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十二章,老叫花子

第十二章,老叫花子

  这**,我没睡着,脑里一直在想福儿的笑容以及小骗看着我有些失望的眼神。小说网<>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找过开水蛙,找过徐桃,都告诉我进入古皇陵墓,钥匙是必备的,而这把钥匙就在我的身边。

  我能给出的承诺也非常有限,只能对福儿说:“如果我能够让你不死,就一定不会让你死。”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想‘抽’自己耳刮。

  第二天,一早小王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之前我送去化验的黑‘色’手臂被解剖之后,里面‘露’出了一个奇怪的法阵,让我去看一看。

  等我到了化验室,看见在这个黑‘色’的手臂内刻着的是一个圆形法阵,这法阵乍一看非常小,可是在放大镜下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其‘精’密程度不亚于一个上古法阵。

  难怪我输入了灵气之后,这条黑‘色’石头手臂会动起来,甚至能够被‘操’控。我‘摸’了‘摸’下巴说道:“这条手臂可能是桀所制作,但是我感觉不太会。这个上古法阵,可以说是现代傀儡术的鼻祖。而能够做出这么牛‘逼’法阵的,一定是极其强悍的傀儡制作高手。桀很显然不是,那么也就代表了,桀在中国还有同党。

  不过现在去查这个事情又要‘花’去不少时间,我目前最要紧的事情,是抢在桀回归之前赶到古皇陵墓,拿到轩辕神剑。

  我问过福儿,可是她却对古皇陵墓的事情一概不知,这也难怪,她本身就是双人格,不知道也属于正常现象。

  如果说她这个人格不知道的话,那么就只能在‘逼’不得已之下去问她的另一个人格了。我还记得她的另一个人格总是会说一些奇怪的语言。(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说到古代语言,还得去请教月息,自从上一次我看出她对我有意思,我可就不敢去找她了,这万一接触多了,她对我来个日久生情,那不是尴尬了吗?

  只是这一次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找她,回到北京,众人见我拉着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进‘门’,众人都是一惊。‘玉’罕还开我的玩笑说道:“老大,几日不见,你连小骗的媳‘妇’都找好了啊。速度够快的啊,这小姑娘长的好可爱啊,过来过来,给‘玉’罕姐姐抱抱。”

  ‘玉’罕说话间将福儿抱了起来,白金毒蛇瞪着大眼睛看着福儿,福儿却不害怕,还嘿嘿一笑,亲了一下白金毒蛇的头,这还是我第二次看见孩不害怕白金毒蛇,第一个是小阿呆。当初小骗第一次见到白金毒蛇的时候,吓的半死。

  四合院里来了个可爱的孩,自然也热闹了起来,这一瞬间,我心中对于福儿这个可爱孩的不舍忽然又加重了几分。

  毒龙真人拉着小骗的手看了半天,然后白了我一眼说道:“咳咳,帮我家小骗找了个可爱的媳‘妇’,这事情办的还算靠谱。”

  木梁纯拿出占卜工具,笑嘻嘻地说道:“来来,福儿快过来。大姐姐帮你占卜一卦,保佑你平平安安的。”

  她用的是塔罗牌,用的是最简单的三牌局,为的也是逗逗孩开心。然而,福儿翻开的三张牌都是惊人的一致。三张死神,所有人都愣住了。木梁纯自己都尴尬地笑了笑,将牌打‘乱’后想要重新占卜,我却拉着福儿的手说道:“走吧,大哥哥带你去房间。”

  晚上开会的时候,我将福儿的事情告诉了大家,众人都是一片沉默。木梁纯看着自己手里的塔罗牌呢喃道:“难怪三张都是死神。可是老大,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方法?”

  众人看着我,我却摇了摇头,说了一声散会后独自走出了四合院。四合院的胡同口,那家过去我和项家老祖宗‘激’战的饺馆还开着。进了饺店,客人不多,老板自然是认识我的,笑呵呵地说道:“今天还是老样吗?韭菜馅的?”

  我点点头,坐下来后想了想说道:“有酒吗?什么酒都行。最好是白的,烈一点。”

  其实很多人酗酒并不是因为他们想要喝酒,而是因为心中苦闷。工作的不顺心,家庭的不和睦,孩不争气,伴侣搞****,理由很多。

  而我坐在这里喝酒的原因,是因为我又要失去一个亲人。而且这个亲人是必须我亲自去牺牲,我叹了口气,老板的饺端了上来,还给我‘弄’了一叠‘花’生米和两瓣蒜,放了一瓶二锅头在我的面前,说道:“您就喝呗,要是真醉了,回头我背您回去。”

  我笑了笑,点点头,给自己的酒杯里倒满了一盅,仰头一口饮尽,二锅头很辣,吞下去之后身就好像是燃烧起来了一样,我接着给自己倒了一杯,正要喝,饺馆里却走进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这老头很瘦,头发很长同时也很‘乱’,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拄着一根木棍,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棉袄,又脏又穷困的样。

  他走进了饺馆,似乎是和老板认识的,老板开口说道:“哎呦,老叫‘花’来了啊,快进来吧,今天客人不多。你等着啊,我给你下一锅白菜馅的饺。”

  老叫‘花’却也不道谢,只是点了点头。我的四周有很多空位,他走向我身边的空桌,我却说道:“外面冷,来喝一杯酒吧,暖和暖和。”

  老叫‘花’一愣,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桌上的酒,随后点点头走了过来,坐在我桌对面后,我拿出一个酒杯,倒上一杯。

  他伸手接过酒杯的时候,我看见他的手心里有厚厚的老茧,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将手收了回去,吞咽了一杯二锅头后,剥了两粒‘花’生米,他一直低着头不看我。我却笑着说道:“如果早知道会遇到您,就不会只请您喝二锅头了。”

  他身微微一怔,依然不开口。我又给他满上,接着说道:“虽然不知道您是如何通过老的考验,也不知道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您的大名,我还是如雷贯耳。”

  就在我要喊出他名字的一刻,老板端着热气腾腾的饺走了过来,放在了我们的桌上。老叫‘花’低声说道:“先吃饭吧,多余的话,等我吃饱了再说。”

  冷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我微微一笑,闭上了嘴。这是一顿很闷的酒,我等着他吃完,他似乎很饿,滚烫的饺一样是吞咽下去的,吃完了一盘之后对我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我的身份的?刚刚你看见我手心里的老茧,应该只是验证心里的想法吧。”

  我笑了笑回答道:“一个人若是高手,若是杀人够多,身上变会有一个凌厉之气,这股凌厉之气可化作杀气,却也可以退化成战意。但是终其一生都是不会消失的,从你走进大‘门’的一刻,我就感觉到了你身上的气息,我还以为来了个高手,却一见是个老叫‘花’。我自然将目光放在了你的身上,你的‘腿’脚灵便,没有任何的‘毛’病,却还是握着一根木棍,为什么?因为你不是把它当做木棍,而是将木棍当做是一把剑。这是多年随身带剑的剑术高手才会留下的习惯,接着便是你这一头白‘色’的‘乱’发,虽然很‘乱’,可是并不枯槁,相反,因为灵力的滋养,你的这一头白发显得非常光滑。综上所述,一个用剑,满头白发,消失多年的老一辈高手,加上我拥有一部分罗焱的记忆,看见你的脸后,自然知道你是谁。欧阳前辈,作为魔剑流派的超级高手,你在那个世界里消失不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握着酒杯,听见我喊出“欧阳”三个字的时候,手指不自觉地将酒杯捏碎,这一声脆引来了老板的注意,欧阳默默地站起身来,对我说道:“我不认识什么欧阳,我只是一个老叫‘花’,谢谢你请我和这杯酒。不过,我要走了。”

  欧阳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即便是被我点穿,依然选择了逃避,从怀里‘摸’出了一张褶皱的十块钱放在了桌上后,转身走出了饺馆。

  我同样留下钱,跟了出去,欧阳在前面走,我就在后面跟着。他明显注意到了我的跟踪,可是却甩不开我,我一直跟他进了个小胡同,他终于按捺不住转身冲我喊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说过了,我不认识什么欧阳,我只是一个老叫‘花’!”

  黑暗的胡同里,没有人经过,我叹了口气后轻声说道:“是不是因为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徒弟,所以,才会变成现在的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