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八十九章,一滴心头血

第八十九章,一滴心头血

  当然,离开龙虎山之前,还有一些琐事要处理。小说网..

  首当其冲的便是湿婆的第三只眼睛,这只被我挖下来,硕大无比的眼睛现在还在龙虎山上。

  看着黏黏糊糊,上面的血管和一条条红‘色’的蛇一样的眼睛,我皱了皱眉头,之前大战的时候没仔细看,如今仔细看了看,这眼睛真的是贼丑贼丑的!

  不过黑骷髅会的会长也不见了,生死更是未知,他一心想要这湿婆的第三只眼睛,获得其中的毁灭之力,可是到底怎么样才能吸收其中的毁灭之力呢?

  我伸出手,打算‘摸’一‘摸’这第三只眼睛,可是指尖刚刚触碰到这粘稠的眼睛表面,整个湿婆的第三只眼睛就瞬间变成了一个发光体,甚至开始不断地膨胀,我还以为要爆炸了呢,赶忙放出道力,甚至还让身后的龙虎山弟快逃。

  结果,一阵强光之后,这第三只眼睛却变成了一滴红‘色’的血液悬浮在空中。我看见这滴血液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莫非是湿婆的心头血!

  不由地欣喜若狂,湿婆虽然本体实力还没进入圣人领域,不过说起来它的这第三只眼睛,确实货真价实的圣人之力,之前的大战,若不是我有半龙化的身躯,加上道法本源的变化,我还真不一定能够干的过这只眼睛全力爆发的毁灭之力。

  如今它化作心头血,应该也能勉强达到十圣献心的其中一位,我伸出手接过了这滴闪耀着光芒的心头血,它落在我的手心中,慢慢地消失不见,我看见自己的十根手指上,右手大拇指的上出现了一片红‘色’的印。

  只不过,我吸收了这滴心头血后,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道行没加深,修为没变强,甚至连感觉都没有。唯一的变化,就是我擦不掉这片红‘色’的印。

  “坑爹啊!”

  我无奈地扁了扁嘴巴。

  最后离开龙虎山的时候,只有我和小骗两个人,新月‘女’巫反正是消失了,这‘女’人灵觉被我废掉后,非但没有对我满怀恨意,还对我很感谢呢。

  回到北京后,先将众人的魂魄归位,这群家伙全都是一副睡了一觉,没睡醒的感觉。小说网最累的还是李迅这家伙,之前黑骷髅会会长可是将他的魂魄一直握在手里。

  龙虎山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湿婆手骨被我切碎了,黑骷髅会会长消失不见,我估‘摸’着这家伙得休养一阵,下回见面估计是十月份的天下道‘门’大会。

  休息了几天后,我主动找上了弑君,请教怎么才能让自己飞起来,我现在踏云是没问题,可是,我也要上的到云彩上面才行,现在的我,没了龙气咋办。

  弑君倒是有不少方法,其中不乏帅气高明的法术,结果,苦‘逼’的是我居然只学会了其中最挫的一种,这一招法术叫做登云式,名字还不错,可是施展起来,你必须先扎个马步,然后运气于灵觉之上,整个人会在一阵白气之中变的轻飘飘的浮起来,然后等我到了云彩上面,才能踏云而上。可是这个扎马步加上喷白气的动作,怎么看怎么不正经!

  不过,也不知道是我天生和天空反冲还是实在太笨,只能掌握这一招,围观的诸多轩辕家族员工,全都‘露’出了窃笑的表情。

  而且,等我学会了这一招后,周易竟然还提议我去学开车。反正最近没有什么任务,大家也连番大战比较累了,我呢也还没决定到底要不要独自上路,离开轩辕家族,所以既然周易帮我找了驾校,那我就去学学,不然以后一个人离开轩辕家族,开车也算是必备技能。

  按理来说,我这个身份肯定是请‘私’人教练,结果也不知道是周易当差没当好,还是其他原因,居然给我报了一个大众驾校。我第一天去见教练的时候,教练倒是对我很客气。

  我们一车坐三个学徒,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大学生,以及一个‘女’白领。这教练姓曾,我们叫他曾教练,人倒是不错,笑呵呵,50岁左右。这大学生看起来‘挺’文气的,传媒大学大二的学生,叫丁晓峰。另一个‘女’白领,叫白莹,是一家外贸公司人事部的经理,30出头,‘挺’干练的样。

  我平时没事干,所以基本上天天去练车,‘交’规还没考这车倒是也会开了几分,加上曾教练本来就知道我身份不一般,对我特别照顾。

  丁晓峰和白莹都是周六周日过来开车的,所以等到了周末,曾教练也会让我休息一下,多教教他们。

  大家见了几次面,也都熟悉了。有时候中午吃过饭,会聚在一起聊聊天。丁晓峰是个‘挺’会说话的人,毕竟是传媒大学的学生,这一回,也不知道是谁先说了一嘴,聊起了鬼故事,这一下大家一发不可收拾,都说起来了。

  我是不‘插’嘴,只管听,他们说的鬼故事大部分都是网上看来的段,没啥稀奇的,有些一听就是假的。不过曾教练说了一个经历,倒是让我感觉有几分真实。

  “我在这个驾校教开车也就5,6年时间,一直用的是这个教练场,不过我听其他的教练说,过去我们用的是另一个教练场,那里出过事。”

  也好巧不巧,他正说着呢,本来就‘阴’沉沉的天空,开始下起雨来,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发出刺耳的敲击声。

  “那个教练场距离这地方大约有3,4公里路,过去也很热闹,有5,6个驾校是进那个教练场教车的。可是谁都没想到,那个教练场后面是一片坟头,不过也不稀奇,北京郊区这种没人认识的坟头不少。不过有一天出事了,那时候是大路考试,一个学员‘抽’到的是夜考,也就是晚上考试。大路考呢,分成日考和夜考,夜考的时候教官松一些,日考的时候教官严一些。那个学员也是给了红包的,所以考试压力不大。等到晚上8点左右,教练陪着他,‘交’代他几句,比如近光灯,远光灯不要瞎打,晚上开行车慢一点,开个30迈就行了,能过考试就行。那个学员也没在意,就应付了几句上了车。谁知道,一上车,原本夜考人就不多,他这车上,就坐着一个考官,和他自己。”

  他说到这里,停下来喝了口水,丁晓峰和白莹倒是听的津津有味,我却不以为意,知道的这么详细,估‘摸’着就是假的。

  曾教练继续说道:“后来开出教练场,上了路,一路都很太平。本来路口调头,加上两个转弯就能原路返回,考试就算过了。可是谁想到,好巧不巧,此时天上下起雨来了,本来天气预报也没说下雨啊。他也没在意,就一直往前开,开着开着,忽然看见前面站着一个人,就站在马路中间,站在雨里面,这学员打的是近光灯,考官也没提醒,本来考大路的路段就没人,还是晚上,还下雨,他们都没在意,结果就撞上去了!这一撞,教官在副驾驶踩了刹车,两个人冲下去一看,却发现一幢怪事,这个躺在地上的居然不是人,而是一个人体模特,就是买衣服店里用的那种,他们当时还纳闷呢,谁晚上没事干,放着一个人体模特在路中间。他们也没在意,就继续往前开,可是谁都没想到,这一次他们没能开回驾校。我听别的教练说,后来这架考试车是在河沟里发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不清路给开进去的。车上的考官和那个考试的人都死了,而在他们车的后备箱里放着那个人体模特,而且那个人体模特的手上都是鲜血!”

  此时,一道惊雷划过天际,车里的丁晓峰和白莹全都吓了一跳,白莹更是大呼小叫起来。我轻笑一声,这故事一看就是曾教练编出来的,还真吓到他们了。

  曾教练外面的雨下的小了一些便说道:“小丁啊,你还没开过雨天呢,正好你住的最远,一路开回去,把白莹送回去。雨天,开的时候还是慢一点,担心路况。我们从后面走,经过之前那个废弃的教练场,哈哈。”

  曾教练估计是诚心逗逗他们俩,白莹娇滴滴地说道:“哎呦,吓死我了,端木森,你怎么不害怕啊?”

  我一怔,笑道:“我吓死了,就是你看不出来,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我故意装出害怕的样,逗的大家哈哈大笑,车发动,驶出教练场,开在昏暗的雨天之中,走上了无人的道路,向着废弃的教练场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