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九十六章,寂寞的浪子

第二百九十六章,寂寞的浪子

  我看着请柬上的名字,写着:恭祝陈亚雪小姐与白桦先生,百年好合,共结连理,和和美美。

  陈亚雪是妖姬的本名,她本身是国字号第五组的重要干部,少校军衔,曾经用过梦如晴的化名接近大叔,也用妖姬的假身份打入过十常侍担任多年的卧底工作。

  其实相对于我们这些灵异圈里混迹的所谓高手,陈亚雪的经历一点都不逊色,本身是妖精女王的体质,更是在十常侍内卧薪尝胆这么多年,十常侍会被打破,林动会覆灭,陈亚雪出了很大的力。

  只是,虽然她和大叔之间谁也没有说,可是我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关于他们的事情,他们两个是老友,却不是爱人,或许有些暧昧,但是比起我们这些20出头的年轻人来说,他们顾忌的太多。

  我笑着说道:“那真是恭喜你了,这个白桦先生是谁?怎么过去都没有告诉过我们?”

  妖姬微微一笑解释道:“他是一个很平凡的灵异人士,原本是一位退伍军人,发现灵觉之后进入了国字号第五组工作,本事不大,但是人很好。”

  我点点头,表示一定会隆重出席,妖姬便含笑走出了轩辕家族,只是在她走出四合院大门的时候,忽然转头对我说道:“也许,我是说也许蒋天心不愿意来参加我的婚礼,也请你们不要勉强他。”

  妖姬和李大山走后,我心中却很疑惑,对于妖姬和大叔之间的关系,我所知甚少。

  大叔目前还在那个世界里,我看着手里的请柬,心里有一些沉甸甸的。

  入了夜,我正准备休息,却没想到接到了老高的电话,有段时间没联系了,老高打通我的电话后,我正想和他打个招呼,却没想到老高一开口就说道:“小森,你知道妖姬要结婚的事情吗?”

  我一愣,回答道:“知道,今天她将请柬送来了,这周五晚上国际大酒店,我还奇怪呢,按照北方人的规矩,不是应该中午就开席了吗?怎么了?”

  老高却又问道:“蒋天心那家伙知道了吗?”

  我又是一愣,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疑惑地问道:“这关大叔什么事?我的意思是,你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吗?”

  老高在电话里重重地叹了口气,随后低声说道:“你应该知道蒋天心这家伙曾经喜欢一个平凡女孩的事情吧?”

  我应了一声,老高继续说道:“蒋天心那家伙是不是告诉你,最后他带着那个平凡的女孩一起旅游,却遇到了召唤古代帝皇之魂失败,那个平凡的女孩被害死了?那知道这个平凡的女孩是什么身份吗?”

  我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越来越接近事实真相了,我摇了摇头问道:“什么身份?”

  老高正要说话,我却看见一道仙气打碎了我手上的电话听筒,我被吓了一跳,一扭头,却看见大叔斜靠在我的房间门框上,月色只能晒到他的半边侧脸,只是这张侧脸却显得很疲惫,或者应该用悲伤来形容。

  “小子,你不用问老高了。我认识的那个女孩其实妖姬的双胞胎妹妹,出事之后,妖姬曾经报复过我,不过因为接到了十常侍的任务,所以不能对我下手,化名成了梦如晴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身份,但是却没有拆穿,这些年来,我一直保护着她,或许是对她妹妹的愧疚吧。”

  我将手上的碎裂的电话放了下来,看着大叔,低声说道:“应该不止如此吧……”

  大叔却挥了挥手,我看着他转过身去,留给我一个孤独的背影,我听见他轻笑着说道:“其他的你就不必问了,周五我和你一起去参加她的婚礼。”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生活很梦幻,接触到的都是神兽妖魔,穿梭世界,迎战天道强者。可是有时候我的生活也会被一些比起逆天来说微不足道的小事拉回现实之中,比如陈亚雪的婚礼。

  周五的晚上,北京国际大酒店的顶层豪华大厅内,座无虚席。国字号第五组在北京的同事基本上都来了,还有各大超级家族的家主和部下,各门各派在北京分部的负责人,李大山率领的灵异部门,一些灵异家族。妖姬虽然孑然一身没有家人,但是她请来的宾客当真不少,相比之下,新郎白桦那边就显得人少了很多,几个朋友,十来个家属。

  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白桦,其实是一个很平凡的男人,一米七出头的身高,标准的身材,平头,看起来有一股军人的硬朗作风,不过看着妖姬的时候,他脸上却带着温柔的笑容。

  我们几个坐在靠近大门的桌子上,却听见背后一桌上有几个国字号第五组的女同事在聊天。

  “不知道今天蒋天心会不会来?他和陈亚雪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吗?”

  “好像听说过一点,蒋天心原本是喜欢陈亚雪妹妹的,不过之后他们好像一起完成了很多冒险的任务,渐渐生出了情愫。只是两个人都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就没有继续下去。后来陈亚雪去十常侍卧底,蒋天心还在暗中保护过她好几次。”

  “是啊,只是两个人一直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都觉得对不起陈亚雪的妹妹。其实我觉得这样挺好,蒋天心虽然本事大,可是嫁给他不一定是幸福的事情。你们别忘了灵异圈里一直都流传的一句话,越是强者越是孤独。这个白桦我听说对陈亚雪很好,是个持家的男人,他们两个结合,还是比较明智的选择。”

  我听着背后桌子上的话,微微摇了摇头,其实他们说的没错,越是强者越是孤独,罗焱很孤独,白骨很孤独,司马天很孤独,所谓高处不胜寒,你爬上了顶峰,其他人便跟不上来。这也是为什么恋心儿要执意在那个世界里历练三年的原因。

  而大叔,其实也很孤独,我一直觉得大叔是如同风一般的男子,本事高强,性格洒脱,一生浪迹天涯,快意恩仇。但是,谁能明白,浪子心中的寂寞和孤独,没人愿意做浪子,只是生活逼着浪子漂泊。

  我看着身边空着的座位,大叔还没来,他说过会来参加妖姬的婚礼,难道是食言了?

  此时,一个国字号第五组的男同事走上司仪台,作为司仪主持婚礼,豪华的大厅此时灯光变暗,一束追光灯打在了妖姬美丽的脸上,一身白色婚纱的妖姬勾着牛老的胳膊,因为妖姬没有父母到场,所以牛老客串了一把她的父亲。

  白桦有一些紧张,脸上的笑容有一些激动,双手不断地捏紧,看着妖姬在花童的撒花之中,缓缓走了过来,走向了白桦,婚礼进行曲响起,这一幕,其实很美。

  任何婚礼,都是美丽的,因为这一刻是女人生命中最美的时候,她们将自己交给了一个男人,从此携手相伴,不离不散。

  很多人都拿着手机在拍照,鼓掌的声音,欢呼的声音,很响,气氛和热烈。

  妖姬就这么一步步走到了白桦的身边,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到了司仪台上,男司仪装扮成牧师的样子,进行一个简短的宣誓仪式。

  男司仪问道:“白桦先生,你愿意娶身边的女子为妻吗?不论她是健康还是疾苦,不论她是贫穷还是富有,不论她是美丽还是衰老,都不离不弃,永远保护她呵护她。”

  白桦笑着回答道:“我愿意。”

  此时,所有嘉宾都笑了,我却一转头,看见大叔穿着一件帅气的黑色西服站在了门口,他将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皮鞋锃亮,干净的如同一个文弱的书生,帅气的如同明星,他站在大门口,却没有走进来,看着司仪台上的陈亚雪,脸上却没有表情。

  此时男司仪问道:“陈亚雪女士,你愿意嫁给身边的男子为夫吗?不论他是健康还是疾苦,不论他是贫穷还是富有,不论他是英俊还是衰老,都不离不弃,永远陪伴他照顾他。”

  这一刻,妖姬却没有马上回答,她忽然转过头看向了大门口,如同有感应一般,只是,这时候大门前却空无一人。

  我走到大门口,看见大叔站在门背后的阴影里,无声无息。只是他身上的悲伤,我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即便他没有说,但是我知道,大叔很难过。

  而此时,我们听见陈亚雪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来:“我愿意。”

  黑暗中,我看见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过了大叔的侧脸,大叔,还是落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