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八十九章,金色线头,黑白人影

第二百八十九章,金色线头,黑白人影

  又是‘交’易,一般来说,这种反派角‘色’和我做‘交’易,那肯定是看起来‘诱’人,然后就是考验我的人‘性’和品格的事情,而且,结果一定是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这种肮脏的‘交’易,随后一场大战,要么我被打残,等人来救,要么就是我直接力压他们,然后成功的全身而退。小说网<>

  所以,我都懒得听这个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声音继续说下去,直接开口道:“根据我以往的经验,你们找我一般都没好事,所以,我拒绝和你做‘交’易。”

  我这一嗓喊出来,天空中那个神秘的声音硬生生愣了半天,片刻之后才说道:“你不是在逗我吧?”

  我承认,我当时差点没笑岔气了,原本还有些恐惧的氛围转眼间就变的有些滑稽起来,我笑着说道:“如果你非要说‘交’易内容的话,我可以听听。”

  这奇怪的声音才清了清嗓说道:“端木森,你不觉得逆天太累了吗?”

  我收敛了笑容,冷冷地问道:“什么意思?”

  这声音大笑了一声后说道:“有几个人知道你的辛苦,有几个人知道你的疲惫,有几个人知道很累了?他们只会说,端木森,你应该变强,端木森你应该变的无敌。可是,我知道,逆天极难,若是轻松的事情,当年罗焱和许佛联手,联合了如此多的圣人,却也没有成功。而你,既没有圣人帮忙,甚至还和许佛为敌,你的世界濒临崩溃的边缘。你心里的压力比谁都重,而你逆天的理由无非只有一个,那便是如果不逆天,我的主人就会毁灭你的世界,对吗?”

  这个声音之前虽然滑稽的很,但是此刻说出的这两句话,却着实说到了我的心里,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此时,这个声音却又开口说道:“我说的很对吧,若是我有说错一个字,你可以反驳。”

  我眼神越来越冷,说道:“这是我的使命,是从出生之后就注定的使命,即便没有人帮忙,我也一定会逆天成功的。”

  这个声音却笑个不停,这笑声让我很烦,它一边笑,声音的来源却在我的身边转,开口道:“我只是笑你愚蠢,使命?还说什么从出生之后就注定的使命,真是让我觉得好笑。人类总是很有使命感,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由天注定的,可是你别忘记了,天道的主人就是我的主人,此时正沉睡在黑‘色’的封印中。你觉得我的主人会给你这种奇怪的使命吗?你的使命不过是你身边的人强加给你的。你是不是听见过这样的话,罗焱要是还活着多好,罗焱比你强多了。你注定是逆天者,注定要成为第二个罗焱。哈哈,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你叫端木森,每个人都希望你变成第二个罗焱,可是我来问你,你愿意变成第二个罗焱吗?”

  这个问题又一次将我问懵了,因为很早之前我就知道,没有人在乎我愿不愿意,他们只在乎我能不能成功,久而久之,我开始告诉自己,我就是第二个罗焱,在通天会内假扮罗焱的时候,我戴上墨镜,叼着烟,扬起嘴角的时候,我甚至都已经将自己当成是第二个罗焱。

  “你说的虽然没错,可是这样的问题我过去已经想过了,只要逆天成功,我变成第二个罗焱又如何?人总要牺牲一些才会得到一些,我牺牲了我的姓名,我的身份,却得到了更多,我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你动摇不了我!”

  我坚定地说道,这声音却笑的更欢了,这一次声音里带着一丝丝邪‘性’地对我说道:“如果,你只需要一个人,就能够保住你的一切呢?如果你只需要杀一个人,就能够保住你的世界,你愿意下手吗?”

  我一愣,大声地问道:“杀谁?”

  此时声音却笑着说道:“看来这一次我们‘交’谈的时间不够了,你的梦道之术已经快要消散了,作为这一次对话的嘉奖,我便让你领悟观道境界,从此以后,你便能够在道法本源的路上,走的更远。”

  此时我看见一根金‘色’的线从空中落了下来,飘在了我的面前,我伸出手捏住这根金‘色’的线时,身竟然猛地一晃,转眼间就脱离了黑暗空间,回到了梦境空间内。

  此时的梦境空间的确快要崩溃了,四周的人全都‘露’出了艰难痛苦的模样,黑袍空净站在佛光之中,放声大笑,我抬起头看见梦境空间的天空已经碎裂,‘露’出了真正的天空,此时众人发现了我已经醒过来,全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黑袍空净冷笑着说道:“小,早就和你说过了,想要从观心的程度达到观道的境界,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不是你的血脉和天赋就能够弥补的,梦道之术的效果已经消失,梦境空间已经消失了,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和我一战!哈哈!”

  而此时,我却对四周吵杂的声音,置若罔闻,完全沉寂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一点点打开了自己合上的双手,当右手手掌慢慢抬起的瞬间,我看见道道金光从我的右手手心里‘射’出,照亮了已经残破的梦境空间,照亮了在场每个人的脸,照亮了黑袍空净和道机的吃惊的脸,照亮了刑天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我看见一根金‘色’的线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里,仿佛没有重量一般,道机这一次是真的被惊的结巴了,说道:“金‘色’的,金‘色’的线,这是道法本源的起始,端木森,你真的发现了真正的大道!”

  而此时对面的黑袍空净却有一些歇斯底里地吼叫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就算是绝世天才,也需要数千年才能领悟观魂境界,侥幸活到万年才能领悟观道境界,你竟然只是冥想了一会儿就达到了别人万年的修行和领悟,这种事情根本就是闻所未闻,我不相信,这一定是你施展的障眼法,端木森,你休想骗我!”

  然而此刻的我却一直看着手心里的金‘色’线头,随后右手捏住了金‘色’线头,微微一扯,我看见自己左手中蕴含的道力竟然慢慢地旋转了起来,片刻之后,黑白道力竟然非常神奇地被这金‘色’线头给拉了出来,很快黑白道力就幻化成了黑白双鱼的样,不过,我却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右手又是一扯,这一扯,黑白双鱼瞬间破裂,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看见一个人影慢慢地在空中凝聚。

  这个人影很奇怪,看不清脸,更看不清皮肤和肌‘肉’,但是它的身体却是两种颜‘色’,从身中间分开,左边为白‘色’,右边为黑‘色’,它飘‘荡’在空中,虽然没有双眼,可是我能够感觉到它仿佛在看着我,又好像是在看着对面的黑袍空净。

  黑袍空净此时开始紧张起来,厉声说道:“什么怪物!道力所化的?就算你是道法本源又如何,我这佛光不比你弱,你能破吗?”

  我未发一言,伸手一指对面黑袍空净,天空中的奇怪人影飘飘然地落了下来,站在了黑袍空净的面前,我看见如同纸片一般轻薄的双手,贴在了黑袍空净的佛光两边,随后我看见奇怪的人影,双手轻轻一拍,这个轻轻一拍的动作看起来就像是绵绵的。

  四周的人都看了过来,道机更是探头望来,在众目睽睽之下,黑袍空净身边的金‘色’佛光,被奇怪的人影这一拍后,彻底碎裂了!

  就好像是破裂的玻璃,佛光落在地上后消失不见,黑袍空净看着自己身边碎裂的佛光,一时间竟然还没反应过来,此时奇怪的人影双掌按在了黑袍空净的身上,黑袍空净竟然被这看似没有力量的双掌给打飞了出去。

  在地上滚了一拳之后,他重新站起身来,竟然一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一掌将黑袍空净这样的禅宗绝代高手给打伤了。我望着眼前的这个奇怪人影,它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真的是我的道力幻化而成的吗?

  黑袍空净站直身之后,伸手擦掉了自己嘴角的血迹,哈哈大笑道:“端木森,还是我小看了你。原本没想过要动用魔气,不过如今看来不动用魔气是不行了。只是在动用魔气之前,我有些事情倒是想要先告诉你。”

  我疑‘惑’地看着黑袍空净,他却指着四周的人说道:“你或许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聚集在这小镇的真正原因吧?难道只是为了围剿我?根本不是,这些人都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他们之所以来这里,只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因为这个小镇的地下藏着一具古神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