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二十六章,必须救她,因为她是我的朋友! 求金钻,快月底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必须救她,因为她是我的朋友! 求金钻,快月底了!

  红‘女’王的觉醒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是‘精’神层面的觉醒,也就是之前在旧厂房内,月息目睹自己的族人被杀死,鲜血对这个单纯的‘女’孩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从而觉醒成为红‘女’王。..第二步骤便是身体的觉醒,也就是恢复全部的实力,这个过程被我阻止,也就是红‘女’王企图吸收九个人质的红‘色’灵气,不过因为太残忍,我当场就翻了脸给拦下来了。第三步骤便是在满月之际,借助月华之力洗练自己的身体,达到灵‘肉’合一,也就是说,满月之后,原来的月息就再也不会回来了,而红‘女’王将会彻彻底底归来。

  而我,这个月息表白的对象,这个她喜欢的男人,却要眼睁睁地看着她的意识消失,这又是何等嘲讽的命运。

  我回到北京后直接去了创界庄园,整个创界庄园一片忙碌,红‘女’王觉醒后这群原本一盘散沙的族人全都凝聚了起来,就连之前颇为绝望的血也是笑脸常开,和我打招呼的时候都用上了俏皮的语气。

  但是,我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悦的表情。

  走进创界庄园的主体别墅中,进了红‘女’王的房间,看见她站在宽大的沙发上,披着一件半透明的红‘色’薄纱睡衣,手上捧着一本杂志,手边放着一杯红茶,感觉到我的到来后,她妖媚地笑了笑说道:“哎呀,我的王后来了,怎么样?这一次追杀华群的行动还顺利吗?”

  我眉头一皱,厉声说道:“我不是你的王后,若是再胡言,我不介意割了你的舌头!”

  红‘女’王微微一笑,却不动气,喝了口红茶后还故意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狐媚的很。

  “你在你们的世界也是这样吗?喝着顶级的红茶,过着奢靡的生活,养着一群男**。”

  我开口问道。红‘女’王将杂志合上扬了扬后说道:“除了没有这种满是肌‘肉’男的杂志以外,其他生活倒是差不多,我在那个世界里宫殿建立在一片保留的绿洲之上,环境空气还比这个城市好的多,红茶的话倒是你们这个世界要好一些,至于男**,这个世界我也可以收不少哦。小说网不过,我最爱的只有你一个,我喜欢强大的男人!”

  说实话,我对红‘女’王本来就很厌恶,是打从心里的厌恶,一个‘女’人不检点还不算,还在一个艰苦的世界里过着奢靡的生活,何来‘女’王之样!

  “你的人民在受苦,你作为‘女’王,至少应该想着怎么让他们过上好日。”

  我的话说到一半却被她打断了,她摇着头说道:“你错了,大错特错了,身为君王就应该有君王的样,身为臣就应该有臣的觉悟。你一路走来,没发现吗?我不在的时候,这些族人全都是一副悲凉失望的样,可是一旦我回来了,他们全都有了‘精’神的寄托。这就是我伟大的地方,你以为在艰苦的地方我就应该过上艰苦的生活吗?你这样的想法,便是因为你虽然本事很大,但是却从来没有将自己当做上等人来看待。”

  我摇摇头说道:“我无法认同你的说法,更不会去认同。而且,在我的世界观里,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上等人和下等人,你以为你穿着十万的衣服,开着一千万的车就是上等人了?死后,还不是一堆骨头,进了‘阴’间说不定比你贫穷的人反而成了厉鬼,富有的人反而只是‘阴’魂。说穿了,我们脚下还有一个世界,可别忘了。”

  说完之后我拉开‘门’,走了出去,留下了一脸不满的红‘女’王。

  坐在别墅顶上,看着太阳马上落山了,又是一片烧云,我吹着晚风看着远处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自行车,轿车,行人‘交’织在一起。男人,‘女’人,小孩,老人,欢笑着,疲惫着来回走动。

  背后的天台大‘门’被打开了,血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瓶啤酒放在了我的身边,我看了看啤酒摇摇头说道:“我不喝酒。”

  他却拉开了自己手上的这一罐,一仰头喝了下去,我看着他的喉结上下滚动,脸上却带着一种凝重的表情,我开口问道:“你们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吗?”

  血一口气将一罐啤酒全都吞了,然后冲我点点头说道:“差不多了,最后几个阵纹的描画,其他的族人在做。”

  我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了嘴上,却没有点,惨然一笑着说道:“我和月息是在‘阴’间相遇的,那时候我去袭击鬼帝公的白‘色’轿,然后一不小心落进了轿内,当时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被她那一头红‘色’的头发吸引了,真的很漂亮。只是没想到,如今这一头红‘色’的长发却成了让她消失的原因。”

  微风吹来,红霞之下掩映着我悲伤的脸。虽然我不喜欢月息,可是这样一个天然呆的‘女’孩,心地善良,美丽,如同邻家‘女’孩一般的姑娘,我是真心将她当自己的朋友,可是如今竟然要消失了,虽然身体还在,虽然灵魂还在,可是意识却永远不会存在了,我的心里难免悲凉。

  国字号第五组妖姬去闹过了,可是却被牛老弹了回来,因为国字号第五组和红一族正在结盟,他们没理由干涉‘女’王的觉醒。

  血双手叉腰,低声说道:“我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听说过你的名号,但是听的最多的,不是你的英雄无敌,而是你对身边朋友和兄弟的关心和保护。这一罐啤酒你喝下去后,绝对不会醉,但是至少会让你明白一些事情。我敬爱红‘女’王,所以我不会为了月息而帮你的忙,但是我敬佩你的为人,所以我下面说的这些话,你听过之后,就请忘了。”

  我一怔望着血,他低声说道:“满月之时,‘女’王会在血池内沐浴,灵‘肉’会渐渐合一,血池是我们从‘私’人血农手上买来的,是凡人的血,灵‘性’不高,所以‘女’王灵‘肉’合一的时间会加长。但是即便如此,灵‘肉’合一也就只会持续五分钟,五分钟后‘女’王就会彻底觉醒,月息的意识就会消失。而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月息的意识会最后苏醒,如果这个时候打断‘女’王的沐浴,那么,月息可能会占据身体,重新回来。我告诉你这些,是为了让你了解仪式过程,万一深蓝一族攻过来,就会在最后一分钟下手。”

  血说完之后,走到我的身边,抱住我的肩膀,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我全家被杀的时候,红‘女’王没有想过救我们。但是我出事的时候,月息带着族人来救援。我是红一族的护卫队队长,我不能背叛‘女’王,要装出很高兴她觉醒的样。但是,如果可以,请你将月息带回来,至少我明白,一个善良的‘女’王,迟早会带领我们的族群走向幸福。拜托了,端木森!”

  他说完之后,将手上的酒罐烧成了灰烬,然后一挥手点燃了我嘴上叼着的烟,踏着晚风,离开了天台。

  我看着血的背影,微微一笑,心中想道:这家伙,先说我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再告诉我仪式过程,最后表达了自己的心意。真是一个敢爱敢恨,明辨是非的家伙啊。

  转身看着身边的啤酒,我笑着拉开了啤酒的拉环,仰头一口吞下,凉的啤酒入口,我也是一口气喝了个干干净净,太阳此时已经落山,月亮的轮廓出现在了天空中。

  我双手‘插’在‘裤’口袋里低声说道:“我真是糊涂了,自己的朋友要消失了,居然还在考虑要不要救她。吗的,真是越活越‘混’蛋了,还用考虑吗?当然要救,什么狗屁的‘女’王,关我鸟事!”

  满月当空,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地上,创界庄园的中央,红一族的族人将中央的血池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我叼着烟,站在亭外面,看着红‘女’王走入血池中,五分钟的沐浴时间开始了。

  使用沙漏计时,当然我自己的手机上也在计时,最后一分钟,我会出手,而且是毫不犹豫地出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剩四分钟,还剩三分钟,还剩两分钟,终于,最后一分钟到了!

  所有红一族的族人都跪拜了下去,只有血站在原地,而此时此刻,他看见我从亭里冲了出去,而血池中的红‘女’王浑身一颤,脸上‘露’出了一张无辜的表情,月息的意识短暂地归来,看着我,她没有说话,红‘色’的头发染着鲜血。

  我狂奔起来,在这月‘色’中向着血池冲去,就算我不喜欢这个姑娘,但是至少她喜欢我,虽然我们不可能成为恋人,但是至少我们是知心的朋友。

  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将我这个朋友,这个每一次都不求回报帮助我的朋友,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