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四十五章,复活乌风!

第二百四十五章,复活乌风!

  黑‘色’的怪鸟头颅,巨大的原型祭坛,以及四周画满的奇怪的阵纹。小说网@!..

  沙漠底部的巨大妖‘洞’中,正有一场惊变正在酝酿。

  数万妖众站在妖‘洞’的石壁之上,而我站在角落里,勉强能够看见祭坛上发生的事情,紫水妖王拉着乌浊的手,缓步从妖群之中走了出来,乌浊的脸上显得有一些麻木,身上穿着的黑‘色’华服,和他头上的这个大光头还真不相称,看起来有一些滑稽。

  虽然四周的妖族望向乌浊的眼睛多少都带有敌意,但是无论它们怎么反感乌浊,再过一个时辰,当整个入族仪式结束后,乌浊都会成为站在这群妖族头顶上的人,也就是沙妖一族的二当家。

  脑海中却不由得想起了初次和乌浊相遇的场景,虽然才过去了几天时光,但是这几天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生死经历,让我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和乌浊之间的相遇已经过去数年。

  依稀还记得那时候风沙满天,乌浊因为胆小不敢和一头沙妖战斗,而被这沙妖撵的到处跑,嘴里还一个劲地喊着让我救命。

  那时候的他,虽然受尽了欺负,可是洋溢在他脸上的依然是灿烂的笑容,相比之下,如今的乌浊,却一点都不快乐。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你没得到的时候总想着得到了一定很快乐,可是当你真的得到了,就真的快乐吗?

  我斜靠着墙壁,望着妖群里的乌浊,慢慢地走到了祭坛之前,紫水妖王走上祭坛,站在了巨大的圆形祭坛中央,表情凝重而严肃地喊道:“妖众,跪下!”

  我看见四周所有的沙妖全都跪了下来,唯有我和乌浊还站着没动,紫水妖王将目光落在了乌浊的身上,低声说道:“乌浊,我和你的父亲是血脉相连的异族兄弟,如今,我以你长辈的身份邀请你加入妖族,成为妖族的二当家,成就一番不世基业,你可愿意?”

  人们说了太多的我愿意,可是心里真的愿意吗?

  至少我看不出眼前的乌浊为什么一定要听从紫水妖王的话,他一直告诉我,他想过普通人类的生活,想要和普罗大众一样娶妻生,上班休假,可是,为什么此时的他会慢慢跪了下来,低下头高声说道:“我,乌浊!愿意接受紫水妖王之邀请,加入妖族,成就一番不世基业!”

  他最终还是答应了,其实我一点都不意外。

  紫水妖王豪放一笑,从案台上拿起一个碗,放在了乌浊的手上,这一幕让我有些疑‘惑’,不就是一个入族仪式吗?怎么还需要碗?

  却看见乌浊将碗轻轻放在了地上,随后右手持刀化作了左手的手腕,鲜血顺着他的手指落进了碗中,足足滴了小半碗后他才将这碗递回给了紫水妖王。

  我记得多年前黑蛋加入洛阳妖族的时候也不需要歃血为盟这一出吧,难道是因为乌浊本身不是妖族的缘故,所以加入妖族的仪式变的越发复杂了?

  我接着将目光盯向了紫水妖王,他结果乌浊递过来的血碗后,满脸都是‘激’动和兴奋之情,看起来有一种如获至宝般的感觉。

  紫水妖王双手捧着这血碗,身边一个沙妖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往这血碗里倒上了酒,很快就变成了一碗血酒。

  紫水妖王兴奋地迈开步,绕着圆形祭坛走了一圈,一边走一边将手里盛放着血酒的碗倒下,血酒落在圆形的祭坛上,竟然冒出一股诡异的红烟,等紫水妖王转了一圈后,他站回了原位,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开始默默念咒,这一念咒整个圆形祭坛都开始发出阵阵红‘色’的亮光。

  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诡异之处,所以趁着四周的沙妖不注意,赶忙掉头就往地下大牢方向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用嘴里含着的钥匙打开了背后的灵觉枷锁,随后一跃跳入了地下大牢内。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救已经被关了十来年的李宝富,当我走到李宝富的牢房‘门’口的时候,却看见这家伙正趴在地上,专心致志地贴着地面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将牢房‘门’劈开后,吓了他一跳,惊讶地看着我喊道:“端木森,你,你怎么出来了?”

  我却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呢?趴在地上好玩?”

  他却摇摇头,很兴奋地拉起我的手,拽着我一起趴在了地上,然后说道:“那个地下震动的怪声又来了,你帮我,是不是我出现幻觉了?”

  我心中不由得往下一沉,耳朵贴着地面,果然没一会儿就能听见有奇怪的声音响起来,发出“咚,咚,咚……”的古怪声音,这声音乍一听是无节奏的,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捶打地面,不过仔细一听,还是能够察觉出,这声音在不断地加快。

  却在此时,猛然间整个地面剧烈摇晃起来,牢房四周的墙壁上开始“扑簌簌”地往下落灰尘,整个妖‘洞’从底部开始就不断地摇晃。

  “地震了?”

  李宝富吃惊地喊道,我当然知道不可能是地震,一伸手将李宝富这个被关的时间太长,有一点神经质的家伙给打晕了过去,扛着他就往外冲,我们一冲出牢房大‘门’,整个地下的震动越来越加剧,我隐约间有一种地下埋着一个大东西,正要出世的感觉!

  快步冲上升降台,升降台驮着我们换换往上走,当我们出现在妖‘洞’内的时候却看见,在剧烈的摇晃中,这数万沙妖却纹丝不动,而紫水妖王却一个人站在圆形祭坛上,手舞足蹈地大喊起来:“哈哈,终于来了,老兄弟,我等你好久了!如今终于用你儿的鲜血唤醒你了!”

  听见紫水妖王这话,我心里不由地大惊,“老兄弟”“用你儿的鲜血”这些词句不都说明了一点吗?

  眼下在举行的不是简单的入族仪式,而是为了让乌浊的父亲,古神一族的英雄乌风苏醒的祭拜仪式!那么也就是说,我和李宝富听见的,从地下传来的“咚咚”声,其实就是乌风苏醒的前兆,难怪之前我们第一次见到紫水妖王的时候,它会说计划快成功了!

  感情,它就是要复活乌风!

  整个妖‘洞’已经很不稳定了,为了照顾肩膀上这个昏‘迷’的家伙,我不得已慢慢地飞出了妖‘洞’,就李宝富安置在了一公里之外的沙丘上。

  然后还用天机眼烈焰在他的身边留下了一片焦土,保护他的安全。完事之后,我立马掉头,就往妖‘洞’的方向狂奔。

  此时的妖‘洞’已经开始出现大面积的崩溃,大片大片的黑‘色’砖石往下落,我听见从地底深处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吼声,带着巨大的不甘和强悍的气势。

  这就是乌风的声音,冲上了天空,震的我耳朵发‘蒙’。

  我落回了妖‘洞’内,此时妖族内部已经开始出现‘混’‘乱’,听见这一声怒吼,加上看见整个山‘洞’不断地崩溃,这让所有的沙妖都很害怕。

  随着第一个沙妖的逃跑,很快越来越多的沙妖选择了转身逃走,‘混’‘乱’,毫无秩序,这些平日里看起来非常蛮横的妖怪们,如今却变的异常胆小,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四散奔逃。

  但是即便在这样的‘混’‘乱’之中,依然有两个人没有逃走,第一个便是在圆形的祭坛上状若疯狂的紫水妖王,而另一个就是一直跪在地上,看着发光祭坛的乌浊。

  我可以不管紫水妖王,但是乌浊毕竟是我的朋友,此时情况紧急,我赶忙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乌浊的手,将他往后拽。

  ‘混’‘乱’之中,我对乌浊喊道:“快跟我走,这里马上要塌了!”

  可是这一次,我依然没有拽动乌浊的手,他依然跪在地上,身僵硬的和岩石一般。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喊道:“你留在这里干什么?这里马上要塌了啊!”

  乌浊却摇摇头,抬起头用坚定的眼神望着我说道:“你走吧,我不会走的,我要见证我的父亲复活归来的一刻!我要在第一时间拥抱他,并且告诉他这么多年来我对他的思念!”

  这种紧要关头,乌浊却给我玩起了这种坚持,这家伙怎么这么一根筋呢!我爆喝道:“不行,今天说什么你都要跟我走!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而且紫水妖王很明显并不是诚心实意要复活你的父亲,这里面一定有‘阴’谋,你听我的,跟着我赶快撤离!”

  可是,就像来古妖地盘的时候一样,乌浊看起来懦弱,胆怯,但是他的股里却有一种坚持,一种在我看来很愚蠢的坚持。

  他又一次甩开了我的手,摇摇头对我郑重地说道:“我不会走的,我给了你钥匙,就是让你先走,让你离开这里。端木森,你不会明白我孤独了三百年的感受,紫水妖王骗我也好,我,都想亲眼看一看自己的父亲。”

  说话间,地下传来一阵剧烈的抖动,狂风从地底深处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