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一十章,你们,让我看不起!

第一百一十章,你们,让我看不起!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都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刚刚从死亡堆里爬出来的男人会是这一次任务失败,小组队员被屠杀的元凶。(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谁也不会想到,这一次的叛徒会是桑山。

  我走到他的身后,桑山猛地转头看见我的一刻,他的双眼之中写满了震惊和恐惧,喃喃道:“你,你听我解释,端木森,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我……”

  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我却一把从其手上夺过了手机,打开之后回拨了刚刚的电话回去,对面很快吹来一个冷的声音,我一听竟然是之前‘交’手的苦涯的声音。他冷冷地说道:“桑山,我已经和你说过很多次了,每一次只能我联系你,不能你主动联系我,你需要我警告你几次才会明白?”

  我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抓着桑山走到了大厅之中,四周都是人,还有正经过的月息,所有人都吃惊地望着我们,我一脚将桑山踢在地上,桑山惊恐地看着四周的人,冷汗如雨下,双手捂着脸,浑身发抖,害怕到了极点。

  叛族,这个罪名在红一族内,意味着身体被撕扯成无数块,魂魄则会在特殊的法器中被折磨上百年,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大罪,更是绝对不会被原谅。

  人群纷‘乱’起来,月息疑‘惑’地问道:“端木森,怎么了?你和桑山之间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按下了免提键,里面传来了苦涯冷的声音,他低声说道:“看来被发现了,桑山,你太不小心了。不过这样也给我省去麻烦了,你好自为之吧,多谢你的帮助。”

  电话挂了,可是即便苦涯说的话很短暂,但是所有人都已经听的清清楚楚,我高声说道:“桑山就是叛徒,他和苦涯合作,出卖了昨天晚上的小队。所以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来,不是因为兄弟拼死保护,而是因为他被苦涯放回来的!”

  众人大吃一惊,纷纷窃窃‘私’语起来,桑山低着头,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高声说道:“端木森,你好‘阴’险,联合苦涯来陷害我!”

  他倒是真会倒打一耙,突然将脏水泼到了我的身上。(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四周的红一族族人看向了我,他们本来就是站在桑山一边,之前开会的时候桑山质疑我就得到了大多数高层的支持。

  “我陷害你?哼哼……”

  我挑了挑眉‘毛’,冷笑道。

  “是的,我是幸存者,同时也是红一族多年来的战士,我的手里染过无数深蓝一族族人的鲜血,我怎么可能叛变?端木森,你少要装好人,以为世人说你是逆天者,你就是真的逆天者了?不仅在我们红一族内指责我们,如今还陷害我,你是何居心?”

  桑山很会挑事,他这么一喊,四周的人顿时也都‘激’愤起来,本来就有些排外的红一族,根本就不顾念我昨夜的帮忙,开始责问我起来。

  我笑着摇摇头,转身看着月息说道:“你怎么看?”

  不仅是我,所有人全都看向了月息,等待着她的裁定,月息望着我又望了望桑山他们,她的这个决定很重要,如果帮助桑山他们就代表让我离开此地,如果帮助我,就代表桑山的叛族罪名成立。

  “我,我觉得,证据好像不足,所以,所以……”

  月息结结巴巴地说话,让众人失望的眼神更加浓烈,却在此时月息身边,粉红‘色’头发的少‘女’走了出来,低着头,忽然大声说道:“我,我今天早上看见血大人去找桑山大人了!”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寂静,我们全都看向了粉红‘色’头发的少‘女’,桑山眼中‘露’出一片惊恐。粉红‘色’头发的少‘女’低声说道:“我,我今天早上因为血大人没吃东西,所以去给他送点吃的。不过他不在房间里,我就将点心放在了他的桌上。然后离开的时候,听见隔壁桑山大人的房间里有争吵的声音,便走了过去,结果,结果看见血大人一只手抓着桑山大人的脖,质问他为什么要叛族,为什么要通敌!这都是我亲耳所闻,后来桑山大人说是为了要更好的生存下去,说不想奋斗了,太累了。然后他指责血大人满脑就想着报仇,根本就不管他们的死活,每一次兄弟死去,都是血大人的责任。血大人因为内疚,便默不作声地走出了房间……”

  这一番话,无疑是将桑山打入了谷底,他面‘色’苍白地瘫坐在地上,干咽了一口口水,四周刚刚帮他说话的众人慢慢地退后,桑山一个人跌坐在地上,万念俱灰地说道:“我,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没办法啊!我们两族之间斗了这么久,几千年,上万年了,可是有什么结果吗?我们的世界毁灭了,已经彻底毁灭了!不可能再重塑,就算向鸿元复仇又如何?谁会帮我们再造一个新的世界,谁会接纳我们?”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站起来,双眼无神地看着我们,忽然抓住四周的人,如同发疯了一般地说话,人们将他推开,他却狂笑着站在了人群中央,捂着脸,有泪水顺着他的手心流下来,滴落在他的衣服上。他低声说道:“我们的家园已经毁了,你们这些人,难道就没有想过吗?向鸿元复仇真的有用吗?你们难道不认为深蓝一族的话是对的吗?只要向鸿元妥协,帮助他灭掉这个世界,那么我们就能在新世界里变成远古神明,那是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充满了生命力的世界。我们不需要再为了生存而战斗,不需要每天睡在风沙之中,你们这些人难道刚来到这个世界,看见这些和平的场景时不‘激’动吗?可是这不是我们的世界,但是只要帮助了鸿元,就算屈辱又如何?我们会因此过上好日,我们的孙,我们的后代,我们的未来,都会无比灿烂!为什么还要复仇,为什么明知道鸿元无法打败还要去逆天?你们都傻了吗?你们都疯了吗?我们的祖先发疯了,难道你们也都疯了吗?”

  面对他的话,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驳,这些年轻的红一族族人,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一样的,复仇,向天复仇,向命运复仇,向鸿元复仇!

  可是渐渐的,这种和鸿元间的仇恨转变成了对深蓝一族的仇恨,他们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月息没有说话,在场的红一族没有一个人开口,但是,此时的我却快步走到了桑山的面前,飞起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桑山滚落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我这一脚是用上了道力的!

  大家惊讶地望着我,我却紧握双拳,冷漠地说道:“在我们中国,有过一段很屈辱的历史,我们叫它抗日战争,虽然不知道你们的世界是否发生过。在这场长达八年的中国和日本的战争中,我们中国光是无辜的同胞惨遭杀害上百万还不止,这些人的鲜血,换来了如今的和平年代。但是,如今很多的年轻人,渐渐忘记了这份仇恨,沉‘迷’在一些所谓的日本文化中。甚至有的人还嘲笑愤青,说需要理**国。说日本不一定都是坏的,我承认理**国没错,但是这份仇恨,永远都不应该被忘记。百万中国人的鲜血在地面上流淌,有的人甚至说出了,那是因为中国没本事,才会被侵略之类的言语。我说这***都是放屁,弱小就该被打吗?那今天是不是路上的姑娘就活该被大汉占便宜?你刚刚说,打不过鸿元就放弃复仇,你刚刚说,复仇换不来是什么,这都是扯淡。我承认复仇是一条不归路,可是你的世界都被毁灭了,你居然妥协了?你的骨气呢?做一个人,要有骨气!头掉了就是一个疤,魂魄被灭了,至少后人记得你的名号!至少你对的起你的脊梁骨。我看不惯如今满大街追着日韩明星跑的年轻人,但是我不会去骂他们,因为喜欢什么是自由,可是这种民族的仇恨,灭国的痛楚不该被忘记!更何况,你们的世界都被鸿元毁了,你桑山,难道就不恨吗?”

  我一通大吼,怔的四周的人目瞪口呆。我收声之后看着四周的人,冷冷地说道:“我很失望,原来整个红一族只有血一个人是真心想要复仇的。你们,让我看不起!”

  没人吭声,一个个都低下了头,月息忽然间问道:“说起来,血人呢?一天都没见到了。”

  这时候众人包括我才发现,血不见了,而粉红‘色’头发的少‘女’却在此时低下了头,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