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七十四章,独对冷月无欢愉,心寒前路太艰难

第七十四章,独对冷月无欢愉,心寒前路太艰难

  黑魅脸上遍布恐惧,同时也不断地发出惨叫,白起将其身从墙面上跳了起来,扔在了地上。(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黑魅落地之后不断地‘抽’搐身,嘴里有唾液和鲜血‘混’合的液体流出来,一个劲地痛哼。

  我走过去一脚踩在她的脸上,冷地开口道:“你不是很会逃吗?黑骷髅会的会长呢?”

  黑魅却没有说话,就是一个劲地喊疼,我将她从地上拎起来,她不敢和我的双眼对视,而是一个劲地捂着自己身上的伤口,我‘阴’沉地说道:“我再问一次,黑骷髅会的会长呢?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黑魅却还是不开口,我冷冷一笑,我知道也许我这个笑容或许如同恶魔一般,一松手将黑魅扔在了地上,然后对莫良说道:“莫良,你们夏朝肯定有不少刑讯‘逼’供的手法吧,我把她‘交’给你,无论如何都要让她开口!”

  莫良点了点头,拖着黑魅走进了房间。不一会儿,我就听见房间内传来更加凄厉的惨叫声,听着更慎的慌,此时吕梦瑶走到我身边,试探‘性’地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可以保留吕家,我愿意付出一切,什么都可以,只要保住这个超级家族。”

  我瞄了她一眼,轻笑一声后说道:“黑骷髅会的会长说的有些话还是‘挺’对的,人有时候还是需要力量的。你没有保护吕家的能力,所以你的吕家被夹在我和黑骷髅会的会长中间。而且,你选择了帮助她,所以你在我这里没有情面可讲。”

  吕梦瑶眼中失望之‘色’越来越盛,就在此时,莫良拖着满面泪水,痛哭流涕的黑魅走了出来,她连滚带爬地冲到了我的身边,抱着我的‘腿’喊道:“端木大人,我都招了,我都招了!别再折磨我了,求你了!”

  我看了莫良一眼,它耸耸肩膀说道:“我只是以鬼气刺‘激’了她的感官神经,将痛觉发大了100多倍,然后……”

  我点点头,没再让莫良说下去,看着黑魅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黑魅头点在地上,一边哭泣一边吼道:“其实,其实当年我进入天津港的灵异监狱之前就加入了黑骷髅会。小说网在天津港的灵异监狱内有我们的卧底,会不定时地将外面的情报传进来,会长让我帮助新月‘女’巫逃走,之后还说我也会被他‘弄’出去,不过新月‘女’巫逃出去后,我迟迟没有等到营救我的消息。这时候我就谎称我手上拥有重要的情报,让他帮忙‘弄’我出去。没想到这时候你来找我,我就借助你的帮忙先出了灵异监狱。随后和会长安排的人里应外合,也在新月‘女’巫的帮忙下逃出了你们四合院。之后我就一直藏身在地下会场内,受到贵宾待遇,会长一直催促我说出重要情报,我就想办法和他周旋。不过之后他似乎也看出了猫腻,就安排我离开地下会场,到了这吕家。地下会场你的人被夺魂后,他说让我在吕家待几天,之后就会派人来接我。不过看来,他是抛弃我了……”

  她颤颤地说道,声音里还有巨大的恐惧和疼痛。我想了想后说道:“那么,你知道那个魔池在哪里吗?”

  黑魅摇摇头,说道:“魔池是非常隐秘的地方,我没进去过。不过,漠北魔王进去过,而且大家传说这家伙还偷偷地想办法记录下了位置,只是没有公布。漠北魔王也在那天的地下仓库大难中逃了出来,他很机敏,看准不对劲就逃跑了!”

  我点点头又问道:“那你知道漠北魔王藏在哪里吗?”

  黑魅想了想后说道:“好像,好像他是往汉口方向去了,不过现在是不是已经离开北京我不知道。端木森,你别杀我。我已经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那天捅你一刀不是我自愿的,是黑骷髅会的会长‘逼’我的。对了,对了,他之前曾经和新月‘女’巫晚上夜谈的时候,我也听到过,他好像很怕你的。不是怕你的轩辕神剑,而是怕你身上其他的东西。所以不敢和你正面对战,湿婆乃是古印度的三大神明,主毁灭之力。他对新月‘女’巫说,说他要获得湿婆毁灭的第三只眼睛,这样就能灭杀你!”

  我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想要灭杀我?怕我?有意思,看来下一次要直接干他。妖姬,你们一起帮忙找到漠北魔王,这老小倒是藏的深,一定要从他的嘴里挖出魔池的下落。至于你,黑魅。你觉得我该放了你吗?”

  黑魅一惊,赶忙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我觉得应该放了我。你看,我其实也是被迫的。我就是自保,自保没错啊。而且我知道很多邪道的事情,你留着我,一定会有用的。再说,杀了我也污了你的轩辕神剑不是吗?所以您还是别杀我,我可以做您的狗,您不要杀我……”

  我将她踢飞,沉声说道:“你说的对,你的脏血会污了我的轩辕神剑。所以这个事情不需要我来做,吕梦瑶,你不是说要保住吕家吗?”

  吕梦瑶一怔看向了我,猛地点点头。我冷笑道:“从此以后吕家还是不复存在,变成轩辕家族的一支,你可以继续做这个分支的家主,不过得把黑魅杀了,听清楚了,要让她的魂魄也不复存在。完成后,至少你能保住这份基业。”

  吕梦瑶感‘激’地点了点头,叫了几个家族里的护卫走了过来。而我则带着众人离开了吕家,弑君疑‘惑’地问道:“小森为什么你要留着吕梦瑶?”

  我轻笑道:“超级家族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底牌,吕家虽然臣服我们,不过底数还未尽。我想要吞掉吕家,换我们轩辕家族的人去管理,吕家肯定会反扑。到时候难免我们也有损失,所以还不如让吕梦瑶来管理。吕家也能安定地并入轩辕家族。”

  弑君若有所指地点点头,拍拍我肩膀说道:“你小,这么危急的关头,居然还想了这么多。心思够细的啊。”

  入了夜,情报网络还没发现漠北魔王的下落,我坐在空‘荡’‘荡’的四合院内,看着一具具已经没了魂魄,直‘挺’‘挺’的身体,皱紧了眉头,久久无法入睡。毒龙真人在大家的四周布置了一个仙气循环大阵,保证众人的身体不会受损。

  我看着天上一轮有一些模糊的月‘色’,低声说道:“弑君前辈,还是出来吧,我闻到你手上的酒香了,是来找我喝酒吗?”

  弑君哈哈一笑走了过来,将酒瓶和酒杯放在了地上,开口道:“不是找你喝酒,而是陪你喝酒。我知道你肯定睡不着,所以来,果然你在发呆。”

  我将酒杯举起来,倒了一盅后一口饮尽,这酒很辣,在我的舌头滚动。我自嘲一笑说道:“前辈,我在想,是不是我害了他们?”

  弑君一怔,疑‘惑’地问道:“何出此言?你怎么会害他们呢?”

  我开口道:“你他们,其实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或许一辈都不会赶上我的脚步。我要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强,这个黑骷髅会的会长不算什么,湿婆手骨也不算什么。将来呢?面对圣人的时候呢,面对鸿元的时候呢?他们注定是不可能和我一起走上逆天之路的。跟在我的身边,只会被卷入一个个更大的麻烦之中,这一次可能是夺魂,还有机会救回来。可是将来呢,鸿元那一指你也是见到过的,百族都在顷刻间覆灭了,我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活下来。他们呢?他们怎么办?肯定是会死的,我保护不了他们!虽然那一天他们对我说,死在一起也很好,可是这都是屁话,我怎么可能让他们死!”

  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弑君愣住了,然后轻叹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又一口饮尽了杯中酒,看着朦胧的月‘色’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心里有一个计划,我想不告而别,独自踏上逆天之路,和当年的罗焱师祖一样,独自面对一个个的强敌。也许他们会找我,但是我一定不会让他们找到。没了我,他们的生活会变的非常安稳。”

  弑君却没有反驳我,而是站起身来,只留下了酒,对我说道:“饮尽这一瓶酒,你要走的路,你自己决定,若是真的要走罗焱的老路,独自面对鸿元。那么我希望你一定要活着回来,罗焱是我的后辈也是我的挚友,如今的你也是我的挚友,也是我的后辈。我不希望你也永远地离开我……”

  夜太深沉,却无眠,我一人独对冷月,酒入口,不暖,心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