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零九章,你能理解我吗?

第一百零九章,你能理解我吗?

  我握着牛‘奶’,坐在椅上,整个餐厅里原本热烈的气氛在这一刻,彻底凝结成。小说网..

  桑山昏‘迷’了过去,被人抬出了餐厅内,只是他最后的怒吼声却在整个餐厅中回‘荡’。

  红一族的小队,一般是由一个队长,十名队员组成,也就是十一个人。虽然和深蓝一族有过多年的‘交’战经验,可是这一次红一族的族人大量进入我们的世界,却没想到,这**就折损了十员‘精’英。对于如今处于劣势的红一族而言,这无疑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血默默地站起身来,沉声说道:“大家继续吃饭,每天的任务我都已经布置下去了。任务失败的事情,我会亲自向‘女’王报告。”

  说完之后,他默默地走出了餐厅,日光之中,他的身体微微摇晃,显得有一些疲惫。

  创界庄园的后‘花’园无人的角落里,我双手‘插’在口袋里,停在了一棵梧桐树下,而在梧桐树后,血坐在落叶堆上,抬头看着稀疏的树影,年轻的脸上布满泪痕。

  我之前就通过牛老和妖姬的资料了解了一些红一族的情报,血是有史以来红一族最年轻的护卫队长,虽然本事不弱,可是比起强者如云的深蓝一族,以及深不可测的深蓝之王,一直以来失去‘女’王下落的红一族都是在护卫队长的带领下反击深蓝一族。然而,即便顽强的生存了下来,可是依然每一年都会失去战友,而这一任的护卫队长,也就是血,肩头的压力更加巨大。

  月息无法觉醒,如同普通的少‘女’一般,非但没有领导才能甚至连一丝战斗力都没有。而这一次从毁灭的世界里来到这个世界的‘精’英族人,几乎都是血的发小,一起玩到大,虽然血天赋异禀,血脉强度也远胜于他们,可是这一群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关系却如同兄弟一般。

  今天发生的惨剧,死去的十位红一族‘精’英族人全都是血的好兄弟,是他将他们带到了这个世界,卷入了更加可怕的战场中,然而,却没能保住他们的命。

  我能想象,此刻的血,心里有多么自责。

  他看着我,橙红‘色’的短发在风中轻轻摇摆,我望着他,阳光投影在我的身上。(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他轻声开口道:“任务的内容,失败的原因,我会整理成报告发给你和‘女’王大人,现在,请你让我安静一会儿。”

  我望着他那张悲伤的脸,默默转身走到了梧桐树的另一侧,靠着梧桐树坐了下来,低声说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为了月息和红一族,你这个护卫队长,必须振作起来。”

  血忽然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一把将我从地上拎了起来,双眼含泪,怒意化作血丝连他的一双明眸都染成了红‘色’。

  “你能理解?端木森,你说你能理解我的心情?你生活在这么一个安全的世界里,不用每天睡觉的时候担心自己是不是会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不会因为饥饿而去吃已经发臭的过期食物,不会每天被‘逼’着冲上战场,不断地战斗,不断地杀戮,你说你能理解?那你是否也和我一样,带领兄弟们在满天风沙的废墟上厮杀,等到战斗过后,只剩下我一个人,所有人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没有杀戮敌人的快感,没有胜利后的喜悦,我身上的皮肤每次大战之后都要洗好几次才能将身上的腥味洗掉!这种感受你有过吗?你说你能理解,你真的能理解吗?”

  我靠着梧桐树,看着血双眼内充满的恨意,不是对我,而是对自己的人生,对于红一族的命运的恨意,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愿意变成侩手。

  阳光下,血红低下头,摇了摇头说道:“等我的报告吧,逆天者。”

  他转身走向了远处高大的房,弯着腰,似乎双肩有无法承受的重压,他已经很累,很累了……

  当他走远后,我看着另一边的梧桐树下,一个中发‘女’走了出来,粉红‘色’的头发下是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我记得她是红一族内月息的‘侍’‘女’,此时的她望着渐行渐远的血,‘露’出担忧的神‘色’。

  看见我已经发现了她,她不好意思地走过来,低声说道:“对,对不起端木家主,血他不是有意冒犯您的。我代他向你道歉,他只是压力太重了。”

  我摇摇头说了一句没事,却看见这个粉‘色’中发的姑娘望着已经消失在大楼中的血,低声说道:“其实血是我们族里年青一代中最恨深蓝一族的人。他的父亲,其实就是前任的红一族护卫队长,然而敌人在一次任务中分兵两路,一路冲到了他家中,将他和他的母亲以及兄弟姐妹,一共四人全部抓了起来,用来要挟战场上他的父亲。最后,年幼的血,看着自己的父亲为了营救他们而被众多深蓝一族的高手当场杀死。而他的母亲也含恨自尽,随后,他和两个妹妹被深蓝一族关押,两个妹妹被折磨的体无完肤,最后被杀死,尸体还扔在了年幼的血面前。那样的事情,对他的冲击太大了,目睹自己的父亲,母亲,家人全部被杀死。他忍辱负重,在深蓝一族做奴仆,最后找机会杀了看守的人,从深蓝一族内逃了出来。逃出来后,他一路漂泊,一路流‘浪’,风餐‘露’宿,好几次都差点死亡,最后终于回到了我们的族中。所以,他将自己战友看做是自己的兄弟,今天桑山的队伍几乎全军覆没,血心里比谁都要难过。”

  我点点头,轻叹道:“血海深仇,你们和深蓝一族之间的仇恨永远都不会解开。你这么在意他吗?”

  姑娘微微脸红点了点头,我笑了笑说道:“有机会,我让月息撮合撮合你们。”

  晚上,我坐在议事大厅里,手上拿着血写的报告,桑山是去执行一项机密任务,算上桑山在内的十一个人,是去北京深蓝一族的第三处养鬼道场内发起突袭,企图毁掉这第三个养鬼道场,可是当时进入养鬼道场就被伏击了,整个养鬼道场内已经全部都被撤空,而等待桑山他们的是深蓝一族的大队人马,桑山要不是因为同伴拼死保护,也逃不出来,这一战可以说是被深蓝一族给彻底算计了。

  我放下报告,看了看会场内,坐着的人里没有血,便问了一句:“血呢?”

  此时那个粉红‘色’头发的姑娘回答道:“他,他去洗手间了,还没回来。”

  我点点头,却没注意到这个粉红‘色’头发的姑娘说话时候有些紧张的神情,月息看了报告后,有一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们,我用笔敲了敲脑袋,这个**翻译古神语言还行,让她来主持这种战略会议,当真是一塌糊涂,众人全都望着月息等待他们的‘女’王开口,月息张开嘴,满脸紧张地发红,可是好半天就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我摇摇头,开口帮她解围道:“首先,我有个疑问,为什么机密行动的内容会被泄‘露’?这一次偷袭的事件连我和月息都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想来也应该都不知道,是血安排的进攻计划。知道的人应该不多,而且昨晚出发执行任务的队伍至少四支,这是血布置的疑兵之计,可是就算如此,对方深蓝一族还是看破了血计划的真实目的,并且早早地布置了陷阱,那么,这个情报是怎么外泄的?谁能回答我?”

  面对我的问题,没人说话,人群之中的桑山忽然喊道:“你,你这是在怀疑我们红一族内部有叛徒吗?我们红一族怎么可能有叛徒!端木森,你一个外人不要胡‘乱’猜疑!”

  桑山是第一个跳出来反驳我的人,倒是让我有些意外,虽然他说话没错,我的确是怀疑红一族内部有‘奸’细。桑山这么一说,这群红一族的高层全都用不善的眼神看着我,月息也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摸’了‘摸’头发,柔声柔气地说道:“那么,嗯,各位,先休息一下,我们等一下继续开会。恩,就是这样,先,先散了吧。”

  听见月息这么说,众人纷纷走出会议室,一个个‘露’出失望的神‘色’,我曾经听很多红一族的族人说,过去他们的‘女’王很是骄傲,强大,拥有和深蓝之王不相上下的实力和气度,非常厉害。不过到了这个世界后,却变成了月息,多多少少让红一族的人很失望。

  我想血发怒的原因,也是因为月息还没觉醒,还没变回原来的‘女’王。而今天这个会议,却让这群红一族的高层也有些心寒,从他们的表情里就能看的出来。

  我站起身来,走出会议大厅,本来是想回房间去的,却看见桑山先我一步,偷偷‘摸’‘摸’地走到了角落里,四周没人,他‘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后说道:“我,我已经按照你的指示做了,你答应我的条件,一定要兑现,我这是叛族啊!没有回头路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