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六十八章,护短是习惯!

第一百六十八章,护短是习惯!

  地下车库内,一片血海在我地上铺开,我望着该隐,低声说道:“你这么做,最好想好后果,不要让你我之间的关系变的一发不可收拾,不然,我一定会在逆天之前杀了你。..”

  该隐哈哈大笑道:“是吗?你能杀的了我吗?这么多年来,有无数的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他们都说要杀了我,可是到最后,却一个都没有成功,这是为什么你知道吗?因为人类太弱小了,只要是人类就是弱小的,就是我的食物!”

  该隐的话说的很嚣张,我往前慢慢踏出一步,神心流奥义,我的身在一眨眼之后出现在了该隐的背后,然后手指成刀,刺穿了该隐的心脏,打穿了它的心口。

  该隐颓然地倒地,我在一闪之间出现在了远处,冷漠地说道:“莫要装死,要是你真死了,这片血海就不会还继续存在。”

  该隐哈哈大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很快‘胸’口上的伤就和好如初,它叹了口气说道:“真是的,真是太无趣了,所以我才说只要是人类就杀不了我。不过,你能够无声无息地伤到我,真是成长了不少,哈哈,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也越来越想撕碎你了。毁掉所有一切我喜欢的东西,这就是我的执念。”

  我骂了一句**,就在这时候,我看见该隐的眼神一变,血海更是翻滚个不停,随后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转头,看见一个男人站在我的身后,霸道的眼神,凌厉的气场,一身白衣,上古规则的守护者,从上一次逆天存活下来的男人,当年就是半只脚踏入圣人境界的强者。

  “你说人类很弱小,那要我来展示一下给你看吗?我是弱小,还是强大?”

  冷漠的声音响起,该隐脸‘色’再变,吃惊地说道:“司马天,你,你提前回来了!”

  庄园内,许佛忽然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了一声:“不好。”

  随后他的身直接消失在了房间内,而此时地下车库中,莉莉安娜也冲了下来,正好看见一片血海之中,司马天和该隐在对视。小说网

  “我只是奉了许佛大人的命令准备测试一下端木森,怎么?你不会连测试都不让吧?这么护短吗?”

  该隐带着半分笑意说道,他还没有正式和这位许佛的弟‘交’过手,不过他心里很清楚司马天有多强。

  司马天往前踏了一步,脚步落在了血海之中,我们四周的血海瞬间被清除,随后司马天冷漠而高傲地说道:“我就是这么护短,你不满意吗?”

  背后星图瞬间打开,如同整个宇宙都在他的背后转动,手握日月星辰,脚踏血海**,一身白袍,不染半点尘埃,司马天,真正的逆天强者也!

  莉莉安娜望着血海被踏碎,眼睛微微一睁,‘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该隐更是‘露’出了忌惮的表情,司马天一步步向该隐走去,该隐没有退,但是显得很紧张。

  司马天每踏出一步,血海就会少掉一块,他踏出十步,整个血海几乎全部都消失了,此刻的他已经站在了该隐的面前,两个人的个差不多高,司马天望着该隐,再次用冷的口‘吻’说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吗?”

  就在这时候,一声爆喝从远处传来,随后许佛化作一道极光冲入地下车库内,四周停着的车辆全部都被炸飞了出去,然后许佛从极光中‘露’出身影,站在两个人的中间,圣威一震,将两个人震退,该隐连退十多米,而司马天只退了3步,许佛喝道:“都不要打了,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该隐是奉了我的命令来测试端木森的,这件事情就到这里为止。”

  该隐咬着牙,眼神变的锐利起来,恨恨地没说话,转身向着出口的地方走去。正要化作一片血光,嘴里却还是骂了一句:“哼,这么护着端木森,说不定是个同志。”

  该隐不该说这话,因为它觉得这话说出来之后司马天也不会对它动手,它更认为自己已经化作了血光,肯定不会有事。

  但是,我知道,今天它肯定要付出代价!

  而且知道这一点的不只是我,还有许佛,老家伙在听见该隐骂了这么一句后,立刻转头看向了司马天,司马天的脸‘色’此时已经沉了下来,随后伸出手规则之力出击,将该隐所化的血雾彻底困住。

  该隐一怔,大喊道:“司马天,你想干什么?”

  司马天慢慢走到了该隐的面前,许佛都没有阻拦,只是说了一句:“别打死它,还有用。”

  该隐爆喝道:“你还真敢和我动手!你以为我打不过你吗?”

  可是它怎么也无法突破规则的束缚,直到司马天走到它的面前时,它才惊觉地喊道:“这,这是圣人级别的规则之力,你,你已经成为圣人了!”

  司马天根本就没有理睬它,一只手伸进了血雾之中,随后狠狠一拽,我看见一道血红‘色’的灵魂被他从血雾之中拽了出来。

  “该隐,你不是不会死吗?那就让我来,你的灵魂若是沉入无边的黄泉之中,会会死!”

  司马天拉着该隐的魂魄消失在了地面上,三分钟后回来,只有三分钟的时间,但是该隐的魂魄脸‘色’已经大变,整个魂体上的血雾都已经不足,显得非常虚弱,甚至魂体还在‘抽’动。

  一般来说,该隐这样的吸血鬼始祖的魂魄是不会被‘抽’出来的,因为它的魂魄是无形无影的,也就是说,你根本就抓不住它,但是它今天惹错人了,它不该来惹司马天,就算司马天还没有完全踏入圣人的境界,但是他依然是上古规则的守护者,也就是这片大地上所有规则的‘操’控者。

  这一点上,就连这个世界的许佛都比不上,甚至连三清,圣人都比不上,因为上古规则选择了司马天为唯一的主人。

  该隐的魂魄有些发愣,我不知道这三分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黄泉内部是什么样的,数之不尽的怨气,永远不会消失的亡魂,还有可怕的尖叫声,凄厉的悲鸣,司马天将它的魂魄丢入了黄泉之中,欧洲有一句话,地狱的一秒钟无限等于普通世界的永远,我不是外国人,更没去过地狱,不知道这句话的真假。但是,我知道如果你的魂魄进了黄泉,那么,你就是真的进入了一个永恒痛苦的空间,虽然是三分钟,很短,但是看的出来,该隐被摧残的都傻了。

  将该隐的魂体重新放回了身体内后,该隐慢慢地凝聚身体,最后自己一点点从地上爬起来,许佛快步走了过去,拍了一下它的肩膀,随后在它的身体内输入了一丝圣力之后,它才渐渐清醒过来,张开嘴,不断地咳嗽,从嘴里吐出一些黄水,吃惊地大喊道:“你个王八蛋,居然把我往黄泉水里按,还往我的嘴里塞亡灵,我,我要自爆,杀了你!”

  司马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还觉得是脏了我的手,我警告你,端木森的训练从今以后我来接手,需要你们的时候会通知你们,不需要你们的时候,都给我滚远一点,别触碰我的底线,不然我会宰了你们。”

  没人说话,司马天一把拉住我的手,将我带出了车库。

  车库内,许佛叹了口气正往外走,该隐很不满地喊道:“你就不能管管你的徒弟吗?他这么傲慢,难道你这个做师傅的不能收拾他吗?”

  许佛却停下了脚步,斜瞄了他一眼后说道:“有一点,我要警告你,下不为例,这一次我允许你对端木森出手,不代表下一次我会同意,还有一点,你给我记住了。”

  许佛说话间,走到了该隐的面前,双眼满含杀意地看着该隐,低声说道:“护短这件事情,是我们整个这一脉的习惯,你最好记清楚了,下一次不要问。还有,下一次要是你敢再辱骂我徒弟,我就把你的舌头割掉,让它永远长不出来。”

  该隐顿时变‘色’,许佛身影一晃消失不见。

  夜晚庄园内,一群人坐在一起,许佛坐在上位说道:“首先,大家都认识了,刀中鬼的位置现在让开端木森了。我先说明一点,逆天的队伍会不断变化,谁弱小就会被更强者踢出去,那么,端木森,我来问你,你为什么要逆天?”

  我一愣,回答道:“为了活着。”

  许佛忽然微微一笑说道:“说的好,为了活着,哈哈,说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