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二十八章,孤独的意识

第一百二十八章,孤独的意识


  “你知道原因?”

  我看着站在‘阴’影里的蓝‘色’幻影,问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急切。..

  “哈哈,当然,因为无论是古妖后裔还是古神后裔,觉醒的仪式其实都是一样的。”

  深蓝之王缓缓转身,面对着我,一双深邃的眼睛好像能够将我看穿,虽然这样的幻影,我有把握一剑之下将其抹杀。

  “说!”

  我冷漠地开口道。

  深蓝之王依然面带笑意,低声说道:“首先,你要‘弄’清楚一点,其实那个叫月息的姑娘是并不存在的。你觉得她是一个意识,但是她仅仅是存在于你们这个世界的意识,而且是一个即将消失的意识。就好像是一个漏水的碗,迟早里面的水会漏尽,一滴不剩。”

  我的心不住地往下沉,虽然还没有彻底明白深蓝之王的意思,但是这样的比喻已经很形象了,艰难地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月息迟早会消失,只是时间问题,你这么说有什么根据吗?”

  深蓝之王哈哈一笑道:“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但是你可以去问问红一族的人,甚至问问你身边那个手握妖典的妖怪,我深蓝之王还不必在这种事情上骗你。只是可惜了那个叫月息的姑娘,应该是个不错的‘女’人吧,至少比红一族那个‘性’格恶劣的婆娘要好的多。但是,这是不可逆转的事实。毕竟,月息的身体依然还是红‘女’王的身体,而她的灵魂更是红‘女’王的灵魂,没有灵魂,没有身体,意识也无所依靠,迟早会随风消散,她决绝地离开你,也许代表她自己意识到了这一点。”

  深蓝之王说完这话后转身向后走去,我转头看着他冷漠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蓝‘色’的幻影停了下来,转头看着我,叹道:“我还不想和你开战,所以让你明白无论你怎么努力,这个叫月息的姑娘肯定回不来了。你端木森是逆天者,可是你不是万能的,你不能让死者重生,也不能让意识恢复,所以,我不希望你做无谓之举。仅此而已,我也只是为了保住我刚刚建立在这个人间的一点基础罢了。小说网”

  深蓝之王消失在了黑暗中,无人的街道上,黑暗的‘阴’影中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去找血求证,因为我知道深蓝之王不会骗我,正如他所言,他没有必要骗我。

  其实这样的解释我自己也猜到了几分,为什么一向安静没有什么主见的月息会突然冲下车,为什么她在被劫走的时候都没有向我求救。

  我就这么走在街道上,四周的大厦上霓虹闪烁,今天北京的夜晚突然变的好沉重,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我走到一家便利店的‘门’口,看见一对年轻的情侣站在便利店的‘门’口,‘女’孩勾着男孩的手,男孩脸上带着不满地说道:“你别老是勾着我,我不喜欢。”

  ‘女’孩却一脸笑嘻嘻地不愿意松手,开心地说:“我就喜欢勾着你,就算你不喜欢我,只要我喜欢你就够了,嘿嘿,我就是喜欢你……”

  年轻的情侣越走越远,我站在便利店的‘门’口,忽然想起了那一天的雨中,月息站在雨中对我表白的时候,其实她心里比谁都清楚,我不可能喜欢她,我心里有恋心儿了,但是她还是说她喜欢我,因为在她的世界里,我是唯一的,只要她喜欢我就好,不求接受。

  夜路好长,她是明明知道自己要消失了,却不告诉我吗?所以故意不肯跟我走,因为她知道再怎么坚持也没用。

  伸出手想从口袋里‘摸’根烟,却发现烟盒放在了外套里,而外套还在月息的身上。

  或许深蓝之王说的对,明知道月息要消失,没有灵魂,没有身体的一个意识是无法存活下去的,那么战斗还有意义吗?月息不愿意让我为她战斗,所以跳下了车,难道我还要坚持吗?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几下,我掏出来后一看还是血的电话,接通之后,血在电话里对我喊道:“端木森,我们进攻并不顺利,请,请你来帮忙,救出月息。”

  我忽然皱紧了眉头,心中莫名的怒气爆发而出,对着电话狂吼道:“救出月息?还是去救红‘女’王?血,我问你,是不是月息的意识迟早会消失?你是不是骗了我?打断仪式真的能救月息吗?你告诉我,没了灵魂,没了身体,只有一个意识,这样的月息真的能救吗?”

  电话那头的血一顿,过了好半天才低声说道:“你,你已经知道了……”

  我跌坐在马路的石阶上,冷笑道:“哼,果然如此,这是你血给我下的一个套是吗?‘激’起我心中对月息的保护心,其实你知道月息救不回来了,其实你知道红‘女’王是一定会觉醒的,只是你害怕深蓝一族会来突袭,你怕伤到了红‘女’王,所以故意骗我,告诉我月息还有救,让我救走月息,其实就是变相地去保护红‘女’王。可是你没想到,深蓝一族会在路上截击我,你更没想到即便是我出手保护,红‘女’王还是没能保护好,你更没想到最后月息是自己走下车的,因为月息不愿意连累我,是不是这样?你个王八蛋,我说的对不对?你倒是给老说话啊!”

  我对着电话不断地怒吼,最后,血只是在电话里低声说道:“对不起……”

  然后就挂了电话,听着“嘟嘟”的声音,我咬着牙将手上的电话给扔了出去,“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四周经过的行人吃惊地看着我,我双手捂着脸,终于一切都明白了。

  到了最后时刻,月息这个傻丫头还在为我考虑,因为害怕我会卷入深蓝和红两族的大战而受到‘波’及,所以故意要跳下车,因为明白自己迟早要消失,所以决绝地不让我跟来。

  说到底,其实是她在保护我,我嘴里喊着要保护她,可是,到头来还是这个傻丫头在为我考虑。为一个不爱她的人考虑。

  我就这么一个人坐在昏暗的街道上,背后的车辆来回穿梭,眼前的人群川流不息。

  生命中,总有一个我们很爱的‘女’人,却不一定有一个很爱我们的人,我很幸运地遇见了一个爱我的‘女’人,虽然和她不可能在一起,但是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心里还是会痛。

  却在此时,一个散步的老头走到我身边,对我说道:“小伙,我看你半天了,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情了?”

  我摇摇头没有抬头,低声说道:“只是一个好朋友要死了,我救不了她,心里很难过。”

  老大爷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后说道:“既然救不了她,那就好好送送她。我今年85了,和老伴结婚六十年了,上个月她去了,去之前,我带着她转了大半个中国,还去了一次欧洲。虽然我救不了她,不过至少她走的时候很开心,我也就满足了。小伙,你那个朋友要是对你很重要,那你就好好送送她吧,让她最后的日开开心心的。”

  说完这些话后,老大爷将我扔出去的手机放在了我的身边,轻轻走开了。

  我抬起头,红着眼眶,看着老大爷背着手渐行渐远的背影,耳边回‘荡’着他说的话,既然救不了她,那就好好送送她。

  我看着身边的手机,虽然边角残破,可是还能用,用手背抹去了脸上的眼泪,一把握住了手机拨通了血的电话。

  国际贸易中心,330米的天台上,月息坐在椅上,狂风吹‘乱’了她的红‘色’头发,深蓝一族的高手包围在她身边,一个中年男看着月息,伸手‘摸’了‘摸’她的红‘色’长发,笑道:“真没想到我黄岐有一天能够触‘摸’红‘女’王的长发,不过你应该感谢我们深蓝之王的好心,还为你沐浴更衣,你身上这一套红‘色’的长裙,倒是‘挺’合身的。”

  月息眼睛斜看着眼前的男人,冷漠地说道:“血很快就会带着人来救我,而且再过一个小时,我体内红‘女’王的意识会再次清醒,你们都要死。”

  黄岐抬起手狠狠‘抽’了月息一个耳光,月息跌倒在地,黄岐哈哈大笑道:“还敢嘴硬,告诉你,血已经冲到了国际贸易中心之下,不过整个大厦都有我们的人把守,等到他冲上来估计死伤已经过半了,到时候解决他血不成问题,至于你体内的红‘女’王,只要在一个小时内将你杀死,灵魂碾碎,她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你不过就是我们的一个饵,只是我们没想到,你为了不让端木森卷入战斗,会自己跳下轿车,要是他在你身边,我们还真不好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