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十六章,五鬼杀机暗中藏,骷髅大会变数多

第六十六章,五鬼杀机暗中藏,骷髅大会变数多

  我哪里知道什么大会情报,不过就是随口一说,为的是能够见到里面的正主。@!..不过打小撒谎就没被拆穿过的我,这一回自然也不会被砍出破绽来。背后这个弯着腰,‘阴’森森的小看我准备离开,正要返回,却听见从这老楼里传来了一声不耐烦地喊声:“既然兄弟都已经来了,那就请到楼上来坐一坐吧,正好我们多了个杯,一起喝一杯吧。”

  我这才转身,走上了楼梯,这栋古楼不大,过道也很窄。我缓步走上去,楼梯上贴满了灵符,其中不少都是黑‘色’的邪道灵符,用途应该也都是为了杀人。

  我一路走到了三楼,看见楼道尽头的房间‘门’是开着的,里面点了一盏小灯,一个光头大胖坐在其中,另外还有两个瘦瘦长长的男坐在另一侧。

  陕西五鬼,我已经见到了四个,应该还有一个,不过没出现。我走进大‘门’内,还没跨进去,脚尖刚刚抬起,便看见对面桌上的小灯“啪”的一下暗了。随后黑暗之中一道红芒向着我的脸直刺过来,我疾退,同时抱住了小骗,左手道力幻化而出,黑白双鱼在四周游走,将这红光给挡了回去。

  站定身之后我高声说道:“素闻陕西五鬼是出尔反尔,喜怒无常之辈,如今一见,果然如此。只不过在下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几位,怎么才一见面就对我下杀手!”

  黑暗之中传来几声尖啸之音,随后红芒再次闪烁,一阵大风从我头顶上掠过,重重地砸在了我后方的墙上。之前那个低沉的声音此时开口说道:“端木家主,你真是好兴致,深夜不睡觉来我们陕西五鬼的地盘,我可不认为你来这里有什么好事。(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所以,还是杀了你比较好。”

  我戴着面具他居然都认出了我,着实让我有些吃惊,我护着小骗。背后星图打开,一片星光轰然落下,将黑暗的老楼照的通亮,一颗颗星辰从空中滑落,地面上被打出一个个深坑。地板都在不断摇晃,出现了一道道可怖的裂缝,星光之中我看见五个男站在我的四周,其中便有那个光头大胖。

  “既然你知道我是端木森,就应该明白你们对付不了我。乖乖地投降,或许我还能够放你们一条生路。若是再顽抗,就休怪我无情了!”

  我反手握住了轩辕神剑的剑柄,兽魂剑鞘上发出一声惊天兽吼,震的整个楼房都晃了一晃。不过几秒钟后,楼道里的灯光重新亮了起来,我看见陕西五鬼站在我的对面,不过看起来似乎是不愿意和我继续动武,刚刚的战斗应该是他们对我的试探。

  光头大胖对我拱手说道:“还请里面坐吧,刚刚多有得罪,我们虽然是邪道中人不过也识时务。你想问什么,我能说的便会告诉你。”

  看来被我的轩辕神剑威慑的可不轻,进了房间,坐下之后,这光头大胖沉声说道:“我们陕西五鬼已经参加了3届邪道的大会。每年邪道大会都会比道‘门’大会要早开几个月。不过,端木兄弟为什么要参加我们邪道大会呢?”

  他刚刚还和我‘交’手,转眼之间竟然已经对我兄弟相称,比起正道大‘门’派的那些动不动就抬高自己身价的家伙,这些邪道中人反而更加好相处。

  想了想后索‘性’直接说道:“为了抓黑魅。(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这陕西五鬼却脸‘色’一变,光头大汉惨笑一声,‘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低声说道:“端木兄弟真是本事高强,胆也大啊,黑魅可是我们邪道大会这一次力保的对象。也就是说,要抓黑魅就必须要和整个邪道大会对战。端木兄弟,你本事高强,家世显赫,犯不着淌这一次的浑水。”

  他反而劝起我来了,我摇摇头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过既然见到五位,那也算是有缘。既然有缘,还请五位帮我一个忙。”

  陕西五鬼一愣,互相对望了一眼,却没有说话……

  阳光异常地明媚,昨天从陕西五鬼那里回来之后,和他们订下了一个计划,一个对我们双方都有利的计划。不过执行起来,可能需要冒一点风险。而今天,我就要去参加邪道大会。昨日从陕西五鬼那里得到了一些情报,关于这一次可能出席的邪道大人物,还有一些在邪道大会内的禁忌。

  坐在北京的公‘交’车上,我来北京这么久,坐公‘交’车倒是不多,出‘门’也是有警车开路,拥堵不堪的北京,往往在我的面前,会变的异常通顺。

  我提着吉他箱,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这是‘玉’罕‘弄’来给我当做伪装的,其实只是这小妮的恶作剧。公‘交’车上人不多,我坐在靠窗的位上。公‘交’车微微摇晃,外面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我的半边身上,很暖和,我看着自己的左手,阳光下,我的左手掌握和普通人完全不同。不由地自嘲一笑,这里是凡人的世界,而我其实在他们眼中只是个怪物。

  却在此时,我听见身边一个小‘女’孩对我低声说道:“妈妈,妈妈。你快看那个大哥哥,他的眼睛是金‘色’的哦。”

  我一抬头,见到一个小姑娘指着我笑嘻嘻说道。她身边的母亲对我歉意地笑了笑,然后低声说道:“乖一点哦,不要调皮,人家大哥哥是坐在阳光下,所以才会眼睛变成金‘色’的。”

  小‘女’孩却嘟着嘴巴说道:“可是,妈妈,我明明看见大哥哥的眼睛里有一把金‘色’的小剑啊,难道是我看错了吗?”

  我一顿,眼睛扫了这个小‘女’孩一眼,顿时释然,小‘女’孩的母亲是个凡人,但是这个小‘女’孩却身有灵觉,难怪能够看见我眼中的剑意。此时公‘交’车到站,小‘女’孩对我挥了挥手,笑嘻嘻地和她母亲一起下了车。

  我轻声说道:“怨你一生都不要来到我的世界,做个凡人,才能快快乐乐地成长,变老。”

  四站路后,我下了车,出了北京四环外面,地界就渐渐广阔起来,没这么多人,也没这么多的车。邪道大会在附近一个已经荒废的大仓库内,‘门’口有人看守,不可硬闯,否则直接杀了。若是发现情况,会立刻拉响警报。我走在路上,四周渐渐多出数股灵觉,不过都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灵觉,充满了邪气和黑暗。

  我今天故意穿了一件立领的黑‘色’风衣,脸上带着半张黑‘色’的面具,紧了紧背上的吉他箱。一路上,有不少人看向我,可能是因为我是新面孔的缘故。

  前面有人排队入场,我默默无声地站在队伍之中,身边的人全都奇形怪状,有几个家伙甚至都不是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妖气。

  却在此时,前面发生了‘骚’‘乱’,我抬头看去,却见到一个大块头肌‘肉’男走到了一个身穿残破道袍的男背后,一把按住了这个男的肩膀,恶狠狠地说道:“兄弟,让个路,我赶时间进场!”

  在这片黑暗的国度中,一切地位都是以实力来衡量的。你若是实力惊人便能够获得尊重,你若是实力弱小,也就只有挨打的份。只不过这个大块头虽然看起来实力不弱,而且应该还是修妖人,但是他却选错了对手,这个看似落魄的道士,身上的灵觉却要远远强于他,而且隐隐之中散发出一种淡淡地杀机。背后的一把长剑给我一种被困住的蛟龙之感,仿佛只要出鞘,便如同龙飞九天,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大块头喊了一声后,对方却没理睬他,大块头顿时大怒,凝聚妖气,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想杀人。不过此时这落魄的道士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大块头手上发力,我听见骨头“嘎嘎”作响的声音,这一刻,男身上猛地爆出一股金‘色’气息,很快,一闪即逝,但是却将这大块头给震飞了出去,他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此刻大块头还想反扑过来,却有守卫走了过来,大声呵斥道:“不许‘私’斗,不然通通滚蛋!”

  大块头这才忿忿地站起来,走回了队伍后面。而在刚刚这一击之间,我隐约中似乎感觉到了那金‘色’气息内有龙气闪烁,我不禁暗道:难道是龙虎山之人?可是龙虎山之人都是驱魔卫道的正派道士,怎么会变成邪道中人?难道是和我一样过来卧底的?

  我正胡思‘乱’想,却听见有人指着天空大喊道:“漠北魔王的人马来了,大家先闪开,不要挡路了,这可是个大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