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两百章,茅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第两百章,茅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人的根,是家,是亲人。(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的根,是‘阴’阳代理人协会。

  很早之前,大叔说过,我们‘阴’阳代理人是这个圈里地位最低的,因为我们拿的人民币,办的是一些在大‘门’派眼里不入流的脏活,累活。

  很早之前,我就知道,我所在的世界,无论是凡人的世界,还是灵异世界,都是不公平的。

  茅山高高在上,‘阴’阳代理人协会永远都在底层。

  今天,我想要打破这样的不公平,今天,我要让天下道‘门’,仰望‘阴’阳代理人协会!

  齐丞和道机被我的天机眼五重轰击之下落败,身上带血,但是却无‘性’命之忧,毕竟我说过,今天这一战没有仇恨,只是为了排名一战。

  四周的人又慢慢地往后退去,在我的身边拉开了长度足有五六米的空白区域,茅山五老,都不是我的对手,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诸葛飞。

  茅山的权威和地位,今日,遭到了巨大的挑战。

  酒中仙,慢慢从平台上走了下来,手上了拎着酒葫芦,他看似玩世不恭,看似嗜酒成‘性’,但是他毕竟是茅山的一员,所以,就算我和他是朋友,但是他也一定要和我一战。

  酒中仙吞了一口酒,然后将酒葫芦放在了地上,走到我的近前,笑着说道:“小森,你我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今日,你的话说的好,我们两派之间,没有仇怨,但是今日之战,我一样会出全力,包括我的师兄,也是如此。到底是你依靠一人之力打穿我们茅山,还是我们茅山将你这锋芒毕‘露’的小给压下去,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我点了点头,酒中仙,缓缓往后退,深深呼吸,身上道力爆开,对着我喷出一口烈焰,被我的造天之力给挡了下来,神心流身法发动,一下就到了酒中仙的背后,一掌拍在了他的身上,酒中仙中招,但是身上却冒出了一股淡淡的酒气,将我的这一掌力量给化去了七成。

  然后往前一跃,拉开了和我之间的距离,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有一股淡淡的酒味,果然,酒中仙的实力比齐丞和道机高出不是一筹。小说网

  “哈哈,真是后生可畏,不过我这个当前辈的,也不是手下没有料!”

  说话间,酒中仙手上捏了个“山”字诀,身上道力往里面一收,双眼泛出异样的光芒,身上不断地冲出不一样的道力,我知道他要使出什么道术,身上造天之力覆盖在我的面前。

  “天道叹息,发动!”

  酒中仙双手平举,双眼光芒骤然一收,随后天空中的道力化作无穷的苍茫之力,向我压了下来。

  四周的人急忙后退,却听见有懂行的人大喊道:“是茅山的极限道术,天道叹息,大家快退,要是被‘波’及了,肯定必死无疑!”

  众人往后退的同时,酒中仙却已经开口念道:“天道叹息,第一式,一叹人间悲凉,二叹时间流逝,第三式,生死无常!第四式,梦醒时分!”

  四式天道叹息一起打出,威力成倍增加,连我身边的地面都不断地碎裂,莫大的劲气将四周的无数摆设,桌椅,甚至是大鼎全都都震成碎片。

  仙林道姑冷笑道:“哼,臭小就算你够厉害,在这一招的面前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今日,就让你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我抬起头看着天空中压下来的无边道力,已经和造天之力接触了,造天之力正在不断地消融天道叹息释放的强大道力。

  酒中仙看着我,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我没有‘露’出一丝惊慌的感觉,我太平静了,平静的就好像我根本就没看见天道叹息似的。

  然而,就在天道叹息落下的一刻,我身上的血光骤然间升起,背后有金‘色’的巨人凝聚起来,速度比过去快了好几倍。

  酒中仙看见我慢慢转过身,走向了平台上的诸葛飞,随后酒中仙听见我的声音从风中传来:“酒中仙前辈,你输了。”

  话音落下,金‘色’的巨人成型,他看见我慢慢举起左手,一指天空!

  所有人的眼睛都被刺痛了,只听见一声巨响,如同惊雷在耳边炸响一般,酒中仙去没有闭上眼睛,即便双眼被刺痛了依然坚持看着天空。

  这是他有生以来从来都没想过会发生的事情,也是从他领悟了天道叹息之后,从来都不认为会发生的事情。

  天道叹息,被打碎了!

  金‘色’的拳头重重地轰向天空,天道叹息被金‘色’的拳头打成碎片,道力如同被扯烂的棉絮从空中飘然落下,他怔怔地看着天空,喃喃道:“茅山的时代,真的过去了……”

  金‘色’的光芒消失,上千号人,还有华夏大地上所有观看这场惊世大战的人,全都慢慢睁开了眼睛,随后,在他们的面前,出现的是傻傻站在巨大平台上的酒中仙,以及满天飘散的道力。

  又是死一般的寂静,仙林道姑和齐神风对视了一眼后,低声说道:“酒中仙,居然也输了,刚刚端木森一共出了两招吧,我记得只有两招吧。”

  齐神风干咽了一口口水,他还想过要向我报仇,为自己的孙齐渊要了我的命,可是这个念头,在这一刻,彻底打消了。

  阿寇同样傻了,吃惊的甚至闭不上自己的嘴巴,前天,他还为了证明自己比我强,而刺杀我,可是两天后,自己心中膜拜的师傅和师叔,全都落败了,而且,眼前的我,只用了三招,就打败了天下人心中如同神明一般的茅山五老。

  这样的战绩,耀眼的让他忘了说话。

  我平静地走到诸葛飞的面前,他站在高台之上,望着我,而我站在高台之下,仰视他。

  只是,他和我的心中,都明白一件事情,也是在场所有的人都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属于茅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诸葛飞镇定地说道:“端木森,我不会留手的,我是茅山最后的守护者,你要想改变这石碑上的排名,我绝对不会留手,这一战,我不能输!”

  我笑了起来,深深呼吸,说道:“其实很多年前,我第一次到茅山来的时候就在想,如果有一天,天下第一福地九霄万福宫是我的家,那该多好。这风中传来的丝丝灵力,让每个在这里修炼的人都受益匪浅。传承千年的历史,无上的道术,这些光芒下的茅山,真是一个好地方。可是,后来我看见很多我的同僚,他们穿着粗布衣服,因为封鬼而受伤,送命。我便想,有朝一日,能够让全天下的人也看一看,这个世界,虽然并不公平,但是至少,有这么一天,有这么一分钟,这个世界,这个命运,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老高听着我的话,坐在电脑前,热泪已经盈眶。

  无数的散客,坐在电脑前,看着身边破败的房,自己因为和厉鬼搏斗而受伤的疤痕,自己桌上放着的破败不堪的法器,一个个都痛哭流涕。

  我往后退了几步,张开双手放声大喊:“在我们还年幼的时候,当我们无知地踏入灵异世界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不公平,我们以为自己有一天可以拿着神器,踩着祥云,如同电影里的大人物一样,去迎娶我们心爱的人,去开创你自己风光的人生。可是,几十年后,当我们连一张茅山道‘门’大会的邀请函都拿不到的时候,当我们无论走动哪里都要给强者让路的时候,当我们怎么努力,得到的也只能是最次级的功法时?我们就会想,如果有一天,上天对我公平一点,该多好!”

  我停顿了一下,目光横扫四周,最后放声大喊:“但是,上天是不公平的,而这一份公平,就由我端木森来创造,诸葛飞前辈,还请一战,打败你,‘阴’阳代理人协会的名字,就能留在这石碑上十年!这个名字,代表的不仅仅是‘阴’阳代理人协会,更代表了天下底层的灵异人士,代表了他们对这个天道不公的呐喊!”

  通天会的食堂内,没有一个人离开,新闻不断地传来,有人高喊道:“端木森出手,三招打败了茅山的齐丞,道机和酒中仙,连酒中仙的天道叹息都被端木森一拳打碎了!”

  众人皆惊,全都目瞪口呆。

  风过耳,茅山还剩一人,诸葛飞有和圣体僵尸一战的实力,他和我之间孰强孰弱,我不知道,但是我依然举起长剑,再次指向诸葛飞,放声大喊道:“诸葛前辈,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