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十六章,金坛怪谈

第三十六章,金坛怪谈

  茅山,一行,不为争斗而去,而是为了解‘惑’,解我心中对姜封之‘惑’。<>

  此人,实力很强,隐藏很深,我在这灵异圈内也见过不少心机深沉之辈。比如狄天栖醒之流,也都是机关算尽。

  可是姜封却不同,因为我不明白他在图什么?一个人去算计,必然是有所图谋,我此去茅山,为的就是‘弄’明白,姜封心中所图之事!

  去茅山,人不宜多,这一次大战,即便是弑君他们也都显出了疲态。所以,我回到北京休息了一阵之后,便只带着阿呆,黑蛋和小骗上了路。

  茅山,我并非第一次去,但是在天下所有大‘门’大派之中,我最佩服的还是茅山。因为你永远看不透这个‘门’派的底细,九霄万福宫内到底藏了多少秘密,谁又能说的清楚?

  茅山五老,接连出现在江湖之中,一个比一个强,一个比一个神秘,而最神秘的,却是那位无尘真人,茅山历史上最神秘也是最强大的掌教。

  姜封曾经无意中透‘露’过,这位无尘真人可能就是元始天尊所化,但是到底这件事情是真是假,却没人说的清楚。

  去茅山的一路上,我没有直接飞过去。因为根据茅山发来的邀请函,时间还有所空余。我也正好一路上放个假,难得和好兄弟,好徒弟,好‘侍’卫一起游历一番,也不失为一种惬意。

  其实,还有一个理由,总感觉福儿离开后,我和小骗还没从这‘阴’影里走出来,总想着散一散心,也许能够忘记这个对我们甜甜微笑的姑娘。

  到达金坛市的时候,却已经入了夜。家族已经买下了当地的一幢小别墅,因为出了金坛,很快就会进入茅山境内,这里也算是一处我们的据点。

  说是小别墅,却是夸张了,因为只是一幢当地人造的‘私’房,一共三层,布置的倒还‘挺’舒服。夜已经深了,关了灯,准备睡觉。

  没一会儿,隔壁就传出来黑蛋轻轻的打呼声,阿呆站在我身边,闭着眼睛,僵尸是不用睡觉的,不过只是象征意义地进入休眠状态而已。

  我睡眠一向不好,睡的很浅,也经常做梦。朦朦胧胧中,有人将我摇醒了过来。我以为是小骗或者是阿呆,便皱着眉头说了一句:“快点睡觉,不早了。”

  可是,下一秒我就发现不对劲!

  因为刚刚摇我的那只手是冷的,而且触感滑滑腻腻。小骗的手别说是凉,他身有魔,身上平时的温度都要比普通人高出几度,和发烧似的。若是阿呆,它的手倒是凉的,可是它没事不会来碰我,而且阿呆的手心很粗糙。

  我立马惊醒,却看见房间里空无一人,窗户开着,除了阿呆什么人都没有,黑暗的房间内,有丝丝月光倾泻进来,房间内被微微照亮。我的**旁边有一丝丝白‘色’的破旧蚊帐飘来飘去,却是被夜风吹动,看起来有些梦幻。

  我皱着眉头,轻声说道:“阿呆,醒一醒。”

  阿呆立刻睁开了眼睛,吐出一口淡淡的尸气,问道:“主人怎么了?”

  我疑‘惑’地问道:“你刚刚没有感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房间里没进过什么脏东西吗?”

  阿呆看了看四周,随后摇摇头说道:“没有,房间内很干净,主人感觉到有脏东西进来了?”

  我摇摇头,整个房间外围有二十四小时轮班的守卫,房间和房外墙周围都有防御法阵,别说是普通的厉鬼,就算是鬼神来了,也进不来。(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难道刚刚我是在做梦?把梦境当成真实了?我勉强笑了笑,有时候一个人的灵觉太敏锐了,的确是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我拍了拍脑‘门’,说道:“可能是我刚刚经历大战,有一些敏感。我继续睡了,阿呆你也闭目养神吧。”

  阿呆点点头,重新闭上眼睛,回归休眠状态。我则躺在**上,看着外面的月‘色’,耳朵里回‘荡’着刚刚呼唤我的那个声音。那是一个陌生的‘女’声,轻柔中带着几分哀伤。我低声轻语道:“我虽然懂得梦道之术,也自诩进入过无数梦境。可是梦这东西当真奇怪,我还是看不穿啊。”

  随后,过了片刻便沉沉睡去。一觉天明,我从**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手习惯‘性’地去‘摸’一‘摸’轩辕神剑的剑柄,自从拿到轩辕神剑,我就和小孩得到了新玩具似的,爱不释手。睡觉都放在**边上。要不是被兽魂剑鞘套住,这轩辕神剑的金光非‘弄’瞎我的眼睛不可。可是心里还是喜欢,只是,我这一抹,手指触碰到剑柄的一刻,却有了一丝丝奇怪的触感。

  黏黏的,有一些粘手,我将轩辕神剑举起来,仔细这么一看,却看见这剑柄上有几根白‘色’的丝状物体,我放在阳光下,这些丝状的物体竟然还微微闪光。

  “这是什么东西?蜘蛛网?”

  我疑‘惑’地自言自语,不过在这种老房里飘落下来几根蜘蛛网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若是真有什么妖魔鬼怪,来惹我也是找死。我招呼了阿呆一声,走下楼去吃早饭。

  距离茅山之约还有三天时间,难得的休闲时光,本想带着小骗到处逛逛,金坛市虽然不是一线城市,不过当地的一些本地菜还是味道很不错,而且空气清新,四周的山不高,可是入眼也是绿意盎然,让人感觉‘挺’舒服的一个地方。

  不过,还真应了那句老话,我不找事,事儿来找我。

  在距离我们的房两条街外的路上,围了不少人,小骗和我凑过去热闹,这一看,却见到了不得了的一幕。

  这是一户人家出丧,穿着白衣,披麻戴孝,大巴士也停在远处,殡仪馆的人已经来了。金坛这边的风俗可能有些不同,这户人家死的是个老人,听四周的人七嘴八舌地说,好像快90了,应该算是喜丧。殡仪馆来之前,这尸体要放在灵堂里7天,也就是过了头七,在头七当天的白天离开家,晚上分成两‘波’人,一‘波’在殡仪馆守夜,一‘波’在家里守夜。

  喜丧,是要放鞭炮的,3000响为宜,不要放高升,因为死者入的是地府,中国的习俗里可没有上天堂这一说。可是这户人家,还真是出了问题。

  鞭炮3000响一放,众人先运一口棺材过来,准备抬着老人上殡仪馆的面包车,然后去殡仪馆的一‘波’家属上大巴,跟着一起过去。

  但是这一次,这棺材却抬不动,上去四个年轻汉,硬生生没给抬起来。大家见到这怪事,也是头一遭碰到,过去也就是听说过,还没见过真事,呼啦啦都不肯走,围在了一起。

  殡仪馆的一个老师傅看起来还有些见识,此刻拿出艾草,点燃之后这么一熏,烟气往四周一走,这片烟气在空中竟然渐渐化作了一个老者的模样,这老者躲在棺材低下,拉着棺材就是死也不撒手。不过是烟气所化,看不真切,这下大家都愣住了,有的年轻人还想拿出手机来拍照,结果被这老师傅一把按住了,喝道:“不要命了,拍了鬼,鬼被一吓,上了你的身咋办!”

  这年轻人顿时吓的不轻,赶忙将手机收了起来。我站在一旁微微一笑,小骗却说道:“师傅,你为啥不上去帮忙一把?”

  我却耸耸肩说道:“我要是出手,要么是封了这老鬼,要么是没了这老鬼,如今有懂行的凡人在,他们处理起来比我们手段要柔和。这老鬼也不过是不愿意离开人世,昨夜应该提前回来了,不害人,只是不愿投胎轮回。何必对付它呢?虽然它们是鬼,可是我们也要给它们留一条生路。”

  小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艾草一熏,老鬼此时灰溜溜地飘进了‘阴’影里,烟气散了后,大家看不见老鬼,便抬着棺材上了车。我和小骗正想转身离开,却见到之前那个有些懂行的老师傅走了过来,笑着对我说道:“两位请留步。”

  我一愣,疑‘惑’地看着他。老师傅对我说道:“听两位刚刚说的话,应该是灵异人士吧。在下金坛市殡仪馆的馆长,我叫董阿强。因为干这行时间久了,也认识一些仙人,刚刚听到两位说话,在下正好有一事相求,还请两位来我们殡仪馆帮个大忙。”

  一般来说,殡仪馆要帮的忙,那都是和厉鬼有关系。我本不愿‘插’手这类琐事,而且这里还是在茅山脚下,我要是帮忙,难免有跨界抢营生之嫌。但是,小骗还需历练,虽然他‘混’过几年,也见过一些世面,不过毕竟涉世还不深,也正好还没到茅山赴约之期,便想着去也好。

  便跟着这个董阿强上了车,一路去了金坛的殡仪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