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八章,罪易清,情难还,一曲悲歌泪千行 感谢 炫世逆袭 打赏玉佩!

第八章,罪易清,情难还,一曲悲歌泪千行 感谢 炫世逆袭 打赏玉佩!

  这也许就是桀之魂想要的结果,于桀,这个今天我才算是认识的朋友,喷出了一口鲜血,身缓缓瘫软在了地上,双膝落地的一刻,福儿却还没有清醒。小说网她试着将‘插’入于桀身体内的木桩给拔出来,可是于桀却咬着牙抱住了福儿的身。

  “快醒醒,福儿,快醒醒啊!”

  于桀的嘴角有鲜血溢出来,落在福儿白‘色’的衣服上,显得那么刺眼。

  福儿想要推开于桀,可是于桀抱的却很紧,我快步走了上去,一记手刀打在了福儿的后颈上,福儿当即昏‘迷’,倒在了地上。

  小骗赶忙跑过来将福儿背起,和金亮两个人合力送福儿进了房间。

  而此时,昏暗的客厅内,满地残破的家具中,我扶起了已经有些‘迷’离的于桀。木桩在他的心口开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伤口,我拉着他的手说道:“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可是于桀却拉住了我的手,对着我虚弱地摇了摇头,含糊着鲜血地说道:“不必了,没用的,救不活我了别‘浪’费那个力气。”

  我摇摇头喊道:“不行,我不会让你死的!”

  于桀的脸‘色’没有一点血丝,艰难地说道:“你还不明白吗?是我故意去挡福儿的那一下!”

  我整个人一怔,喊道:“为什么?你不是说好了要帮福儿顶包的吗?为什么要死在她的手上?”

  于桀却笑了,满是鲜血的嘴‘唇’勾勒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摇着头说道:“其实有时候我会想,我到底应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生来便没有父母,做尽坏事,看遍了人间冷暖,尝尽了世间疾苦。这样的我真的应该被生下来吗?有时候我会觉得我就是老爷天开的一个玩笑,哈哈,是它老人家打了个盹,我就出生了,咳咳……”

  他一边咳嗽一边吐血,鲜血染红了我的手,我抱着于桀,皱着眉头说道:“别说了,别说了!留一口气,留一口气啊!”

  他却仿佛没有听见我的话,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老人们常说,人在死的时候,总会去回忆过去的往事,总是会想起一些深埋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说一些过去不敢说的话……

  于桀笑着说道:“其实我很‘混’账,我收养福儿却是想要卖掉她,她辛苦赚来的钱都被我拿走了。可是,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家伙,我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孩一样看待。其实,这些日里我带着她东躲**,也是为了防止一些发现她秘密的人抓住她。她真是一个好孩,一个值得我照顾一辈,温暖我,带给我幸福的好孩。有一样东西,请你一定要‘交’给她……”

  他慢慢地从自己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摸’索着塞到了我的手里,因为他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我握住他的手,已经开始变冷的双手剧烈的颤抖。

  “这是我存下来的钱,不多,密码是我领养她的日。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出来‘混’总有一天要还的。所以留了一些积蓄给这孩,让她能够和其他孩一样读书。过去我带着她经过学校的时候,她都会很羡慕地说‘有好多和我一样大的朋友啊,我想和他们一起玩。’我答应她,一定会让她读书的。不要像我一样,踏上歧路,我希望她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成长下去。端木森,福儿她是人,不是钥匙,我这一生终究在她的手上,也算值了……”

  于桀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闭上了眼睛,永远永远地睡去了。而我的手里,还捏着他临死前‘交’给我的银行卡,蓝‘色’的卡面上沾着的血迹仿佛永远都洗不去……

  罪易清,情难还,一曲悲歌泪千行。

  于桀的后事是我和金亮‘操’办的,来参加葬礼的也只有我们两个人,偌大的哀悼厅里,空‘荡’‘荡’的。小骗和我一起骗了恢复正常的福儿,对她说,于桀将她托付给了我。他自己去外国做生意了,多么拙劣的谎言,可是福儿却伤心地低下头说:“于桀叔叔真不乖,不带福儿,以后等他回来了,福儿就不睬他了!”

  我心中忽然感叹:有时候单纯也是一种福气。

  然而,福儿身上的问题依然没有彻底解决,虽然金亮对上级宣布,案犯是于桀,已经伏诛。可是,莫良杀掉的只是桀的一个残魂,若是桀再派一个残魂来,福儿的第二人格很可能再次被启动,要根治这个问题,就必须灭掉桀的本体。

  可是桀的本体沉眠于古皇陵墓内,如果我带着福儿去古皇陵墓,多半是羊入虎口,桀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极有可能福儿没救成,反而成了我们的大敌。

  就在我陷入两难境地之际,却在上海偶遇了开水蛙,它从洛阳来上海做生意。我专程去拜访了这位老妖怪,它给我出了一个主意。

  “你想要灭掉桀,就必须了解桀到底想要什么?它为什么要杀那三个‘女’人?这三个‘女’人和它有什么关系吗?你要是‘弄’清了桀的企图,就能将它钓出来!”

  我也是当局者‘迷’,被开水蛙一语点破,脑立刻清醒了过来。再一次翻开那三个被害人的卷宗,在连续的比对之后,我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这三个‘女’人都已经是第二次投胎,而她们的前身,居然是桀的‘女’人。

  在古代一夫多妻并不稀奇,这三个‘女’人作为桀的‘女’人,死后投胎变成了普通人。可是桀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女’人呢?我又陷入了一个疑问之中,小骗陪在我的身边,此时他想了想后说道:“师傅,桀的‘性’格在我看来是很偏‘激’的,你看它的残魂在被莫良杀死的一刻,竟然还一定要控制福儿来报仇。那么,如果它发现了自己的‘女’人投胎转世后成了被人的老婆,它一定会偏‘激’地想要毁灭这三个‘女’人。那么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桀的本体,是不是不在古皇陵墓内呢?”

  这真是一个大胆的猜测,但是细细想来,小骗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首先古皇陵墓连进都进不去,为什么能够有残魂出来?如果桀的残魂能出来,它自己的本体为什么不出来?还有,古皇陵墓这么多年不现世,消息一定非常封闭,茫茫人海,全中国几十亿人民,它居然还能找到自己的老婆?而且这残魂还是奔着福儿来的,这都说明,桀的本体不在古皇陵墓内,它一直在人间徘徊,而且可能已经非常虚弱了,所以无法‘露’面,才会派了残魂来蛊‘惑’启动福儿的第二人格,为它杀人!

  想到了这一层,我哈哈一笑说道:“有道理,有道理啊!你小的脑就是转的快。那么,下面就是全力发动情报网络找出这桀的本体位置,一举将其消灭!”

  即便我们的情报网络如此发达,要找一个古皇的本体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过去半个月了,眼看我在上海已经住了不短的时间,可是还是没有找到桀的下落,日一天天地翻篇,福儿一直在我们的严密控制下,虽然她自己没察觉,可是我们全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哪天她又开启了第二人格,而我最害怕的是于桀的牺牲成了白费。

  只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等待了三个星期后,阳光明媚的一天中午,索尔从北京打了电话给我,告诉我,今天一早有人汇报了一则情报,说在嘉兴看见过一片奇怪的乌云,别的乌云飘行的速度都很缓慢,但是这片乌云飘行的速度却非常迅速。而且隐隐有鬼气徘徊,方向是凑个嘉兴到上海,可能就是桀!”

  我点了点头,这个消息来的太及时了,挂了索尔电话后,小骗拉着我走到了电视机前,此时电视上放着的是直播新闻。上海市区上空,出现了一大片的黑‘色’乌云,四周却都是晴空万里,新闻里还采访了专家,这些专家说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特殊气候。

  我却知道,这团乌云里的可是我们华夏最暴虐的一位君主。我背上吉他箱,带着小骗冲了出去,坐在轿车里,一路堵车堵到市中心的时候,乌云已经开始扩散,中央还有雷电穿行,四周狂风大作。

  我扫视四周,却见到有一人立于摩天大厦之上,在这么暴虐的大风中,还站在这么高的地方,遭雷劈吗?肯定不会是一般人,那么这个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一定就是夏朝末代暴君,末代古皇——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