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一十五章,水墨画中,华群老道士

第一百一十五章,水墨画中,华群老道士

  “你知道那个老道士的下落?快说。@!..”

  对于这个养鬼道场炼制妖鬼的三方势力,我已经拜会了两方,看似臣服实际上心怀鬼胎的夜叉鬼神一族,破釜沉舟的幽冥府‘混’摩天,但是唯独这个已经和我‘交’手过,但是却不知道对方真面目的老道士还是神神秘秘。

  之前小鬼对我说过,老道士应该是深蓝一族之人,而且他还捡到过老道士留下的天蓝‘色’头发,这更进一步证明了老道士的身份。

  但是,就算‘逼’问几个深蓝一族的俘虏,可是却也没人能说出老道士的真正来历,恐怕是需要深蓝一族的高层才能够知道这其中的情报。

  不过我万万没想到,红‘女’王居然这么快就‘弄’到了老道士的来历,甚至连其行踪都搞到了手。

  “我的情报可没有这么廉价,五天后的满月之日,是我彻底觉醒的时候,这一天肯定有深蓝一族之人来捣‘乱’,我需要你为我护法,这个要求应该不过份吧?”

  这要求乍一听是不过分,深蓝之王和我之间如今也是不死不休,迟早要对上,为了抓住老道士而答应红‘女’王的这个要求,并不亏。

  我点了点头,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红‘女’王留下了一封信在桌上,然后优雅地起身,向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下一次请换好喝一点的红茶,那么,再见我的王后,本王还会来照拂你的。”

  对于这种层次上的**,我已经彻彻底底没了脾气,懒洋洋地挥挥手,算是告别了。

  等红‘女’王一走,我立马拿起了桌上的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画,画上是一个穿着黑‘色’道袍,拿着黑‘色’拂尘,脚踩一条小舟,不过这画是水墨,所以看不出老道士的头发颜‘色’,只是穿着和拂尘看起来确应该是他没错了。

  在画的下方写着一行字:此人,姓华,单名一个群字,是深蓝一族上一届曾经的第二高手,实力强悍,更是‘精’通各种妖法邪术。之后深蓝一族内部盛传他因为用同族之人的身体做邪术试验,因而被深蓝之王流放。实际上,却是隐姓埋名,为深蓝之王做一些不可告人之勾当。今次,他千辛万苦先行潜入这个世界,为的是借助这个没有被毁灭的世界,炼制极尊躯壳,打造不会破灭的身躯,为深蓝之王的永生做出贡献。

  之前旧厂房内,血曾经说过深蓝之王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具身体,保持永生不会被毁灭,但是如果拥有了一具永远不会毁坏,且能保住他血脉的躯壳,那也就解了深蓝之王的难题,算是大功一件!

  黑蛋在我身边,见到极尊躯壳几个字后眼镜里微微闪烁疑云,奇怪地说道:“这妖鬼躯壳我在九霄万福宫的藏书阁中看见过相关记载,如今想来,之前养鬼道场炼制的这些妖鬼,多半也都是为了妖鬼躯壳打造。妖鬼躯壳是古神的一种极高深邪术,在上古时期,古神亦是有正邪之分,邪道之中的古神虽然强悍,但是却也依靠邪术。这妖鬼躯壳便是邪术之一,是利用妖族枯骨,浸泡在特殊的液体之中,再以强悍的魂魄炼制一个躯壳,这个躯壳和妖鬼相似,不过比妖鬼强悍百倍不止,套在身上后,不仅防御惊人,还能调动妖鬼二气帮助主人一起进攻,在上古时期被称为最玄妙的发明之一。当然,被正道的古神所不齿。”

  黑蛋的话不免引起的注意,我双手‘插’在睡衣的口袋里,想了想后说道:“那么炼制这种妖鬼躯壳,需要什么材料?从你的话里,多少能够分析出一些,也就是妖怪的骨头,特殊的溶解液,加上强悍的魂魄。”

  黑蛋点点头,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九霄万福宫内的书籍没有记载,不过根据我自己的猜测,至少需要超级大妖级别的骨头,还有和莫良一样强的魂魄才行,目前已知的超级大妖并不多,洛阳洛星的手下是不是还有超级大妖存在,我回头调查一下,不过现在我想了解的是和莫良一样强的魂魄,‘阴’间应该还有吧,要找华群老道士的下落,看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虽然知道了老道士的来历,更是知道了是什么样的躯壳能够让夜叉鬼神一族和‘混’摩天如此疯狂地不顾一切,不过想要阻止老道士的行动,还是必须先找到他的下落。

  下午的时候,黑蛋那边有了消息,和洛星取得联系后,证实洛星那边是一切安全,应该是没有问题,可是这样一来,华群老道士要去哪里找超级大妖呢?

  我坐在办公室里将脑海中所有我见过的超级大妖的资料过了一遍,老蛇死在酆都鬼城之中,这个地方没有禅宗的高手是进不去的,也就是说,不可能是老蛇。那么,青牛呢?更不会,青牛在方诸山上,方诸山上就算老不在,还有庄看家,而且我不相信凭华群的实力能够打的过青牛,所以方诸山也排除在外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狼皇了,可是狼皇死在了狼族的禁地内,而且是尸骨无存,更不可能被发现。

  我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笔,一边‘露’出深邃的表情,不过一时间还没有头绪。正想的头痛的时候,一个老朋友登‘门’拜访,开水蛙背着自己的小竹篮,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对我笑道:“端木森啊,有没有想我?我来北京办事,正好来你哦。”

  本来我正头痛超级大妖的事情,一看见开水蛙走进来,顿时就像看见了救星一般,一把拽住了粉嘟嘟的手,笑着说道:“救星救星啊,哈哈!”

  开水蛙被我‘弄’的莫名其妙,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拉进办公室后,我又是给它倒茶又是给它那点心,嘘寒问暖的,开水蛙斜瞄着我说道:“端木森,你小是不是又有事情求我?我可告诉你这一次我来北京是有大买卖的,你丫的别坏来烦我啊!早知道就不来看你了,真是的。”

  我哈哈一笑,拍拍开水蛙的肩膀说道:“你看我俩都是老朋友了,你怎么好意思拒绝我呢?而且北京怎么说也是我的地头,你要做什么生意我一定帮忙!不过你也要帮我一个忙,帮我查查还有那些超级大妖活着或者是尸骨还在的。”

  开水蛙这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伸手握住了自己脖上的项链,拒绝道:“不行,不行,这肯定不行。我真没时间,而且妖典我也打不开啊。最近它又犯‘毛’病了,不怎么听话。”

  我一顿,‘阴’仄仄地一笑,走到‘门’口佯装喊道:“黑蛋,黑蛋啊……”

  开水蛙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很是不满地说道:“你,你喊那头狼妖干什么?”

  我指了指它脖上的妖典,耸耸肩说道:“你打不开不代表黑蛋打不开啊,反正上一次妖典已经表‘露’出了对黑蛋的喜爱,我觉得有必要让黑蛋来试试看。黑蛋,人呢?”

  开水蛙将我硬是拉回了办公室里,气鼓鼓地说道:“行,行,行,我拗不过你,你和罗焱都是一副土匪样。我帮你问问妖典总行了吧,不过这之前我在北京的生意你得让我先处理了,而且你要给我做保镖,陪着我一起!”

  开水蛙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基本都是保镖不离身,今天也是如此,两个保镖站在‘门’口,如今怎么会需要我来当保镖了?除非它这一次的生意太不简单,需要高手压阵。

  “你这次做什么生意啊?话说最近一阵圈里你的名气是越来越响了啊,特别是几个大型的通灵坊市,都盛传有个妖族的流‘浪’商人,总是能够拿出极品好货,说的就是你吧。”

  我认为这个神秘的流‘浪’商人应该是开水蛙,却没想到这货又是一阵摇头,脸‘色’倒是变的严肃起来,低声说道:“不是我,是我的竞争对手。一头猫妖,这猫妖倒是有几分本事,手下也有点人脉,我最近几次派人探险,它都偷偷跟着,最后在宝物出世之后被它夺走,抢了我不少东西不说,还在市场上贱卖,扰‘乱’市场秩序,让我们手上很多好东西,原本能够卖好价格,如今都不值钱了。这一回,在你们北京的天方顶级通灵拍卖会上,我找了几个商人联盟,好好斗一斗这妖猫。”

  我一顿,疑‘惑’地问道:“斗?你们要打架?”

  开水蛙摇摇头,解释道:“当然不是打架,而是斗宝,比谁家的宝贝好,不过我怕它下黑手,所以你要做我的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