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章,好人和坏人

第六章,好人和坏人

  于桀居然也不知道关于这个“老爷爷”的事情,看起来非常惊讶的模样。@!..我疑‘惑’地问福儿:“福儿,你说的老爷爷是谁?”

  福儿拍了拍布娃娃的脑袋,说道:“老爷爷就是老爷爷呀,从好几年前开始它就会经常来找我。每一次都会附身在这个布娃娃的身上,然后和我聊天。”

  于桀此刻看起来也非常紧张,抓着福儿的手说道:“福儿,那个老爷爷长的是什么样?还有他都和你说了些什么话?”

  福儿摇摇头道:“我答应老爷爷,不会将它的事情说出来,如今福儿已经失信了。你们别问了,反正老爷爷不会是坏人。你们再这么问,福儿可就生气了啊。”

  我了个去,福儿还真是天然呆,谁对她好她都看不出来。小骗此时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耳边低语道:“师傅,让我来试试吧,说不定能够从福儿的嘴里套出话来。”

  小骗的确很聪明,也许真能有奇效,他拉着福儿的手,笑呵呵地说道:“福儿妹妹,我发现一个很好看的动画片,我们去看。”

  两个小孩进了房间,此时我和于桀等在客厅里。我望着于桀问道:“你为什么要收养它?说句难听的,以你的本事,就算福儿肯帮你打开古皇陵墓的大‘门’,你也得不到轩辕神剑。在这个圈里,野心必须和实力成正比。”

  我这是大白话,于桀也明白我的意思,笑着喝了口茶,然后开口道:“我小时候和你和福儿一样也是孤儿,我今年33岁,比你年长不少,卖个老叫你一声端木老弟。老哥我小时候没你这么走运,十八岁前我是孤儿院里出了名的调皮大王,放鞭炮,偷‘鸡’蛋这些都是小事。小说网也许是我从出生开始就是个坏人,从记事开始,我就带着孤儿院里的一群‘混’小打群架,还把护工和院长给揍了。所以,一满十八岁孤儿院就把我扫地出‘门’,我在社会上,一没关系,二没朋友,三没文化。只能干一些没人愿意做的工作,比如当鸭,比如在酒吧驻场,只不过也许是因为我烂命一条,上天想帮我转个运,后来我发现自己的歌声有一些奇特。能够让听见我歌声的‘女’人都痴‘迷’,所以我用这招骗炮打,骗钱‘花’。我很爽,日过的很资源。可是谁也没告诉我,法律没制裁我,灵异世界却要抓我。于是我就开始逃,一边逃一边也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居然还有不少和我一样身怀异能的人存在。虽然如今年纪不小了,成就不能和你比,钱也不能和你比,本事更是不能和你比,可是我还有些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轩辕神剑的主人,甚至我也不准备踏入古皇陵墓,之所以我会收养福儿……”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房间,眼中‘露’出一丝温柔,轻声开口道:“我原本是想养着她,然后有一天,来一个像你一样的大富豪,就把她卖给你。但是,后来我发现,她有两重人格,或者说,她即是钥匙,也是古皇陵墓的第一重看守。只要古皇给她下达命令,她就会绞杀任何人。我第一次看见她杀人的时候,看着这个小家伙满脸都是血,杀完人却不自知,还被眼前的死人吓了一跳,哭的和个泪人似的。我就知道,自己是卖不掉她了。既然卖不掉,那就养着呗。你不觉得她比你我还要惨吗?你我好歹是个人,可是福儿呢?她连自己是把钥匙这个事情都不知道,我测试过,所以关于她身世的话题,即便我在她的耳朵边说话,她也听不见。(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为什么一个只有5,6岁的小‘女’孩,要遭受如此大的磨难,为什么一个心地如此善良的孩,却要被迫杀人,被迫守护什么狗屁的古皇陵墓?我不希望她被别人带走,因为,那样的话,她就不能单纯地活下去……”

  此时站在一边的金亮却低声说道:“可是她不是一个人类,不是吗?”

  于桀听到这话,忽然很‘激’动,一下从椅上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她怎么就不是人类了?一定要有魂魄才是人类吗?一定要有血有‘肉’才是人类吗?一定要和你我一样追名逐利才是人类吗?我自己浑浑噩噩过了这么多年,什么都干过,我看见过人类最丑陋的一面。那些人,手里拿着大把的钞票,砸在我们脸上,在我看来不过是披了一张人皮。扒掉这层人皮,他们的魂魄早就腐蚀了!可是福儿却不一样,她这么单纯,这么天真,只要我能够压制住她的另一个人格,不被古皇的命令所控制,她就会一直这么快乐的生活下去。这样的她,难道不是比很多所谓的人类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吗?”

  这些话我听着,没有一句反驳,因为他说的没有错。就像当初我收留小阿呆的时候一样,它虽然是头僵尸,却让我感觉到了温暖。

  我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热茶,举起来喝了一口后说道:“真是好茶,能泡出这样好茶的孩,一定是好孩。但是她终究杀了人,三个无辜的‘女’人。虽然不是出自她的本意,但是那三个无辜的‘女’人还是需要一个‘交’代。”

  于桀点了点头,深呼吸后说道:“我替她顶罪!反正我这辈注定是洗不干净自己了,我本来就是一个烂人,你们原来就怀疑是我干的吧,那么,就将我抓回去吧。就说人是我杀的,没关系,只要福儿活下去,我死就死了!早点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在我看来也是一种解脱!”

  金亮一怔,眼睛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却低声说道:“你故意‘骚’扰那三个‘女’孩,是为了救她们的命。你留在她们身上的黑‘色’符号,其实是为了确保她们不会在离开地铁站后被暗杀。只是,福儿要杀人,你应该是拦不住的。其实,于桀,你是个好人……”

  于桀听见我说他是好人的一刻,忽然哭了,也许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样一句话没什么份量,当然如果是分手的时候被对方说这样一句话,也一定会哭。可是于桀不同,33岁的他,一生没什么成就,被国字号第五组通缉了这么久,没有家,没有亲人,没人朋友,所有人都说他是个坏人,可是终有一天被肯定了,那种对心灵的冲击力,让他潸然泪下。

  “哈哈,我还是好人?端木森,你真是秀逗了!轩辕家族的家主是个秀逗!哈哈,老要是个好人,全天下的好人那就都死光了!”

  他一边流泪一边笑,表情怪异,不过最后他却低下头轻声说道:“不过,还是谢谢你。有这句肯定就好了,福儿的罪我来顶,但是我请求你,让她无忧无虑地活下去。虽然我知道或许轩辕神剑对你的吸引力很大,可是再强大的神器,再伟大的法宝,也不如一个纯洁的姑娘来的重要。不是吗?”

  我转头看向了金亮,这个刑警大队的队长此时眼圈红红地对我说道:“你说了算,反正你是轩辕家族的家主,你说让他顶包,我也不敢有意见。”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法律,三个无辜的‘女’人死了,总要有人来负责,我握着手里的茶杯一时间难以抉择。

  就在此时,于桀竟然在我的面前跪了下来,然后给我磕了三个响头后说道:“端木森,端木大人,端木家主,让我顶包吧,求求你了……”

  我微微点了点头,这是无奈中的无奈选择,都说‘浪’回头金不换。可是真正的现实里,又有几个‘浪’会回头呢?又有几个回头的‘浪’有好下场呢?

  其实于桀走上歧路不是他的错,而是这个世界的残酷让他走上了歧路。我们看见的那些明明生活在贫民窟里却最后出人头地的成功人士,毕竟是少数。若不是遇上了大叔,我也许会和面前的于桀一样,走上一条不归路。

  他微笑着从地上站起来,这笑容,如同孩一般天真烂漫,虽然他的要求竟然是让自己去死。

  房间的‘门’打开了,小骗拉着福儿的手走了出来,然后小骗拍了拍福儿的头说道:“福儿妹妹,快点把事情告诉大家,你刚刚答应我的哦。”

  福儿低着头,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后说道:“那个,那个老爷爷长的和这个布娃娃很像,只是老了不少。它来找我的时候,一开始会给我讲故事,后来它说让我帮它对付一些坏人,说对付坏人的时候,只要抱着这个娃娃,睡一觉坏人就会死。”

  看来毫无疑问,这个蛊‘惑’福儿的家伙就是这个世界的“桀”之魂,而且怂恿杀人的也是它!小骗此时大声说道:“福儿妹妹刚刚告诉我,今晚老爷爷还会来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