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零五章,齐神风被杀!

第二百零五章,齐神风被杀!

  茅山第三天的大会议事最后的结果,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支持和赞同。

  不过还是能理解的,毕竟一上来就告诉大家要和圣人大战,肯定让很多人都无法接受。

  入了夜,我在道舍的房间内‘迷’糊着睡着了,外面微风透过窗户的缝隙慢慢吹进来,落在我的身上,桌上的烛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黑暗中,我似乎听见什么声音,很像是脚步声,慢慢睁开眼睛,却看见大‘门’口什么人都没有。因为在维也纳的庄园里天天晚上都要担心该隐和莉莉安娜的突袭,所以一般我的神经都比较敏感。

  重新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自语道:“应该是听错了吧,大半夜的,四周还有茅山加强过的防御队伍,应该是没事的。”

  可是,心里总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索‘性’从**上站起来,端起烛台,走到了我的房‘门’前。

  如今的我也是养成了一个习惯,在不是自己家里住的时候,无论是宾馆,外面租住的民宅,全都会在房间和室内贴上一些监控和防**的灵符。

  当然那并不多,只是为了起到一个预先知道敌袭的状态。

  借着烛,我看见在‘门’口的防御灵符都完好无损,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接着抬起头,看见转头,看向我放置的监控灵符。

  一共是两种灵符,第一种灵符叫做杀意符,一般用在对付身上带有极强杀气的人身上,只要有身上满怀杀意的人经过,就会自动破碎,不过我眼前的杀意符是完好无损的。

  另一种叫做钻耳符,是一种黑‘色’的灵符贴在角落的‘阴’影里很少会被发现,但是一旦有灵异人士经过的时候,身上的灵觉是保持着旺盛状态,那么钻耳符会有两角翘起。

  一般的灵异人士,除非进入战斗状态,否则灵觉都是出于平静状态,我一看两个灵符都没问题,顿时彻底安心。

  拍了拍脑袋,举着烛台往回走,这前脚刚刚踏进房间却猛地听见一声惨叫,这一声惨叫中倒是更多的带着几分惊吓。

  我猛地转头,看见对面左侧黑暗走廊上有灯光闪烁,我快步冲了过去,大声喊道:“怎么回事?”

  不仅是我,不断地有人从房间里跑出来,应该都是被这一声惨叫给惊醒的。(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茅山的护卫队也快步地冲了过来,人头‘骚’‘乱’,我快步冲过去一看,却见到出事的地点是齐神风的房间,里面一片漆黑,有一个人倒在地上,借着光一看,却见到倒在地上之人就是齐神风!

  而刚刚惨叫的是齐神风带来的‘门’下弟,这弟看起来年纪不大,估‘摸’着有15,16岁的样,地上还洒了一些食物和酒水。

  茅山弟全都面面相觑,四周之人也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很快,酒中仙带着阿寇从九霄万福宫的方向走了过来,我们一起进入齐神风的房间,其他道‘门’中人都被拦在了房间外面。

  我用灯笼这么一照,登时大惊。

  齐神风满脸苍白,额头上还留着一个黑‘色’的圆形创伤,死状和仙林道姑几乎一模一样,我皱了皱眉头说道:“看来是‘人’干的,只是他为什么要杀齐神风呢?”

  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昨天才和这老杀手一起吃过饭,虽然大家是敌对关系,可是也不至于这么快又出手杀人吧,这简直就是**‘裸’的挑衅啊。

  酒中仙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这一次却有了不一样的发现,对我喊道:“端木森,你过来。”

  我疑‘惑’地走了过去,却看见在落满灰尘的窗台上,写着几个大字:还会取三人之命。

  我满脸震惊,望着酒中仙,这里毕竟是茅山,是名‘门’正派之首,这个杀手之王居然要连杀五人,未免也太不将茅山放在眼里了吧。

  “酒中仙前辈,我的人也做了一些调查,得到了一些关于这老杀手的情报。”

  听见我这么说,酒中仙疑‘惑’地看向了我,我低声说道:“银雪猎王,应该是这一次你们邀请的宾客之一吧。”

  酒中仙立刻点了点头,还顺口说道:“这位东北猎妖的传奇猎妖人是我亲自邀请的,王大锤不在了,东北猎妖人中他的份量算是最重的了,怎么了?银雪猎王难道就是这个杀手之王?”

  我点点头,没有明说,毕竟不能告诉酒中仙我昨天才和这位老杀手一起喝酒,酒中仙追问了几声,是否是真的,我连连点头。他立刻带着阿寇冲了出去,看来是准备倾尽全力追击老杀手。

  当我走出齐神风房间的时候,却听见四周传来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在场的这些道‘门’中人脸上也都‘露’出了比较惶恐的表情。

  “连齐神风这样的高手都死了,茅山看起来还没捉住凶手,杀人的肯定是绝世高手。”“对了,今天议事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见仙林道姑,难道也遇害了?”“我的天啊,茅山都不安全了吗?难道是邪道所为?我觉得还是早点下山的好。”

  众人的恐惧情绪是可以理解的,见到我走出了屋,立刻围了上来,不少人都七嘴八舌地开口问个不停。我摇摇头说道:“有什么问题,你们直接去问茅山,我不清楚。”

  等甩开了众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却看见米洛克和罗切特都站在了我的房间内,罗切特眼神中‘露’出一丝锐利的光芒,昨天他跟踪老杀手,结果不仅被对方发现了,甚至对方切断了他躲藏的树干,他都不知道,这件事让罗切特非常不爽。

  米洛克眼神同样‘阴’晴不定地说道:“是任伯做的吗?”

  我点点头,米洛克眉头紧皱,却没再吭声,而让我奇怪的是,我之前睡觉的时候明明‘迷’‘迷’糊糊地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响声,可是无论是灵符还是法阵都没有任何痕迹,任伯难道不是人?可是就算他不是人,是幽灵,也一样不可能从我‘门’前经过后不被发现。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任伯这一连串的出手,特别是第一次杀代号“魔”的杀手时,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手的。

  茅山的搜捕没有任何效果,老杀手早就跑的没影了,而在道‘门’中人之中滋长的不安情绪却越来越严重,有好几批已经准备下山,却被茅山给拦了下来,毕竟谁都不知道这些人里是不是有老杀手的同党,甚至是老杀手自己乔装打扮。

  对于茅山暂时封山的做法,很多人都表示不能理解,茅山上上下下都笼罩在一片争吵,对抗和不安的气氛中。

  当天晚上,诸葛飞现身,以茅山大长老的身份,做了一些象征‘性’的安抚动作,表示最后一天拜过道‘门’老祖宗之后,就会打开山‘门’,让大家离开。

  而这**,再也没有一个人死去,众人滋长的不安情绪,在诸葛飞的安抚下算是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当清晨的日光缓缓洒下,落在茅山之上的时候,拜老祖宗的仪式和祭坛已经开始筹备。早上茅山弟送早饭进我房间时,我顺口问了一句:“你们茅山拜祖宗有什么规矩吗?”

  这茅山弟却有一些心不在焉,我看他双眼眼眶发黑,应该是没睡好,便打发他出去了。吃过早饭,我一个人往茅山的祭坛方向走去。

  拜祖宗这件事情在道‘门’是大事,道‘门’讲究祖宗辈分,更讲究身份,参加拜祖宗仪式的人分成两批,一批是观礼者,比如我,比如空净大师,比如很多散客,他们修的不是道法,自然不会拜道‘门’的祖宗。

  当然还有参与拜祖宗仪式的拜礼者,可以是茅山的,也可以是其他道‘门’的,当然,本来拜祖宗拜的是三清,但是今年,茅山供的却是元始天尊。

  拜祖宗的仪式在早上7点进行,我站在观礼者的队伍里,看见面前的平台上放着三个黄‘色’的长长的案桌,案桌上放着一些看似简单,但是实则非常用心的点心,元始天尊之象,放于上位,香炉锃亮,却看见诸葛飞穿戴整齐,缓步走进仪式会场,后面跟着酒中仙,齐丞,以及一大批拜礼者。

  走到元始天尊象前,每个人面前对应一个蒲团,诸葛飞点燃大香,高喊道:“拜!”

  所有他身后的人手上都持着短香,深深拜了下去。

  拜祖宗一共要拜三次,第一次拜完之后,会念道‘门’大咒,接着再拜第二次,随后会有弟耍道‘门’剑路,最后是第三拜,随后仪式结束,所有人退场。

  可是就在这第一拜才拜下去的当口,远空却有一声怒吼传来,接着一道黑影从空中直落而下,轰然间落在了元始天尊象之上,竟然将这圣人之象打成了碎片!

  一时间,众人震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