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一十二章,蛊毒之战 2

第三百一十二章,蛊毒之战 2

  这是一段玉罕永远不会忘记的过去,是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消失的记忆,也是在玉罕快了活泼的外表下,隐藏着的一段暗伤。

  她的过去,是一片黑暗,而且永远永远不可能被驱散。

  北疆钱家,当年为了夺取更多的毒物和配方,也为了消灭可能存在的威胁,雇佣了大批杀手,毁灭了不少北疆的用毒家族,其中便有玉罕的家族。为了夺取至尊毒花,北疆钱家残忍地杀害了所有玉罕家族的人,只有玉罕幸免于难,流落到了中原。

  而古宣德便是当年参与这一起进灭族事件的凶手之一,他亲眼见证了玉家的灭亡。

  玉罕一言不发,一对小手紧紧地握拳,身子微微摇晃,而对面的古宣德则大口地饮酒,仿佛在回忆当日的情景,一边发笑一边说道:“我还记得,真的,我还记得当年有一个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趴在地上求我饶了她,她说可以当牛做马,只要放过她。本来我看她挺漂亮的,想要杀了她之后,还能将她变成蛊人,但是可惜,我却发现她这么说,其实是为了引开我的注意力。我听见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然后我看见这个女人背后的床底下,竟然藏着一个婴儿,哈哈!我最讨厌别人把我当成是笨蛋,所以,我当着她的面,用万虫蛊,将这个孩子给生生吞噬了。当时鲜血流了一地,婴儿一开始还在哭,可是到了最后却连哭声都没有了。这个姑娘脸色惨白,想要和我拼命,可是却连我的身体都没碰到,就被我放出去的石蛊给打爆了脑袋。啧啧,真是可惜了,一个大美人。说起来,这个女人的模样和你还有几分相似,不会是你的姐姐吧?”

  黑蛋此时对着古宣德咆哮道:“别说了!你找死!”

  玉罕身子摇晃的更加厉害了,我听见她的嘴里发出一些低沉地吼声,歇斯底里的,仿佛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妖,且是盛怒的妖。

  对面的古宣德却好像一点都没察觉玉罕的变化,继续自说自话道:“对了,对了,我记起来了,这个被我杀掉的女人好像真是你的姐姐吧。啧啧,你姐姐是个美人,你也是个美人,对于外表美丽的东西,我都想要在占有,永永远远地占有,所以,我准备了一样好东西给你看看,希望你会喜欢。同时,也表达一下我对你们家族带给我的兴奋感觉的感谢,让你和你的姐姐,再一次重逢!”

  重逢?这个词听起来多么的美好,可是如果重逢像接下来的情况那样发生,或许就表示一场灾难地开启。

  古宣德拍了拍手,我们听见酒吧内里的房门被拉开了,一个人影缓缓走了出来,身上套着黑色的布,看不清楚这个人的脸,只是感觉这个人走路的时候有一些踉跄,动作有一点僵硬,每走一步,似乎身子都会晃悠一下。

  当这个人影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转过身,面对着玉罕,还没有揭下脸上的黑布却先开口说道:“妹妹,我们又见面了,好多年没了,我很想你。”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不确定这黑布之下的人是不是真的是玉罕姐姐,可是我却看见玉罕抬起了头,双手,连带着肩膀都在颤抖,往前走了一步,不自觉地说道:“姐姐,是姐姐吗?”

  此时黑布中的人又开口说道:“是我,玉罕,是我,姐姐好想你,好想你啊。”

  有时候,人即便是知道了一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是真的,可是却还是会去相信,这是人性的一面,因为人类总是本能地想要保护自己,比起痛苦,人们更愿意接受舒适。

  玉罕摇了摇头吼道:“古宣德你少骗我!我的姐姐已经死了,就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她不可能复活,你们蛊术也不可能将她复活,天下没有死而复生之术,绝对没有!”

  古宣德却哈哈大笑道:“是吗?可是我是蛊神,你认为我做不到让人死而复生吗?那么我又是怎么活了这么久呢?普通的蛊师活个几十年就死了,可是我足足活了500多年,我是怎么办到的呢?你有想过吗?”

  此时玉罕身子剧烈地一抖,喃喃地说道:“死而复生之术,天下还有这样的奇蛊……”

  似乎是为了让玉罕更加相信自己的话,古宣德将手里的木棍往前一撩,疑似玉罕姐姐的人身上的黑布被撩开了,黑布之下站着的果然是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五官长相和玉罕果然有几分神似,看这模样还真是玉罕的姐姐。

  只是这个玉罕姐姐的脸上却带着让人看了很不舒服,或者说是很僵硬的笑容。可是明明我们这些旁观者都能看出这个玉罕姐姐多半是假的,要么就是被古宣德制作出来的蛊人,可是当局者迷,玉罕却伸出双手,一步步走向对面的女人,一边走一边流泪,嘴里喊着:“姐姐,姐姐,我也好想你……”

  她距离对面的女人越来越近,古宣德此时又用木棍捅了一下对面这女人的后背,这女人竟然笑着开口说话,用听起来颇为亲切地声音说道:“玉罕妹妹,到姐姐这里来。我们好多年没见了,姐姐相死你了。”

  这本应该是非常温暖,非常幸福的一幕,然而前提是对面的女人不是古宣德制作出来的蛊人。玉罕已经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眼泪洒落在地上,地板成片成片地被湿润,关键时候,还是黑蛋快步地走了上去,一把拉住了玉罕的手臂,将她拽到了自己的怀里,随后低吼道:“醒一醒,别被迷惑了,那个女人不是你的姐姐,你的姐姐已经死了!”

  古宣德却喝着酒,如同煽风点火一般地说道:“真的死了吗?在场的人可没有蛊师,而且就算有蛊师,也不如我这个蛊神。灵异圈神秘莫测,法术奇招层出不穷,谁告诉你们我这个末代蛊神不能够复活死人?玉罕,她就是你的姐姐,快一点和她团聚。”

  玉罕挣脱了黑蛋的双手,一扭头竟然又向着对面的女人走了过去,黑蛋想要拉住玉罕的手,却又被玉罕给甩开了,这一次,玉罕是快步跑向了对面的女人,我看不见玉罕的脸,只能望见她眼角滑落的泪滴,黑蛋担心地大叫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玉罕一下子扑进了对面女人的怀里,随后紧紧地抱住了这个女人的身体。

  这时候,古宣德大笑着拍手说道:“哈哈,真是感人的一幕啊,你是叫玉罕吧,哈哈真是一个笨女人,不过我见过很多和你一样的人。外表快乐,内心深处潜藏着巨大地痛苦,一旦看见我制作出来的蛊人,就奋不顾身地扑了过来,明明知道这是假的,却自己欺骗自己认为这一切都是真的。人类,真是一种懦弱的动物啊!”

  古宣德果然耍阴招,我和黑蛋正要出手救下玉罕,却看见对面假扮成玉罕姐姐的蛊人,慢慢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此时它的双手已经变成了利爪,甚至连她的脸也开始变化,人类的皮肤被撕碎了,露出了如同怪兽一般狰狞的面孔,双爪向着怀抱中的玉罕插了下去。

  黑蛋狂躁地怒吼,古宣德疯狂地大笑,眼看着玉罕就要身首异处,我却看见玉罕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听见她带着哭腔地说道:“虽然是假的,可是好温暖啊,又一次拥抱姐姐,又一次拥抱家人,真的好幸福。所以,多谢你带给我又一次美好的回忆,作为回报,我会让你没有痛苦的被毁灭。”

  这时候,古宣德的脸色也变了,吃惊地说道:“怎么回事?等一等,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被蛊惑了吗?”

  下一秒,玉罕的身上散开了一片粉色的烟雾,这烟雾没有散开,而是笼罩着她和蛊人,粉色的烟雾中,我看见蛊人一点点地倒在了地上,疲软地如同力气被抽干了,最后,彻底没了动静。我看见数只小虫爬了出来,在粉色的烟雾之中挣扎了几下后一翻身,死了!

  而蛊人的身体也在粉色的烟雾中变成了皮包骨头一般,玉罕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根扎头发的绳子,一边摆弄自己的头发,一边说道:“古宣德,这种招数还是别用了,作为蛊神,我希望你能够拿出几分真本事!”

  我和黑蛋全都被震惊了,片刻后黑蛋忽然自嘲地笑了起来,说道:“我真是把我自己的媳妇给看扁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