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九十七章,又现奇怪男尸

第九十七章,又现奇怪男尸


  初始世界,也就是被鸿元最初创造并且当做失败品毁灭的世界,遗留下来的族群只有两个,其中一个,简称红一族,他们是古神的后裔,头发全部都是红‘色’的,颜‘色’越深,就说明他们的血脉越深。@!..同样还有另一族之人,简称深蓝一族,是古妖的后裔,头发清一‘色’全都是蓝‘色’,相反的是,他们头发的颜‘色’越浅就说明血脉越强。

  在初始世界中,这两个种族就互相争斗了无尽岁月,鸿元毁灭初始世界后,也只有他们两个种族幸存了下来。

  红一族,认为罪魁祸首就是鸿元,他们要求深蓝一族和他们一起逆天,但是身为古妖后裔的深蓝一族却选择了妥协,在罗焱的宇宙遭到通天教主盛怒毁灭之下,深蓝一族同样也在里面‘插’了一脚,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为的就是讨好鸿元,在鸿元解封而出后,苟延残喘下去。

  红一族到达这个世界后,第一个找上的人就是国字号第五组,这件事情是国字号第五组内部最高机密,牛老不告诉我,也是因为红一族过去并不认为我是逆天者,觉得我太过弱小,直到最近几年,我奇遇不断,他们才准备和我接触。

  同时也是因为月息失踪直到被我救回,他们一直都在暗中围观,一方面是保护月息安全,另一方面是希望透过较为自然的方法开启月息原本的记忆,不过如今看来这个计划是失败了。

  挂了电话,我过去就知道月息身上应该隐藏着更深的秘密,没想到,如今真相大白,月息的身份竟然如此惊人,将来可能还会成为我逆天之路上的同伴,心中不免有一些感慨。

  这事情不能怪牛老,因为最高机密是不能随便透‘露’的。只是可惜了,也许从此以后,那个单纯的月息,拿着咖啡杯甜甜微笑,说真好喝的‘女’孩,就要这么消失了。

  其实,我不愿她做什么‘女’王,背负逆天的重责,而是希望,她就做原来那个简单的月息,坐在书堆后面翻译古神语言,做难吃的点心和饮料,笑的时候很好看。

  走出房间,看着手上的雨伞,心中怅惘若是,忽然想起了我一直在考虑的事情,是否要一个人走上逆天之路呢?

  正发呆呢,外面天已经黑了,四合院的‘门’卫室里传来声音,对我喊道:“家主,有人打电话到了总机上,我给您转过去。小说网”

  我点点头,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仔细一听居然是丁晓峰,那个和我们一起练车的传媒大学大二学生。

  “怎么了?你不是有我的手机吗?”

  我一边问一边看了看自己的手机,顿时一愣,没电了忘记充了。

  丁晓峰在电话那头显得很害怕的样,结结巴巴地说道:“端木大哥,我,我们这里好像出了一些怪事情,你能来吗?”

  我一怔,一般普通人说怪事,肯定是和鬼啊,脏东西啊沾边的,我估‘摸’着他的学校里是不是处了灵异事件,之前在他面前‘露’过一手,此时他找到我,可想而知肯定不寻常。

  看在大家算是认识的份上,我应允了这事,从周易那里‘弄’了个充电宝过来,然后坐上车一路开到了传媒大学‘门’口,远远地就看见丁晓峰和几个传媒大学的学生站在学校‘门’口。

  我所坐的劳斯莱斯银魅停下后,司机为我开了‘门’,我带着小骗从车上走出来,丁晓峰这时候才一愣,不仅是他,还有他身边一群学生,全都看傻了眼。丁晓峰走过来,颇为吃惊地说道:“端木大哥,这,这车是你的?”

  我很随意地点点头,介绍道:“这是我徒弟,万家林,好了,先说说出了什么事情?”

  丁晓峰和一群学生对着银魅拍了半天照,然后才对我说道:“端木大哥,是这样的,今天我被曾教练送回来后,家里钥匙落在车上来,打电话给曾教练,他说明天让我去取。我就回了学校,反正同学这里有宿舍,我挤一晚上,或者去上一个晚上的网就过去了。可是,我一回到学校,就听说出了事情,一个我们系的男生被发现死在了厕所里,后来警察来了,想要将尸体抬走,可是这尸体却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见到人就抓,遇到人就咬,真是吓死人了!后来他们说会不会是变成僵尸了,我一想这事情太不寻常了,就给您打了个电话,您能不能处理?”

  我一皱眉头,高声问道:“你们这里谁被抓伤咬伤的,走出来一个,伤口给我。”

  很快就有一个男生走了出来,我看了看他的脸还有脖,哪里都没伤口,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身上伤口呢?我怎么没看到啊?”

  这男生很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当时在拉屎,还没穿好‘裤’它就扑进来了,咬伤的地方是我的,我的屁股,现在还有些疼呢……”

  我顿时一脸囧样,尴尬地说道:“就没其他人了吗?”

  这也太尴尬了,去看一个男人的屁股,幸好走出来一个男老师,当时也是在上厕所,也是他第一个发现了尸体,他的手臂被抓伤了,撩开伤口给我看了看,已经包扎过了,我将纱布掀开,里面是暗红‘色’的创伤,一共是三条,我‘摸’出一张镇魂符,两指夹住之后摇了摇,镇魂符上金光爆‘射’而出,惊的四周这群大学生和老师目瞪口呆,然后我拉住这男老师的胳膊,将镇魂符往他胳膊上这么一照,不过金光所过之处,胳膊上的伤口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收起了镇魂符,放开了男老师的手后说道:“不是僵尸所为,那个被杀的男学生呢?带我去,现在。”

  丁晓峰立刻点点头,还有校方领导陪着,带着我到了男生宿舍的厕所‘门’口,厕所的‘门’是关着的,我绕到后窗附近,后窗有几个警察看着,四周都已经被警力包围了,见到我们的到来,一个看起来官职不小的警长走过来,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丁晓峰正要解释,我看也没看他直接说道:“我是端木森。”

  一听我自报家‘门’,这警察顿时脸‘露’惊异,殷勤地说道:“不知道端木家主来了,真是抱歉抱歉啊。里面的情况已经控制起来了,如果您要进去的话,我现在就安排人陪您一起进去。”

  我摇摇头,观察了一下整个大楼的外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是僵尸,也没有妖气,只有从‘门’缝和窗户缝里透出来的鬼气,难道是厉鬼附身所为?可是厉鬼就算附身,也不会附在一个刚刚被自己杀死的尸体身上,这一点说不通。

  “死者的资料,还有目击者的笔录,读给我听一下。”

  我开口说道,立刻有一个警员念了起来:“死者名叫卫国,是山东淄博人,今年20岁,传媒大学在读学生。平时人缘不错,为人比较仗义,喜欢打篮球。今天下午6时,他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忽然说自己肚疼,于是就去了距离食堂最近的男生宿舍方便。直到7时还未出来,有男老师进厕所接手,另外还有一个男生进厕所上大号,突然卫国从最后一个大号间里冲了出来,根据男老师的回忆,卫国当时‘胸’口已经被撕裂,肠都拉出来了,浑身是血,脖也是歪着的,显然是已经死亡。可是却做出怪异的的动作,并且袭击了男老师和正在上大号的男学生。事情发生后,十分钟,我们赶到现场,控制住了局势。”

  说的是够详细的,不过控制局势为什么他们不直接冲进去呢?还在外面呆着干什么?

  “你们为什么不派特警冲进去?”

  我疑‘惑’地问道,此时对面的几人才解释道:“这个,上头有规定,这类的案必须‘交’给国字号第五组来办理,所以我们不轻举妄动……”

  我叹了口气,都到了这时候,还什么规章制度,难怪丁晓峰要打电话给我了。我抬脚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背后的警员对我喊道:“您还是不要过去了,这事情还是‘交’给国字号第五组来办理吧。”

  我摇摇头说道:“不用担心,他们不敢怪罪我。”

  到了厕所‘门’口,我抬起脚踢开了大‘门’,里面一片漆黑,猛然间一声低吼传来,一张满是鲜血,腐烂变形的人脸突兀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冲着我狂吼起来,不过它突破不了我的造天之力,被挡在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