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十八章,月下鬼影,银丝控尸

第三十八章,月下鬼影,银丝控尸

  又入了夜,还是老房内,阿呆依然漠然坐在我的身边,我微微闭上眼睛。假寐之中,过了约莫1个时辰,却听见一丝丝轻微的风声吹过我的耳边。

  睡觉之前,我明明是将房的窗户关好的,为何还有风声。我心知有怪,却不动声‘色’,过了一会儿,又听见有‘女’声在我耳边回‘荡’,唤我名字,声音轻柔哀伤,带着一丝丝勾魂之感。我依然不动声‘色’,这声音距离我越来越近,片刻之后,几乎是要贴在我的耳朵之上。

  可是阿呆没有反应,防御阵法也没动静。我微微皱眉,此时左手手心一转,道力从我手心里爆出,声音刹那间从我耳畔消失,我睁开眼睛,和上次一样,没见到任何鬼怪。

  我翻身下**,走到**边,却看见月光之下,在窗户之上有一根细细的银丝闪着光。这是上一次我没发现的。我将银丝缠在手指之间,很长,拉进房间后,我比划了一下,足有十来米。很细,不用心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我心中捉‘摸’,难道不是鬼怪作祟,而是有人在故意搞鬼?可是又是什么人故意来找我的茬呢?我心中奇怪,叫醒了阿呆和黑蛋后,我将此事一说,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疑容。

  却在此刻,有一名轩辕家族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报告说是我们后面一幢房有人目击了异状。

  我赶忙冲了过去,却见到一个小‘女’孩在父母的陪伴下,惊慌失措地坐在椅上。我走过去后,拍了拍这个小‘女’孩的头,这小‘女’孩看起来应该是初中生,脸‘色’此时有些发青。我开口问道:“小姑娘,别害怕,告诉我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能把这个小姑娘吓成这样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姑娘一边呜咽一边说道:“我刚刚在看书,本来想睡觉了,可是拉窗帘的时候,看见一道白‘色’的鬼影从我面前飘过,好吓人啊,真的好吓人啊,我看见一个‘女’鬼,她还看了我一眼,血红血红的眼珠,好可怕啊!”

  小姑娘说着说着就抱头痛哭起来,她的父母陪着。小说网我走进他们家,上了三楼,她的窗户刚好对着我的房间,也就是说,拉窗帘的时候,应该能够看见我的房间。而且,虽然现在折腾了一会儿,月亮的位置已经偏了,可是按照时间来推算,刚刚这个小姑娘所站的位置,应该正好能够看见月亮。

  之前董阿强也说,他是喝醉了酒,看见月光下的一道鬼影,不过他当时没看清,因为月‘色’朦胧,更因为他喝了酒。可是,这个小姑娘所见,应该也是董阿强所见的‘女’鬼,她看的真切,所以能够看出这‘女’鬼的面目。

  而且,我怀疑这‘女’鬼刚好就是进了我房间,在我耳边轻唤的那个声音的主人,它被我惊吓,飘离的时候,被这姑娘看见了。

  事情的脉络已经理顺了,现在放在我面前的问题就是,这个‘女’鬼到底是谁?还有,为什么它要来找我?

  第二天,我和小骗一起回到了金坛殡仪馆,董阿强正在负责一场追悼会,死去的又是一位老人,八十五岁,昨晚脑溢血,一下倒下来头撞在玻璃角上死掉的,送到医院就已经没的救了。家属哭成一片,董阿强站在边上,看见我后快步走了出来,对我微微一笑说道:“大仙,你怎么又来了啊?”

  我开口道:“你昨天所说的那个月下‘女’鬼,又出现了,而且还找上了我,我想在这事情里面肯定有什么疑问。所以来找你了解一下更详细的情况。”

  董阿强却皱着眉头说道:“我不太了解详情,而且大仙你也不要搀和这事情。你本事不弱,赶快离开金坛,那‘女’鬼肯定不会来找你的。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虽然年轻力壮,阳旺,架不住厉鬼‘阴’损狡诈,还是惜命要紧。”

  他对我是一通教育,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正要说话。却听见这哀悼厅里传来一阵惊叫声。我和董阿强都是一惊,看见人群怪叫着从里面退了出来,好些人都大喊着:“怪物,怪物啊!怪物出来了,大家快逃!”

  我心知不妙,推开人群,冲进了哀悼厅内,却看见之前安静躺在棺材里的尸体,此刻竟然步履踉跄地从棺材里爬了出来,化了妆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嘴里发出一声声低吼,似乎是想说话,但是说不出来。

  他身僵硬,从棺材里爬出来后,便跌倒在地,连滚带爬地在地上蠕动,鲜血洒了一地,还有一些黄水和烂‘肉’,看着让人胃里反酸。

  大家都退到了哀悼厅外面,董阿强和几个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看见这一幕,饶是他们见过一些怪事,还是被吓的‘腿’肚发软,那个秃头男,更是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场面有些‘混’‘乱’,董阿强和两个胆大的年轻人,找来了根绳,绑在木头上,甩过去套住了这死尸的头,将其按倒在地。

  死尸被按倒在地后,还一个劲地挣扎,嘴里发出怪声,不过力气却不大,身上也没有出现尸气。在挣扎了好一会儿后,它双手慢慢停止‘乱’抖,声音渐渐平静下来,最后彻底不动了。

  可是众人却还是不敢上前去,空气里飘出一股腐臭的气味,熏的大家更是往后退。我用矿泉水打湿了自己的衣袖,捂住嘴巴走了进去。站在死尸边上,这死尸身体内不断地往外喷出黑气。

  小骗蹲在我身边,我从腰包里‘摸’出匕首,挑了挑这尸体上的腐‘肉’,‘肉’块已经彻底烂了,没用多大的力气,死尸的整个‘胸’腔就全部开裂,‘露’出了里面的一片焦黑器官。

  随后我看向它的其他部位,却在脖联通电脑的地方,发现了一根细细的银丝。又是银丝!这一次的银丝不长,只有十来厘米,主要集中在死尸的后脑部分。

  我将银丝挑出来,然后用匕首微微抖了抖银丝,却看见我一动银丝,这死尸的身就会跟着微微动一动,吓的四周的人还以为它又活过来了。

  我冷冷一笑,微微摇头说道:“有傀儡术一脉的高手,暗中控制,不过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这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恶作剧,而是有可能针对我们,或者是整个金坛市的一次袭击。”

  我走出哀悼厅高声说道:“没事了,里面的死尸不会再动了。”

  然后打电话给北京的周易,让他们帮忙查一下最近是不是有傀儡术或者是控尸术方面的高手来了江苏,如果有的话,及时汇报。

  挂了电话,董阿强等在我的身边,他和几个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有一些发愣,已经报了警,这事情,说到底报警也没用。董阿强凑上来说道:“大仙,你看是什么鬼怪作祟啊?会不会害人啊?”

  我摇摇头,说道:“不像是鬼怪作祟,更像是人为的。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因为这件事情死亡。只是被惊吓的人不少,你们殡仪馆最近接过来的尸体,都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银丝之类的东西,还有,你们殡仪馆里给死人化妆的师傅我想见一见。”

  董阿强一怔,面‘露’一丝为难,见我不解地看着他。他才开口道:“我们馆里面的入殓师是个老师傅了,不过脾气有一点怪,你要是想见的话,我先去问问他。”

  一般来说,殡仪馆里的入殓师脾气的确都不小,因为一来他们干的是手艺活,二来,他们天天和死尸打‘交’道,而且是近距离的打‘交’道,可以说八字不硬,阳不旺的人还真做不了入殓师。收入不少,但是也算是一种隐‘性’的高危职业。

  前几年,我听说西安那边一个入殓师给一个老‘女’人上妆,这手刚碰到老‘女’人的脸,这老‘女’人就从地上弹了起来,硬生生掐死了这个入殓师。后来国字号第五组一调查才知道,这老‘女’人生前最爱惜自己的脸,不让外人碰,死后执念还在,居然将入殓师给杀了。

  这样的事情不少,所以这个职业拿钱也多,说句难听的真是用命换钱,拼的就是命硬。

  下午的时候,警察到了,来的是一个处级的干部,官职倒是不小。一下车吆五喝六的,看见董阿强后也是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和我照面后,问道:“你是哪边的仙人啊?”

  我轻轻一笑说道:“我是端木森,轩辕家族的。”

  一听我这话,这警察,顿时大吃一惊,脸上转瞬间堆满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