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三十五章,惩罚还是恩赐?

第一百三十五章,惩罚还是恩赐?

  鬼纹瞬间被封印,而且还是用了我不知道的手法,在短短一秒的时间内切断了我和鬼纹之间的联系。小说网@!..

  面前的这个男人,我虽然并不畏惧,但是警惕之心却更重了几分。

  莫名其妙出现在我的面前,看不出目的,若是来杀我的,凭他吸血鬼始祖强悍的潜行和隐匿实力,要在我没有发现的情况下接近我,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他没有对我下杀手,封印我的鬼纹也只是为了显示他的实力。

  我拉过一把椅,坐下后问道:“那么,你这位许佛的好友,是来杀我的吗?”

  既然不明白对方的企图,我索‘性’挑明了问,该隐笑了笑,说实话,这男人长的真心太妖孽,笑的时候竟然还不自觉的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在其他的吸血鬼身上也有,周易就是,过去外出做任务,出入一些风月场所,我们几个的‘艳’遇就远远没有周易多,有时候这货往那里一坐,立刻就会招来一群美‘女’围着。

  但是相比之下,该隐的吸引力无疑更加剧烈,而且不仅是对异姓,对同‘性’似乎也是如此。

  “不不不,我可不是来杀你的,只是好奇你这个拒绝和许佛合作的小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所以来看一看。”

  他一抬手,手心里凭空变出了一瓶红酒和酒杯,然后打了个响指,红酒瓶自己往酒杯中倒上了一杯红酒,我全程关注,却没看出一丝丝灵气控制红酒的感觉,让我不由得又是一惊。

  “大家既然道不同,自然不相为谋,所以请你离开我们轩辕家族!”

  我下了逐客令,同时一伸手将轩辕神剑招到了手里。

  该隐细细品了一口红酒后说道:“这瓶是79年的拉菲,要不要尝一口?”

  我一下从椅上站起来,不知道为何对于眼前这位吸血鬼始祖面对我时依然游刃有余的样很是讨厌,正要拔出轩辕神剑,却看见该隐身一晃,贴近了我的面前,我看见他双眼之中那一对金‘色’的眼球盯着我,让我浑身都不舒服,打了个冷颤儿。

  我想要往后退半步,可是双脚却迈不动步,该隐笑着说道:“我对于年轻男鲜血喜爱和对于年轻‘女’鲜血的喜爱是同等的,你的身体充满了灵‘性’,你的血液让我忍不住想要吸一口,哪怕只是一滴……”

  我低头瞄到自己的双脚,竟然被一层暗红‘色’的气流裹住了双脚,该隐在我面前‘露’出了尖锐的獠牙,正准备咬住我的脖,我冷哼一声,左手道力一方,化作人形一把抓住了这头吸血鬼始祖的脖将它给甩了出去!

  该隐在空中翻了一个身,随后飘浮在了空中,我没有迟疑从剑鞘中拔出金‘色’的轩辕神剑,狠狠一挥,金‘色’神剑落在了我脚上的暗红‘色’血气之上,暗红‘色’血气被金‘色’的剑光撕裂,我活动了一下脚踝,仰起头看着空中的该隐,笑道:“想吸我的血?少典血脉可不是你想吸就能吸的,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出你的来意,不然的话,我剑下绝不留情!”

  轩辕神剑剑芒吞吐不定,眉宇之间杀气已经凝聚,战斗随时随地都会爆发!

  就在这个紧要的档口,该隐却摊开手,从空中落了下来,打了个哈欠说道:“真是的,后生可畏啊。好了好了,把你的神剑收起来吧,我们好好来谈一谈。”

  他大喇喇地做了下来,无所顾忌的样让我更加恼,一般的敌人,就算有些本事,可是看见我手中的轩辕神剑肯定也多少会畏惧几分,然而该隐即便面对轩辕神剑的剑光,也是如此镇定,这份镇定来自于他的自信,吸血鬼始祖,传说中他是亚当和夏娃的儿,同时也是长,也就是说按照西方的神话体系,我面前这位该隐不仅仅是吸血鬼的始祖这么简单,他是第三个人类,并且更是曾经被上帝接见之人,虽然是受到了上帝的惩罚,然而,他却没有死。

  有时候我会搞不懂西方的这些所谓诅咒,讲的好听是诅咒,讲的难听那就是变相的恩赐。该隐杀了自己的弟弟亚伯,娶了自己的妹妹做妻,受到了上帝的惩罚,这个惩罚也仅仅是不能种地,居无定所罢了,因为他杀了自己的弟弟,所以需要饮血为生,可是却因此而变的长生不老。而且上帝为了不让该隐被人追杀,还在他的额头上做了一个标记,让杀该隐之人遭遇七倍报复,这不是变相保护他吗?

  结果,这位第三个人类,人类的始祖,吸血鬼的始祖,活到了今天,反观亚当和夏娃,还有一群他的兄弟姐妹全都死了,他倒是活的好好的。

  你说这是惩罚还是恩赐?我看了该隐一眼,这家伙的额头被金‘色’的长发给挡住了看不清楚,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居然笑着将自己的头发给撩了起来,果然在他的眉心处有一个古怪的标记,看起来像是十字架,但是仔细一看这个十字架又有一些扭曲,而且还是黑‘色’的。

  “你是不是觉得西方对我的那些描述有些假?所以想我是不是真的被上帝惩罚了?”

  该隐自己倒是不必会,笑着说道。

  我点了点头,这位老不死的大帅哥忽然哈哈一笑,饮了一口酒后说道:“圣经里的记载是有一些出入,因为毕竟是耶和华的使者所写。我的确是杀死了我的弟弟,也是因为嫉妒他,当然事情和真实的情况有一些出入。用现代人的观念来看,我和亚伯那时候还是孩,他却已经懂得讨上帝欢心,而我只是单纯地希望将我喜爱的东西献给上帝罢了。可惜,天上这位最后只奖赏了亚伯,没有奖赏我,我心里有些妒忌也是对的。和亚伯在田间走的时候,他故意拿话来气我,扭打的过程中,失手杀了他,当时我也吓坏了,神质问我的时候我撒了谎,于是就落下了一个杀亲者的名号。其实人类本来就是受到七情六‘欲’‘操’控的生物,我的父亲偷吃**,便是受了感情的支配。而我杀人也是因为我受到了愤怒的支配,不过,若是没了这些感情,人类就不是人类了,你说对吗?所以,这些年来我游历了整个世界,甚至去过了许佛告诉我的另一个世界,当然没成功,因为镇守在时空‘交’接处的那个老头实在是太厉害了,而且根本不和我讲道理,我打不过他所以过不去。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最喜欢中国。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说的饶有兴致,仿佛是来和我谈心的,我摇摇头,却不敢放松警惕。

  “因为你们中国讲究人情,特别是你们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有个例,在国外重大的节日,基本都是分餐制的,在中国你们居然是吃一盘里的菜。西方很多人觉得不卫生,我却觉得,吃一锅菜才像一家人。哈哈,扯远了,我就是有这么个‘毛’病,喜欢和自己喜欢的人多说话。”

  他说我是他喜欢的人,我浑身打了个寒颤,眉‘毛’挑了挑,被一个男人说喜欢已经很不爽了,被一个长相妖孽而且还是吸血鬼的男人说喜欢,我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叹了口气问道。

  “是这样的,之前有一个我的后裔睡在了我的棺材里,我没忍住吸了一口他的血,更没忍住,不小心将一丝丝毒素注入了他的身体中。所以,他现在的身体和我有一些奇怪的联系,要断绝这种联系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而且,我们之间不能隔的太远,不然他会毒发,变成类似僵尸的玩意儿。所以这半个月里我只能在你的房里小住下来了。”

  该隐的话让我一怔,他的后裔,睡过他的棺材,被他咬过,我顿时想到了周易!这小白天睡在棺材里半天没出来,出来之后还扭了扭脖!

  我立刻冲出房‘门’,找到了正在地下室里打游戏的周易,这货一见我冲进来吓了一跳,喊道:“老大,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冲进来想干什么?告诉你啊,我的癖好很正常,我喜欢‘女’人!”

  我没理他,冲过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他大呼小叫的,等我撩开了他的头发,这么一看顿时心往下沉,果然有两个牙印,不深,但是黑乎乎的,被周易的头发给挡住了。

  我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喝道:“你小被咬了,自己没感觉吗?”

  周易却很奇怪地看着我说道:“有吗?不过脖这里好像是不太舒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