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章,福儿才是凶手?

第四章,福儿才是凶手?


  金亮的家很‘乱’,空酒瓶散了一地,空气里还漂浮着难闻的烟味,还有好几件脏衣服散落在地上。(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整个家给我的印象和我过去来的时候完全不同,而且也没见到他闺‘女’的身影。

  我拉着小‘女’孩坐下后说道:“你‘女’儿呢?”

  金亮叹了口气说道:“他外公带出国去了,说留在我身边太危险。我也没阻止,因为我的身边的的确确不安全。好了,不说我的事情了。刚刚你的话我也大致明白了,是想将这个孩暂时放在我这里吗?为什么不放回你的家?”

  我开口解释道:“之前在地铁站里于桀和我对视了一眼,他肯定已经盯上我了,所以我家并不安全。虽然我不觉得他能攻破我家的防御法阵,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放在你们家,还是最安全的。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将小‘女’孩手臂上的黑‘色’符号给祛除了。你这几天也不要去刑警大队,保护好她,才是引出于桀的关键。而且这个孩的身上很有可能藏着大秘密。不过,你这家里也太‘乱’了吧,跟个狗窝似的,回头要好好收拾收拾。”

  金亮这表情一看就是不乐意我将小‘女’孩放在他家,不过耐不住我说的有道理,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问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抱着布娃娃,微微一笑回答道:“我叫福儿,这是我们孤儿院以前的老院长给我取的名字,他说我总有一天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一顿,金亮也是一愣,伸手‘摸’了‘摸’福儿的头发,笑道:“那你就睡我‘女’儿的房间吧,她的房间还是很干净的。端木森,之后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这个于桀不能让他一直为祸社会。”

  回到自己家后,小骗正在看电视,看见我走进铁‘门’,他迎了出来,不过只是扫了我一眼,这小家伙忽然有些疑‘惑’地说道:“师傅,你身上为什么表现出一股古怪的感觉?”

  我被他说的也是不解,展开手臂转了一圈后什么古怪的地方都没发现。小骗奇怪地说道:“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你好像和很古老的东西接触过了。我过去听说,如果一个人和古董之类老旧的东西待的时间久了,他的身上自然而然会带上这些老东西的气息。所以,在古玩市场里懂行的人先看的不是古董,而是看卖古董的人。”

  这小倒是有些见识,说的我也是一愣,笑着说道:“早点睡觉吧,明天跟着我去一次刑警大队,这个案,我要想办法尽快解决。”

  小骗转身走上楼的时候,我有意无意地往围墙外面看了一眼,总是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也许是于桀在暗中监视我吧。

  第二天一早,我和小骗就到了刑警大队,小王接待的我们,给我们讲了一下简单的‘诱’捕计划。首先是地点,确定为金亮的家。根据小王他们的分析和调查,于桀特意去孤儿院收养了福儿,这件事情本身就有问题,而且还一直照顾她,之后的犯罪活动,行为动机都还没调查明白。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福儿对于于桀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利用于桀无论如何都想要夺回福儿的契机,轮班加大对金亮家附近的蹲守,直到于桀出现,立刻实施抓捕。

  预计于桀的耐心将在3到5天内耗尽。(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那时候就是我们动手的好机会!计划虽然不是很周全,可是也是目前唯一能够实施的方法。

  而这几天我和小骗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弄’清楚,这三个‘女’人是怎么死的?我看过他们的伤口,都是被利器切断了动脉,流血过多而死。

  可是这些伤口都很细很薄,伤口就好像是被一道光切开似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的确是有‘激’光类的武器,可是第一造价太高,于桀不可能负担的起。第二,用这么先进的武器去杀三个普通老百姓?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第三,如果真是这么厉害的武器,为什么案发现场,没有一砖一瓦被破坏。

  我觉得有必要再去看一看尸体,进了停尸间,法医却堵住了我,拉着我的手惊慌失措地走到了尸体边上,站在第三个离奇死亡的‘女’‘性’身边,我竟然拿看见这一道血口上被法医跳出了一根针,一根银针,不长,很细当然也很尖。

  “我刚刚发现的,在此之前的两具‘女’尸身上都没有找到这样的银针!”

  法医有了新发现,而我脑海中忽然想起了福儿一直在念叨说自己的针线活儿很不错,脑海中渐渐勾勒出了一幕犯罪的场景。

  地铁站的厕所里,死者想要上厕所,地铁站的年轻工作人员只是看见了一个漂亮的‘女’白领走进了厕所间,然后保洁阿姨骂骂咧咧起来。谁都没注意到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丑丑的布娃娃同样走进了厕所,因为她不起眼,因为她很矮,存在感太低。

  她走进厕所,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铁丝穿过了银针的针头,随后将银针弹出,针头带着铁丝切开了死者的动脉,鲜血直流。

  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眼睛里的金光一亮,这一幕倒是被年轻的地铁站工作人员看见了。此时黑气飘出,应该是小‘女’孩手臂上的特殊符号散发出来的,而地铁站的地铁进站,作为工作人员,男生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进站的地铁上,人流涌动,小‘女’孩‘混’入了人群之中,消失不见。

  可是为什么没有收起银针呢?还有为什么要杀人呢?为什么会在眼中散发出金光呢?一系列的疑问在我心头升起。

  不过这一切矛头的中心,都指向的不是于桀,而是福儿!想到这一层,我立刻带着小骗赶去了金亮家里,如果福儿真的是杀人凶手,那么金亮就危险了!

  可是我冲到金亮家的时候,给我开‘门’的居然是福儿,她正抱着一堆脏衣服,脸上带着汗珠,疑‘惑’地问道:“大哥哥,你怎么来了?还有这个小哥哥是谁啊?”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却看见金亮正在擦地板,见到我后也‘露’出了不解的表情。我尴尬地问道:“你们,这是在大扫除?”

  福儿很是开朗地一笑,然后蹦蹦跳跳地走过来,对我说道:“是呀是呀,我和金亮伯伯说了,一定要大扫除,不然我就偷偷跑出去。他就答应了,对了,你们先坐,我给你们泡杯茶。福儿可会泡茶了!”

  福儿转身,我从新买的腰包里‘摸’出一张昏睡符贴在了福儿的后背上,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还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问道:“大哥哥,你在干什么?”

  昏睡符居然对她不起作用!难道是这灵符质量有问题,我笑笑没说话,福儿再次转身,我将昏睡符揭了下来,贴在了金亮的身上,金亮立马倒头睡着,这昏睡符看来是有用的,只是对福儿不起作用!

  眼中冒出金光,能够‘操’控结界,需要吞咽妖兽的内丹,而且连灵符对她都没有用,她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难道她不是人类?

  我的心里冒出了这样一个疑问,打开心眼看向正哼着歌谣站在厨房里的福儿,这一看,我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

  心眼之中,福儿的身上冒出一大片金光,这金光用‘肉’眼看不见,可是心眼一看福儿就好像是一枚超大功率的金‘色’灯泡,我赶忙将心眼光比。揭下了金亮身上的昏睡符,这家伙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我踢了一脚,抱怨道:“你小欺负我本事没你高是吧?居然拿我当试验品!”

  我将房‘门’关上,随后将我脑海中的杀人构想和刚刚心眼看见的画面全部都告诉了金亮,他眼睛低垂,在房间里踱步了半天后,忽然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于桀不是真正的凶手。相反,他是好人,其实福儿是凶手,她想要杀死这三个‘女’人,于桀******这三个‘女’人,是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变相地提醒这三个‘女’人,让他们脱离危险。甚至他收养福儿,也是为了控制福儿,不让她杀人。那么一切似乎都说通了,可是,福儿杀人的动机是什么?她为什么要杀死这三个‘女’人呢?”

  是啊,福儿杀人根本就没有动机,不为钱,不为名,福儿看起来也不是****杀手的样,我走到房间外面,眼睛落在了福儿一直抱着的布娃娃身上。

  她虽然做了很多布娃娃,也卖了很多布娃娃,可是一直抱着的就只是一个,这是一个看起来黑乎乎,脏兮兮的布娃娃,乍一看,有一点像是厉鬼。

  难道这个布娃娃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