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二十九章,判若两人

第二百二十九章,判若两人

  乌浊这一次很硬,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新生的四肢还在摇晃,显得不那么配合身体和他的动作。..

  但是土战将却不会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四条土龙轰然间冲来,发出阵阵怒吼,片刻之后,土龙已经到了乌浊的面前,我正要出手打碎这四条土龙,却看见乌浊身上气息一收,随后整个身体就好像是被压缩了一般,灵气降到了极点。

  “都给我,滚开!”

  乌浊一声爆喝,刚刚被压缩的灵气一瞬间扩散,压缩之后再爆发,形成的巨大冲击力,将靠近乌浊的四条土龙震成了粉末。

  土战将也是大吃一惊,不过他比战将要更加老练,看出了乌浊身上似乎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立刻将四周被打碎的土龙碎片回收到了身上,转眼间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片土黄‘色’的铠甲,看起来防御力异常惊人。

  乌浊脚步连动,向着对面的土战将冲了过去,之前无往不利的一拳打在了土战将的身上,却没有起任何的反应,只听见一声闷响,土战将往后退了几步,身上的土质铠甲却丝毫没有破碎。

  “如果只有这点力量,是不可能打碎我的铠甲!”

  土战将异常嚣张地说道,乌浊站定之后,挥了挥手新生的手臂,转头对我说道:“端木森,我的那把黑‘色’短刀呢?”

  此时此刻,我和乌浊之间眼神有了‘交’流,而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的却不是之前那个唯唯诺诺的乌浊,而好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眼神里竟然充满了刚毅和镇定,仿佛,那个我认识的乌浊,仅仅在十多分钟内,就改变了!

  我从腰间拔出了黑‘色’短刀抛给了他,他接过来后,挥了两下,随后低声说道:“打不碎你的铠甲,不代表我要不了你的命!”

  乌浊又一次如同野兽一般奔跑起来,而且速度比之前更快了,连续在地上奔跑,变换位置,甚至嘴里还发出了类似野兽般的吼叫。

  我看着乌浊的战斗,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附着在了乌浊的身上,似乎不是他在战斗,而是别人在用他的身体战斗!

  土战将同样被乌浊快速变化的身体给吓了一跳,就在此时,乌浊已经到了他的面前,高高跃起后,手中黑‘色’短刀先砍在了土战将的盔甲之上,但是只听见“铛”的一声,并没有伤到土战将,土战将趁机一拳打出,将乌浊震退,随后大喊道:“就算你用上这股狠劲,但是你一样伤不了我,等着被我杀死吧!”

  乌浊一个翻身落在了地上,随后双手‘交’叉,猛然间将手上的黑‘色’短刀如同飞刀一般抛出,还是砍在了土战将刚刚被击中的位置,这一次,意外发生了,我看见土战将的盔甲上裂开了一道细小的裂缝,接着发出了“咔嚓”一声,裂缝一点点变大!

  他不可思议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

  乌浊没有理睬,再次贴近了土战将的近身,一把握住了黑‘色’短刀,随后,顺着被打开的裂缝,狠狠一劈,这一次的攻击,终于有了效果,黑‘色’短刀顺利地且进了土战将的盔甲内部,砍伤了他的手臂,带出了一片血‘花’。

  同时,我看见一阵灰‘色’的气息闪烁,乌浊爆喝一声:“碎!”

  顷刻间,土战将身上的盔甲就被打成了碎片,一块接着一块落了下来,他连连后退,脸上‘露’出一片震惊,吃惊地说道:“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

  乌浊没有给他机会,黑‘色’短刀刺入了土战将的‘胸’口中,然后被乌浊狠狠一甩,土战将重重地落在了观众席上,引起一片惊慌。

  刚刚乌浊的战斗我全部都看在眼里,他的战斗没有强悍的法术,也没有神乎其神的阵法,整个战斗过程中,他只运用了两样东西——黑‘色’短刀和他的古神之力。

  的确乌浊不能够外放古神之力,也就不会那些古神一族的法术,但是因为断臂的缘故,从他的手臂上流出了部分古神之力,这些古神之力并不多,但是却被乌浊不着痕迹的附着在了黑‘色’短刀之上,在刚刚的战斗中,乌浊一共攻击了土战将身上盔甲的同一处,利用古神之力,将对方的盔甲从内部破坏,这才形成了我眼前所见的一幕。

  但是,从前我认识的那个乌浊能够做到这一点吗?很显然,他是做不到的,但是为什么这一次的战斗中,他的战斗经验,甚至是技巧有了这么高的提升?

  乌浊走回了我的身边,看见我一直盯着他,奇怪地低声说道:“怎么了?”

  我摇摇头,没有点穿乌浊身上的变化,而是回头对无骨婆婆说道:“还有挑战者吗?不要让我们等的太久了!”

  无骨婆婆本来料定了是我一个人灭掉两个古神战将,但是当她看见乌浊刚刚战斗的情况,心中却有了奇怪的念头,甚至自语道:“那个家伙能赢他们吗?”

  但是听见我挑衅一般的问话后,她还是冷哼一声,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黑‘色’拐杖,向着空中扬了扬后说道:“开启地牢,放出,残龙!”

  此话一出,我看见四周的古神全都大吃一惊,有几个甚至脸上都‘露’出了惊恐害怕的表情,什么东西居然能够让这些桀骜不驯的古神如此恐惧!

  甚至我看见好几个古神连忙起身走到了无骨婆婆的身边,粗声粗气地说道:“无骨婆婆,你确定要放出残龙吗?这,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残龙的危害,比眼前这两个小不点要大上百倍,如果让它肆虐的话,很可能会毁了我们古神秘境!”

  无骨婆婆却冷着脸,指了指平台上方的至高古神说道:“这是至高神的命令,你们难道还要质疑至高神吗?”

  一瞬间全场鸦雀无声,我将这一切不寻常都看在眼里,奇怪地问身边的乌浊,说动:“乌浊,这个残龙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

  乌浊点点头,双眼中却是一片平静,和过去一听见厉害的怪物就吓的不行的乌浊比起来,真是判若两人。

  “残龙,我没见过,但是听说是万年之前曾经攻击过我们部族的一条**的神龙,当时它实力惊人,杀了很多我们的族人,最后至高古神出手才将它擒住,锁住后压入了我族秘境的地下牢笼之中,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少有人进入过地牢的最深处,因为那是关押残龙的地方!”

  居然是神龙,难怪会让这里的古神们如此紧张。

  神兽亦有强弱之分,有的神兽能够力压百族,有的神兽却连人类都不如,这头能够在万年前进入古神地盘逞凶的神龙,想来不仅本事高强,而且一定异常残暴胆大。

  不过他们放出残龙,也正说明了一点,古神一族内部,除了至高古神,已经没人能够打的过我们俩了!

  换句话说,只要我们灭了这头残龙,除非古神一族的至高古神出手,否则,我们就会是最后的赢家!

  地面上有巨大的铁链被拉动,随后一块块石板被翘了起来,有巨大的扬尘飞起,所有人都屏息关注着古战台的中央,我很好奇,到底这头残龙会是什么样的呢?身长百米,遮天蔽日吗?还是口喷烈焰,脚踏众生,亦或者是幻化‘成’人,神力无双?

  一切都是猜想,当石板被打开的一刻,四周的古神们全都往后退,黑‘色’的巨大坑‘洞’内,什么都看不清楚,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气息从坑‘洞’内飘出。

  这时候,无骨婆婆高声说道:“开启死战石壁!”

  她话音刚落,我们整个古战台四周就有巨大的石壁从地上升了起来,这些石壁并不是不透明的,恰恰相反,和之前我进入秘境时候的蓝宝石大‘门’有点相近,不过看起来要薄上不少。

  乌浊看着四周的死战石壁,低声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死战石壁,据说是只有古战台上的战斗太过危险的时候,才会启动这死战石壁,可以抵御战斗引发的冲击力。”

  乌浊这话不就变相地说明了一点吗?也就是地下的残龙非常危险,可能战斗的余‘波’会祸及四周的观众。

  而中央的坑‘洞’内,传来了机械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深深的黑暗中慢慢被抬起。

  我的心眼一直保持高度集中,渐渐地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力量从黑暗中浮现出来,这应该就是残龙的力量吧。

  古神们全都很紧张,连无骨婆婆都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日光下,我看见平台彻底抬了起来,而在里面坐着一个黑‘色’长发,身穿黑‘色’破衫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