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十一章,水牢金光群雄灭,戏谑阎罗助脱困

第五十一章,水牢金光群雄灭,戏谑阎罗助脱困

  黑‘色’的圆石变红就说明平等王就被关在这水牢内,我将石头重新塞进腰包里。<>

  看了看身边的人,低声说道:“让开路,不然就死。”

  在这时候我也不必和这群家伙谈什么仁义,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江湖里,狭路相逢,只有战!

  游龙一挥手,身边的十多个人直冲我而来,手上各种兵器高高举起,砸向我的身体。鬼爪狠狠一挥,将身边的两个人震飞了出去,不过我这边一转头,却看见一个男人站在了我的身边,大高个,看起来非常孔武有力的样,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臂,将我狠狠甩了出去,我人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潜龙之中的这群人看来还真不简单,不是三拳两脚就能够打发走的。我扭了扭脖,伸出手握住了背后的轩辕神剑,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双手挥动,冷然说道:“我说最后一遍,要么让开,要么死!”

  不过很快对面众人就给出了我答案,各种法术铺天盖地般落下,我点了点头冷笑道:“看来是不需要纠结了,既然要战,那就战吧!”

  这一次我没有刻意地去放慢拔出轩辕神剑的动作,一解背后的剑鞘,三点兽魂剑鞘,然后握住轩辕神剑的剑柄,狠狠一拔,伴随着我的一声厉喝,金‘色’的大剑从剑鞘内拔出,我手腕一转,金‘色’大剑跟着在我的手上转动,灿烂的光芒在空中闪烁,我心中战意跟着沸腾起来,怒吼一声,轩辕神剑重重劈下,强悍的剑气横扫整个第三层邪牢,面前所有挡路之人全部都在金‘色’的剑光之中被震成碎片,只是一剑,潜龙对我设下的必杀之局,已然被破!

  游龙看着我,脸‘色’有一些难看地说道:“轩辕神剑,果然够强!”

  我本想将其硬‘性’留下,却看见他反手从自己的‘胸’口‘摸’出了一张灵符,使用之后,整个人竟然凭空消失,我猜测这灵符内多半封印了类似缩地成寸之类的法术。小说网

  收起轩辕神剑,踏着一地的金芒,我向着第三层的深处走去,越走越是能够感觉到整个第三层水牢的不寻常。不仅没有人,而且还没有任何的气息,无论是妖气还是鬼气,甚至连一丝人气也没有。空空如也,仿佛空管了很久一般。

  我心中疑‘惑’,难道平等王真的被关在这里?舞殇会不会是骗了我?又估‘摸’走了5分钟的路程,我在第三层最深处的牢房内,终于看见了不一样的景物,是一具黑‘色’的棺木,这棺木不是平躺着的,而是竖立在地上,我走进之后,还没跨进这牢房,棺木就猛然间抖动了一下,我吃了一惊,警惕起来质问道:“棺木里面关着的是什么人?”

  却没有声音回答我,棺木反而抖动的更加厉害,似乎听到我的声音后显得很‘激’动。我皱紧眉头,走过去将棺木的盖打开后,却看见里面有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头被无数灵符和铁链锁着!

  “平等王!”

  我吃了一惊,大声喊道,抬起他的头,他的嘴巴被封住了,打开他的嘴巴后,平等王猛地狂吼道:“姜封小耳,你等着,本王一定将你碎尸万段,折磨你的魂魄万万年!啊!”

  这一声怒吼里充满了哀怨和悲愤,我轻声问道:“平等王,你,你居然真的被姜封抓住了!”

  平等王看向我,低声说道:“端木森,你来的正好,亏你能够走到此处,快帮我打开这些灵符和铁链,让我重见天日!”

  我却往后退了一步,没有直接动手,我的心中自然有我的打算,平等王此时看着无害,但是这老小过去可是‘阴’过我的。说起来我们之间也不算是什么好友,最多就算是互相利用罢了。如今我为他解封看似是应该的,但是怎么也要从他的身上榨点东西出来才好。

  平等王见我没有马上动手替他解封,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眼睛上白‘色’的眉‘毛’微微抖动了一下,说道:“端木森,只要你替我解封,就算是对我有恩,相信我,我对自己的恩人可都不会亏待。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话?”

  我却笑了笑,索‘性’坐在了平等王的对面说道:“平等王大人,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话,而是你坑过我。我这人呢也不是什么好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记仇的。你不拿点实在的东西出来,我为什么要冒险救你?要知道,抓你的人可是姜封,茅山的大长老,我和他对着干,可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哦。”

  平等王活了这么久的岁月,还真就遇到了我这么一个奇葩,明明现在是紧要关头,游龙刚刚逃走多半一会儿就会带着援兵赶来,我竟然还优哉游哉地坐下来和他谈条件。平等王心里怒的都快爆发了,要不是身被锁着,肯定就扑上来‘弄’死我了。

  我却好死不死地伸手‘摸’了‘摸’平等王的脑袋,哈哈一笑说道:“平等王大人,你别摆出这幅想要吃了我的样行不?我这人从小胆小,害怕被吓。你要是再这么吓我,回头把我吓走了,可就没人救你了。”

  平等王无奈,强忍着怒收起了一脸愤怒的表情,这下我笑的更欢了,一边笑一边说道:“这就对了,哈哈。你看,老人家还是不要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和蔼一点更加讨巧。好了,该说正事了,有什么条件能够‘交’换你被解封?”

  平等王细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可知,我们十殿阎罗是初代鬼皇的三魂七魄所化,因此,我们也保留了部分初代鬼皇的记忆,所以,只要你能够将我放出去,我便告诉你鬼族的秘宝所在之地。到时候,你拥有鬼族秘宝,图谋天下不成问题,如何?”

  面对这么‘诱’人的要求,我的回答更加干脆,直接摇了摇头说道:“我要你们鬼族秘宝干什么?第一,我不缺钱,第二,我不缺神器。第三,我一点都不想图谋天下,我是要逆天的男人,这个世界都是我师祖造的,我要它干什么?”

  平等王顿时语塞,又想了想后开口道:“你若是不要我们鬼族的秘宝也行,我换一个,当年‘阴’间曾出现过九条魔龙争霸之象,非常惊人,连我们十殿阎罗也不敢‘插’手管控。最后掀起了‘阴’间一场浩劫,当年的九条魔龙死后,魂魄和身躯全都沉寂于黑暗的‘阴’间大地下,你若是能够放了我,我便带你去寻这九条魔龙的葬身之地,魔龙神躯,龙魂不灭,你若得到,对你逆天也是一大助力!”

  他说的这个条件还是不错的,我细想了片刻后说道:“嗯,这个条件还不错,只是,貌似还不够,这样吧,你也不用纠结了。告诉我为什么姜封要抓你,他不会平白无故冒大风险抓你一个十殿阎罗回来吧,理由告诉我,我便放了你。”

  平等王此时却罕见地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端木森,有时候一个人不能得寸进尺,我已经开出很多条件,你都不答应,难道你真以为没了你我就出不去了吗?”

  平等王此刻态度又变的强硬起来,这更加说明,我问的事情戳中了他的软肋,也就是说,姜封抓他一定有重大图谋,平等王越是不说,就证明这事情越是重要。

  我脸上‘露’出邪邪的笑容,轻叹一声:“那随便你了,你既然有本事自己逃出去,那你就自己逃吧。正好追兵快到了,我也不愿意留在这里,你就继续等你的救兵吧。”

  我站起身来,转身‘欲’走,平等王此时大大地慌‘乱’起来,对着我喊道:“端木森,你等等,容我想一想!”

  我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给你十秒钟时间思考,只有十秒。”

  嘴里开始倒数,背后的平等王越来越紧张,当我倒数到第八秒的时候,他才抬起头大声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必须先将我带出去!我不愿意留在这个肮脏的地下水牢之中!我要出去!”

  平等王本事‘阴’间王者,何曾受到过被拘束关押之苦,身上的创伤还在其次,作为一名王者,他心里自尊受到的伤害更大,因此,对我而言,这才是攻克他心理防线的关键点。

  我用轩辕神剑劈断了他身上的铁链,保留了灵觉枷锁后,带着他直冲水牢外围,上到第一层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了纷‘乱’的人声,茅山的增援部队已经到了!

  我看了看四周,放出一片散仙印,现在还不是和茅山硬拼的时候,时机不对,还需等上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