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八十七章,观心,观魂,观道

第二百八十七章,观心,观魂,观道

  姜封是我到目前为止,对于道法本源领悟最深的三个人之一,当然,第一个是罗焱,他是造天者。第二个是断情人,他本就是三清道痕所化,所以实力惊人。

  这两个人的本事我都见过,法术也都领教过,但是因为和我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所以不可能模仿。但是姜封我还是能够模仿的。

  在鬼魔窟内和鬼皇大战之时,虽然姜封出手不多,而且还阴了我一把,可是他将道法本源幻化成人形的样子,这为我打开了一条通向道法本源更深处的道路。

  梦境空间之中,梦到之术固然强大,但是黑袍空净镇守本心,这佛光不反击,只是防守,固若金汤,他和我打起了消耗战,知道我这梦境之术不能持续太久,一旦梦境之术消失之后,我的优势也将荡然无存。

  所以,面对黑袍空净,我必须加强我的道力,也就是将我对道法本源的领悟,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可是如何将道法本源具象化成人型呢?

  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就在此时,我的眼睛瞥见了背后的道机子,他是茅山五老,应该对于姜封的事情知道一些,问问他或许有收货。

  我快步走到了道机子身边,他见我不对战黑袍空净,却跑来找到这一幕,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

  “道机子前辈,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关于你们茅山五老的老大姜封的事情,你知道的多吗?”

  我急切地问道,可是听见了我的话,道机子却一愣,随后有一些惊恐地说道:“你想干什么?”

  他这一副表情,让我多少确定了他肯定知道些什么,我低声说道:“要对付空净,我必须加强我的道力,也就是将我对于道法本源的领悟提升,姜封是我目前唯一一个我能够模仿,而且道法本源还在我之上的人。”

  道机子听我这么一解释,想了想后说道:“你在另一个世界或许不知道,姜封师兄已经在多年前被罗焱所杀,他本是这个世界里天道的影子,所以他对于道法本源的领悟,是与生俱来的。我们四兄弟,除了诸葛飞之外,无人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姜封师兄死后,诸葛飞师兄就下令,将所有关于姜封师兄的事情全部封闭了起来。你现在突然问我,我也说不上来啊。”

  听到道机子这一番说辞,总结下来,就是四个字“一无所知”,我也不知道这老狐狸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愿意说。

  我点了点头,正一筹莫展的时候,道机子却忽然一拍脑袋,一副好不容易想起来的模样,喝道:“我似乎想起来,姜封师兄多年前曾经指点过我们几个修炼,那时候他告诉过我们一句话,是关于天道变化和道法本源的。”

  我一看有门,立马问道:“什么话?你还记得吗?”

  道机子看了看对面大的黑袍空净,脸上露出一丝丝为难的表情,似乎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说道:“当时姜封师兄对我们说,天道并不是真的存在,也不是不存在。讲究虚实变化,可以将道法本源看成是一团乱麻,只要你能够从这团乱麻中找到一个线头,就能够遵循道法本源变化的规律,最后领悟所有的道法本源。”

  道机子这话我又听不懂了,什么叫找到一个线头,难道就是入门不成?可是我已经入门了,能够幻化出黑白双鱼,能够具象化道法本源,甚至力压了茅山五老之中号称道法天才的齐丞,我还不算是入门吗?

  可是为什么我看不见这条所谓的线呢?

  我皱紧了眉头,黑袍空净站在佛光之中,冷笑着说道:“小子,别临时抱佛脚了,我就是佛,要么你来抱抱我的脚,看看我能不能加强道力。梦道之术也快要到极限了。到时候,你们这里所有人全部都要死。”

  两条黑白游鱼被我收了回来,落在了我的左手手心里,化作了道力的模样,黑白两色在我的手心里慢慢转动,渐渐变成了太极的模样。

  我实在是想不通,什么才是道力里的这根线条,更不明白,我要如何顺着这条线条找出道法本源。

  我盘膝坐了下来,将左手放在了面前,右手轻轻盖在了左手手心上,抱元守一,三眼启闭,观心,观魂,观道。

  此时四周的人看见我不进攻黑袍空净,反而盘腿坐了下来,都很不明白,全都露出了疑惑和惊讶的表情。可是我身后的道机子,看见我的模样后,顿时露出了惊容,用不可思议的声音说道:“这是道门已经失传多年的三观之法。”

  听见道机子的话,四周一些不明白我在干什么的茅山弟子疑惑地问道:“师祖,什么是三观之法,为何之前我们没有听到过?”

  道机子双眼一直落在我的身上,头也不回地解释道:“所谓三观之法,是连我们茅山五老都不会的秘法,当然,姜封师兄是不是会,我不知道。三观之法,观心,能够看穿所有人的心灵,剥去外在的伪装,看出此人真正的善恶。观魂,是三观之法之中第二个阶段,能够看穿一个人的灵魂,无论你是神还是妖,都能够看出你的魂魄是不是纯净。三观之法,到了最高的阶段,便是观道,所看之物,不是世间的百族和俗物,而是直接看到道的本质。端木森是从哪里学来的三观之法?这一套秘法,如今的道门应该都已经失传了,难道是在那个世界里有人教他的?”

  道机子的震惊溢于言表,连这头老狐狸都藏不住对我此时行为的吃惊,更何况四周听见道机子话的人,连茅山五老都学不会的秘法,我竟然施展了出来,刚刚还在质疑我的人群,此时全部都转而变成了一种目睹高手的崇拜之情。

  此时,阿呆却冷冷地说道:“我家主人,从来没学过什么三观之法。”

  道机子听见阿呆的话,猛地转头,看了看阿呆,眼中不可思议的表情更盛了,有一些结巴地说道:“你,你是说,端木森是自己领悟了三观之法?不可能,除非他拥有媲美圣人的潜力和天赋,否则的话,不可能自己领悟三观之法,三观之法是最接近道本质的秘法,能够学会三观之法的人都是一方绝强高手,而自行领悟三观之法的人,至今没有出现过。”

  然而阿呆只是冷冷一哼,不再说话,道机子猛地回头,此时我微微仰起头,眉心处本来应该是天机眼的位置,飘出了一个巨大的“天”字,和天机眼不同,这不是复杂的阵法纹路,而就是一个单纯的“天”字。

  而对面站在佛光之中的黑袍空净,此时看见我眉心处飘出来的这个大字,他何等眼力,自然知道我施展了三观之法,黑袍空净的惊讶一点都不少于道机子,双眼圆睁,低声说道:“竟然是三观之法,不过只是到达了观心的地步,就算是绝顶的天才,想要领悟观魂的境界,至少需要数千年的事情,小子,你能够学会三观之法,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过今天你找不到道法本源前进之路,终究不是我的对手,梦道之术已经快要崩溃了,你们的末日马上来了!”

  四周的天空在微微摇晃,开始出现了一条条长长的裂缝,我的梦境空间已经非常不稳定,人们开始恐慌。刚刚才有一点安定的气氛,转眼间就荡然无存,梦道之术本来就不稳定,此时我进入了冥想状态,梦道之术崩溃的更加厉害。

  道机子轻叹一声,说道:“看来这一劫终究还是难以逃避,这梦道之术马上就要消失了。端木森,你成功的机会太小了。”

  只是这一切,我全都看不见,全都听不见,我沉积在一片黑暗的世界里,进入了一种我从未有过的奇怪的境界,四周明明一片黑暗,没有任何的安全感,可是我却一点都不害怕,只是好奇,好奇这片黑暗的背后是什么,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向着前方飘去,忽然看见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出现在了黑暗之中,我还看见一根根粗壮的黑色锁链捆住了他的身子,我低声说道:“你是谁?”

  而此时我额头上的这个“天”字却飘了起来,这一刻,我手臂上的刑天战魂却自己幻化了出来,跪在了地上,面对这个巨大的“天”字,低头沉声说道:“主人,数年不见,我以为你已经消失了。”

  此时空中的“天”字微微震动,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而此时的我,越来越接近这个黑色的模糊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