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六十五章,圣力

第一百六十五章,圣力

  大雨滂沱,狂风不息,天空中电闪雷鸣,惊雷不断地从空中落下。(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刀中鬼站在雨中,墨绿‘色’的武士服上还有血迹,他回忆起了很多年前,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和景山美一起练剑。

  也是一个雨天,他问师傅:“师傅,我们神心流最高的奥义是什么?”

  他记得师傅是这样回答他的:“看见道场里的那副字了吗?”

  刀中鬼那时候转过头,看见那副用汉语写的字是:刀不在,杀气不在,一切皆不在。

  他不明白地问道:“师傅,我不明白。”

  那一刻,他记得他的师傅微笑着说道:“这个境界,我没有达到,希望你能够达到,不是用语言就能够解释清的,或许有一天你有机会看见别人在你面前施展的话,你就会明白了。”

  年轻的景山美娇笑着说道:“师傅,你都达不到的境界,世界上还有人能够达到吗?”

  刀中鬼还记得,那一天,那一分,那一秒,那个雨天,他的师傅用深沉的声音说了那样的一句话。

  “总有一天,你们会见到真正的天才,他会很轻易地达到你们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天空树下,刀中鬼握着两把黑‘色’的武士刀,低声说道:“师傅,我终于见到你口中所说的真正的天才了。”

  我看着刀中鬼慢慢举起了手里的刀,严肃地问道:“端木森,你修炼神心流奥义多久?”

  我歪着脑袋,吐掉了嘴上叼着的被雨水打湿的香烟,说道:“24个小时。”

  没有人说话,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沉默了,就像是听错了一般,片刻后所有人全部都爆发出了吃惊地大喊,我握着武士刀皱了皱眉头奇怪地说道:“很吃惊吗?许佛前辈,你用了多久?”

  许佛看着我,第一次用没好气的口‘吻’说道:“五天时间。”

  听见他报出的这个数字,我这才点点头说道:“那我好像是很厉害啊,哈哈!”

  所有人再次吃惊,小声地议论起来,刀中鬼站在雨里,忽然惨笑道:“天才,都是天才,许佛大人也好,你端木森也罢,都是天才。可是老夫,最喜欢地就是砍死你们这些天才,神心流最高的奥义也好,妖刀也罢,今天我全都不管,我要,杀,杀,杀!”

  刀中鬼的情绪显得很不对劲,受到了我的刺‘激’好像很深,景山美紧张地说道:“端木森,你要担心了,我师兄他一旦发狂,就会不顾一切地杀人,战斗力,更是呈倍上升,过去就是如此,你千万要当心。”

  我点点头,对面的刀中鬼脚踏湿漉漉的水泥地面,双手黑‘色’的武士刀往天上一抛,双手成指,连连挥出,两把飘在空中的武士刀猛地落下,向着我的方向狂轰滥炸,速度快到了极点,攻击更是迅猛,天空树的工地上被掀起了一片片狂暴的气‘浪’,震退了大量的围观灵异人士。

  我抬起头,看着天空中轰然落下的两把武士刀,长长地吐出‘胸’中浊气,脚尖抬起,然后慢慢落下,五官关闭,身遁入黑暗之中,两秒之后猛地睁开眼睛,转身,一剑劈在了刀中鬼的就背上,鲜血绽放出来,随后我长刀横推,往下一撕,将刀中鬼背后的一大块皮给扯了下来,鲜血喷溅而出,刀中鬼惊讶地转头,反手手指成刀,刺入了我的‘胸’口,我和他对拼了一招,两个人同时后退,落在了远处。

  我看着‘胸’口的伤口,鲜血涌出,不过还好我没有什么感觉,而刀中鬼更是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看了看手指上的鲜血,冷冷一笑说道:“我明白你的弱点了。”

  我一顿,大家也是一惊,刀中鬼举起沾了我的鲜血的手指说道:“这就是你的弱点,就算你是天才,就散你无师自通领悟了奥义,又如何?你没有像我一样长年累月的苦练,所以你还无法正常地使用奥义,所以你才会在刚刚被我伤到。所以,你的弱点就是你还不能熟练使用神心流的奥义,你也可以用其他的法术,不过对我没有效果,这一战,最后胜利的还是我!”

  我‘摸’了‘摸’自己‘胸’口的创口,轻轻一笑说道:“许佛大人,习惯痛觉真是一件好事情啊,至少我不会像上次一样,因为疼痛而丧失战斗力。”

  此时许佛眼睛微微眯起来,忽然冷声说道:“刀中鬼,我允许你使用圣力。”

  他此话一出,身边的罗切特和米洛克同时眼中‘露’出吃惊,米洛克更是直接说道:“许佛大人,这只是一场对决,刀中鬼就算不用圣力也不一定会输,若是用了圣力,端木森必败!”

  许佛却不为所动,冷着脸沉默地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眼睛望着地面,我不知道圣力是什么,不过听名字就是什么了不得能力。

  而且多半和许佛的圣人之力有关系,刀中鬼也是一怔,然后对着许佛深深一拜后说道:“那么就多谢许佛大人了,端木森,说到底,许佛大人还是选择了我,没有选择你,圣力一出,你必死无疑。”

  刀中鬼将两把黑‘色’的武士刀‘插’回刀鞘之中,然后拿出了腰间的铃铛,将铃铛捏碎之后,领导里飘出一片金‘色’的光芒,这片金‘色’的光芒浩‘荡’无边,带着狂风吹来,我往后连续退出几步,看见面前平地掀起了一片风暴,这片风暴是金‘色’的,而且有越来越强大的趋势。

  很快阵阵圣威传来,我听见刀中鬼站在金‘色’的风暴中放声大笑,狂吼道:“端木森,圣力一出,我便是无敌的,你如何与我一战,我绝对不会败的!”

  金‘色’的风暴忽然猛地一收,回到了他的体内,刀中鬼身上带着一片金光,圣力加持之后,他的身上拥有了圣威的气息,战斗力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许佛此时转头望向我,高声说道:“端木森,还不用轩辕神剑吗?如果不用的话,你会死的。”

  我摇了摇头,往前踏了一步,白‘色’的武士刀横在身前,坚定地说道:“我有我的原则,说了不用就不用,今日,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去碰轩辕神剑!”

  刀中鬼冷笑道:“真是冥顽不灵的臭小,那么,你就死在我的刀下吧!”

  狂风‘乱’舞,刀中鬼身在我面前一闪消失,自出现的时候是我的左边,我一剑挥出,却发现不过是金‘色’的幻影,接着他出现在了我的右边,再次转身,向着右边攻击,却还是没有刺中他,紧接着在我的身体四周,无数的金‘色’幻影不断变化,一个又一个人影闪烁出来,刀中鬼的黑‘色’武士刀从我的头顶上猛地刺下,我只来得及偏转头部,整把武士刀刺入了我的肩膀中,一丝痛觉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往后爆退,可是才退了十多步,刀中鬼忽然伸手一招,武士刀从我的身体中飞了出来,将我的半边身体撕开了一个长达一米多的大口,鲜血喷涌而出。

  奈奈惊叫道:“端木哥哥!你流了好多血!”

  罗切特在天空中摇着头说道:“端木森看来是要败了,这么倔强,为什么不用轩辕神剑?”

  米洛克也点点头说道:“我还是‘挺’喜欢他的,是个不错的孩。”

  此时的我,脑海中的痛觉已经因为过分刺‘激’而开始慢慢恢复了,我知道,如果不尽快速战速决,那我肯定会因为痛觉恢复而昏死过去。

  此时的刀中鬼,速度快,有圣力加持,有神心流的奥义帮助,神出鬼没不说,攻击也无比犀利,刚刚一剑我都来不及用造天之力抵挡。

  刀中鬼挥动两把黑‘色’的武士刀,冷笑起来,说道:“怎么样?是不是没辙了?”

  我叹了口气,脱掉了被砍破的衣服,摇摇头说道:“景山前辈,其实有一招,是我自己悟出来的,本来不想在这里就使用,不过看来是不用不行了。你们神心流的奥义,还能往前进一步,而我,似乎无意中就已经往前踏出了一步。”

  景山美吃惊地看着我,因为我说我已经将神心流无意中往前推了一把,这句话的含义就是,我已经超越了神心流目前最高的奥义。

  刀中鬼嗤笑道:“你们中国人就是爱说大话,就算你是天才,又怎么可能将我们神心流的奥义提升?才七天时间,你是不是怕死了?”

  我没理睬他,而是将武士刀‘插’在了地上,然后往后退了一步,伸出手一点武士刀的刀柄顶端,闭上眼睛……

  下一秒,所有人的眼中,我整个人消失了,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了,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很快,地上的武士刀自己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