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一十五章,抹不去的烙印

第三百一十五章,抹不去的烙印

  我们和古宣德的‘交’锋,时间并不短,按照星梦的说法,魔之源和小骗之间的适配测验,只是第一步,也就是说,魔之源渗透进小骗的身体后,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融合。..

  但是,为什么这第一步就这么长时间?难道是出了问题?

  我看着星梦,她却微微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魔之源之前从来没有和别人接触过。”

  星梦不知道,我整颗心就好像是跌入了深渊之中,越来越没有底。

  走到小骗的身边,拉着他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小骗的手虽然还是很冷,可是他的手心却有一丝丝的暖意,我低声说道:“小骗,你要‘挺’住,魔之源一定会选择你的,你不要放弃。”

  就在此时,星梦忽然‘摸’了‘摸’下巴,说道:“你是少典血脉对吗?”

  我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星梦接着说道:“你的血脉之力很强大,虽然喝下之后,你的少典血脉会侵蚀此人本身的血脉。可是小骗本来就是普通人,所以,如果他能够喝下你的鲜血,或许,反而对他有帮助。”

  我一惊,这个想法我还真是没有想到,此刻星梦一提醒,我立刻拿出匕首切开了自己的手腕,将血口对准了小骗的嘴巴,只是这小脸部已经彻底冻僵了,我的鲜血只是染红了他的嘴‘唇’,却进不了他的嘴‘唇’。

  我皱紧了眉头,喝不下去,我的血脉再有用也是扯淡,我眉头一皱,要是他喝不下去,我就撕开更大的伤口,哪怕一滴落进他的嘴里,也是值得的!

  我将匕首放平,横向里猛地一削,一阵剧痛传来,可是我的伤口却变的更大,我握紧拳头,大量的鲜血滴入了小骗的嘴里。(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一滴殷红的鲜血,落在了他的喉咙里,顺着他那已经被冻的喉咙一直落进了他的身体里,或许这样一滴鲜血落在地上,只会出现一个红‘色’的印,如此不起眼,可是,在今天却发挥了最大的用处!

  我看见小骗身上的链猛地燃烧了起来,就好像是我的那一滴鲜血点燃了这团焰,小骗身上冒出密密麻麻一大片白‘色’的蒸汽,这是小骗身体内的雪蛊正在被融化的表现。

  木梁纯帮我包扎了伤口之后,我笑着说道:“有用,真的有用,哈哈,小骗有救了。”

  我此刻的笑容如同一个天真烂漫的孩,众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了微笑,然而,我们的快乐却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小骗发出的一声惨叫,我浑身一个‘激’灵,不敢相信地看着白‘色’蒸汽中的小骗,他的惨叫声越来越响,痛苦,无比的痛苦!

  我开始慌张起来,大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不要慌,可能是雪蛊在抵抗,小骗能扛过去的!”

  我点点头,看着白‘色’的蒸汽,小骗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只要雪蛊一除,魔之源入体,他的未来必将不可限量。

  然而,当白‘色’的蒸汽越来越少,我心里的慌张重新出现,小骗的痛苦嚎叫依然没有消失,片刻之后,整个大**都开始燃烧起来,势很猛,大叔赶忙出手,将整张燃烧的大**给罩在了仙气之中,白‘色’的蒸汽此时变的无比稀薄,这说明雪蛊已经快要消散了,可是为什么小骗还这么痛苦?为什么魔还在燃烧?

  我扭头,有一些无助地看着星梦,我希望她对我说:“这是正常现象。”

  但是她却同样莫名地看着我,好像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

  就在这时候,索尔喊道:“快看,白‘色’蒸汽消失了!”

  我转头定睛望去,白‘色’蒸汽已经彻底消散,这说明雪蛊已经彻底消散了,但是金****化作的链还包裹在小骗的身上,小骗在大叔的仙气之中,不断地嘶吼,声音已经沙哑了。(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我不顾一切地伸出手,伸进了仙气之中,我要将魔之源给扯开,我的手按在魔之源所化的链上,剧痛随即出来,然后是爆炸一般的冲击力,将我瞬间给震飞了出去,我撞在天顶上,半个人已经潜入了墙壁内。

  落下来后,我摇晃了一下脑袋,甩掉了头上沾着的灰尘,此时小骗的惨叫声却变的越来越轻,越来越微弱,我看见他的身上有一层淡淡的血芒‘露’出来,红‘色’的,这和我发动少典血脉时候的感觉很像。

  链一条接着一条的消失,它们化作魔之源,渐渐地沉入了小骗的身体中,小骗仿佛睡着了一般,安详而平静。

  只是,我们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小骗的身上……

  第二天清晨,小骗醒了,就好像是做了一场大梦一般,他从**上爬了起来,一边‘揉’着自己的眼睛,一边嘟哝道:“大叔,昨天我睡的太死了,可还是好困啊。今天早饭吃什么啊?我要吃‘肉’包,超级饿的!”

  而此时我站在小骗的‘门’外,十来秒后,从小骗的房间里传来了巨大的尖叫声,我重重地叹气,打开了大‘门’,走了进去,在卫生间找到了对着镜发呆的小骗。

  卫生间里的小骗,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他指着镜里的自己说道:“大叔,这镜是不是出鬼了?为什么我的身体上有这么长的疤痕!”

  我没说话,小骗将目光一点点地移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一次不是通过镜,而是直接看见了自己的身体,小骗彻彻底底呆住了。

  在他小小的身躯上,布满了一道又一道细长的疤痕,这些疤痕都是昨晚的魔之源所化链留下的,这也是为什么昨晚所有人都看着小骗身体的原因。

  数不清的伤疤留在了他的身上,这是一辈都无法抹去的烙印,虽然‘玉’罕用特殊的‘药’粉处理过,不会再痛,也不会溃烂和发炎,可是即便是‘玉’罕也没办法消除这些伤疤。

  如果是普通的伤疤,‘玉’罕可以用‘药’粉抹去,但是也许是因为这是魔之源留下的伤疤,所以‘玉’罕的‘药’粉根本就无法祛除它。

  小骗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眼睛里带着泪水,大声地问道:“大叔,这是什么?我的身体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大叔,你快点告诉我,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我仰起头,低声说道:“你昨晚中了雪蛊,为了帮你治病,我们‘逼’不得已使用了魔之源。可是你的身体和魔之源并不匹配,你不是修炼魔的体质。然而,为了帮你治病,我将自己的少典血脉给你吞下,加强你的血脉之力。魔才勉强认可你,可是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魔虽然入了你的身体,可是却留下了这些伤疤,而且永远都不能抹去。同时,因为这些伤疤的缘故,你的魂魄不能出窍,也就是说不能夺舍。这些伤疤将会跟着你一辈,但是,但是我会想办法将这些伤疤去掉的,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还给你一个完好无损的身体。”

  我解释着,可是最重要的一个伤害我还没说出来,我想要隐瞒,但是却没能瞒住,小骗很快就发现了,他伸出手,手心里有微弱的金****在燃烧,很微弱。但是小骗很快就惊慌地说道:“大叔,不对,大叔,不对劲。我的灵觉呢?我的灵觉为什么被压制的这么厉害?现在的灵觉只有我原来灵觉的十分之一,怎么回事?”

  小骗的感觉很敏锐,敏锐的我想要隐瞒都无法做到。小骗吸收了魔的力量后,我们对他进行了全方位的身体检查。

  最后才发现,这才是魔之源对小骗最大的伤害,他的灵觉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我低下了头,说道:“你的灵觉不是被压制了,而是,被魔之源所烧,只剩下了原来十分之一的灵觉。但是,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恢复的,小骗,我……”

  “对了,对了,你还有魔,这可是天下一等一的力量,只要好好修炼,你还是能够有机会成为绝代强者的!我请白骨来教你,一定会让你成为强者!”

  我尽量地说好话,却不敢看小骗的眼睛,我怕看到他哭泣,因为我已经听到了他的哭声。

  “如果没有了灵觉,要魔有什么用?我的灵觉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了,这是先天就已经固定的天赋,你拿什么来恢复?为什么会这样!还不如让我死了,还不如让我死了啊!”

  小骗走到我面前,带着哭腔对我大吼,我不知道哪里来的气,抬起手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

  耳光声响起的一刻,我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会打他呢?明明最受伤害的人是他,为什么我要打他?因为他说了“还不如去死”这句话吗?

  我想要解释,可是小骗却低着头,猛地从我身边冲了出去,我来不及阻止,他夺‘门’而出,流下的是一声痛苦地嘶吼和一地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