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二十一章,魔镜流拍

第一百二十一章,魔镜流拍

  超级家族之王,史上最年轻的超级家族家主,富可敌国,实力惊天……

  这点名号,我打从心里‘挺’讨厌的,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讨厌。..因为这些听起来华丽丽的名号背后留下的却都是我痛苦的回忆,一路走来,我踩着敌人的尸骨,流着悲伤的泪,送走了一位位亲人朋友,最后才站在了这样的高处。

  不过听见其他超级家族成员的话,场内的这几十号人,一个个都‘露’出了惊叹的目光,我站起身来,双手‘插’在口袋里,看了看身后的神秘吸血鬼,又看了看面前穿着白‘色’大衣的老头,冷冷一笑说道:“你心里不爽,我能够理解,如果你想要来抢,我奉陪,不过你要记住一件事,也请这个会场内所有准备对我出手的家伙记住一件事。走出天方一水阁后,你们能对我动手,我也能对你们动手。不怕死的话,可以来找我的麻烦。”

  语毕,我一踩吉他箱,吉他箱瞬间竖了起来,打开吉他箱的盖,握住了轩辕神剑,微微拔出几分,金光耀眼而出,惊为天人的力量在空气里飘‘荡’,我目光扫过所有人,冷面不语。

  直到天方一水阁的人出来调停,这才将紧张的气氛舒缓了下来。我也坐回了椅上,小猫妖在我左边,微微一笑‘露’出小虎牙说道:“你好霸气啊,我好喜欢你哦。”

  说着就往我的手臂上蹭,我赶忙将手臂‘抽’了回来,此时拍卖师清了清嗓后,高声说道:“各位宾客,今日天方顶级通灵拍卖会的压轴拍品终于来了。各位期待已久了吧,那么有请礼仪小姐将拍品推出来吧!今日,我们第三件拍品,便是曾经由中国华夏古皇保管,并且奉若珍宝的魔镜!”

  礼仪小姐将魔镜推了出来,白布落下,魔镜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拍卖师一边介绍道:“世人都希望知道过去未来,掌握自己的命运,在座的各位也是如此,肯定希望知道未来是福是祸,那么,魔镜就能满足你的一切愿望。如同童话故事里的魔镜一般,这是一面能够预知未来的神奇镜,内有灵智,只要问其问题,便能够获得相应的答案。”

  说话间,礼仪小姐拿出一枚散发出白光的晶石放在了魔镜的面前,我对于这种白‘色’的晶石很熟悉,就是仙晶无疑,礼仪小姐是想用仙晶来刺‘激’魔镜,让魔镜显‘露’出本体。(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按照常理来说,魔镜应该是会字仙晶内仙气的刺‘激’下暴‘露’本体,因为对于魔镜来说仙气这种纯粹而且强大的能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修补它的损伤,可是今天似乎出了意外。

  当仙晶放在魔镜面前的一刻,魔镜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仙气飘了出来包裹住了魔镜,魔镜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安静的就好像是一面普通的镜一般。

  拍卖师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宾客们也都‘露’出了不解,又过了一会儿,魔镜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好像根本就不会有反应一般。

  拍卖师紧张起来,很快就有工作人员从外围走了进来,在测试了半天,鼓捣了好半天后,只能对着拍卖师摇了摇头,好像是表示无能为力。

  天方一水阁所拍卖的拍品都必须是货真价实,这是拍卖会的诚信所在,但是今天的情况却是大大地出乎了所有的预料,我身边的宾客们都窃窃‘私’语起来。

  “莫非是搞错拍品了?”“有可能,不过说什么能够预测未来之类的话,估计也没人相信。”“天方一水阁也耍这种小手段,看来所谓的顶级拍卖会也没落了。”

  我看着魔镜,眉头微微皱起,我知道拍卖台上的魔镜没有被掉包,是货真价实的,但是为什么它没有反应呢,感觉上就好像是它故意不显‘露’,我隐约间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很快工作人员退场,拍卖师只能尴尬地说道:“低价5000万美金,一次加价50万美金,各位尊贵的来宾,开始拍卖了。”

  然而,过了五分钟,还是没有一个人出价,这是当然的,所谓的魔镜一点反应都没有,真假难辨,怎么可能有人站出来做这个冤大头。我虽然知道这魔镜是真货,但是魔镜本身就是个大麻烦,不在我身边的时候都经常来找我,给我一些有的没的‘阴’险提示,若是被我买回家了,那还了得?我可不会自己将麻烦请回家。

  十分钟后,拍卖师只能宣布魔镜流拍,但是天方一水阁怎么可能只拍三件拍品,让我们这些人稍安勿躁,送上酒水的同时,天方一水阁内部也在紧急地从藏品区调新的藏品出来拍卖,比起计划来说,这种顶级的拍卖会还是信誉第一。

  开水蛙要了一份寿司和一罐牛‘奶’,小猫妖要了一份‘肉’干,两个妖怪倒是对于这种特殊的情况见怪不怪。我起身,问了卫生间的方向后,走了过去。

  不过我这边一动,就看见角落里的神秘吸血鬼也跟着动了起来,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看来之前围绕棺材的争端还没结束,已经按捺不住,在天方一水阁内就想对我出手了。

  走进卫生间,洗了洗手,就看见一个身高个,穿着黑‘色’斗篷,‘阴’冷‘阴’冷的家伙走了进来,它走进来后还顺手锁上了卫生间的大‘门’,我甩了甩满是水珠的双手,笑着说道:“一直以来我都听说吸血鬼应该是一种非常有耐‘性’的魔鬼,不过你倒是打破了我这个观念。而且你还不是纯种吸血鬼,竟然在看过轩辕神剑的剑芒后还敢跟着我进来,真的认为自己是不死的吗?”

  黑‘色’的斗篷内,我看见一双微微闪烁的红‘色’眼珠,说话间,道力所化黑白游鱼落在了它的身边,我看不见它的表情,不过紧握的双手还是暴‘露’了它内心中的紧张。

  沙哑的声音响起:“我,我只是来方便的,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

  我笑了笑,用干净的‘毛’巾擦了擦手,然后转身走向外面,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我忽然有了一个‘阴’仄仄的想法,对着这神秘的吸血鬼说道:“我知道你也许只是某个纯种吸血鬼的傀儡,所以,为了不让你难做,我倒是可以透‘露’给你一个情报。那面魔镜,是真货。”

  吸血鬼全身一震,我却已经打开了卫生间的大‘门’,走了出去。我这么做自然是想要让这吸血鬼买了魔镜,当然它不买我也没损失,买了最好,省得魔镜总是来找我的麻烦。

  只不过我前脚刚走,卫生间内,神秘的吸血鬼将头上的斗篷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满是冷汗的脸,惊恐地低声自语道:“真是,真是太强大了,这就是中国的道力吗?明明只是两条看起来一点力量都没有的游鱼,为什么会给我带来这么强的危机感,仿佛只要它们愿意,就能瞬间吞噬了我!”

  回到了拍卖会内,我前脚刚踏进去,正在向着自己的座位走,猛然间就看见会场内所有的灯光全部都暗了下来,一点光都没有!

  四周的人都发出了惊叹和疑问的声音,我却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优先打开了心眼,可是我的心眼才一打开立刻就被一股更强悍的心灵力量给镇住了,硬生生将我的心眼探测范围压制到了最低程度,我心知有高手在暗中对付我。

  一‘摸’腰包,数张镇魂符飞去,金光在空中亮起,可是这点光亮还没持续多久,我就看见一道蓝‘色’的水气洒了过来,将天空中的十张镇魂符给打成了碎片。

  我的脸上更是触碰到了水气,湿漉漉中带着几分灵气。镇魂符被打碎,我的心眼被压制,我立身于当场,光是靠耳朵听着四周的动静,根据记忆一点点向自己的椅方向走去,右手不断地召唤轩辕神剑,我和轩辕神剑心意相通,只要靠近一定的距离,神剑就能自动飞到我的手上,可是这一回,连续召唤了好几次,轩辕神剑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怎么回事?难道轩辕神剑距离我很远?不应该啊!”

  我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一直‘摸’索到了自己的位边缘的时候,会场内的灯光亮了起来,我看见会场内什么都没有变化,我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座椅边缘,却看见轩辕神剑安静地躺在地上,和我之间只有半米的距离。

  “怎么回事?”

  我握住轩辕神剑,神剑无恙但是刚刚就是没有接受我的召唤。就在此时,有工作人员紧张地走上拍卖台,在拍卖师的耳朵边上低声说了几句话,拍卖师脸‘色’一变,又对之前买下禹皇手杖的‘蒙’面人耳语了几句,这‘蒙’面人一下就从椅上站了起来。

  我奇怪地看着他们的举动,却听见这时候‘蒙’面人很是‘激’动地喊道:“什么,我的禹皇手杖被人调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