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九十一章,佛魂

第一百九十一章,佛魂


  江苏,金坛市,隔了大半年再一次来到这里,上一次来是和茅山开战,这一次来却是为茅山捧场,心里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却道世事无常,命数这东西还真是说不清楚。小说网.

  在金坛市落脚后,两天后再上茅山,此时的金坛市,以及句容市里基本上都是灵异人士,就连不少普通人都看出来最近金坛市的外来人数越来越多,而且不少都带着刀剑之类的兵器。

  有些灵异人士和我不同,他们将自己的武器看做是自己炫耀的资本,所以动不动会拿出来亮亮相。

  茅山这一次召开的道‘门’大会,没有邀请国字号第五组,本来传统道‘门’就和国字号第五组不对盘,所以金坛市和句容市基本上看不见国字号第五组的踪迹。

  米洛克和罗切特留在宾馆里,两个人虽然对中国的风土人情很感兴趣,但是这个当口,龙蛇‘混’杂,他们也不愿多‘露’面。

  我则出‘门’去了金坛市的殡仪馆,见见老馆长,上次一别,至今这个热情的馆长我还记得。可是进了殡仪馆,接待我的人却是一个中年男,秃顶,大约45岁,长相有一些怪,一只眼睛是瞎的,对我说话的口气也不是很客气。

  “老馆长今年6月的时候提前退休回老家去了,这里由我负责,你是有业务要办呢?还是要谈合作?要是都没有的话,那就请回,殡仪馆不是旅游的地方,别没事就往殡仪馆跑。”

  我被他当头一顿老训,也不动气,便开口问了一句:“最近经常有人往你们殡仪馆跑?”

  对面的新馆长点点头道:“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我们金坛市多了不少和你一样奇奇怪怪的人,都喜欢往我们的殡仪馆走,还真把这里当旅游景点了吗?别惹了一身晦气,再带回去点不干净的东西,好了好了,你有事吧?没事就走。”

  我被莫名其妙地轰出了殡仪馆,不过这个新馆长说的话,让我多少有一些在意。

  返回了市里的宾馆,看见路上都是一些行‘色’匆匆的男,饭馆,小酒铺,甚至是市里的网吧,茶室里都坐着不少人,这些人的背后都带着灵觉,有几个身上还带着兵器,神‘色’之间也很警觉。(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茅山道‘门’大会还有两天才开,但是如今金坛市和句容市,两个市里都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直待道‘门’大会召开的一天,一定会风云变幻。

  不过老话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一定有争斗。

  我才转过三条街,就听见对面斜前方的一个茶室里传来了争吵的声音,走进去一看,却见到一个男被打趴在地上,脸上流血,不过却好像是站不起来的样,四周围着一群灵异人士,应该是一些小‘门’派之人的争斗。

  “下一次罩放亮点,敢偷到你大爷我的头上,真是找死了!”

  有人一边喊着一边往地上这男人的身上踹了一脚,说话间,四周的人也纷纷开始拳脚相加,往此人身上招呼。

  我看在眼里,听这意思,应该是偷东西不成被抓了个现行,我没理睬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却见到地上之人忽然从地上暴起,往前猛冲,低着头估计是鲜血‘迷’了眼睛,差一点撞在我的身上,我让开后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从其怀里滚出一串佛珠,围上来的人继续围攻这小偷,刚刚骂人的家伙从地上捡起佛珠,在日头低下看了看笑着说道:“哈哈,居然还是一串藏区少有的人骨嘎巴拉,这玩意儿你镇的住吗?而且价值不菲,肯定是你小偷的,我拿走了,算是你刚刚偷我东西的一点赔偿!”

  所谓的嘎巴拉,是骨头串成的佛珠,分成两种,一种是人骨嘎巴拉,藏区有几串价值天价的人骨嘎巴拉,用的是法王死后的骨头制成,佛‘性’太强,普通人镇不住,戴了反而招灾。另一种是兽骨嘎巴拉,是一些身有佛‘性’的野兽骨头制成,很多普通人爱好者,都玩的是兽骨的。

  这东西,价值确实不菲,而且此时我眼前这一串,放在日头低下的时候用‘肉’眼就能隐约看见一丝丝光芒流转,佛‘性’极强,却是天价之物。

  为何会在一个小偷身上呢?

  再说地上一言不发挨打的小偷看见自己的佛串被拿走后,忽然暴怒,从地上弹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拿着嘎巴拉之人的手臂,狠狠一咬,对方吃痛,手上的嘎巴拉掉落在地上,小偷将佛串捡了起来,藏于怀中,被咬之人顿时大怒,一声爆喝,照顾自己四周的朋友兄弟,对地上的小偷又是一顿猛打,鲜血流了一地,眼看就要闹出人命,四周的普通市民也都纷纷探出头来瞧个究竟。

  “敢***咬老,‘弄’死他,将那串嘎巴拉给老抢过来!”

  这几个灵异人士一点都不避讳普通人,显然再这么下去,要闹出大事情。

  我往前跨了一步,走到人群后面,身上气息一震,将面前之人震飞出去数米,被我震退的几个家伙顿时吃惊不已,转头看向我,带头被咬之人皱着眉头对我说道:“阁下什么意思?”

  我看了地上的小偷一眼,他已经气若游丝,意识不清,‘迷’‘迷’糊糊间抬头看向我,却说不出话来。

  “得饶人处且饶人,偷了你东西,略施薄惩就行了,犯不着杀人。而且,那串嘎巴拉也不是你的,你这是当街明抢。今天这事情,在我看来就到此为止吧。”

  我说的在理,对面倒是蛮狠起来,被咬的家伙双眼一睁,竟然光天化日之下从腰间拔出了一柄砍刀,身上灵觉更是微微一动,有了要出手的意思。

  “我再说一次,今天此事到此为止,要是再不收敛,我端木森就废了你们的灵觉!”

  我故意自报家‘门’,为的是威吓对方,因为我也不想当着一群普通人的面出手,这里可没有国字号第五组来帮我收拾残局。

  一听见我说自己是端木森,对面几个家伙脸‘色’都是大变,被咬的家伙更是脸‘色’急转,收起砍刀拱了拱手道:“阁下可是轩辕家族家主,端木森?”

  我点点头,身上气息再次一爆,平地掀起一阵大风,吹的四周树木,晾晒的衣服,竹竿全都剧烈震动!

  几人脸‘色’再变,被咬的家伙立刻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喊道:“既然是端木家主为这小偷说情,那我们肯定给您这个面,兄弟们我们走!”

  几个家伙快速退走,我则回头看着地上的小偷,他怔怔地望着我,只道了一句:“谢谢……”

  之后就昏‘迷’了过去,我将他扛到了医院里,检查后这家伙倒只是皮外伤,流血多是因为这家伙身上的一处小的血管瘤被打爆了,目前没事。

  我付了医‘药’费,正要走,却看见他昏‘迷’之后,手上的嘎巴拉掉在了地上,上面还沾着血迹,好心之下伸出手替他捡起来,可是我一握住这串嘎巴拉,眼前顿时被一片金芒覆盖,接着有声音传入了我的脑海之中,似乎是有人说话,是一个庄严的声音,隐约间带着无上的佛力。

  “九世成佛,苦修渡海,受常人不能受之苦,修常人不能修之法,方可成就无上佛体……”

  声音不断地在我脑海中徘徊,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昏暗下来了,我墙上的钟,我这一晕,竟然过去了足足大半天!

  看着手上的嘎巴拉,又看了看病**上的小偷,我猛地探出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随后梦道之术开启,进入了他的梦境空间。

  为的不是去看他的记忆,而是我想要看一看隐藏在他梦境空间中的魂魄,我有一个猜测,一个刚刚从嘎巴拉里听见的声音的猜测。

  梦境空间内一片金芒灿灿,此人的梦境空间内竟然遍布佛光,浩大雄壮,佛光照耀吾身,却有暖洋洋的感觉,非常舒服,让人心生膜拜之情。

  光是看这梦境空间内的样,就很是不凡,此人,一定来历非同凡响!

  往深处走,很快就看见这四周光芒的源头,在那无数记忆片段地环绕之间,我慢慢走过去,却看见一个人坐在记忆片段的中央,红‘色’袈裟在身,宝相庄严,金‘色’佛光环绕,我的眼前,是一尊佛,一尊真佛!

  此人的魂魄,居然是佛魂,这一幕一下就验证了我的猜想。

  我心中惊讶,喃喃道:“九世成佛,苦修渡海,你原来是真佛降世,居然让我给救了,你我之间,倒是有缘。”

  却在我说话间,对面的佛魂,慢慢睁开了眼睛,双眼金芒爆‘射’而出,面对我,平静地开口道:“施主,我苦等千年,终能与你一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