他来,是想告诉你,世上本无真爱,何苦自找麻烦。而我,一个酒客,一个醉汉,一个可怜虫……”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住了,接着举起手里的大酒坛,猛地对着自己灌酒,这已经不是豪饮,而是将这烈酒当做了水。只是,我却觉得这大汉却不会醉,只是越喝越想喝,越喝越不会停。他将整整一坛酒喝下去之后,又是放声大笑道:“我原本是一名工地上干活的打工仔,哈哈,和网上说的一样,我是个搬砖的。老家在山西,家里有一个老母亲和一个还在读书的妹妹。我离家三年,等我回去的时候,却发现,家里的房被当地的一个恶霸给占了,家里仅有的几块田地也被占了,老母亲因为生气,已经死了,唯一的妹妹,还被他们给卖到了外地,不知去向。我向四周的邻居寻求帮助,可是大家闭‘门’不见,我面对一群恶霸,最后懦弱,胆怯了。他们将我好不容易从老板那里讨回来的三年薪水,全都抢走了。我反抗,就是一顿打,最后气不过,我自己吞了农‘药’。只是弥留之际,看见了空净大师,他说,可以给我勇气和强横的力量,但是我会从此一生嗜酒如命,但是无论喝多少酒都不会醉,而且我从此以后不是人类,而是一颗佛珠,他问我愿意吗?我说,我愿意。于是,我就变成了这样。而空净大师想要我告诉你的,只有一点,这世界永远欺负的都是老实人。不是你有勇气就能反抗,你还需要力量,没有人会帮助弱者,这是一个伪善的世界……”

  他将手上的酒坛扔了出去,我远远地听见了一声碎裂的声音。

  酒坛被扔出去之后,他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只能看见他的一双眼睛,和两条健壮的胳膊,他开口说道:“好了,闲话也说完了,我要传达的也传达了,该是我们一战的时候了!端木森,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不过我还是要一战,最后请你给我一个体面一点的死法,快一点解决我的痛苦。”

  我点了点头,对面的大汉一声爆喝,整个人直冲过来,我往后一跃,他这一拳砸在了地上,按理来说应该是无法触碰到我,但是我没想到他拳头落地之后,整个地面瞬间开裂,裂缝一直蔓延到了我的脚下,我身不由自主地向下陷落。

  这力量果然强悍,我背后的翅膀扇动,带着我飞了起来,我盘旋在空中,却看见地面上的大汉,双脚踩在地上,一声怒吼,整个人跳了起来,冲向了空中的我,他跳的很高,冲击力十足,身更是带着一股刚毅的劲头,狠狠地撞在了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