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再会魔镜! 为所有捐皇冠的书迷鞠躬!

第一百一十九章,再会魔镜! 为所有捐皇冠的书迷鞠躬!

  白布落地,魔镜,曾经在古皇陵墓内想要和我做‘交’易的魔镜,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这里只有我之前见过魔镜,所以也只有我了解魔镜是通灵的,我吃惊地说道:“你,你们是从哪里‘弄’来这魔镜的?”

  四周的人都看出了我的惊奇,特别是心眼大师疑‘惑’地问道:“端木家主,你好像认识魔镜?”

  我点点头,说道:“当然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它是通灵的,在其中有一股黑暗的力量,能够预知一切,知道过去未来!”

  心眼大师哈哈一笑道:“的确传闻中是这样,不过,我们拿到这面魔镜的时候,它已经残破了,而且碎了好大的一块,你看左上角。所以虽然我们检测到内部是有灵智,不过它一直表现不出来,所以,如果不是它已经残破并且有些异常,我们的幕后老板也不会将它拿出来拍卖。毕竟,谁都想未卜先知,端木家主,端木家主……”

  我耳边众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我看着魔镜左上角的那块碎痕,耳边忽然传来低沉的说话声,不清晰,模模糊糊的,不过却在我的耳边回‘荡’,对我说道:“端木森,端木森,好久不见,端木森……”

  这是魔镜的声音,我很熟悉的声音,心中一片冷,我反手想要去拔轩辕神剑,却听见魔镜又低沉地说道:“我会来找你的,你等着我,我们终有一日还要相见,十圣献心的真正秘密,只有我才能告诉你,哈哈哈……”

  一阵‘阴’沉的大笑,我全身一个‘激’灵,从刚刚那种幻境之中恢复过来,看了看四周的地面和众人吃惊的脸,心眼大师虽然看不见不过还是能够感觉到刚刚的异样,拉着我轻声问道:“是不是刚刚魔镜有了反应?我隐约间听见了一个可怕的声音。”

  这位大师的心眼果然足够厉害,魔镜对我单方面的通话,他竟然还能听的见。不过我不愿意将心眼大师拉入我和魔镜的争斗之中,便谎称没事,随后装出笑脸说道:“我没事,只是刚刚有一些走神罢了。(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好了,我们回去吧。”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往回走去,一路上小猫妖和开水蛙又是争吵不断,两个与其说是仇人倒不如用冤家来形容,互相看不惯对方,所以经常吵架拌嘴。

  拿到了贵宾卡片,第二天下午五点左右过来参加拍卖会。我走出天方一水阁的时候,却看见之前很是蛮横的几个有钱老板被人扔了出去,手上还捧着几个瓷杯,大喊道:“你们什么狗屁的天方一水阁啊,我这是乾隆年间官窑烧的,你们居然说我不够资格!我呸!”

  其实他们手上的是真东西,不过和藏品区里的那些比起来,当真是弱了一些,这就是灵异世界和真实世界之间的差别。

  我回到了四合院,看着手上的卡片,黑蛋他们还在追查华群老道士的下落,我打了个电话给牛老,想问一问天方一水阁幕后老板的事情,不过可惜,他和妖姬一起出差去了。

  说起来这么多年,在国字号第五组内,我认识的人也就只有四个,一个是牛老,一个是能哥,一个是妖姬,还有一个便是月息。

  牛老和妖姬出差,手机不通,能哥闭关修炼,而且这老大哥根本就不用手机,这位修炼狂人上一次看见我在玩手机游戏,他还很奇怪地问了一句:“手机也能玩这么高级的游戏了?过去手机不是只能玩俄罗斯方块吗?”

  而最后一个月息,如今已然不复存在,心里不免有些悲凉。有人说越是长大人就越是孤单,这话其实没有说错,因为随着我们成长,当年那些在小时候一起踢足球,然后一起喝一瓶汽水的伙伴们也都各奔东西了,而对于我而言,虽然没有这些正常孩该有的童年,但是随着我慢慢长大。

  赵云倾离开了我,恋心儿远在另一个世界,身边的兄弟朋友们也都一个个天天忙忙碌碌,小骗忙着修炼,弑君和毒龙真人在商量结婚的事情。

  而我这个素日里最忙碌的人,今天难得闲下半天,却发现,连个陪我说说话的人都没了。有人说,忙点好,可是也有人说,越是忙,情就越是淡,有时候,这些话还是有道理的。

  我在办公室里看着桌上当年老太太和王昆仑他们一对兄弟的合照,发了一会儿呆,直到木梁纯抱着一叠文件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才笑着说道:“辛苦了,等过一阵给你们放个假。”

  等我处理完工作,也已经到了晚上,办公室里已经没人了,该下班的下班,该吃饭的吃饭去了。我伸了个懒腰,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不知何时起,自己只要在四合院里,就经常一个人吃饭,因为我总是外出,积压的工作一般都很多,完成的时候,办公室早就没人了。

  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关节,围着办公室转了一圈,正准备关上大‘门’离开,忽然一阵‘阴’风吹过我的脸,落在了远处的桌边上,我猛地回头,厉喝道:“谁,胆真大,敢来轩辕家族撒野!”

  我一转头却看见一张银‘色’的面孔漂浮在我的桌边上,这是一张如同被液体凝聚起来的面孔,有一些扭曲,看见我后‘露’出一丝‘阴’沉沉的笑容说道:“端木森,我说过我们还会见面的,怎么?你以为我是随便说说的?”

  这张脸赫然就是魔镜之上的那张脸,这个声音也就是魔镜的声音,可是为什么它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我能看出现在这个状态的它,既不是魂体也不是妖怪,似乎根本就不是魂魄或者生物,而是光,是光的折‘射’形成的一张脸。

  “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冷冷地问道,左手道力已经吞吐不定,对面的魔镜却赶忙‘露’出一副害怕的样,说道:“别,别呀,我可没说要和你一战,当然我也打不过你,现在的你多厉害啊。轩辕神剑还真被你拿到手了,不过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这把,所以我没预见到,命运果然还是很复杂的,你也是第一个让我预判出错误的人,这种预判错误的感觉真是,太‘棒’了!你知道吗?从我被打造出来开始,我就从来都没有失败过,可是在你的身上是第一次,所以,我对你有深深的痴‘迷’,端木森,我怀疑我爱上你了!”

  我皱着眉头,道力一洒而出,对面的魔镜银‘色’的面孔被道力打中却没有受到伤害,而是如同光影一般扭曲了一下后就恢复了过来。

  “果然是光影组成的,哼,你以为你只是一个影像我就奈何不了你吗?一样能灭了你!”

  我正要启动造天之力,魔镜却大声说道:“好了好了,战斗到这里先暂停一下如何?我来这里可是给你送情报来的,你不能这么多我吧。”

  我一怔,送情报?我不由得疑‘惑’问道:“什么情报?”

  魔镜飘了起来,环绕在我的四周,对我说道:“端木森,你不好奇天方一水阁的阁主是谁吗?谁又有这么大权力,在北京比你们超级家族还牛,能够搞到这么多的藏品,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吗?”

  我眼角微微挑了挑,快语说道:“快说!我没空和你猜哑谜!”

  魔镜点点头哈哈大笑道:“哼,真是一个急‘性’的男人,不过我就是喜欢你急‘性’的样。那么我就告诉你好了,一个已经很久没出现的男人,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人……”

  它在我的耳边说下了一个名字,让我浑身一震,吃惊地看着魔镜,冷冷地问道:“你没开玩笑?不是骗我的吧?”

  魔镜哈哈一笑道:“当然不是,怎么说呢,我虽然受损了,不过预知的能力还是在的,这个答案或许超出了你的想象,不过你要记住,我还是魔镜,我说过十圣献心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没错吧。”

  它看着我手上的红‘色’印,我将手背在了身后,眼神‘阴’晴不定,这个名字超出了我的想象。

  “好了,明天还会有大事发生,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那么,我不打扰你的沉思,端木森,有一些‘阴’谋不一定来自你的敌人,可能还来自于你身边的人,记住这句话,逆天之路永远都是孤独的,你若是还以为能够依靠别人,那么就大错特错了。”

  魔镜一边说着一边飞出房消失不见,我站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内,低声重复它的话:“有些‘阴’谋不一定来自敌人,而来自于我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