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九十七章,梦如晴,你便是我的晴天

第二百九十七章,梦如晴,你便是我的晴天

  我们的生活不是童话剧,王和公主不一定就在一起,美人和英雄也是如此。(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妖姬是美人,大叔是大英雄,可是,注定的结局,不会改变,就在妖姬刚刚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

  其实在我过去爱上赵云倾的那时候,大叔就曾经告诉过我,我们这一行的人,特别是我们这一脉的人注定不会得到爱情的青睐。

  大叔落泪,却没有哭泣,他伸出手抹了一把脸,然后‘挺’直了腰杆,走出了大‘门’背后的‘阴’影,站在了我的面前,脸上又扬起了之前我曾经见到过的笑容,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脑袋,低声说道:“真是丢脸,让你小看见我这模样,好了,进去吧。”

  大叔双手‘插’在‘裤’口袋里,走进婚礼礼堂的时候,我看见四周的人看了过来,我听见有很多‘女’‘性’宾客低声地发出赞叹的声音。

  他们看见的蒋天心一直是邋里邋遢,不修边幅的样,但是今天的蒋天心,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大帅哥。我笑着说道:“大叔,你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他拍了我一下后脑勺,落座之后,我们桌上的气氛一下就热烈起来,小骗勾着大叔的手臂说道:“师祖啊,陈亚雪阿姨真是漂亮啊,不过我感觉她和你比较般配诶,可惜了。”

  这*平时看起来‘挺’机灵的,今天怎么这么笨,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叔却伸手一招,桌上的一瓶红酒落在了大叔的手上,我很少看见大叔喝酒,只是今天他想喝,我这个当徒弟的自然陪着。

  婚礼的现场很热闹,谁都不知道,会有一个寂寞的‘浪’坐在角落里,自斟自饮,脸上带着疲惫的笑容。小说网

  没有电视剧里特有的反对画面,也没有第三者‘插’足的戏码。整个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到了妖姬抛‘花’球的时候,所有的单身‘女’‘性’全部站在了妖姬的身后,她微笑着一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妖姬本身是灵异人士的缘故,抛‘花’球的动作非常用力,落整个‘花’球从大厅中央的地方一直飞了过来,最后落在了大叔的怀里。

  大叔一愣,我们也都是一惊,此时所有的人都有一些尴尬,大叔笑了笑,从怀里拿起了‘花’球,放下酒杯,走了出来,一路走到了妖姬的面前,妖姬望着他,两个人默默注视。

  一个是妖‘精’‘女’王,卧底多年的‘女’强人。

  一个是仙族大长老,叱咤灵异圈的绝顶强者。

  他们应该在一起,我知道很多人的心里都这么说。就好像很多年前,梅兰芳和孟小冬一样,都说他们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神仙眷侣。可是最后,不是依然散了吗?

  这个世界,婚姻并不是童话。不是你长的够帅,不是你足够有钱就一定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我明白这个道理,大叔和妖姬更明白这个道理。

  或许当年他们之间只是没有迈过心里的那道坎,但是当大叔恢复了修为,甚至变成了仙族大长老的一刻开始,他和妖姬就已经不可能了。

  大叔走到妖姬面前,其实说来好笑,比起身边的白桦,这一幕身材修长高大的大叔更像是新郎,妖姬接过大叔递过来的‘花’球,‘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说道:“你来了真好,还以为你这个大忙人不会来参加我的婚礼了呢。”

  大叔帅气的一笑,耸了耸肩说道:“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肯定要来参加的。”

  此时站在妖姬身边的新郎白桦有一点傻眼了,他就算是再笨也能看出来两个人有故事,他‘插’话道:“您是我家亚雪的朋友吧,怎么过去没有见过你呢?亚雪,请你介绍一下吧,以后可要常走动啊。(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其实在场的很多人也都只是知道大叔是‘阴’阳代理人,妖姬正要开口,大叔却自己开口道:“有一份礼物送给你们两位。应该快送到了吧。”

  这时候,我看见老高拿着一个细长条的小木盒走了进来,‘交’到了大叔手上之后,大叔笑着说道:“我的身份还是我自己介绍吧,我叫蒋天心,仙族大长老。我和你的妻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这是我送给两位的新婚礼物。”

  我看见大叔慢慢地将木盒打开,四周的人发出一片惊叹声,站在大叔身后的我看见木盒里装着的竟然是一枝天‘女’‘花’。

  我过去在罗焱的房间里见到过一枝已经封干的天‘女’‘花’,当时我不明白这天‘女’‘花’的含义,后来我问了白骨才知道,当年罗焱最喜欢的姑娘结婚时,罗焱也和大叔一样,帅气的登场,送出了一枝天‘女’‘花’作为礼物。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或许是巧合或许是大叔故意为之。

  不过不管如何,众人听见大叔仙族大长老身份的时候,全都为之惊叹,而看见名贵稀罕的天‘女’‘花’后,就更加吃惊,这样一枝天‘女’‘花’,已是天价。

  白桦赶忙说道:“这太贵重了,您的礼物我们不能收,这……”

  大叔却笑着说道:“没关系,收着吧,这是你妻最喜欢的‘花’。过去我们一起闯‘荡’江湖的时候,她每次都坑我,骗我的钱,其实我知道她都是将从我这里骗来的钱存起来,有一天能够买这样一枝天‘女’‘花’。‘女’人爱‘花’,胜过世间一切。好了,祝两位的婚姻和这天‘女’‘花’一样,纯洁干净,和和美美,哈哈!”

  大叔忽然笑了,笑的很轻狂,笑的很不羁,只是,小骗却拉了拉我的手说道:“大叔,师祖很难过吧,我能听的出来,师祖很难过。”

  我‘摸’了‘摸’小骗的头,看着大叔一边笑着,一边走出了婚礼大厅。

  大叔是真正的男人,此时的他明明心里在流泪,可是脸上却在笑。他走出去之后,我才发现大叔的手机落在了桌上,我拿起手机,却看见上面有他和妖姬的短消息。

  妖姬:回来了?我明天要结婚了,如果你不想来,可以不来。

  大叔:哈哈,那恭喜了,明天我肯定来祝贺。

  妖姬:其实,我很早之前就不恨你了,很早前我就原谅了你。只是如果没有妹妹的事情,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只是,现在不可能了。

  大叔:早点睡吧,以后你就是白太太了。

  妖姬: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我也有苦衷,你过去和我说过你师傅和初恋‘女’友的故事,其实当时我没告诉我。你和罗焱太像了,你们越来越厉害,越飞越高,你们注定要成为整个灵异世界的传奇人物,你们注定是英雄。可是我和你师傅的初恋‘女’友一样,我们要的不是大英雄,我们只是需要一个温暖的港湾,一个可以让我们依靠的男人。不需要多厉害,不需要多少英俊,只要他对我们好,我不奢求他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我只是期望,他能够陪着我,永永远远陪着我。罗焱的初恋‘女’友嫁给了一个日后很平凡的灵异家族继承人,而我和她的选择是一样的。

  短消息到这里,大叔没有回,但是我看见大叔的手机两边微微有一些变形,屏幕有一些细密的裂缝。

  我站起身来,带着阿呆走出了婚礼大厅,最后在一个街心公园里看见坐在了长椅上正在‘抽’烟的大叔,他弯着腰,低着头,原本整齐的头发有一些凌‘乱’,黄‘色’的灯光落在他身上,勾勒出一个寂寞的身影。

  我走了过去,低声说道:“没事吧,大叔。”

  大叔摇摇头,却没有说话。我将手机递给了他,大叔接过来之后猛地摔在了地上,我看见手机屏幕闪烁了一下之后变成了黑‘色’。

  大叔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我坐在了他的身边,大叔轻声说道:“小森,我在你小的时候说过,我们这一脉的人不能动情,因为我们注定无法拥有爱情。那是因为,无论是我还是你师祖,我们两个都是爱情的失败者。其实我们也不想变成大英雄,其实我和你师祖都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可是我们没的选择,在我们年少的时候,如果不去搏杀,就会被压迫甚至送命。可是当我们终于有了自保的能力,我们去没了回头的路。可笑吗?多可笑啊,外人看我们风过无限,上天入地,降魔除妖,长生不老。可是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多么可悲。”

  大叔忽然勾住了我的脖,头靠在我的头上,轻声说道:“世人都认为我是‘浪’,世人都觉得我潇洒不羁,谁又知道我心中之苦,谁又知道,我多寂寥……”

  这**很漫长,第二天一早,大叔就回了那边的世界,而妖姬已嫁做人‘妇’。

  只是后来我听说,妖姬收到的那个小木盒里刻着一行字:梦如晴,你便是我的晴天。老高告诉我,这个盒是多年前大叔亲手做的,只是如今,梦如晴和大叔,再也不可能了。

  这便是生活,这便是我们这一脉的命运,这便是大叔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