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一十八章,我们这一脉的传承

第三百一十八章,我们这一脉的传承

  一个刀客强不强,从外表上来区别的话,要看两点,第一点要看他的眼睛,第二点要看他的手。

  刀客的眼神不一定要狠,而是要狂,使刀之人必须够狂,因为刀本就是一种代表了狂的武器。

  刀客的手要稳,每一刀砍出去想的不是如何避开对方的攻击,而是想着要将对方的防御全部破开,所谓大开大合,用在剑上并不合适,但是用在刀上,很合适。

  夕阳下,这个在我的猜测中应该很强的刀客,拖着被抓住的小骗子走到了我的面前,他没说话,只是看着我,小骗子嘴巴被塞住了,可是还在一个劲地挣扎。

  我眼睛低垂,声音却很冷地开口说道:“把人给我放了。”

  这刀客却从腰间拔出拉那把如血一般的长刀,这刀很长,在夕阳余晖下,反射出来的却不仅仅是杀气,更多的是让我心神一震的妖气。

  他蹲下来,将小骗子嘴上的布条给拉了下来,小骗子能够说话之后,对着刀客吐了口口水之后说道:“放了我!快点放了我!”

  刀客却冷冷一笑说道:“你别妄想用你的魔火烧穿我的绳子,这条绳子是我以万载古木的树皮所做,坚韧无比,刀割不断,火烧不烂。你最好安静点,我很讨厌小孩子,特别是多话的小孩子。”

  此时我猛地冲了过去,背后的破魔长剑拔出,对着对面的刀客狠狠劈出一剑,剑气直冲刀客而去,我想要先发制人,可是这刀客当真实力不弱,在我出手之后,竟然没抬头就立刻拔出了地上血红色的妖刀,对着我狠狠一劈,这刀气也如同鲜血一般喷涌,化作长长的血光,最后和破魔长剑的剑气撞击在一起,两边竟然不分上下。

  我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这刀客却浅笑道:“说老实话,你让我有一点失望。我原本以为手握魔剑之人,能够好好利用它,必定是一个用剑高手。但是,你不是用剑高手,白白地埋没了一把好剑。本来还想和你比试一番,不过现在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了。那么就进入正题吧,我是栖醒过去的战友,算是还他一个人情,来帮他杀五个人,已经杀了四个,还有最后一个。我想在你和这个小子之间选择。”

  我一愣,没明白他的意思,冷声道:“怎么?想要用我的徒弟来威胁我?你觉得有用吗?就散我不是用剑的高手,但是我要杀你,并不难。”

  刀客却摇摇头道:“我没有要威胁你的意思,也犯不着。我只是想早一点完成任务,早一点杀掉最后一个人,就足够了。所以,我想和你做一个游戏。”

  我皱着眉头重复了他的话,问道:“游戏?”

  刀客点了点头,说道:“我的刀无名,但是却很嗜血,如今我已经将其拔出了鞘,便至少还要杀一个人,我会将你的徒弟扔上天空,你只允许出一剑,我却会发出两道刀气,一道对你,一道对你徒弟。所以,很简单,你要么就救自己,要么就救自己的徒弟。如果你耍赖的话,我保证,就算我杀不了你,可是你的徒弟肯定会死的!”

  真是一个场死亡游戏,让我没想到的死亡游戏。我站在地上,低声说道:“你要是敢杀我的徒弟,我绝对让你的灵魂分崩离析!”

  刀客却哈哈一笑说道:“那就看你的了,我数三个数,是救你自己,还是救你的徒弟,你自己决定!三,二,一!”

  刀客拽着捆绑小骗子的绳子扔上了天空,他的力气不小,小骗子整个人飞上了天空。他那一张天真无邪的脸,他看着我,我听见他对我大喊道:“大叔,救你自己!”

  我忽然笑了,就算我抽了他耳光,可是这种时候还是想到我这个没用的大叔,其实当年我第一眼见到小骗子的时候,就觉得,我和他之间有一些很相似的东西。

  不是因为背景,不是因为孤独的童年经历,而是我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些名叫善良的东西。善良不是傻,善良是一种精神,一种你在最危急的关头,还能想到别人的牺牲精神。

  即便小骗子骗过很多人,即便我曾经杀过很多人,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我们想到的都是别人。我一直在找自己身上的特制,我一直在找自己和罗焱不同的地方,可是一直找不到,甚至连我自己都在不知不觉间将自己变成了罗焱,可是这一刻,我看着天空中的小骗子,听见他对我高喊:“大叔救自己!”的一刻,我忽然从这个小家伙的身上找到了一些我一直没有找到的东西。

  我慢慢地举起了破魔长剑,然后轻笑道:“说什么傻话呢,怎么可能不救你,你是我的徒弟啊…;…;”

  此时,刀客出手,红色的刀气分成两道,一道冲上天空,直取小骗子的性命,另一道冲着我狂奔而来。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挡住这一道刀气,我可以调动造天之力,可是刀客出手太快,而且如果我用来造天之力,就是违反了他的游戏规则,他一定会对小骗子劈出第二刀。

  所以,这一刀我不能躲,我看着小骗子那一张在夕阳下微笑的脸,看着他的的眼睛里好像有泪花闪烁,我轻声说道:“真是个笨蛋,和我一样的笨蛋。不过,大叔和你道歉,我不该打你,是大叔错了。如果没死,给你打回来。”

  说话间,我手腕抬起,长剑出手,三道剑气冲上天空,同时我正面的刀气重重地劈在了我的身上,剧痛随即传来,我却抬起头看着天空,看见小骗子安然无恙地从空中落下,他在对我大喊,可是他的声音却忽然间变的好轻,好轻,轻的有一些模糊了。

  我低下头,看见整个胸口有一道长长的血口,我甚至能够看见自己的肋骨,和在肋骨之下还在跳动的心脏。

  小骗子从空中落下,剑气将他身上万载老木所做成的绳子砍碎了,他一边痛哭一边跑到了我的身边,我跌坐在地上,身子往后仰,小骗子一把抱住了我的身子,他满脸都是泪水,手上沾满了我的鲜血,他对着我大喊:“师傅,师傅,你别吓我啊!我不调皮了,我再也不对你吼了,是我不乖,是我不对,师傅,大叔,你别死啊,你别离开我啊,我就只有一个亲人了,你别离开我啊!”

  小骗子抱着我,我不敢呼吸,一呼吸就痛,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热乎乎的,鲜血染红了他的侧脸,我苦笑了一下,想要开口说话,可是一张嘴全是鲜血往外涌。远处我听见了周易的声音,他冲到我身边,吃惊地说道:“老大,你怎么了?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小骗子带着哭腔地说完了所有的原委,周易抱着我站了起来,正想着离开,远处的刀客却冷冷地说道:“他还没死,就不能让你带走。我要见到他死了,才算完成了委托。”

  冰冷的声音,就好像是死神一般,周易冷冷地看着刀客,喝道:“你拦我一个试试看!”

  刀客却一招手,将鲜红色的妖刀召唤到了自己的手里,周易缓缓将我放了下来,身子在空中一闪,向着对面的刀客狂扑了过去,刀客却冷哼一声,一刀挥出,刀气被周易的利爪挡住,周易正要趁机进攻,却看见刀客手上的妖刀猛地爆发出一阵血光,我听见血光笼罩之中的周易发出一声惨叫,等他退回来的时候,身上已经带上了伤。

  “不自量力,别逼我破戒。”

  刀客杀气四溢地说道。周易正要再次突进,刀客却仿佛提前预判到了一般,数道挥出,刀气重来,周易躲过了其中几道,不过还是被砍中了,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身受重伤。

  他不是刀客的对手也是因为他要保护背后的我和小骗子,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可是脚很软,站不动,身上暗淡的金色光芒闪烁,想要释放造天之力,可是连造天之力都因为我太虚弱了而施展不出来。

  黑蛋他们还没来,援兵一个都没有,看来真要死在这个刀客的手里。我一边吐血一边说道:“你要杀就杀我,放了他们。”

  刀客却没有理睬我,我拉着小骗子说道:“你快走,带着周易快走。”

  只是此刻的我却看见小骗子的眼神变了,变的无比坚定,变的充满斗志,我忽然猜到了他想干什么,难道是想要和刀客一战?

  小骗子对我说道:“大叔,你为了救我牺牲了你自己,今天,轮到我来救你。你对我说过,多年前你和师祖在对付嬴政的时候,你也是这么救他的。那么,今天就让我来救你吧。”

  小骗子缓缓转身,甩开了我的手,大声地说道:“今天,你的对手,是我,我叫方家林,是端木森的徒弟,你要杀我师傅,就先过我这一关!”

  声音在平遥古城内不断地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