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十八章,尧帝的魔镜

第二十八章,尧帝的魔镜


  鬼木手杖碎裂,木屑翻飞,‘玉’成立身于一片仙气之中,面含如,更带着几分决绝。小说网..

  这一战,他注定要败。只是虽然注定要败,可是他却多少想要败的有尊严一些!弑君,长袖一挥,右手按出,嘴中默默念道:“仙法,九莲‘花’开,‘玉’成,我送你一程。”

  一朵洁白的仙莲在空中绽放,莲叶一片接着一片盛开,仙气丝丝垂落,压在‘玉’成的身上,却让他动弹不得。

  弑君缓缓走到‘玉’成面前,轻声说道:“谢谢你还能叫我一声仙王,很多年来都没有人这么叫我了。仙莲,盛开。”

  天空中仙气所化的洁白莲‘花’绽放,越来越多的白‘色’仙气摇曳而下,‘玉’成的身在这片仙光之中消散,实力差距实在太大,弑君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放出仙莲,或许正如他所说,只是想送自己的老朋友一程。

  第三关考验,并不难,弑君收回仙莲。大袖一挥,仙气弥散在空气里,他转身向我们走来,走回毒龙真人身边的时候,我听见毒龙真人轻声说道:“我竟不知道你过去是仙王。”

  弑君却轻笑一声回答道:“那是在我遇见之前,在另一个世界里的故事。有空的话,我可以给你讲一讲。”

  走出第三条大道,这一次我终于看见了矗立在长长的第四条大道尽头的古皇宫殿。最后一关考验,我距离见到古皇,获得轩辕神剑,又近了一步。

  第四关内,大街之上,竖着一个墓碑,我看不清其上写的字,阳光洒落而下,墓碑沐浴在灿烂的光芒中,我站在玄关内,迈出一步,踏在地上的一刻,墓碑忽然微微震动了一下。我吃了一惊,难道这墓碑下的怪物是要诈尸不成?

  我立刻握住了腾空剑,做好了战斗准备,试着继续往前踏出一步,墓碑摇晃的更加厉害了。我厉声喝道:“何方妖孽!速速现身!”

  不过却没什么声音,反而是墓碑摇晃个不停,我不愿被动等待,腾空剑出手,剑气劈在墓碑上的时候,墓碑竟然毫无抵抗地碎裂了,我隐隐能够看见有一个深坑出现在了墓碑的下方。

  “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可能有怪物出现!”

  我大声喊道,可是下一秒,却看见一面巨大的镜一点点从深坑内飘了出来。竟然隐藏在这墓碑下的是镜,此时墓碑滚落到了我的面前,我捡起来一看,顿时一惊,墓碑上刻着的字是:端木森之墓。

  难道是古皇所刻?还有这镜是什么意思?等一下不会从里面蹦出来第二个我吧,这种桥段和情节不是只有狗血的电视剧里才有的吗?

  镜四周环绕着绿‘色’的光芒,更是有涓涓地细流飘出来,这些细流是红‘色’的,我定睛一望,居然是鲜血。

  镜本身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是在镜四个边角上雕刻着巨大的鬼脸标志,这不是一面普通的镜,来者势必不善。

  “我曾听说,尧帝曾经偶然间得到过一件先天法宝,是一面魔镜。只要祭献一条生命,就能够问魔镜一个问题,传说中这面魔镜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不过后来传闻中是被尧帝所毁,没想到居然还真的存在。”

  轩辕颇为吃惊地说道。我表情凝重,不知道这第四关放着这面镜是什么意思?准备吞噬了我们吗?我举起腾空剑,准备一剑劈碎了这面镜。小说网可是我才有这个意图,魔镜内却传来了一个怪异的声音,对我说道:“端木森,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

  我一愣,正准备挥动的手臂在此时停了下来,看了看四周吃惊地喊道:“谁在说话?”

  这时候,魔镜之中有暗淡的水声传来,一个男人的脸从镜里浮现出来,五官,面部全部都是由类似液体的东西组成的,它从镜面中浮现出来,开口说道:“除了我还有谁吗?”

  我警惕地看着它,这还真是一面魔镜,难道是妖怪?可是我在其身上没发现任何妖气,倒像是一个魔魂附在了镜上,不是妖,但却是魔。

  “你就是第四关的考验?”

  我表情严肃地问道,对面的魔镜‘露’出低沉的笑声,然后开口道:“别总是说一些显而易见的傻话。很明显,我就是你第四关的考验。不过,对于我而言,自从尧帝死后,我便被带入了这古皇陵墓中,不能出去。所以,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我疑‘惑’地望着墨镜,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交’易?你我之间有什么‘交’易可言。”

  魔镜整个镜框微微晃动,‘露’出了通向后方的路,然后对我说道:“我可以放你们过去,不过我希望你们毁灭整个古皇陵墓,让我脱离古皇的规则限制,还我自由。这个‘交’易很简单吧?”

  的确,这个‘交’易和我原来的初衷并不冲突,我要借用轩辕神剑,势必要和古皇发生冲突,到时候难免要动手,甚至是打生打死。所以,这个‘交’易我可以答应。

  我正要开口答应魔镜的要求,可是刚想开口说话,忽然停住了,皱着眉头看着魔镜。魔镜轻咦一声,笑着说道:“看来你倒是不笨,竟然发现了我们对话之间,我设下的陷阱。”

  众人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小骗此时想了想后说道:“大叔,我明白了,魔镜要和你做‘交’易,前提是你要毁灭古皇。那么,就注定了你要和古皇大打出手。可是我们现在闯过去,黄帝并非凶恶之人,作为人类的先祖,也是你身体内血脉的传承者,他有可能会帮我们。所以,这个‘交’易不能签订!”

  我微微一笑,点点头。随后看着魔镜说道:“这个‘交’易我不会和你做的。要么就换个‘交’易内容,要么我们就打一场。”

  魔镜却不慌不忙地说道:“我料到你可能会发现这个‘交’易里的陷阱,所以已经做好了下一步的准备。我不会和你比武,而是和你斗智。”

  斗智?我倒是第一次在秘境中冒险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冷哼一声,提着腾空剑直刺过去,没时间和这魔镜耗下去,还是先出手,灭了它!可是当我手中之剑就要刺中它的一刻,却忽然听见魔镜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如何让人死而复生的方法吗?”

  我身顿时在空中停住,双眼‘露’出一片疑云,紧紧地盯着魔镜问道:“你什么意思?死而复生?这是违背轮回因果的事情,人死之后魂魄喝过孟婆汤,忘记前尘往事,走过奈何桥跳入轮回大‘门’,再出生之时,便是陌生人。不可能有人死而复生!你休要胡言‘乱’语来扰‘乱’我的心志!”

  说话间,我又要刺下这一剑,但是魔镜却哈哈大笑道:“我魔镜可从来不说假话。我所言便是事实,我为先天法宝之魂,这面镜本身便是先天之物,并非现代工艺做出。可照前尘往事,也可观未来变化,我无所不知。不然你以为尧帝为什么,要保留我呢?就因为我能够告诉他该走怎样的路,帮助他成为古皇的就是我!”

  魔镜对我喊道,我眉头皱的更紧了,反问道:“哼,若是你真的无所不知,为何尧帝会死?你休要骗我!”

  魔镜此时冷笑更盛,低声对我说道:“你确定古皇都死了吗?你确定尧帝已经死了吗?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黄帝就未死,其魂魄还存在。我相信这个情报你已经知道了,古皇虽然遭到大难,但是幸存几个不是很正常吗?尧帝就是在我的帮助下活下来的。”

  这魔镜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我不知道但是心中的杀意确确实实消退了不少,开口说道:“哼,你既然是魔镜,又号称无所不知,那么我便问你几个问题,你若答上来了,我便相信你的话。”

  魔镜‘阴’冷冷一笑说道:“你要问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如何才能打败鸿元,对吗?”

  我顿时一惊,众人也都愣住了,这的确是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不过现在不少人都知道我是逆天者的身份,能够猜出来我的这个问题,并不稀奇。

  镇定下来之后,我开口道:“那你倒是说说,我要如何才能打败鸿元,若是‘乱’说,我便将你打成碎片!”

  魔镜里的人脸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非常自信,笑罢看着我,不知道为何我被它看的心里砰砰‘乱’跳,却听见它在我耳边说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天下间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要想打败鸿元,必须十圣献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