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八十一章,白虎殿下大阵开,星父残魂助邪魂

第八十一章,白虎殿下大阵开,星父残魂助邪魂

  一个坐在夜风之中,望着天幕,满天繁星在其身后追随的男,虽然穿着黑‘色’的斗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新月‘女’巫的这个记忆片段的时候,却从这位神秘的会长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寂寞。(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深深地,如同暗‘潮’一样的孤独,这样的一个人,却和屡次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个满身魔气的,‘阴’谋不断的神秘男不同。

  我退出了新月‘女’巫的梦境空间,她望着我,在四周掩映的光中,忽然流下泪来,晶莹的泪滴顺着她的眼角轻轻滑落。

  “我,重新开始吗?”

  新月‘女’巫呢喃道。我点点头,拉起小骗的手,一边往青龙殿的方向走,一边举起左手,道眼在空中凝聚而出,一道道力落在了新月‘女’巫的身上,她浑身一震,喷出一口血来。龙形带着人想要擒住她,我却高喊道:“不必了,她的灵觉已经被我打断了,伤不了人了。白虎殿的修缮工作,你通知在北京的轩辕家族,他们会出人出钱的。”

  新月‘女’巫躺在地上,一头秀发在她的额前飘洒,‘迷’‘蒙’了她的眼睛。她眼睛在流泪,嘴角溢出鲜血,可是最后却笑了,这一笑,就好像是解脱了一般,她的笑声在龙虎山的弟们听来很奇怪,可是在我听来,却知道,那是由衷的开心。

  小骗拉着我的手,奇怪地问道:“师傅,为什么她在笑?”

  我摇摇头说道:“她只是终于放下了肩上的重担,开心罢了。”

  我们是灵异人士,我们的背后的脊椎和普通人不同,有一段叫做灵觉,能够让我们做出很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也能让我们看见很多普通人看不见的事物。

  在别人看来这是一种上天的恩泽和幸运,但是只有我们知道,这是一段镣铐,锁住了我们的人生和命运。我们想要放下,可是却始终没有勇气,但是就如同此时的新月‘女’巫一般,当这段镣铐被打断后,我们的人生却会变的非常轻松。

  重生,也许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吧。

  回到了房间内,我检查了一下小骗的身体,还好,这小没受什么伤,看起来很健康的样。小说网我问道:“你被抓后就一直被关在这座白虎雕像内?”

  小骗摇摇头说道:“一开始那个神秘的会长想要将我身体内的魔本源给‘抽’出来,可是试验了很多次后总是做不到,所以就放弃了。之后,就带着我到处转移,到了龙虎山后就将我关在了白虎石像内,我想逃跑来着,不过被这个赤虎看着,他每天就来给我送点吃的,然后处理一些垃圾。也不和我说话,看起来表情很凝重。”

  我拍拍他的头,柔声道:“你受苦了,那其他人的魂魄呢?你有所发现吗?”

  小骗摇摇头说道:“自从那天被劫走之后我就没见过湿婆手骨,也不知道是不是湿婆手骨已经被藏起来了。”

  看来小骗知道的确实不多,而且说起来还有一些奇怪的是,那个赤虎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愿意帮助黑骷髅会的会长呢?

  安抚了小骗后,我返回了白虎殿附近,白虎殿被炸后,中央‘露’出一个大‘洞’,乾元真人已经派了弟潜入下去观察,似乎是有所发现。

  “下面是一个巨大的法阵,山腹中央空了一大块,这个法阵好像已经被启动了,在微微闪烁着光芒,真奇怪啊!”

  听见下方弟的回报,乾元真人的脸‘色’也是一变。

  然而,就在此刻,异变再次发生!我看见原本被几个弟看守着的赤虎忽然推开了身边之人,冲了过来,然后以迅雷之势‘欲’往白虎殿下方的窟窿里跳。我出手阻拦,不过正想拦住赤虎,赤虎忽然身上喷出大量的魔气,这些魔气狂猛异常,和我对了一下后,我往后退了几步,他却趁机跳入了窟窿里!

  我跟着想要冲下去,但是他一跳入窟窿中,整个窟窿突然发出隆隆的响声,很是诡异,随后白虎殿所在的地面开始不断地震‘荡’,随后一道非常粗的乌光从地下冲了上来,直‘射’天空而去,不过却被龙虎山的守山大阵所阻,两边居然还较上劲了。

  而在这片乌光之前,赤虎一点点飘了起来,一边飞一边恣意狂笑道:“哈哈,成了,终于成了!我等这一刻等的太久了!”

  赤虎的声音在空气里飘‘荡’,随着隆隆的震‘荡’声一起扩散开,乾元真人大怒,吼道:“赤虎,你在做什么!”

  赤虎却白了他一眼后回答道:“你还以为我是赤虎吗?真是可怜的老家伙,到了这步田地居然还看不出我的身份吗?我可不是什么赤虎!”

  他的身体瞬间被魔气包裹,魔气散开后,出现了黑骷髅会的会长!他飘浮在空中,‘阴’沉沉地开口道:“龙虎山,看来真是衰败了,老糊涂的掌教,为情所困的‘精’英弟,还有一群只知道崇拜世俗风化的年轻徒众。曾经的千年大派,竟然不知道自己‘门’下的弟是邪道中人,更不知道自己的天师‘洞’府内藏着魔池,而且最最让人可笑的是,竟然不知道我这个假扮的龙虎山弟在你们引以为傲的白虎石像中藏了个人,在你们的白虎殿下刻了一个大阵。乾元,你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可悲!可怜啊!”

  乾元脸‘色’越发‘阴’沉,整个人冲天而起想要拿下黑骷髅会的会长,但是这一次‘交’手的结果却出乎了我的意料,两个人在天空中对了一掌,之后,被打落下来的却是乾元真人,虽然没受什么伤,不过却是在刚刚的一招之间吃了一些小亏。

  “你这是什么手段?似魔非魔,似道非道。你的魔气之中还包含着一些特殊的气场,你到底是谁!”

  这一声怒吼又引来了对面黑骷髅会会长的一阵大笑,他摇摇头说道:“我不会告诉你的,因为,整个龙虎山,上万条生灵,和这灵山上的龙虎二气都会被我当做祭品,我要以此召唤出湿婆的第三只眼睛,将这第三只眼睛夺下来,为我所用!”

  不过这家伙既然已经现身了,那就不仅仅是龙虎山一家的麻烦,他要对付的终究还是我,想到这一层,我立时拖着轩辕神剑就冲了上去,剑尖横扫,金光轰出,这一回对面的黑骷髅会会长却不敢和我硬碰硬,而是选择了躲避,不过他刚闪开剑气就被道眼锁定,道力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身上,将他从空中直接轰入了地面之下。

  我提着轩辕神剑追杀了下去,此时这道乌光虽然看起来很大,但是威力不强,还是被龙虎山的守山大阵所阻,应该是阵法还未彻底启动的缘故。

  我落在了阵法之上,阵法启动的部分不多,不过正中央压阵之物竟然是湿婆手骨,此时的湿婆手骨还是通体黑‘色’,我能隐约间看见大家的魂魄被锁在其中。

  正要过去将湿婆手骨抢过来,黑骷髅会的会长却挡在了我的面前,我要出手,他却大喊道:“你若是在此地杀了我,我便让这些魂魄立刻飞散,永远无法凝聚!”

  面对这么**‘裸’的威胁,我只能收手。黑骷髅会的会长,轻笑道:“呵呵,这就对了。不过我也‘挺’佩服你的,从上古年间开始,就很少有人能够将我‘逼’到这种程度。作为对于强者的敬意,我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身体内有两个灵魂存在,当然我不是藏魂人,我是被古神选中的传承者。”

  他一边说着一边摘下了自己的的帽,‘露’出了一张左右不同的面孔,左边是个垂垂老头,右边则是一个和虎袍长的很像的年轻面容。

  这和漠北魔王所说的情报符合,但是他刚刚口中说自己和古神有关系,这让我有一些疑‘惑’。他见到我‘露’出了不解,这才慢条斯理地笑道:“是不是很惊奇,我的真容几乎没人见过,当然右半边的脸你是见过的,虎袍道人。而我这左半边的脸,便是将力量传输给我的古神的残魂,这位古神年轻的时候可是异常强大,也是你们这些现代人小时候看的神话故事里的主角。星父——夸父!”

  这名字何止是熟悉,简直就是如雷贯耳,夸父追日的故事我是倒背如流,如今连这位古神的残魂我都撞上了?而且,看起来这道残魂还没有彻底消散,那么是否意思就是我在和夸父‘交’战?想到这里,我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

  不过对方却继续笑道:“不过你不用惊讶,因为,你的力量的确在我之上,至少在目前的我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