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二十四章,谁才是真的栖醒?

第三百二十四章,谁才是真的栖醒?

  这个神秘的大手居然敢抢真龙之泪,我的腰包上是有一个搭扣的,这个搭扣在我的腰部侧位。(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可是老也不是吃素的,敢抢我的东西,怎么样你也要付出点代价,我反手从背后拔出了破魔长剑,狠狠地刺进了这巨大昆虫的身体内,估计是因为太痛了,因此整个巨大的身体受到惊吓后向着前方猛冲了过去。

  这一冲,直接将我给甩下了昆虫的背部,我没拉住破魔长剑的剑柄,身下落的时候,我一招手,破魔长剑向着我飞了过来,可是破魔长剑还没飞出几厘米,就被那只该死的大手给握住了,我身下坠,渐渐地看不见天空中的巨大昆虫,最后巨大的昆虫消失在了‘迷’雾之中,而我在落地的时候放出了黒木,没摔死。

  看了看四周,可能是因为之前刺‘激’了昆虫的缘故,所以我落地之后身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我试着喊了几声,大叔他们也没有回应,我立刻意识到,自己走散了。

  四周并不空旷,不远处有几个山‘洞’,我低头想了想,这个抢走我的腰包,甚至最后连我的破魔长剑都一起抢走的家伙,到底是谁?

  还有之前我明明看见星城那一张严肃甚至有一些‘阴’沉的侧脸,按理来说,动手脚的应该是他,可是为什么我们进入‘迷’雾后,却会听见他的惨叫声呢?甚至还有鲜血和断肢,难道这是他耍的小把戏?

  正想着,我试着伸出手想要召回破魔长剑,不过距离太远,我和破魔长剑已经失去了联系。就在此时,天上忽然有雨水落下来,我皱了皱眉头,这死山怎么说下雨就下雨?

  之前也没个征兆,我看了一眼背后的山‘洞’,立刻朝着山‘洞’跑去,进入山‘洞’后,里面一片漆黑,我没深入,不过能够感觉到里面并不深,因为外面的大风吹进去后,打了个来回,很快又吹了出来。小说网

  我坐在地上,靠着山壁,脑里还在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山‘洞’很安静,外面的雨水落的很大,地面在顷刻间被浇湿。

  却在此时,我听见了原本安静的山‘洞’内,传来了一声如同锁链一般清脆的声响,我立刻紧张了起来,转头质问道:“谁在里面?”

  没有回应,只是这锁链的声音却越来越响,从一开始偶尔发出一声,到后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拉扯铁链。我心里暗道:不会自己这么背吧,躲个雨也能碰到怪物?

  不过就算是怪物,我也不怕,转了个身,走向里面,果然山‘洞’不深,才走了十来米,我就看见山‘洞’里有一些金属在反光。

  我停在原地,拱了拱手说道:“无论你是人还是妖,若是有灵智便应该听的懂我说话,我无意冒犯,只是躲个雨罢了,在下端木森,雨停之后立刻会走。”

  说起来我才是进入这山‘洞’的入侵者,占了别人的地方,自然要打个招呼。可谁想到,我自报家‘门’之后,里面传来了更加急促的声音,而且不仅仅是铁链的声音,甚至还有一声声急促的呼吸声,和如同哑巴说话一般的“呜咽”之音。

  我不禁警惕起来,往后退了一步,破魔长剑不在,不过我还有鬼纹和黑白道力,就算这真是一个没有灵智的怪物,我也不怕。

  可是我却没有感觉到杀气,一般来说没有灵智的妖兽,攻击之前都会先放出杀气,杀气袭来,若是像小骗这样直觉敏锐之人,或者是向我这样开了心眼之人,都会感觉到,便能提前做出准备。

  然而,这一次我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杀气,换句话说,这个被铁链束缚着的家伙,竟然对我没有杀机。

  这个山‘洞’越来越古怪,我自觉见过很多怪事,可是这一次却又让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又往后退了几步,这一退,里面黑暗中的生物似乎再一次感觉到了我的警惕,越发着急起来,铁链拉扯着石壁,发出“铿铿铿”的响声,我镇定了自己的心神。无论对方是什么怪物,我都要先‘弄’明白,它到底想对我干什么!

  这一回,我不退反进,大踏步地走进了黑暗里,因为腰包不在,没有镇魂符,我便索‘性’闭上眼睛,以心眼观察黑暗。没一会儿,我便看见黑暗中趴着一个生物,一个应该被叫做生物的怪物。

  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心眼看见他的时候也很模糊,可是我却见到了他肩膀山还在燃烧的阳!

  有阳,便说明他是人类,而不是怪物!

  可是为什么刚刚我问他话,他不回答?心中生起了这个疑问,我伸出手落在了他的身上,我的胆也真够大的,不知这家伙的好坏,善恶,却凭着一股直觉,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微微一转,‘露’出了他的脸,心眼之中,我看见他双眼紧闭,嘴巴竟然被缝了起来,头发稀疏,整张脸如同恐怖玩具里的人皮面具一般,又干又皱。

  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可是还算镇定,拿出匕首,将他嘴上的线轻轻划开,当最后一根线被切开的一刻,我听见眼前的这个怪物发出了一声悲鸣,声音非常沙哑,没有泪水,可是却带着哭腔,嘶哑着哭嚎着,充满了悲痛和哀伤。

  他一直在哭泣,我不敢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稍稍镇定了一些,我开口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被锁在这里?”

  只是下一秒,他开口说出他身份的一刻,让我着实吃惊了一把。他对着我说道:“我是栖醒,栖风之,补天一族残部的前任守备队长!”

  我脑中如同有雷电闪过一般,眼前这个怪物居然是栖醒?怎么可能?我明明和栖醒打过两次‘交’道了,而且星梦也一直告诉我栖醒是补天一族反叛势力的头目。

  可是我眼前这个怪物此时也说自己是栖醒?他都成这样了,难道还想骗我?可是就算想骗我放了他,也不应该冒充一个已经背叛了补天一族的反叛组织头目。

  我站起身来,放出莫良,莫良的利爪落在他的身上,我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我再问你一次!”

  他又一次用沙哑的声音对我说道:“我真的是栖醒,栖风之。我是被‘奸’人所害,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你快点救我,将我身上的铁链劈开,我要去见星梦,将一切都告诉她!这一切哦都市一个‘阴’谋一个围绕着她展开的大‘阴’谋啊!”

  我渐渐开始相信眼前之人真的可能是栖醒,第一我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流淌着的是补天一族的血脉,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血脉,而且还是和栖醒一样的北天一脉皇室血统。第二,便是他对我没有杀气,一个对我没有杀气的人,是不会对我出手的。杀气要压制起来是非常不容易的,如果你恨一个人,即便控制的很好,可是终究会‘露’马脚。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便是他的哭声,他的哭声里带着的那一股悲伤,我能感觉到,让人心灵都在悸动。

  不过小心为上的我却没有马上帮他打开铁链,而是蹲下来问道:“你说有一个大‘阴’谋,到底是什么大‘阴’谋?你若是不告诉我,我便不会为你打开铁链。”

  栖醒沉默了一会儿,却反过来问道:“这个大‘阴’谋比我的‘性’命还重要,可是,我只能告诉给一个绝对能够信任的人,你我初次见面,我被封在这里数百年,外面的世界一概不知,我的眼睛被刺瞎,我的嘴巴被封住,我的四肢已经变的畸形。我不相信任何人!”

  我却说道:“我是罗焱的继承者。”

  栖醒愣了一下,随后我能感觉到他变的越发‘激’动,低声问道:“你,你是罗焱的继承者?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我没有多言,而是用匕首刺破了一点自己的皮肤,滴下一滴血在他的面前,他闻了闻我鲜血的气息,随后大喜过望地说道:“少典血脉,毫无疑问,这是少典血脉!真是老天开眼,哈哈,真是老天开眼啊。让我终于有机会走出这可怕的山‘洞’,让我有机会报大仇。我相信你了,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当年,罗焱逆天失败,星梦便带领剩余的补天一族残部进入这个秘境之中,当时我是补天一族的守备队长,手下也有不少人,后来,我外出执行任务,机缘巧合之下,我发现我们补天一族内部有人竟然图谋造反,当时我想要赶回来提醒星梦,可是在半路上被人拦住,也在那时候我知道了这个造反之人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