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九十八章,空心的断肢

第二百九十八章,空心的断肢

  三天后,我去参加国字号第五组举办的十年之会的时候,还遇到了妖姬,她没提大叔,我也没多话。小说网

  十年之会是比较隐秘的,参加的人也不多,即便是国字号第五组内部也就是中高层的干部参加,可以说,能够参加国字号第五组的十年之会,是每个国字号第五组成员的梦想,也是一种肯定。

  虽然看起来像是庆功宴,倒是更像是鼓励大会,牛老在台上大放厥词,说了一大堆鼓劲的话,我坐在下面一边嗑瓜,一边看手机新闻。

  其实我还‘挺’奇怪的,牛老竟然还邀请我来,上一次我威胁他的事情,可是轰动了整个国字号第五组的。我正看新闻看的起劲的时候,李大山却坐到了我的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说道:“小森,有点事情想问问你。”

  我抬起头看见李大山脸上堆笑的模样,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了?”

  李大山此时轻声说道:“有没有什么东西,没有生命,却可以拥有灵智吗?”

  按照我过去对李大山的认知,他可不是一个勤奋的人,能推就推,能躲就躲,这是李大山一贯的作风,没办法,现在社会里‘混’的确不少。

  难得他今天主动问我问题,我想了想后说道:“没有生命却拥有灵智,不少啊,比如巫族的巫卫,天庭的力士,还有傀儡机关术,严格意义上来说,炼出来的行尸也应该算是没有生命但是拥有灵智。怎吗了你遇到这一类的案了?”

  此时李大山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来几张照片,通过桌底下塞到了我的手里,我接过来一看,这照片上是一只黄‘色’的手臂,看起来像是人类的手臂,可是下一张照片却拍出了手臂的横截面,竟然是空心的,也没有血,我疑‘惑’地问道:“这照片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怎么了?”

  李大山看了看四周,似乎是不愿意将这事情通知国字号第五组的人,低声说道:“你回头来找我,这东西在我们部‘门’呢,你帮我好好,我手下的人都不懂,这还是前几天一处民宅报警说是闹鬼的时候搜出来的。小说网”

  我点点头,没再多言,此时牛老拿出一份名单,高声说道:“各位,下面是十年之会的颁奖仪式,表彰这十年里对我们国字号第五组做出过特殊贡献的成员……”

  一连串的名字报了出来,我继续安心嗑我的瓜,反正这是国字号第五组内部的事情,和我无关,却没想到几分钟后,牛老居然念道了我的名字!

  “下面感谢这十年来对我们国字号第五组帮助最大的盟友,这是一个感谢奖,请轩辕家族的家主端木森阁下上台领奖。”

  牛老说这话的时候,正好一个瓜皮卡在了牙缝里,我正奋力掏牙齿呢,这下可好,所有人都看向了我,我却浑然不知,等到听见四周一片笑声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迷’茫地看了看李大山,又看了看四周人,最后看向牛老,牛老挑了挑眉‘毛’,有一点尴尬地重复道:“有请轩辕家族的端木森阁下上台领奖。”

  我这才将黏糊糊的手指收了回来,在李大山的衣服上蹭了蹭后走上了领奖台,结果奖杯的时候,我低声说道:“牛老,你这是干什么?”

  牛老面带微笑,不过同样压低了声音回答道:“给你奖你就拿着,上次动手打了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小说网”

  我接过奖杯,走下台去,伸手一‘摸’,奖杯的底座上竟然有一张白‘色’的纸片,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句话:有人监控了国字号第五组,希望你帮忙查一查。

  看过这白纸之后,我立马塞进了口袋里,心中却有一些惴惴不安,国字号第五组虽然高手不多,可是毕竟组织庞大背景雄厚,谁敢监视国字号第五组呢?而且这个监视的人似乎还让牛老如此忌惮需要通过这种奇怪的方式来向我传递消息。

  十年之会散场后,我直接坐李大山的车去了他们的部‘门’,在鉴定室,我见到了之前照片上看见的手臂,我伸手点了点这空心的断肢,触感和人类皮肤是一样的,表面并不是很光滑,连皮肤上的一些红‘色’疹都和真正的皮肤一样。我再看向横截面,空心的横截面里面有一些湿湿滑滑的液体,我开口问道:“里面的液体你们检测过吗?是什么东西?”

  此时旁边的法医说道:“是一种类似黄油的物质,而且最奇怪的是,这个断肢我们也检查过结果竟然发现这断肢的组成物质,就是真正的**和皮肤。”

  我皱紧了眉头,这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这断肢还真是被掏空的人类手臂?我看着眼前奇怪的手臂问道:“你们是在哪里发现这手臂的,还有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说的仔细一点。”

  此时李大山拿着笔录的本,一边看一边说道:“昨天晚上接到了一处民宅的报案,住在里面的是一个孤寡老人,现年七十三岁,儿在上海工作,她老伴去年去世了。她报案说自己听见了奇怪的敲‘门’声,一个晚上一共五次,第一次是在晚上21点的时候,第一次她透过猫眼没有发现人,就以为可能是别人敲错‘门’了,结果之后四次敲‘门’,每一次猫眼里都看不见外面有人。最后一次敲‘门’是晚上23点50分,这位老太太平时信佛,认为可能是遇见灵异事件了,之后转到我们部‘门’处理之后,我们在搜索了老太太周围的房,并且进行了一系列对于老太太‘精’神状况和楼上楼下邻居的调查之后,终于在老太太所居住的这栋楼的楼顶找到了线索,在一个租赁出去的房里,找到了这只断手,当时我们问了房的原来主人,他说租他房的是一个看起来30多岁的年轻男人,瘦瘦高高,签订合同的时候对方说身份证没带,房东见他付钱爽快,而且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就说算了。”

  这些笔录其实有用的不多,我接着问道:“那这个年轻男人找到了吗?有什么特征吗?”

  李大山摇摇头说道:“没找到,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根据四周邻居的回应,这个年轻人好像并没有住的久就离开了。特征的话,四周邻居和房东回忆,他总是穿着一件米黄‘色’的风衣,还喜欢戴着墨镜,说话的节奏很奇怪,而且面无表情,有一点生人勿近的感觉。”

  听到李大山这话,我忽然想到了之前跟踪星梦的那个奇怪男人,李大山的描述似乎证明这两个人就是同一人,来历神秘的跟踪狂,还有他嘴里所说的盟主到底是谁?

  先是星梦来到我们这个世界,没说几句话就发现被跟踪,到了现在都没有再联系我,之后是这个可疑的神秘男,留下的这只类似人手的断肢。国字号第五组都被监视了,感觉刚刚平静没多久的北京城,如今似乎又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这断肢,你让我带走,我去找几个专家问问。你们想办法在找出更多的线索,这个神秘的男人,可能来历很悬乎。”

  我嘱咐了李大山几句之后就带着断肢离开了,出了‘门’,坐上轿车返回四合院,从李大山的隐秘部‘门’到四合院这之间需要经过一段北京的老城区,车不好看,人流虽然不多,但是胡同比较窄。偶尔有一两个孩冲出来,还得防备着别撞上。

  我们速度不快,只是开了一段路后,车停了下来,我没抬头,看着断肢问道:“怎么停下了?”

  此时帮我开车的轩辕家族工作人员开口道:“家主,我们的对面有个男人不肯让路,就看着我们,好奇怪啊。”

  我一愣,抬起头这么一望,顿时看见挡路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见到过,穿着米黄‘色’风衣的男人,正是我看见此刻的他有一只袖是空着的,在风中微微摇摆,显然是断了一条手臂。

  我看到这一幕就更加确定,这条手臂应该就是他的,而且,也证明了一点,他不是人类。我走下轿车,看着他说道:“我没找你,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这男人面无表情地伸出健全的一只手,点了点我手上的断肢说道:“把我的手臂还给我。”

  我冷笑一声说道:“手臂我是不会还给你的,连你这个人我都要带走。”

  男人又用之前那种古怪的语速说道:“端木森,我背后的盟主你惹不起,所以你最好不要‘插’手我们和星梦的事情,如果你一定要参与进来,你将会被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