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二十七章,深蓝突袭

第一百二十七章,深蓝突袭

  有人说北京初‘春’的夜晚比冬日还冷,今夜是满月,难得出现的晴朗夜空,月光皎洁甚至还能看见几颗零星的星辰,我在寒风中狂奔,月息披着白‘色’的纱裙,站在血池之中,那些黏糊糊的血液落在她的肩膀和头发上,光芒之下,她美的惊心动魄。(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在所有红一族的族人跪倒在地的最后一分钟,我踏着草地,冲过人群,拉住了月息的手,将她拉出了猩红的血池。

  月光下,她望着我,目中眼‘波’流转,惊奇地说道:“端木森,你,你……”

  我拉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外冲,笑着喊道:“我带你离开这里!今天,我若不死,你的意识便不会消失,由我来保护!”

  我们穿过人群,向着创界庄园的外面狂奔而去,红一族很快就有了反应,当第一个红一族的族人抬起头看见他们的‘女’王被我带走后,所有红一族的族人全部都抬起了头。

  我的身后传来纷‘乱’的声音,喊声传入我的脑海中,随后是一片红芒在我的背后亮起,我听见一声嘶吼压过了所有红一族族人的喊声。

  “端木森,一定要带她走,一定要让她活着!”

  血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悲怆,我没有回头,但是却郑重应了一声,大风起,吹‘乱’了我和月息的头发。轩辕家族的轿车在庄园‘门’口等着,钻入轿车之后,车立刻发动向着前方驶去。

  斑驳的车景,凌‘乱’的光线照进车窗内,黄‘色’的路灯落在月息的侧脸,她低着头,身上的血迹染红了她有些疲惫的脸,车内谁都没有说话。

  我取过干净的‘毛’巾递给她,她接过来后擦拭着自己的头发,片刻的安静后她开口说道:“谢谢你,但是请停车吧,我不能和你回去。”

  我一怔,皱着眉头不解地看向月息,却见到此刻她的脸上浮现出来的却是坚定的表情,这个一直随遇而安的姑娘难得一次变的如此坚定。

  “后面的躲避计划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有我罩着你,你绝对不会有事的,无论是深蓝一族还是红一族,若是敢来硬的,我绝对不会客气,你不用担心,所以……”

  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月息忽然一把抓住了驾驶座上的驾驶员,连续摇晃下,司机不得不将车靠边停了下来,月息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跨出了车‘门’。

  那么决绝,决绝地一点都没有回头的余地,我跟着跳下车,在纷‘乱’的北京大道上,在昏黄的灯光下,月息面对着我,狂风吹‘乱’了她漂亮的红‘色’长发,身上披着我上车后披在她身上的黑‘色’外套。

  我们对视着,就在这纷‘乱’的世界中,想要开口对她说些什么,可是她忽然对我笑了,这样的笑容就好像是说“再见”时候的表情,只是最终她却一言未发,转过身,迎着大风走向远处的创界庄园。

  我快步跟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大声地问:“为什么要回去?你难道不知道一旦红‘女’王彻底觉醒,你的这个意识就会消失吗?”

  月息低着头,轻声说道:“我知道,我是自愿的。”

  自愿的,我当场呆立,呢喃着问道:“我,想要知道原因。你这不是自杀吗?”

  月息甩开了我的手,一步步向前走去,我还想跟上去可是却听见这个熟悉的‘女’声对我喊道:“别跟来,我做的决定不会改变,不许跟来!”

  我的脚步停在了原地,看着川流不息的车灯照亮了这个孤单的少‘女’的背影,看着她向着死亡一步步走去,看着她用一句自愿将我推开,一个人奔赴死亡,奔赴万劫不复的深渊,而我却无能为力。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我接起来之后却发现这个号码是血打给我的,接通之后,血那边的声音很吵杂,他大声地问道:“月息怎么样了?安全到你们四合院了吗?”

  我无言以对,少‘女’还在我的前方,只是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血听见我半天没说话,焦急地喊道:“一定要保护好月息,深蓝一族的人已经到了创界庄园,我们两边已经‘交’上了,我估计还有杀手已经冲过去截杀你们了,有你在虽然我很放心,可是毕竟月息手无缚‘鸡’之力!”

  听到这话,我果断挂了手机,向着月息冲了过去,就算用强硬的手段,打昏也好,震晕也罢,一定要将她带走。

  可是就在此时,意外还是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我的眼前。

  我看见一道蓝‘色’的灵光在远处的马路上炸开,然后一辆卡车侧翻撞上了前面的轿车,轿车再撞上了前面的吉普车,形成连环的追尾事故,随后巨大的爆炸声传来,光冲天,四周的司机吓了一大跳,而这个爆炸就在月息身边几米的地方发生,我也是一怔,随后一愣神之间,却看见一道蓝‘色’的灵光一把抓住了向着远处孤单前行的月息,拉出一道长长的弧线,飞了出去。

  整个过程发生的很快,到月息被劫,也就十秒时间,我目眦尽裂,鬼纹极变顷刻间发动,黒木所化的黑‘色’羽翼正要冲天而起,第二道灵光从远处的天空中落下,这一次命中的是我乘坐的轿车,整个轿车瞬间被炸裂,我身后轩辕家族的工作人员从车里爬出来,满身是血地向我求助,悲惨地大喊道:“家主,救我,救我啊!”

  纷‘乱’的街道,悲惨的嘶吼,从不知什么方向吹来的迅猛大风,以及映照着这一系列悲剧的冲天光,我皱着眉头,猛地转身冲向轿车的方向,鬼爪将轿车撕裂,拖着两个受了伤浑身鲜血淋淋的轩辕家族成员到了远处。

  只是,因为救人的缘故,月息的踪影已无法寻找,但是这些蓝‘色’的灵光也已经表明了劫犯的身份,深蓝一族!

  创界庄园遭遇了自从建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偷袭,本来就因为我带走月息而‘乱’成一团的庄园,猛然间遭到了深蓝一族数十人的围攻,血带着族人奋力反抗,可是即便如此还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三个红一族的族人死亡,十人重伤包括四人重伤垂死,十五人受了轻伤,我站在创界庄园内,看着地面上平躺着的三具尸体,用白布盖着,血的手臂上缠着绷带,红一族的族人全都对我怒目而视,我低着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血狂奔到我的面前,抓住我的衣领,咆哮道:“月息呢?月息人呢?”

  我低着头,最后只能轻声开口道:“被,被劫走了……”

  血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我往后退了几步,脸上一片红印,血对着狂吼道:“被劫走了,居然在你端木森的眼皮底下被劫走了!你不是向我保证过吗?你说一定会保护好月息,你不是刚刚还在大喊什么你若不死月息就不会出事!可是这就是你的保证,你不是逆天者吗?你不是绝强的强者吗?为什么会这样,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他冲上来踹了我一脚,不过却被莫良挡住了,莫良冷然地说道:“当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们也是没有料到,月息我们会想办法救回来的,希望你们能够提供深蓝一族的藏匿地点。”

  血攥紧了拳头,‘激’动地深深呼吸,却摇摇头说道:“‘女’王,我们会自己去救,不需要你来帮忙,请你离开我们的庄园,这里不欢迎你。”

  我从头到尾一言未发,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因为的确是我没有保护好月息。

  默默地退出了创界庄园,在铁‘门’关上后,我对血说道:“当时月息执意要回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放弃了求生的意志?”

  血一顿,停下了脚步,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却没有开口,月息决绝地回头一定有隐情,只是我被‘蒙’在鼓里。

  我抓住铁‘门’大声说道:“你是不是也瞒着我什么事情?月息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血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就这么走了,整个创界庄园隐藏在浓浓的悲伤中。

  往回走的路上,转出几条街,我看见一个蓝‘色’的人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不是实体而是幻影,带着三分笑意站在了我的面前,此人,赫然正是深蓝之王。

  老家伙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勃然大怒,直接拔出了轩辕神剑,正要劈出,深蓝之王却笑着摇摇头道:“不要‘激’动,红‘女’王的确在我手上,不过我还没将她怎么样。我来找你,是为了解开你心中的疑‘惑’,你难道就不疑‘惑’吗?为什么那个叫月息的姑娘不愿意跟着你走,而是一定要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