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三十四章,该隐的棺材 感谢 妮子 打赏玉佩!

第一百三十四章,该隐的棺材 感谢 妮子 打赏玉佩!


  天方一水阁顶层,空旷的办公区域内,从之前惊讶于慕容飞鸟是天方一水阁的阁主,到此时此刻,我更惊讶于,该隐这位西方吸血鬼的始祖和许佛结成同盟,圣人之中最诡秘难测的元始天尊可能现世,并且也许会对我出手,这一系列的情报,都预示着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大事件。<>

  “不过你暂时不用担心,毕竟时空‘交’接处还有老镇守,想要通过的话,老肯定会有所反应。而且,过一阵还请你到我们方诸山一聚,记得带上小凤凰,青牛说想见见这头神兽之后。”

  慕容飞鸟脸‘色’再变,刚刚严肃的面容顷刻间恢复成了平静的笑脸,这个‘女’人,远比我想象中要复杂的多。

  我拱了拱手说道:“那么,心眼大师的事情就拜托您了,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慕容飞鸟也没留我,等我出了天方一水阁,在‘门’口却是章飞飞在等着我,一看见我出来后她迎了上来,拉着我走到一处无人的角落,低声说道:“家主,有件事情您得知道一下。”

  我一愣,不解地看着章飞飞,她低声说道:“前段日,我们唐‘门’进了一批制符的原材料,但是少了一样材料没买到,我便拜托阁主。她悻然同意,而且在第二天就将这样材料给我送了过来,本来是没什么事,不过后来我在制作灵符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能被见多识广的章飞飞说是大秘密的,肯定不一般,她慢慢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细细长长的黑‘色’草绳,随后‘交’到了我的手里,我初始一见没看出什么不对劲,但是这黑‘色’草绳一入手,立刻浑身一震,随后双眼圆睁,刚刚那一瞬间的触感,甚至是身体的震动,都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压迫,就是这根细细长长的黑‘色’草绳,怎么可能会对我的灵魂进行压迫!

  “你这草绳是什么材料做的?”

  我吃惊地问道,章飞飞摇摇头道:“送来就是这样,我检测过,每一根草绳都有这种极强的压迫感,可是它们的材质很普通,所以,这种压迫感不是草绳本身的材料引发的,而是因为被某些极端厉害的强者触碰过,所以才会在我们触碰后有这种压迫感。您触碰后只是浑身轻微一震,但是我和我们唐‘门’很多弟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几乎都被震的跪倒在地,但是很奇怪的是,第二次触碰就没有这种反应。如今看您的反应,我想这个强者应该还在您之上,能够比您还厉害的,我们这个世界恐怕不多。”

  我知道章飞飞暗指什么,但是这一点说不通,在我们这个世界比我强大,甚至光是触碰他触碰过的东西就能够让我浑身一震的,只有司马天,许佛他们几个,然而司马天不可能在这些草绳上留下烙印,许佛更不可能,这种能够压迫我灵魂的烙印,是对方无意识留下的。

  我心里不由地联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刚刚慕容飞鸟提到的圣人,元始天尊!

  联想到这天方一水阁内这么多法宝的来历,又联想到她得知的圣人的情报,我对于慕容飞鸟的猜想越发深了,魔镜曾经说过,危险不一定都来自于我的敌人,还有可能来自于我身边的人。

  魔镜这话,难道暗指的是慕容飞鸟不成?

  “副阁主,已经打包装箱了,是否出运?”

  就在这时候几个天方一水阁的工作人员过来请示章飞飞,她点点头忽然对我说道:“正好我们准备送您拍下来的那口棺材,您要么跟我们一起走吧。”

  我正心思‘乱’着呢,随口说了一声随便,然后就跟着他们上了车,一路开到了四合院。下了车,他们将棺材卸在了四合院中。周易这家伙就像是老鼠闻到了‘奶’酪的香味一样,这该隐睡过的棺材刚刚落地,他就从四合院里蹿了出来。

  “老大,这就是你拍的那口老祖宗的棺材?让我呗!”

  他将该隐称为老祖宗,理论上来说,还真没叫错。

  “随便,你先研究研究。”

  我随口说道,走回自己房间,整理一下行李。外面很快就传来劈砍的声音,棺材外面打包的木箱被劈成碎片,然后传来一声“吱嘎”的响声,应该是周易打开了棺材的缘故,我还听见这家伙在外面对我喊道:“老大,我先进入躺一会儿啊,哈哈!”

  我无所谓地应了一声,心想不就一口棺材嘛,你躺就躺呗。很快就传来了棺材盖关上的声音,西方这种棺材和中国的不同,它是盒式的,也就是说棺材盖和棺材本身是连在一起,如同眼镜盒一般,等到我整理好房间,走到外面,周易这家伙还没从棺材里出来。

  我踢了一脚棺材,喊道:“你小可以出来了啊,好歹是我20亿买回来的,让我研究研究。”

  可是我这喊了半天,也没见到他爬出来,棺材里面静悄悄的,也没听见周易说话,就算是睡着了也应该有点动静才对。

  难道是出事了?我心里一下就紧张起来,一招手唤来轩辕神剑,四周人一看这阵仗,知道要出事情,全都躲在墙后面不敢‘露’头。

  我对着棺材喊道:“我最后说一次,你小要是不出来,我就一剑劈开这棺材了!”

  说话间正要拔出轩辕神剑,却听见棺材里面发出了一声大喊:“老大,老大,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我立马出来,你别动手啊!”

  这家伙原来是在逗我玩,很快棺材被打开,周易‘摸’着后脑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从里面爬了出来,笑着说道:“您别这么看着我,我这不是好玩吗?哈哈,下次不敢了!”

  他一边打马虎眼,一边往后退,我踹了他一脚,说道:“活该刚刚劈死你丫的,等一下找人把这棺材给我抬进房间,我研究研究。”

  周易连连点头,转身溜之大吉,不过这小一直捂着脖,在我看来可能是刚刚在棺材里被我吓了一跳,给扭伤了吧。

  入了夜,我坐在房间里,面前放着这口黑‘色’的棺材,说实话,真的和艺术品一样特别漂亮,上面的雕纹,做工,都是中世纪欧洲特有的,而且最最难得的是,这些雕纹上面还有几处看起来像是咒语,不过没有启动,我也不了解这些功效。

  本来想要让索尔来,不过因为最近和欧洲那边财团的合作不顺利,他飞去瑞士了,近期还不一定回来,现在时差也不对,要等明天下午,我找机会和他视频通话,才能让他这棺材上的咒语。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住了不对劲,看见这棺材,我忽然也有了一种想躺一躺的冲动,说实话,中国的棺材不吉利,外国的棺材虽然也不吉利,不过这做工真心没的说,而且内衬柔软,看起来应该躺进去‘挺’舒服的。

  外面也没人过来,我索‘性’不管三七二十一躺了进去,将棺材盖一拉,这里面顿时一片黑暗,不过诡异的事情这时候发生了!

  我听见一个老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对我说道:“东方人,尊贵的血脉,伟大的宿命,强大的灵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端木森。”

  这个声音很陌生,而且是从棺材里的四周发出来的,我顿时心中警惕起来,喝道:“你是谁?”

  棺材内这个老沉的声音回答道:“你睡在我的棺材里,居然问我是谁?这是个东方人的玩笑吗?”

  它说这个棺材是它的东西,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声音的主人难道是吸血鬼始祖,该隐!

  我立刻一掌拍在棺材上,从里面跳了出来,却看见一个男人坐在我的房间内,手上捧着一本书,穿着黑‘色’的宽大燕尾服,身材很剑眉,那张脸更是我见过的所有男人里最俊美的,比鬼皇还要漂亮几分,简直比‘女’人还要惊‘艳’!

  他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白皙的脸庞,和一双好看修长的手,看见我后,冲我礼貌的一笑说道:“没有敲‘门’就进了你的房间,实在是不好意思,不过你也没经过我的允许就进了我的棺材,我们之间也算扯平了。”

  他说话的时候,我的心眼已经锁定了他,灵魂,完美,血液,通畅,灵觉,极强,年龄,不详!

  一连串的资料在我脑海中生成,他同样望着我,眼睛却不是红‘色’的,而是金‘色’的,很漂亮的眼睛,就和戴了美瞳一般。

  “你的心眼这么锁定我,很没礼貌,当然,如果你觉得你能打赢我,这么做或许还算合情合理。”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轻轻一点桌,我手臂上的鬼纹同时一阵,竟然瞬间被封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