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零八章,破魂灭体之术

第二百零八章,破魂灭体之术

  真正的造天者,只有两个人,第一个是鸿元,第二个是罗焱。<>

  鸿元依靠造化‘玉’蝶之力造天,而罗焱则依靠的是当年得到的造天天赋,和最后牺牲自己的巨大力量,创造了我头顶的这片天空。

  但是,作为罗焱选择的继承者,我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逆天者,但是也能够使用造天之力,因为我继承了罗焱的造天天赋。

  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如今多年不见的‘毛’舜,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竟然拥有了几乎和我一样的造天之力,而且,他背后的金‘色’巨人代表了他也拥有和我一样高贵的血脉。

  我对于这位多年未见的老友,一点都不了解,然而,今天他再次出现之际,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慢慢将身上的造天之力和背后的金‘色’巨人收起后,‘毛’舜笑着说道:“我说过了,今天来见你不是为了和你打架的,只是来叙叙旧,顺便让你看一出好戏,如今好戏已经开场了,我也就不多留了。”

  ‘毛’舜转身‘欲’走,却看见比我们更高的那片云彩上,一个人慢慢地踏着云层走来,我惊讶地发现,来者竟然是许佛!

  老**扛着巨大的两极锤,眼神冷地说道:“你手里的鼎,要留下。”

  老**果然是老**,看见别家有好东西,就立刻开抢,这手段当着是吾辈之楷模,需要多多学习。

  ‘毛’舜脸‘色’微变,不过依然非常镇定地说道:“许佛前辈,你不能因为自己已经是圣人了,就如此肆无忌惮吧,虽然你很强,不过我背后的那位圣人,也一点都不弱吧。”

  许佛眼睛微微眯起来,身上的杀意渐渐飘出,沉声说道:“你在威胁我?你知道威胁我的后果吗?”

  此时老杀手横跨一步站在了‘毛’舜的身前,虽然老杀手实力目前还如同谜题一般,不过无论他多么高深莫测,说到底还是一个人类,在许佛面前,还是要弱上好几筹。

  “许佛前辈,我想现在还不是我们两方开战的时候,而且此鼎和我家少主血脉相连,如果被您夺取,我家少主恐怖血脉紊‘乱’,会有危险,请您不要抢夺,不要伤了我们两方之间的结盟之谊。(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老杀手这话说的还是很中听的,许佛冷着脸道:“回去告诉元始天尊,我们两边现在结盟,不代表未来不会一战。他打的什么主意我一清二楚。让他管好自己养的傀儡,别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不然我不保证现在就开战!滚吧!”

  许佛如此强势,老杀手和‘毛’舜却也不敢多言,这一主一仆,踏着白云慢慢消失,而‘毛’舜离开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几眼,眼中带着几分复杂的情感。

  他们倒是走了,却不管地上的姜封死活,我正要闪身下去帮忙,却被许佛一把拉住。他低声说道:“虽然我对‘毛’舜这个小嚣张的样很讨厌,但是有一点他说的没错,茅山的事情就由茅山自己来解决,作为一个千年大派,茅山和诸葛飞要是连这一关都过不去,也不配参加两年之后的圣人之战了。”

  地面上,姜封面对四周围攻他的茅山弟,冷冷一笑说道:“诸葛飞,酒中仙,齐丞,道机,还有小阿寇,你们的本事我清清楚楚,当然还有四周这些茅山弟,你们摆的什么剑阵,用的是什么法术,我全都知道破解之法。今天,你们怎么降我?”

  姜封这话说的其实是对的,这一战,对于现在的茅山来说,是史无前例的危机,诸葛飞等人受伤未愈,还要对付对自己知根知底的姜封,这一架,没有我的帮忙,怕是输多赢少。

  但是,人群之中还有高手坐镇,空净大师和弑君还在,这两人出手,足以镇压大魔!

  而且,弑君和空净大师也都越阵而出,且两个人同时都看向了天空,虽然没有说出来,不过两个人都看见了站在云端的许佛。

  “诸葛飞,这一架还是让我来打吧。”

  弑君背着双手,身上仙气环绕,四周的人之前都没看出来弑君的不同,此时一看他身上的仙气澎湃而出,顿时大惊,好几个人更是吃惊地往后退。

  空净大师也微微一笑,身上袈裟自己鼓动起来,丝丝金‘色’的佛光从其手上佛珠内透出,显得异常神圣。

  姜封哈哈一笑,双手叉腰,高声说道:“如果我是你,也会让他们来和我对战,不过,茅山终究还是没落了,没有我和无尘的存在,茅山,再也不是当年的茅山,你诸葛飞,自称茅山最后的守护者,如今,你能够守住茅山吗?”

  这一声质疑,让诸葛飞脸‘色’微变,慢慢低下了头。

  身边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难听。

  “如今的茅山的确是不如从前了,诸葛飞领导不了茅山。”“茅山没落了,两天前被端木森给打穿了,今天连自己的山‘门’都保护不了。”“猛虎不在威风,大派也走了下坡路啊。你们,龙虎山,茅山,这些大派,也都步了夕阳之途咯。”

  人就是这样,在大家看见空净大师和弑君表‘露’出了战意之后,立刻就知道自己今天是安全的,一旦安全了,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诸葛飞一直没有吭声,身为茅山的大长老,也身为在灵异圈‘摸’爬滚打几百年的老江湖,他很清楚,无论是多么强大的‘门’派,外表看起来多么风光,其实也仅仅只是依靠一两个强者在撑着‘门’面,这个江湖永远都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无尘在的时候,才是茅山最辉煌的时候,姜封当权的时代,至少茅山还是天下第一,然而如今,被我打败,失去了天下第一,如今连自己‘门’派前任的大长老都变成了大魔,这样的打脸之举,他却收拾不了这样的尴尬残局。

  对于诸葛飞而言,这是耻辱,若是今天依靠空净大师和弑君来打败大魔姜封,那么从此以后,茅山就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或许不是茅山最出‘色’的领袖,我,或许还不够资格成为茅山大长老,我,或许还没有能力真正地守护茅山。但是,我就算死也不会让茅山倒在我的手上!”

  诸葛飞忽然开口吼道,对于一向镇定的他来说,这样‘激’动的语气和表情是很少见的,连酒中仙和齐丞他们都用非常惊讶的表情看着身边的诸葛飞。

  诸葛飞伸出手紧紧拽住了自己身上黑‘色’的道袍,慢慢抬起头,回头看向身后的九霄万福宫,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如同诀别一般的微笑。

  “姜封,你还记得当年师傅收我为徒的时候,他说让我选择一种法术来‘精’修,我说我想要天下最快的速度。师傅问我,为什么想要天下第一的速度。我的回答是,那样的话,我打不过别人就可以逃跑。”

  诸葛飞身上的道袍慢慢漂浮起来,脚尖一点点从地上飘离起来,整个人悬浮在了空中,黑‘色’的长发缓缓飘动,姜封看着诸葛飞,点点头说道:“当然记得,为了这句话,师傅罚你跪了三天的思过崖。”

  诸葛飞笑着说道:“那时候是你给我送饭,让我没有饿死。你对我们师兄弟的恩情,我一直铭记在心,今日你虽然化作大魔,但是,你依然是姜封。我便以死,来和你同归于尽。我这个不争气的茅山大长老,和你这个背叛了茅山堕入魔道的茅山大长老,一起,共赴黄泉!”

  诸葛飞身上的黑‘色’道袍猛地被一阵狂风吹动,身上爆发出‘激’烈的气劲。

  站在他身边的酒中仙吃惊地说道:“师兄,你,你要用那一招!不可以,这一招一出,再无回头之路,茅山还需要你,你若去了,茅山谁来守护?”

  诸葛飞却摇摇头,身越飞越高,四周散发出来的气劲也越来越强,‘逼’的四周的人无法靠近。

  “诸葛飞身上的气息,似乎发生了‘激’烈的变化,能量越来越巨大,似乎是不断地在榨干他身体内所有的道力和灵气,这不是自残式的法术吗?”

  我吃惊地说道,许佛却冷笑着说道:“这个小鬼,倒是还有几分傲骨。这一招是茅山历代大长老都会学习的道术,叫做破魂灭体之术,一旦施展开,会得到惊人的力量,但是,使用过后魂魄和**一起毁灭。是在茅山生死存亡之际才会使用的法术,不过敢用这一招的人,还是少数,诸葛飞这小鬼,倒是有几分胆识。”

  破魂灭体之术!我一下吃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