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六十三章,信守承诺!

第一百六十三章,信守承诺!

  天空树,于2012年2月29日竣工,高634米,是目前世界第一高塔,但是在2011年的‘春’天,天空树还在建造当中。(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夜晚的工地上,人影晃动,黑白两‘色’的长刀不断地劈砍,没有巨大的风暴,没有强悍的能量对撞,有的只是两个几乎快要消失的身影。

  神心流跨越了几十年的决战,在今天是一定要分出胜负的。

  两道人影不断地在天空树上来回穿梭,很多前来观战的灵异人士甚至根本就看不见两个人的动作,刚刚看见其中一个人出现,马上就会在另一处拉出一道一模一样的残影。

  “师兄,你的剑术比过去更加老练了。”

  景山美笑着说道,身一晃出现在了天空树的左侧,身上的和服在手臂上被撕开了一道长长的血口,满头的白发在大风中舞动,脸上却带着满足的笑容。

  刀中鬼落在了右侧,身上却一点伤都没有,腰间的铃铛微微晃动了一下,轻声说道:“你也成长了,师妹。只是,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

  身上的墨绿‘色’武士服随着风微微吹动,他刀削斧砍一般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一丝深邃的杀机。

  天空中,罗切特听见了许佛的话,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恐惧,低声问道:“大人,您的意思是要放弃刀中鬼吗?”

  许佛平静地说道:“在你们每个人加入我的队伍时,我都说过一样的话,你们如果被打败了那么就会被我排出队伍。刀中鬼不弱,但是如果端木森打败了他,那么我的队伍就不会有他的位置。”

  罗切特和米洛克都没有说话,而是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许佛从来不要求他们什么,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输,一旦输了,就代表他们失去了逆天的资格。

  此时站在道场内的我,浑身都是汗水,身上穿着的道服已经浸湿了,大口大口地喘气,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呢喃道:“头真痛啊,为什么就是模仿不了呢,到底这奥义要怎么才能做出来呢?”

  此时,放在道场边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蹒跚地走过去,接通电话之后听见了奈奈的声音。(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她焦急地对我喊道:“端木哥哥,‘奶’‘奶’,‘奶’‘奶’她已经完全被刀中鬼压制了,可是就是不肯服输,在这样打下去,‘奶’‘奶’会死的啊。”

  她的声音里带着急切,我握着手机,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别担心,我很快就赶过来,‘奶’‘奶’不会有事的。”

  挂了电话,我看着已经泛红的虎口,和满地的汗水,‘揉’了‘揉’刺痛的太阳‘穴’,苦笑道:“哎呀,哎呀,时间紧迫,看来还要加把劲啊。”

  此时天空树上,神心流的内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所有赶来观战的灵异人士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天空树上的大战。

  风声忽然便急了,一道惊雷划破长空,东京马上要下雨了,可是谁都没有退走的意思,因为这一场对决实在是太‘精’彩了。

  景山美浑身是伤,可是脸上却没有一丝痛觉的表情,反观对面的刀中鬼,他只是在肩膀上被划破了一道血口,实力高下之别已经一目了然。

  奈奈双手紧握,看着高处的景山美,非常紧张,所有人都看的出来,景山美的败局已定。她大声地对景山美喊道:“‘奶’‘奶’,认输吧!别打了,我不希望你离开我,‘奶’‘奶’,别打了!”

  景山美听见她的声音,忽然笑了,慈祥地望着奈奈说道:“奈奈,虽然‘奶’‘奶’我是个‘女’人,但也是神心流现任的族长,决斗一旦开始了,只要我手中的刀不断,那这场决斗就绝对不能停,以后你也是如此,我们神心流的‘女’人,永远都不会服输的。”

  奈奈当然知道景山美的脾气,如果不是因为这份倔强,她也不会在几十年后依然要求和刀中鬼一战,然而,这样的战斗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她明白,景山美不可能战胜刀中鬼。

  而刀中鬼也不可能像几十年前那样因为喜欢景山美而认输,如今的刀中鬼已经彻底抛弃了儿‘女’情长,正如罗切特所说,此时此刻站在所有人面前的刀中鬼是活着的厉鬼。

  景山美站在风中,身上白‘色’的和服被鲜血染红,脸上却带着喜悦的笑容,一个‘女’人,一个坚强的老‘女’人,一个不服输的老婆婆,即便身染鲜血,依然能够挥舞手中的长刀,依然不惧!

  光是这份气度,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

  “师兄,还记得吗?当年我和你跟着师傅修行的时候,师傅教给了我们不同的奥义,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今天看来我是一定会输了,只是,我希望最后你和我之间最后的一次‘交’手,用当年师傅教给我们的奥义终结,可以吗?”

  景山美说话间举起了手上的白‘色’长刀,脸上带着平静的表情。

  刀中鬼低声说道:“你要明白,师傅教给我的奥义是必杀之招,一旦出手,你必死无疑,你确定吗?”

  景山美平举手里的白‘色’武士刀,郑重地点点头。其身上有一片片寒气化作雪‘花’往外散开,她白‘色’的长发在这片雪‘花’之中飘舞,却好似化作了一个神妙的雪中‘女’,所过之处便是美丽的雪‘花’,英姿勃发,令人顾盼留恋。

  刀中鬼双手握住腰间的黑‘色’武士刀,身慢慢蹲下来,低下头,和对面的景山美正好相反,他的身上开始冒出黑‘色’的气息,类似杀气,但是更像是煞气,比之修罗鬼神还要强悍百倍的煞气冲上天际,搅动天地。

  刀中鬼发出一声可怖的低吼后说道:“那么,如你所愿,今天,我不会留情。”

  天空中有雨滴落下来,奈奈紧张地说不出话来,她感受到了刀中鬼的可怕,仿佛在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狰狞魔王。

  许佛立身于空中,忽然双眼圆睁转头看向道场的方向,轻声说道:“真的是天才吗?”

  罗切特奇怪地皱了皱眉头,不解地问道:“许佛大人,您怎么了?是感觉到什么了吗?”

  许佛仰起头,一招手,轩辕神剑出现在他的手上,低声说道:“看来,今天你又要出鞘了,不过今天你绽放的光芒会比过去都要盛烈。”

  道场内,我闭着眼睛,手上握着武士刀,长长地吐出白气,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战斗已经开始一个多小时了,也就是说,我已经在这个道场内‘操’练了将近24个小时了,虽然体力的消耗我还能接受,但是脑力却已经到达了极限,即便我封闭了痛觉,可是太阳‘穴’还是传来了刺痛,我知道,如果解开封闭痛觉的话,我现在就抱着脑趴在地上了。

  心眼也已经非常疲惫,快要自己关闭了。

  我慢慢地将手平伸出去,低声对自己说道:“过去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天才,但是,今天时间来不及了,既然答应了奈奈就要信守承诺,这一次,我一定要学会神心流的奥义。”

  语毕,我缓缓跨出一步,脚尖落下的一刻,五官彻底关闭,忽然之间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是进入了一片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空间,有点像是缩地成寸,可是比起缩地成寸来距离要短很多,而且过程更加流畅,更加短。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从我抬起脚再到我将脚慢慢放下,整个过程,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可是当我睁开眼睛的一刻,猛地回头,泪水划过我的眼角,却看见,我已经从道场的最左边传到了道场的最右边,距离长达几十米。

  闭上眼睛,右手一拍自己的额头,笑着说道:“该死的,终于成功了,哈哈!”

  天空中,两位神心流的老一辈大战终于到了最后!

  景山美手中白‘色’的长刀狠狠劈出,身随即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却化作了一片狂‘乱’的雪‘花’风暴,向着刀中鬼的背后狠狠劈下,刀中鬼双眼紧闭,却在这片雪‘花’落下的一刻,身化作了一片黑雾,将雪‘花’反过来包裹住了。

  奈奈双手捂住嘴巴,米洛克沉声说道:“胜负已分,老太婆还是输了。”

  天空中,景山美的身体带着一连串的血‘花’,从空中**而下,手上的长刀也飞了出去,她还是败了。

  她就这么从几百米的高空往下坠,没人救她,她却也不挣扎,似乎放弃了一般,奈奈满脸泪水,紧张地大喊道:“端木哥哥,你在哪里?”

  话音刚落,黑‘色’的羽翼从她头顶上掠过,一把抓住了景山美的手臂,这一刻时间定格,奈奈看见我飞在空中,满脸疲惫但是却还是笑着对她说道:“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