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八十章,新月自爆险中险,剑碎结界笑对天

第八十章,新月自爆险中险,剑碎结界笑对天


  魔‘性’是每个人身上都存在的,这和一个人的**,品‘性’里的‘阴’暗面相联系,简单的来说,便是人无完人,没有哪个人敢说自己一定是绝对善良。小说网..

  新月‘女’巫身上飘‘荡’的魔气,此刻我以‘肉’眼就能看见,这可不是一朝一夕间就能促成,除非她进过魔池了!

  新月‘女’巫没否认,也没肯定,反而从空中落下,站在焦土满地的地面上,烈焰映照着她的眼睛,和那一张很‘精’致少‘女’般的面孔。其实若不是她眉宇间的凝重,以及身上永远散不去的压迫感,任何人看见她都会认为这是一个漂亮善良的可爱姑娘。

  白虎殿在燃烧,新月‘女’巫望着我,却始终是一言不发,我轻叹道:“要解释吗?如果不想解释的话,就动手吧,擒下你之后,我会直接读取你的记忆,你应该知道在我面前你藏不住秘密。”

  新月‘女’巫听了我的话,双眼微微下垂,随后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却对我低声说道:“我不想解释什么,因为没必要去解释。端木森,其实你是个很懦弱的人。”

  我一怔,还是头一次有人用懦弱来形容我。新月‘女’巫看着我,眼中‘露’出一片‘迷’‘蒙’之‘色’,却不知道是这场中的黑烟遮蔽了我们的眼睛,还是因为我的心在这一句“懦弱”之后,竟然有了丝丝动摇。

  “我懦弱?何以见得?”

  我开口问道,嘴角扬起一丝轻笑。

  “因为你从来就没相信过你自己……”

  她跟着说道,我心中猛震,新月‘女’巫的眼睛就好像是两把利刃能够刺穿我的心脏。新月‘女’巫低声说道:“其实从当年我第一次见到你,看着你一步步走来,直到巫族大地内你向神秘的力量妥协,换来莫测的实力,打败了我和巫咸。再到如今,你冲进这场来。你相信的其实都不是你自己,或许你已经渐渐改变了依赖别人的习惯,然而,你终究和那些强者之间有一步之遥的距离,那便是你永远都跨不过自己这道坎。你叼着烟的样是学你的师傅和你的师尊,你将自己包裹在华丽的外表下,从当初的‘阴’阳代理人协会会长,到今天的轩辕家族家主,整个世界灵异圈都知道你的威名。可是,他们永远都不知道,如果没了这些名号,声望,他们眼中的传奇人物,不过是一个害怕失败,害怕死亡,害怕杀戮的孩。”

  我皱紧了眉头呵斥道:“别再说了!我已非吴下阿‘蒙’,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弱小的端木森,我能够和圣人一战,当年你和巫咸力压我和黑蛋,陷我们于生死危机之中,如今你们两个人再联手我也不怕,那个神秘的黑骷髅会会长,我也会揪出来将他灭杀,我一点都不懦弱,不懦弱!”

  新月‘女’巫却深沉一笑说道:“多么像个孩,这个罗焱为你制造的巨大的温室,你在里面已经住惯了吧,你敢直面真正的天地吗?罗焱以为这样就能将你变成逆天者,但是对我们来说,不过只是一次失败的常识,端木森,你注定是要失败的,又何必强求呢。只是,虽然我们这些人在你的世界里,和你一战也注定会败亡,可是,至少我们已经看见了你的结局。”

  我反手握住了轩辕神剑,可是手还没碰到轩辕神剑的剑柄,就听见新月‘女’巫说道:“只是,我还是很羡慕你,因为至少你有选择的机会,而我没有。我以为能够突破和你之间的血盟就能获得自由,却落入了另一个更可怕的家伙的手中。虎袍道人,黑骷髅会的会长,这些都不是他的真面目,当你见到他的真面目时,或许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会如此绝望。好了,废话说了这么多,还是一战吧。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和赤虎一样,我们不过都是他的棋,如今已经没了利用价值,就会被销毁。”

  我没有在迟疑,反手拔出了轩辕神剑,正要杀过去,忽然间新月‘女’巫身上猛地一爆,我看见原本环绕在她身体外的魔气和巫力互相冲击,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结界,这个结界不断向外释放出恐怖的压力,冲击着地面和已经残破的白虎殿。

  我看见新月‘女’巫闭起双眼,在这黑‘色’的结界中竟好似睡着了一般,她的身体在黑‘色’结界疯狂地旋转之下,不断地消散,同时黑‘色’的结界却在不断地变大,扩充向四周的建筑群。

  我浑身一‘激’灵,总算明白为什么之前新月‘女’巫要对我说这么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合着这就是遗言啊!原来是想对我说教一番,然后也给自己的人生来个总结发言,最后来个自爆,一了百了。

  看着爆炸的范围,虽然不见得会削掉一座山,但是造成巨大的破坏是肯定的。而这个黑‘色’结界,透过心眼的观察,我脑中飞快地进行分析,很快就得出了部分结论,应该是利用魔气和巫力互相结合后的效果,不断地进行冲击,最后到达饱和点,毁灭‘性’的地一次冲击,就会诞生。

  赤虎万念俱灰地躺在地上,脸上‘露’出一丝淡笑,轻声说道:“那就一起毁灭了吧。”

  我握住轩辕神剑,鬼纹极变同时发动,整个人冲上天空,出现在了新月‘女’巫的面前,一剑刺出,剑尖带着点点金芒,不断地闪耀着令人炫目的光辉,瞬间刺入了黑‘色’的结界内,黑‘色’结界猛地一抖,新月‘女’巫睁开眼睛,吃惊地看着我。

  我面似寒铁,目光冷地说道:“死亡,不是终点,活着才有希望。中国有句‘挺’难听的老话,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别给我随随便便就死了!”

  轩辕神剑再一次往里面探了几分,整个黑‘色’的结界已经很不稳定,看起来快要崩溃的样,新月‘女’巫吃惊地望着我,却说不出话来,我双手握住剑柄,狠狠一切,黑‘色’的结界在这一剑后,彻底溃散,变成了一片片魔气和巫力的碎痕,散落在地上,新月‘女’巫同时摔落在了地面上,怔怔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没停留,一手拉住新月‘女’巫,一手拉住了赤虎,向外狂奔,当我飞出白虎殿的一刻,这座千年宫殿却也在烈焰中付之一炬,彻底垮了。

  我将两人扔在地上,众人吃惊地看着我们,新月‘女’巫眼神还是一片‘迷’茫,一直盯着我低声说道:“刚刚我释放出来的是两种力量的‘混’合结界,强度足以削掉此灵山的一角,破坏掉所有的防御阵法,你,你居然一剑就将我的结界打碎了!”

  我却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对,或许我的确是个懦弱的人,我的股里没有很刚强的东西存在。我喜欢依靠我的剑,血脉,道力,但是有一点你也搞错了,不是只有我懦弱。每个人的内心中都有懦弱的一面,因为我们是人类,我们什么天赋都没有,不会飞,寿命短,甚至没了灵觉,我们就是百族中的废物。可是,我们依然统治了这片华夏大地,我们依然生存着,并且越来越壮大。是因为我们敢于承认我们‘性’里的懦弱,我们敢于承认我们的不足。逆天,原本对于我来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或者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不可能的任务。所以我们才需要依靠一些所谓的外物,我们本身的不足,便用外物来弥补,逆天,不是为了证明我们比百族更强,而是要证明,天道错了。新月,你已经死过一次了,那么从此以后,就开始以你的第二条生命继续活下去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要从你这里得到一些我需要的情报。”

  我走到新月‘女’巫的面前,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她浑身一震,同时我进入了她的梦境空间。一片荒凉的大地,如同上古时代一般。我看见记忆片段飘浮在空气里,在这片广袤蛮荒的大地上,我显得很渺小。

  飞起来点开了她的记忆片段,也终于了解了这一次湿婆手骨被盗的经历。和黑魅所说的部分差不多,当然新月‘女’巫也收到了任务,而‘交’换的条件是,可以让巫族离开龙三角,重新回归华夏大地。同时,这个神秘的黑骷髅会的会长,所拜托新月‘女’巫刻下的居然是一个阵法,一个类似诺诺之前带我们转移的时候所用的阵法,不过这一次新月‘女’巫所刻下的阵法要更加巨大,整个阵法居然是在龙虎山的山腹中进行,而且传送的也不是人,而是能量。

  同时,我也在最后一张记忆片段内看见了一些不寻常的画面,黑夜里,新月‘女’巫坐在这个神秘黑骷髅会的会长的身边,却能够看见满天的星辰在追着他的身移动,不是我和司马天那样召唤星光,而是真正的繁星追随,日月跟在其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