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五十八章,神心流的修行开始!

第一百五十八章,神心流的修行开始!

  几个老家伙压根就不和我解释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要住在奈奈的家,而且也不容我拒绝。小说网下了飞机,到了东京之后,就有车直接接走了我们,而我还有伤在身,想要反抗也不成,只能乖乖地跟着上了车。

  在我的印象里,像奈奈这种日本顶级灵异流派的继承人,不说富可敌国,至少富甲一方应该是没问题的。

  可是奈奈的家,却让我吃了一惊,很普通的一间平民公寓,就她一个人住,用中国的房型来看的话,也就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

  我进了‘门’,换了鞋,看着虽然很小,但是收拾的很干净的房,不由得说了一句:“没看出来,你倒是‘挺’爱干净的。”

  奈奈压根就不理睬我,从橱柜里拿出一条榻榻米和一个枕头认在了地上,说道:“今晚你就睡在这里,如果敢进我房间的话,我会切碎你。”

  我切了一声,抱住榻榻米坐到了角落里,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身上带着伤也不能外出登记宾馆,只能勉强先住一晚上,明天再出去找个旅馆住下。我才不管那几个老家伙的意思呢,和这么一个会把普通人的脑劈开的‘女’人住在一起,别说我进她的房间了,她不拿刀来杀我就不错了。

  晚饭时间,奈奈做了一个小锅,然后给我乘了一碗饭,烤了一条秋刀鱼在我面前,日料这玩意儿,永远都是量很少,味道其实还不错,喜欢的人喜欢,不喜欢的人就一点都吃不下。

  我肩胛骨疼痛不堪,吃饭很费劲,吃一口饭都要费不少力气,用筷是着实不方便。

  “那个,能给我那个勺吗?”

  我嘟着嘴巴,低声说道。

  奈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冷地说了一声:“麻烦。”

  我那个暴脾气,正要拒绝她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走进厨房拿了一个勺递给我,然后还帮我冲了一杯味增汤,说道:“可能有一点烫,我没有放酱油,应该对你的伤势没有影响。”

  我都是一愣,这个之前看起来杀人不眨眼的**,怎么还有关心人的一面,难不成是我听错了?

  我接过勺,用日语说了一声“谢谢”,她也是一惊,我解释道:“简单的日语我还是会说的,明天我会想办法住处去,不会给你添麻烦。那几个老家伙的命令,不一定要遵守。”

  我说完后闭嘴安静吃饭,而少‘女’则点点头,两个人坐在饭桌两边,谁都没有说话。可能是因为安静的时间太长了,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杀人?”

  奈奈一怔,但是仅仅过了片刻,她就用尽量自然的语气开口道:“我在印度杀的人,那个流‘浪’汉是一个卖了自己的孩,吸毒的‘混’蛋。那两个医生是暗地里偷偷拐卖新生儿的恶棍。我吃好了,你吃完后就放在桌上,我会收拾的,你的伤势不适合洗澡。对了,明天你也不用住处去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我一愣,疑‘惑’地望着她。

  “许佛大人要求你明天下午跟我一起去学校的剑道部。”

  奈奈的话,让我压根就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去日本的学校?为什么要去什么剑道部?还是许佛要求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跟着奈奈走上了去学校的路,说实话,日本学生的校服是真不错,比起国内的校服来,这个确实是比较有差距。

  奈奈所就读的东京第三高等中学,是东京大学所创办的附属高中,不仅占地广,学生众多,而且学生的素质更是非常优秀。

  而我之前不知道的是,该所学校的剑道部,是整个日本高等中学里名列前茅的存在,历年来都会获得日本都大会,全国大会的冠军,实力非常强劲。

  而主要原因,则是因为,这个剑道部有一位年过75的‘女’教练,她表面的身份是剑道部的教练,实际上,她就是神心流现任族长,也就是奈奈的‘奶’‘奶’。

  而许佛这么安排的原因,其实是让我在这个一周之内,尽可能地从这位现任的神心流族长身上学点什么过来,尤其是,忍耐痛苦的方法。

  奈奈上学之后的感觉,简直和杀人的时候判若两人,走在学生之中的她,带着开朗的笑容,还不时地和身边的‘女’同学一起做出各种可爱的表情,虽然她们说的话我听不懂,不过也能看出来,这群学生在议论我。

  毕竟,虽然我才22岁,但是在这一群只有16,17岁的小‘女’孩面前,已经是大叔了。

  到了学校‘门’口,奈奈拉着我走到一位看起来像是老师的男面前,说了一些什么话,对方顿时紧张起来,看了看我后用‘挺’蹩脚的英文说道:“您就是端木森先生,真是幸会,我这就领你去景山前辈所在的剑道部。”

  我昨天晚上也是查了一些神心流的资料,现任族长,景山美,77岁,是一个留着白‘色’长发的用剑神人,膝下有两个孩,一个孩在十岁那年被仇家杀死,另一个孩却是普通人,身上不具备灵觉,也就是奈奈的父亲,如今在大阪工作。景山美根据神心流的传统,收了两个弟,其中一个是已经55岁的山田启人,虽然天赋不错不过却在年轻的时候一次和人比武中失利,被人砍中了灵觉,原本的剑术天才,落魄成了一个灵觉低下的大叔。而景山美的另一个弟就是奈奈,也就是说,毫无悬念的,奈奈就是下一任神心流的族长。

  对于当年景山美和刀中鬼的决战,知道内情的人虽然不多,可是这一次景山美和刀中鬼再次决战的消息却在整个世界范围内的灵异圈引起较大的轰动。

  所以,虽然我们才来了东京一天,可是这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我跟着眼前的男走到了学校的后方,看见了一幢颇为古风的日式住宅,日本住宅其实是仿造中国唐代的设计,特别是在屋檐,和抬高地基这两点上,尤为突出。

  我换了鞋,一路走进了剑道部,地方果然很大而且装修的也非常豪华,木质的地板,挂满了画像的墙壁,还有一具具‘精’美的武士铠甲和一把把放在架上的武士刀。

  地板很干净,阳光透过拉‘门’和窗户照进来,有一个老人穿着黑‘色’的剑道练功服跪在地上,双手叉腰闭着眼睛,有一头银‘色’的长发和一张饱经风霜的脸。

  她就是景山美,现任神心流的族长,此时的我和她之间也有几十米的距离,可是她给我的感觉,却和刀中鬼老头很相似,就好像此刻,她明明跪坐在我的眼前,可是仿佛只要我眨一眨眼睛,她就会消失不见一般。

  我点了点头,用生硬的日文说了一声“您好”,景山美睁开眼睛,看向了我,眼睛将我整个人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后说道:“请进来坐下。”

  我点点头,走进了道场,盘膝坐在了景山美的对面,她望着我,这个‘女’人的气息深沉似海,不说话却就这么看着我,好像能够看透我的心灵。

  “许佛大人的嘱托,我会完成。我也很感谢他安排了这一次决战,所以,在这一周内,我会尽量想办法教会你如何控制自己的疼痛。”

  景山美至少不像刀中鬼那样,一上来就砍我,我笑着点点头,景山美忽然伸出手,一指点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反应也不慢,向后平躺,条件反‘射’般地躲开了她这一指。

  “你干什么?我肩膀上受伤了!”

  我喊道‘露’出了不客气的表情。

  景山美却收回了手指后平静地说道:“普通人,面对危险的时候都会选择逃避。面对疼痛的时候都会选择保护自己,这是正常人的反应,然而,如果你想成为强者,就必须要习惯你身上的疼痛。而在习惯疼痛之前,你要先直视疼痛,如果选择保护自己,躲避自己的伤口受伤,你就依然是个普通人,依然战胜不了疼痛。所以,请你不要躲避。”

  听到这样的话,我第一反应是这老太婆疯了吧,伤口不躲,难道被你再次打碎不成?可是再转念仔细一想,她的话里多少也有一些道理。

  无法直视疼痛,就无法战胜它,就像我面对刀中鬼,如果我能够被他砍中却不会因为疼痛而躲避,而放弃,我也许有机会战胜刀中鬼!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景山美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不会躲开了。”

  景山美没有任何表示,直接抬起手,一指点在了我的肩膀上,指尖刺入了我的伤口,剧烈的疼痛,再一次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