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章,她不是人而是钥匙

第五章,她不是人而是钥匙


  布娃娃里藏着什么玄机?我快步走到福儿身后,对福儿说道:“福儿,你这布娃娃倒是很奇特,能让我吗?”

  如果真的藏有什么乾坤,福儿一定会拒绝。小说网@!..可是福儿却大大方方地将这个黑乎乎的布娃娃塞到了我的手里,我接过来后上下一阵鼓捣,却什么都没发现。捏了捏肚和头部,还是软软的,也不像是藏着什么凶器。

  我将布娃娃还给了福儿,开口继续问道:“那么福儿你在地铁站里除了卖这些布娃娃之外,做没做过其他的事情?还有你缝制布娃娃的丝线能给我吗?”

  福儿却摇摇头道:“我一直都在地铁站的出口啊,要是我离开了,有人买布娃娃怎么办?我缝制的丝线都在家里,没带过来。是需要我帮你补补衣服吗?”

  我挥挥手,走到了金亮身边,这小妮不承认也在情理之中。谁杀了人会立马承认的?我打了个电话给小王,让他派人去了一次福儿的家,这一次的结果却没有出乎我的意料,福儿家里所用的银针的的确确就是在第三具‘女’尸身上发现的。

  这是铁证据,我挂断电话后,坐在了金亮家的客厅里,对着福儿招了招手,她缓缓走了过来,我示意她坐下后说道:“福儿,你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吗?有一些事情还是自己说出来比较好,我相信有时候一些坏事都是你‘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去做的。”

  福儿却用‘迷’茫地眼神看着我们过了好半天才说道:“我,我今天不小心把金亮伯伯家里的一个碗给杂碎了,当时不敢说,我扔出窗外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靠,这是真萌还是装萌?谁问你碗的事情啊!我摇摇头道:“不是这件事情,我是想知道,你将你的银针和丝线用在了什么地方?有没有用来杀过人?”

  我已经将话给挑明了,虽然我自己心里也不太相信,一个这么小的孩会杀人,但是在我们这个圈里,永远都没有“不可能”这个词,往往很多大人物都是栽在了“不可能”这个词上!

  福儿摇了摇头说道:“我,我没有啊,我怎么会杀人呢?大哥哥,福儿不会杀人的,真的,福儿不会杀人的!福儿最害怕死人了……”

  福儿开始惊慌起来,眼睛里刹那间满含泪水,我站起身来走到她的面前,低声说道:“是与不是等我你的记忆片段就全都明白了。小说网”

  我的手按在了福儿的额头上,心口金‘色’的光芒一亮,然而,这一次我没有进入福儿的梦境空间!我自己都吃了一惊,怎么会没有进入她的梦境空间呢?难道福儿和星梦一样是先天道体?可是就算她是先天道体,也应该有所表现,比如身上放出蓝光,或者是一些征兆才对!

  我不信邪,第二次尝试,依然进入不了福儿的梦境空间,金亮不明白我在干什么,但是小骗是知道的,他皱了皱眉头,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师傅,你确定福儿是人类吗?”

  小骗的话让我一惊,我转过头看向福儿,然后从腰包里‘摸’出了匕首,福儿一看见我掏出了匕首,顿时吓了一大跳,身往后退,金亮也被我惊住了,出言喊道:“小森,你干什么?”

  我却只顾自己一步步紧闭,越来越靠近福儿,福儿已经惊恐地退入了厨房内,紧紧地抱着黑‘色’的布娃娃,哭着喊道:“大哥哥,你要干什么?不要杀福儿,福儿一定听大哥哥的话,不要杀福儿啊!”

  我没想过要杀她,要做的只是刺破她的皮肤,血液是人类身体内最重要的东西之一,同样血液也联通了魂魄,福儿的血液是检验她是否是人类的最好途径。

  就在这时候,金亮家的房‘门’被敲响了,金亮走过去一开‘门’,却看见一个戴着耳钉,打败非主流的男人站在‘门’口,正是于桀!

  金亮立刻往后一退,严肃地喊道:“你好大的胆敢来我家!”

  于桀却满不在乎地挥挥手,说道:“省省吧,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而且这一次在上海的案也不是我所为,如果你是国字号第五组的人倒是可以抓我。可惜你也不是,所以安啦。我呢,是来找端木森的,同时也是来福儿是不是暴‘露’了。”

  于桀不请自来,而且听他话里这意思,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我收起了匕首,福儿从我身边穿过,带着哭腔扑入了于桀的怀中。

  客厅里,我和于桀面对面坐着,说实话我对于化妆的男人都没什么好的印象,特别是没事的时候还将自己化成烟熏妆的男人,更是觉得他们审美有问题。所以,我看着于桀这张脸,虽然他长的不畸形,但我看着就是不爽。

  “你就是端木森啊,我对于你可是神‘交’已久啊,你是我们圈里的大名人,哈哈,真没想到能够和你这么一个大人物面对面坐着。”

  他一边拍手一边说话,我却冷着脸说道:“说重点,别废话。”

  于桀这才稍微收敛了一些,拍了拍福儿的脑袋说道:“你已经看出这个小丫头不对劲了吧,哼,没错,她的确不是普通人,甚至她也不是人。”

  果然和小骗猜测的一样,关于福儿身上发生的一系列异常状况,也唯有她不是人类一种解释了。心眼内看见的金‘色’光芒,奇怪的结界控制力,还有灵符对其无效的身体。

  “那她是什么?妖族和鬼族都不是,甚至很多上古种族也不是。”

  我追问道。于桀看了看一脸懵懂的福儿,轻笑一声说道:“她是一把钥匙,一把人形的钥匙。”

  这是我听过最扯淡的答案,钥匙?还人形的钥匙?这个回答惊的我和小骗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当然金亮从头到尾就没听懂过,所以他的嘴巴一直是张着的。

  “很吃惊是吗?当初我发现她身体秘密的时候也很吃惊,甚至比你们还要吃惊。但是这就是事实,她是一把对于你,对于灵异圈,乃至对于任何一个普通人来说都梦寐以求想要占有的钥匙。神剑古墓的入口钥匙!”

  又是一个新名词,我没听到过什么神剑古墓,灵异圈还有这种地方?我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你的意思是,福儿是打开那个什么神剑古墓入口的人?这个地方存在吗?”

  于桀点了点头,说道:“神剑古墓原本并不叫这个名字,它原本的名字应该是古皇陵墓,也就是人类历史上从黄帝开始一直到夏朝末代帝皇“桀”的陵墓,当然只有被选中的古皇才能够沉眠于这片陵墓中。而其中封印了一把神剑,一把即便凡人得到也能变成无敌之姿的神剑,轩辕神剑!”

  我靠这才是重点,听到这里我‘激’动地双眼圆睁,在补天一族的大战之中,我借用过轩辕神剑的力量,这种力量太强大了,带给我必胜的信念更是让我战意高昂!我做梦都想要再次握住这把轩辕神剑,有了它,我便有了逆天的决心!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这可不是在市面上能够买到的资料,即便是很多大‘门’大派的‘精’英弟也不一定了解。你一个灵异罪犯,好像博学了一些。”

  面对我的疑问,于桀将福儿手里的黑‘色’娃娃拿了出来,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指了指我手臂上的鬼纹说道:“你的鬼纹有一个应该是夏朝的一位帝皇之魂所化,你问问它,这个娃娃是谁?”

  于桀卖了个关,我放出了莫良,它飘在空中,看见这个黑‘色’娃娃的一刻,忽然满脸愤怒,一鬼爪将金亮家的桌劈成了两半,莫良的愤怒引来了我的惊讶,发泄过后的莫良说道:“这个黑‘色’的娃娃所代表的应该是‘桀’吧,我的后人,败了我大夏王朝的废物!如果不是他昏庸,我大夏王朝岂会落入殷商之手。而且这家伙还入驻了古皇陵墓,我看那一群古皇也是瞎了眼!”

  这个黑‘色’的布娃娃竟然是以‘桀’的模样制作出来的,于桀此时微微一笑将黑‘色’的布娃娃拿了回来,对我们开口道:“我叫于桀,名字里也有一个桀字。因为我身上有夏朝的血脉,而且还是桀的血脉传承,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才会改了一个于姓。这也是为什么我当初在孤儿院里第一眼看见福儿就会收养她的原因。因为她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都是瑰宝!”

  此时的福儿瞪着一双大眼睛,‘迷’茫地看着我们,然后低声说道:“你们想要我的布娃娃吗?可是每天晚上老爷爷来了以后都会附在这个布娃娃上和我说话,没了它,老爷爷就不来了。”

  老爷爷?听见福儿此话,我和于桀同时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