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六十章,熟悉的香水味

第一百六十章,熟悉的香水味

  五天时间过去了,不仅我身上的伤康复如初,最大的收货是对于神心流关于痛觉的掌握。小说网..

  神心流将感觉的运用作用在身上,也就是说,只要能够保持自己感觉不到痛楚,就可以感觉不到疼痛,战斗的时候,不受到疼痛的影响,战斗力就会直线上升。

  然而,忍受疼痛的极限每个人都不同,刀中鬼和景山美忍受疼痛的极限就比奈奈和我强的多,可是掌握了方法,总是有用的。

  而且,随着我在神心流的修炼即将结束,我在奈奈家的生活也快要结束了。

  其实奈奈是一个‘挺’可怜的小姑娘,父亲无法继承神心流,加上景山美前一个徒弟被人打伤了灵觉,所以继承神心流的重任一直压在她的肩膀上。

  一个只有17岁的少‘女’,负担的却很重,不过,我们俩从一开始的敌对状态,到如今在同一个屋檐下,偶尔也会聊聊天。

  不过今天,遇到了麻烦!

  奈奈的同学要来家里作客,总不见得让他们看见我这么一个大男人住在家里吧,虽然在日本的高中生中间,**这种事情还是不少见的,可是毕竟奈奈没这方面的准备,所以要求我今天白天在道场修炼完之后不要直接回家,在外面逛一圈。

  无可奈何之下,今天在道场换好衣服,双手‘插’着口袋,走在了东京的街头。

  上一次来东京,还是为了救木梁纯,身边跟着一群朋友,如今来东京,却是一个人,多多少少有一些寂寞。

  我在不断地前进,为了成为真正的强者而不断地拼搏,今日的孤单是为了明日的团聚,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有一些口渴,走进7-11便利店,买了瓶水,和店员用英文解释了半天后再走出来,算算时间,还要闲逛两个小时,我低下头拧开水的一刻,忽然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水味,一股很长时间都没闻到的香水味,一股那个人最喜欢的香水味!

  这个香水的味道是恋心儿最喜欢的!

  我猛地抬起头,转过身,正好是下班时间,东京下班的时候人流量巨大,我看见无数的人在我眼前晃过,可是却没有找到恋心儿的踪影。(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到底是不是她?她回来了?可是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通知我?

  我穿过一个又一个人,向反方向跑去,甚至打开了心眼一个个搜索,但是人太多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恋心儿的下落。

  我微微叹气道:“真是的,一定是太想她了,所以产生幻觉了。这种香水,买的人不仅仅只有恋心儿一个,是我想多了,先找地方吃饭吧。”

  转过身,向着前方走去,心里却一片空落落的。

  而在我没有看见的角落里,恋心儿戴着墨镜看着远处的我,脸上‘露’出一片思念之情,低声说道:“我们,还不能相见,不过看见你一天天变强,我也会努力的。三年之后,我们会一起肩并着肩站在圣人的面前,而我,也一定能够帮助你。”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抖了抖身上黑‘色’的风衣,向着前方走去,在她的腰间,放着一块蓝‘色’的石头,带着丝丝奇怪的能量和‘波’纹,如果司马天看见的话一定能够认出来,这是不周山的碎片。

  好不容易找了一家中国老板开的日料店,要了一碗面后,坐在窗户边上发呆,这几天的修炼,没有打斗,没有虐待,更多的时候是和第一天一样的小动作。

  但是,却让我从一碗水开始,认识了整个神心流,感觉很重要,我在奈奈的家里也自己试验过,用菜刀砍了自己的胳膊,当时强行封闭了自己的感觉,但是却没有封闭感官,所以刀看进我‘肉’里的时候,我是有感觉的,但是却不痛,我将刀收回去后,也一样不痛。

  神心流最初级的痛觉抵抗,其实就是心理暗示,这一点和很多印度的杂技表演人是一样的,那些走在堆上,后者是走在碎玻璃上的人,除掉一些技巧之外,他们一般给自己心理暗示,这种心理暗示分成两种。

  第一种,是感觉扩**,比如说,你吃一颗糖放进嘴里,一开始你觉得好甜好吃,可是你喊了一分钟后,就觉得味道也就一般,‘挺’甜的。可是如果等到糖变成了甜腻的糖水,你依然不吞咽,放在嘴里,那就会渐渐变成苦,让人恶心。这就是感觉扩**,是心理暗示的一种,用在痛觉上也是一样,不断地在心里放大痛觉,分析痛觉,从哪个部分痛,到痛的频率,到痛的节奏,全部放大,反而会将这种痛觉弱化。

  第二种,就是神心流采用的感觉封闭法,不过这比较要求天赋,是将心里的感觉封闭,这需要长时间的修炼才能做的更加完美。

  然而,给我的时间不多,或许之后还能在刀中鬼那里继续修炼。我也问过景山美,她和刀中鬼的决战,谁更加有胜算。

  景山美毫不掩饰地回答,是刀中鬼,因为当年的刀中鬼就已经比她强很多,只是感情之事作怪,才会输掉比赛。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景山美还是在继续修炼,可是已然被刀中鬼甩开一大截。只是这一次地再决战,不是为了比出谁胜谁负,而是为了了结当年的前尘往事,也好让景山美能够放心地将自己的族长之位传给奈奈。

  用心可谓良苦,此时伙计端着面走了上来,放在了我的面前,日本的拉面说白了其实就是中国的泡面,当然这是不含防腐剂的,而且给的料也比较足。老板看我是中国人,还特意多切了点叉烧给我,也帮我多加了一个荷包蛋。

  我正吃着呢,却看见有几个警察走了进来,日本的刑警一般上班的时候是不会来吃东西的,除非是要加班。

  这两个刑警似乎是常客,和老板打了招呼之后坐下来聊天,日语说了一大堆,我硬是没听懂一句。索‘性’给奈奈打个电话,可是这**却没接,我觉得可能是同学们在一起比较开心,没听见电话铃响。

  吃完面条,付钱的时候我问老板道:“这两个刑警来吃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老板收了钱小声对我说道:“好像是前面两条街一所学生租住的公寓里发生了命案。”

  我心里登时往下一沉,接着问道:“命案?怎么会?您能说的仔细一点吗?”

  老板看了看刑警后将我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好像就在半个小时前,有一个‘女’学生被逮捕了,据说是因为砍死了在家里补习的同学,所以这些刑警过来吃碗面,方便晚上加班调查。”

  我一听见这些话,再联想到奈奈的手机没有接听,立刻觉得大事不好,可能是奈奈暴动,后者是遇到灵异人士偷袭了!

  我急急忙忙冲出店‘门’,狂奔到了奈奈家,奇怪的是,奈奈家‘门’口没有任何警察,不像是发生了凶案的样,我皱着眉头用钥匙打开了房‘门’,里面也是整整齐齐,就在此时,一个我没见过的陌生‘女’孩拿着水杯从厨房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的我,顿时大吃一惊,手里的水杯跌落在了地上,大声喊叫起来。

  奈奈条件反‘射’冲了出来,一看见是我后,我们两个顿时‘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之后,奈奈介绍我是她远方的表亲,是个中国人,大家才算是平静了下来。

  送走这批同学后,奈奈很是不满地对我说道:“我不是说过,如果他们走了,我会打电话给你的吗?为什么一下就冲回来了?”

  我拿出手机扬了扬后说道:“给你打过电话了,你没接。还有,好像附近有学生公寓发生命案,所以,我以为你又大发神威,砍死了人。”

  奈奈手机,叹了口气后说道:“好吧好吧,两个人既然都有错,那我们就不要计较了。不过,我还是觉得我很吃亏,所以,你要请我吃晚饭!”

  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不过这姑娘吃的也不多,找了家铁板烧的店,两个人吃东西的时候,她忽然开口问道:“咳咳,你,你为什么要逆天?这个事情本来就很奇怪,很让人难以相信,你还是什么逆天者,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还有,听‘奶’‘奶’说,你好像也不是很厉害,干嘛不放弃呢?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是很好吗?”

  我喝了口水,看着奈奈,平静地笑道:“因为,如果我不逆天,就会死啊……”

  我是一边微笑一边说出的话,却让奈奈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