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十三章,圣人之战 1

第三十三章,圣人之战 1

  白凡的声音在整个大殿中回‘荡’,凄厉中带着绝望,他其实还没败,道行还在,修为没有丢失,更有仿制的打神鞭在手,他还能一战,但是他的战意已经丧失,这一战,就在我劈断这个世界的轩辕神剑的一刻,已经有了分晓。..

  即便手臂已经被斩断了,即便浑身鲜血淋漓,即便我握着轩辕神剑的手已经微微颤抖,可是我心中必胜的信心,强悍的战意,永远都不会消散。

  白凡对着古皇大殿的天空嘶吼,一边大喊,一边从自己的背后拿出了仿制的打神鞭,高举过头,放声吼道:“师尊,快来救我,师尊!”

  这时候,在另一个世界时空‘交’接处,通天教主面‘色’一变,低‘吟’道:“居然败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说话间他抬起脚,竟然是想强行穿过时空‘交’接处,却被老一把拦了下来,老手上依然端着茶杯,热气袅袅盘升,低声说道:“通天,这一战没有圣人级别的强者出手。你不能参与,而且你和端木森之间有三年之约,若是你违反,那便是违背了圣人之理,将受到道消身亡的后果!”

  通天教主却是冷哼一声,身上的圣人之力不散反而凝聚了起来,双掌上下翻动,冷冷地回答道:“我只是答应了端木森,不在这个世界对通天会和人间出手,三年之约不包含我不能出手攻击另一个世界。李耳,你若是一再阻挠,就休怪我不念同‘门’之情。”

  老身上粗布长衣在风中微微一抖,白‘色’的胡须随风飘扬,冷冷地说道:“通天,你别忘了,我们都是圣人,要是出手震毁了这时空‘交’接处,你的宝贝徒弟可就回不来了!”

  通天教主听闻此言,脸‘色’一变再变,乍然,身上黑‘色’袍在风中散开一道极强的气势,掌风随着身上气场变化,一掌打向老,老闪身避过,却看见通天教主这一掌的掌风打入了时空‘交’接处,一时间整个大山剧烈晃动,老面‘色’微微一变,低声喝道:“通天!你这是铁了心要杀端木森!”

  通天教主却在此时收回了自己的双手,背在身后,黑‘色’长发在风中翻飞,平静地回答道:“我只出一掌,若是端木森能够抗住,我便继续遵守三年之约,若是他扛不住,那么死就死了吧。”

  老却追问道:“你都不管你的弟了吗?”

  通天教主仰头大笑道:“白凡不过只是很久之前我布下的一枚棋罢了,当年为了让他成为天道,从而制衡势头太猛的罗焱而帮了他很大的忙。不过白凡终究只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有了这么多的奇遇和机缘,到如今还是一事无成。这样的棋,不要也罢!”

  老脸上目光‘阴’晴不定,看了不远处那座被封起来的墓碑,他望着通天教主的眼中,有了一丝丝地不悦。

  此时在我们这个世界内,我提着轩辕神剑,眼中金‘色’剑意闪烁,整个人散发出凌厉的气势,一步步‘逼’向白凡,白凡已经战意全无,惊恐到了极点。

  我缓缓走了过去,低声说道:“白凡,你一定不明白为什么会输给我吧,不是因为我眼中的剑意,不是因为你手上的轩辕神剑比我的轩辕神剑要弱,而是因为,你永远不明白,什么此时正气,什么才是真正的反抗,什么才是坚持!今天,与其说你输给了我,不如说是你输给了我们这一脉。”

  我高高举起了手上的轩辕神剑,所有人都看着我颤抖的双手,看着被鲜血染红的金‘色’大剑,看着我满脸坚毅地吼道:“白凡,善恶到头终有报,或许不是现世现报,但是因果循环,你终究要还的!”

  轩辕神剑重重地劈下,白凡面‘色’苍白,已经虚弱地连吼叫都做不到。金‘色’的光芒照亮了他的眼,却在此时整个古皇大殿猛烈地震动了一下,我一个踉跄,疑‘惑’地看着四周,所有人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而白凡此刻从惊慌之中渐渐回过神来,随后笑着说道:“哈哈,师尊出手了!师尊果然不会看着我死,哈哈,端木森你说了这么多,可是到头来,你还是要死在我师尊的手上!就算你手握轩辕神剑又如何?你终究不是圣人的对手,就在这片圣人的光辉之中被毁灭吧!”

  古皇大殿的外墙被打出了一个大‘洞’,原本就已经碎裂的古皇大殿,此刻是彻底被打穿了,我看见一张巨大的手掌罩在了我的头顶上,狂风扫过我的脸,我单身握住轩辕神剑,试图力抗这巨大手掌的压力,可是身还是节节败退。

  此时弑君和轩辕,毒龙真人同时冲到了我的身边,弑君低吼道:“这是圣人之力!是通天那个老贼动手了,大家顶住,我们这么多人,还是能够对抗通天老贼的圣人之力的!”

  可是虽然弑君这么说,但是我却看见众人脸上‘露’出了疲惫和艰难的表情,这一刻,我手腕一转,轩辕神剑上的金‘色’剑光狠狠一爆,将我身边的众人给震飞了出去!

  毒龙真人吃惊地看着我,大声地问道:“小森,你干什么?”

  他们三人被震退之后,我被通天教主这一掌直接从古皇大殿中打飞了出去,古皇大殿如此坚厚的外墙却在通天教主一掌之下打了个两头穿,我被强大的压力震飞,一人一剑飞出了古皇大殿,身往下落。

  轩辕面‘色’焦急,和弑君两人从古皇大殿上跳了下来,一个驾驭魔气,一个脚踩仙云,向着我追来,我身下落,狂风扫过我的耳边,传来低沉的回‘荡’声,我看见身上的血液向着上方倒飞,我低声说道:“通天,你终于等不到三年之约,就想要对我出手了!不过,我也不会束手就擒的,你以为光靠一道掌力就能杀死我?你做梦!”

  此时此刻,我手上的轩辕神剑亮起了灿烂的金光,战意又一次如如荼地燃烧起来!

  同时,在另一个世界内,时空‘交’接处,通天教主和老对峙着,老收起了脸上一直保持着的笑容,低声说道:“从过去我们一起在师尊‘门’下听道学习的时候,我就从不曾和你红过脸。虽然你和元始掀起封神大战,不过是你不甘元始获得了鸿元的道痕,比你更强而制造出来的无聊战争。我也只是默默关注,尽我所能保住人类不灭。”

  通天教主有一些诧异地看着面前的老,因为他感觉到老的身上圣人之力正在凝聚,他微微一笑说道:“好多年都没见你发了。即便是被我‘逼’着出手,你也从不带杀意,师尊当年曾经这样评价我们三人,元始能看破过去未来,看透道力运转。我能主宰百族众生,‘操’控因果循环。而你,师尊给出的评价是,看似云淡风轻,清静无为,但你此时最懂得大道变化之人,因为你明白,无论如何争如何夺,大道都已经有了自己发展之路,所以你从不干涉。当年,伏羲为了‘女’娲冲撞师尊,众人都认为你一定会对伏羲施以援手,却不曾想,你却只是冷眼旁观。当年罗焱逆天,‘女’娲和你对战,你也是处处留情,招数之中让了三分。这样的你,为何今日身上竟然会有杀意飘出?”

  老缓步走到那座被封的墓碑旁边,伸出手‘摸’了‘摸’被封的墓碑说道:“你我皆是圣人,其实我们的师尊也只是把我们当做棋罢了。所以你和元始,都将自己的徒弟当做棋看待,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为师者,当以无‘私’宽宏之心待徒,为弟者,必会全心全意回报。我有过一个不怎么听话的徒弟,为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奉献了自己的一生。那时候,我想教他大道变化,让他继承我的衣钵,成为人教之圣,方诸山之主,但是他却说,他这一生所修之道便在这一层寒之中,我笑他这是走了歧路,他却执拗地不肯回头。然后,他道消之时,我立身于天边,却因为所谓的大道不可逆,而含泪没有出手救他。如今,我将他最后一丝魂魄封印在这寒古墓之中,他不可能复活,却也成了我心中的一道坎。我开始思考,我们的师尊真的是对的吗?至少有一点,我认为我们的师尊错了。”

  通天教主轻笑道:“什么地方错了?”

  老此时大袖一挥,身上圣人之力彻底爆发,白发白须随风狂舞,圣人一怒,天象大变,乌云遮天,大地震动,隆隆声不断传来。

  “弟不应该是棋,我们不应该将自己的弟当做棋看待,你刚刚一掌,许是连白凡也想一起抹杀吧,你这样的做法,我不认同。而且你在我的地界内强势出手,我这个当主人的,怎么也要表示表示。”

  老的话引来了通天教主一阵狂笑,大声地问道:“你想和我一战?”

  老眼中杀意已现,低声说道:“十招为限,不然肯定世界崩溃。你我一‘门’师兄弟,多年没有真正动过手,过去的小打小闹都不算数,今日我们就在这十招之内,分出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