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十二章,仇恨是个无底洞

第二十二章,仇恨是个无底洞

  刑天曾经假意奉我为主,之后却又背叛我,甚至将我手臂上第四个鬼纹空缺给封住。(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我对于它的背叛和它口中那个神秘的主人都非常好奇。

  如今又见到刑天,竟然出现我的道法本源之中,不由得问道:“开打之前,容我问两个问题,第一,你为何背叛我?第二,你的主人到底是谁?”

  刑天扛起巨大的战斧,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里带着一片疑云,此刻的它竟然什么都没说。过了好一会儿后,它竟然直接挥动巨大战斧冲了过来。

  我本想动手,却脑一转,既然现在要和刑天一战,那么我何不借着这个机会,重塑我的道法本源呢?

  闪过了刑天的攻击后,我向着已经被扭曲的道法本源中飘了过去,此时的道法本源已经黑白颠倒,‘阴’阳失衡,刑天身折返回来,手中巨大的战斧向着我横向一扫,我却双手探入道法本源内,猛地一搅,整个道法本源开始旋转起来,我伸手这么一招,道法本源如同一块丝绸一般被我拉起,巨大的战斧劈在这一片道法本源之上,却没有撕开口,而是被道法本源缠绕,刑天拉动战斧,却无法办到。

  懊恼之下对着我吼道:“端木森,你到底干了什么?”

  我却不回话,转身飘到刑天的背后,一把抱住刑天的腰,然后狠狠一转!这一转,刑天连带着它的盔甲和战斧,拉扯着道法本源开始慢慢地拖动。

  我速度加快,刑天想要反抗,我的双手却擒住它的双手,越转越快,道法本源不断地扭曲,最后我和刑天速度已然达到了残影的程度,这还是因为我是意识的原因,不是本体,就能够做到很多超越本体的动作。小说网

  刑天却被我转晕了,等到它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松开手,它和它手上的战斧横飞了出去,而在我的面前,一张完整的道法本源,‘阴’阳双鱼图展现在了我的面前,缓缓旋转,散出无限道力。

  刑天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握着战斧说道:“怎么回事?为什你拉着我转了几圈后,道法本源竟然就自我修复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飘在道法本源上空,冲着刑天微微摇头道:“因为你没有掌握过道法本源,所以你对道法本源知之甚少。作为道力的根本体现,道法本源一旦被搅‘乱’到了不可定型的程度,就会自我修复。这一点过去我也是不知道的,可是在我看见你好扭曲的‘阴’阳双鱼图后,我忽然想到了我幻化出人形道法本源的那一刻。我脑中思考,如果道法本源被破坏到了无法定型会怎么样?今天,我赌了一把,不过倒是赌对了!道法本源自我修复,而我又在这里,刑天,你还想破坏吗?你有能力破坏吗?”

  我厉声质问道,刑天紧握战斧,似乎看起来还想和我一战。不过却在此时,有一个飘渺的声音传入我的心中,轻声说道:“刑天,事不可为,速速回来。”

  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刑天之主,刑天看了我数眼之后,化作一片乌光飞出了我的识海之内。而我转头看着道法本源,低声说道:“能够传音进我的识海,而且还是突然响起,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弱。甚至可能是圣人级别,难怪刑天会背叛我。(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必须先跨过许佛面前的那条线!”

  我从识海中飘出,此刻摊开我的左手,道力飘出,我心念一动,却化作了黑白双鱼游弋在空中。只是,这一回出现的黑白双鱼,大体上一看,是和过去一样的。但是我仔细一看,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不同点,那便是这一次幻化出来的黑白双鱼竟然长出了眼睛,黑鱼之眼为纯白之‘色’,白鱼之眼为纯黑之‘色’,看起来特别醒目。而且身上的鱼鳞也更加清晰,简直就和变成了真正的活人一般。

  我从地上站起身来,对面的气场依然强劲,然而黑白双鱼飘出之后,气场瞬间消失,我快步向前走去,没有一丝阻力能够阻挡我的前进,当我一脚踩在许佛面前横线后的一刻,许佛却没有一丝惊讶,而是冷冷一笑收起了全身气势,说道:“倒是领悟的不慢,这个人是你的了。不过你别以为我认可了你的逆天者资格,你成不了第二个罗焱,就没资格和我一起逆天。”

  许佛大袖一挥,卷起巨大的战锤冲上天空,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英奇依然跪在地上,一脸震惊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儿缓过劲来,忽然抱住我的脚大哭起来,求我饶命。将其打昏后,找到轩辕和阿呆,回到了下榻的宾馆里。

  宾馆内的‘女’见到仇人在眼前,又看见自己亡夫魂魄所炼之剑,顿时泣不成声,跌坐在地上,眼中泪水真如晶莹珍珠一般落在地上。

  我们看着‘女’说道:“你可以动手了,因果报应之时,已经到了。”

  ‘女’双手颤抖地握住了长剑,脸‘色’煞白没有一点颜‘色’,双眼中眼神恍惚,杀人这件事对于任何一个普通人来说,都不容易。‘女’虽然心中满怀恨意,可是真正拿起长剑,面对白英奇的时候,却还是犹豫了,她想动手,可是却迈不过心里这道坎。

  小骗和福儿在另外一件房间里,孩不宜看见这种画面。‘女’抬起头看着我,又看了看轩辕,仿佛在征求我们的同意,似乎是希望我们中的一个人来为她做决定。但是我和轩辕始终一言不发。此时白英奇也看出了‘女’的犹豫,立马爬了过来,跪下不断磕头,大喊道:“我也是猪油‘蒙’了心,我不该害死你的丈夫。给我一个机会,放我一条生路。我一定改过自新,做个好人。你丈夫也不希望你做一个杀人犯,放了我吧……”

  ‘女’气双手握住长剑剑柄,高高举起长剑,剑尖对准白英奇的后脑。她哭泣着说道:“我的丈夫待你如同兄弟一般,你却杀了他,还用他的魂魄炼剑。你知道吗?我总是在噩梦中看见我的丈夫,他对我说,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报仇。今天,无论你怎么求情,我都不会放过你,我一定要报仇!”

  白英奇此刻听见‘女’决绝的话,求生心切的他猛地用头一撞‘女’,‘女’踉跄之下手上长剑脱手而出,自己摔倒在了地上。而撞倒了‘女’的白英奇转身想跑,然而,被‘女’抛出的长剑却鬼使神差地从空中落下,刚好刺入了白英奇的脑中,从百会‘穴’刺入,将白英奇整个人都刺穿了!

  白英奇头顶鲜血喷出,嘴里含糊着血沫,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我要成为人生人,我不能死,我不想死……'

  话还没说完,已然咽气身亡,跌倒在了地上。‘女’看着死去的白英奇,双眼怔怔地说道:“丈夫,是你吗?一定是你想要报仇,所以控制长剑杀死了他对吗?丈夫,大仇已经报了,我这就来找你,你在黄泉路上等等我,我们一起投胎,来世还做夫妻!”

  听见‘女’此话,我便知她一定是因为心中空虚,一时想不开,竟然要走绝路!可是等我和轩辕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女’从腰后拔出一把匕首,刺穿了自己的心口,眼中带泪,嘴角却含笑地向后倒下,血泊之中,躺着两具尸体。

  报仇之人,和被报仇之人,终究都没有一个好下场。仇恨就像是无底‘洞’,一旦你被吸入其中,便永远不可能爬出来,只会越陷越深,最后死在这个无底‘洞’中。

  安葬了两人,超度了这群剑中亡魂后。我们解散了论剑大会,在收拾白英奇遗物之时,我却有了一个惊奇的发现。

  我在他的地下室里找到了一个古怪的剑鞘,这剑鞘上刻画着百兽之图,而且其中还有不少是上古时候的野兽,我都认不出来。剑鞘很长,也很大,入手却不重。呈黑‘色’,我往剑鞘里面看的时候,却是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是什么剑鞘,原来的剑呢?”

  我疑‘惑’地摆‘弄’着剑鞘,自言自语道。一边的轩辕见状从我手中拿过剑鞘这么一看,顿时脸‘色’一变,颇为震惊地说道:“兽魂剑鞘,白英奇居然还有这玩意儿,而且还锁在了地下室里,看来,他是不知道这兽魂剑鞘的神伟之处啊!这可是当年炎帝做给黄帝的剑鞘,也是天底下唯一能够藏住轩辕神剑剑光剑气的剑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