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四十六章,死罪! 感谢 甲鱼ML二三事-- 打赏玉佩!

第二百四十六章,死罪! 感谢 甲鱼ML二三事-- 打赏玉佩!

  乌风,终于要出世了。小说网

  整个圆形祭坛四周只剩下了我,乌浊和紫水妖王,乌浊满怀希望地想要看一看自己的父亲,紫水妖王期待乌风出世一定是想利用复活后的乌风,而我,想要带走乌浊,但是却被他甩开了手。

  我们三个怀揣着不同的目的,却在这里见证古神一族曾经英雄的出世,地下的震动越来越厉害了,紫水妖王飞上空中,身上散发出阵阵紫‘色’的妖气,这些妖气覆盖在天空中。

  片刻后,我看见天空中隐隐约约间似乎有一道道残魂从四面八方飞来,只是它们还没落下,就被这紫‘色’的妖气给拦住了!

  我透过紫‘色’的妖气,看见这些残魂竟然长的都是一个样,而且这些残魂隐约间竟然都和乌风有些神似,发现了这个情况,我立刻对紫水妖王吼道:“你在干什么?为何要阻止这些残魂落下?”

  可是紫水妖王却不回答我的话,我索‘性’发动鬼纹极变,冲上天空,准备打破这片紫‘色’的妖气,可是还没接近紫‘色’的妖气就听见一声巨响,我慌忙低头,却看见圆形的法阵被打穿了一个大‘洞’,随后,一只巨大无比的黑‘色’大手从地下冲了上来,这大手刚一出现在我面前,立刻遮蔽了我头顶上的天空,如同拍苍蝇一般,将我狠狠地拍飞了出去。

  力量太过惊人,饶是我全力防守,也被这一下给拍的飞出上百米,撞在了石墙上后,还不算,硬生生将妖‘洞’的石墙撞出了一个深达十多米的大窟窿。

  我心口发闷,不过还好,没有受太重的伤,主要是因为我和这大手接触的一刻,条件反‘射’发动了神心流的身法,不过横移出去20多米还是被打着了。

  从大‘洞’里爬了出来,身上满是灰尘,却看见对面这只大手不断地摧毁地面,拳头捶打在地面上的时候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我站直了身,狂风不断地吹过我的脸。

  我看着一个黑乎乎的巨人慢慢地从地下爬了出来,先是‘露’出了两条手臂,身上的古神之力不自觉地外放出来,竟然一点都不比如今古神一族的至高古神老祭师弱。

  我心里震惊,难道,眼前正在不断往上爬的乌风,曾经也是至高古神吗?

  乌风不断地攻击地面,整个妖‘洞’中已经全都跑的没影了,破碎的石块大片大片的剥落,很快一个巨大的脑袋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同样也是光头,但是脸上却有纹身,双目炯炯有神,大胡,光是看他的脸就知道他生前是多么可怕和骁勇善战的一个勇士!

  “父亲,父亲……”

  乌浊大声地喊了起来,脸上‘露’出如同孩童一般的笑容向着乌风奔跑了过去,他一边跑一边呐喊,不断地说道:“父亲,是我啊,我是乌浊!我们终于见面了,父亲,父亲……”

  乌浊还不习惯叫“爸爸”,但是这不断呼喊出来的“父亲”这两个字中,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含义。

  三百年来的孤寂,背负英雄的荣耀却无法直起腰来的半神,承受一切甚至被迫加入妖族的耻辱,只为了能够见到自己的父亲,哪怕只是唤他一声也好。

  乌浊,从来都是一个简单的人,一个简单的,只希望自己不再孤单的人!

  他如同一个孩一般向着乌风跑去,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如同那一日我在沙漠上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

  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孤单,终于要结束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我却看见乌风慢慢地抬起了巨大的拳头,在乌浊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一拳打在了乌浊的身上。

  我看着乌浊两米的身在空中飞行,鲜血从他的嘴里吐出,然后重重地落在了墙壁上,巨大的轰鸣声震的我耳朵生疼,转眼间乌浊背后的石墙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窟窿,一个比我刚刚撞击出来还要巨大的窟窿。

  “乌浊!”

  我高喊一声冲进了窟窿中,看见乌浊躺在地上,浑身是血,我跑过去抱住他的身,他却猛地喷出一口血,溅在了我的脸上。

  我将他抱了出来,平置在了地上,可是他的身体还是不断地‘抽’动,如同痉挛一般。我慌了神,自语道:“为什么他被打了一拳居然会受这么重的伤?不可能的,实力差距不该这么大啊!”

  却在此时,紫水妖王站在了乌风的头顶上,哈哈大笑道:“真是强悍的力量,乌风不愧是曾近的古神一族至高古神!当然,你的说法也没错,如果换了平时乌浊挨了这一下绝对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但是今天不同,因为我让他放的不仅仅是鲜血,而是他的‘精’血!古神的力量,很多都来自于自己身上的‘精’血,我告诉乌浊,要向救乌风,就必须要他的‘精’血,整整小半碗的‘精’血,对于这个只有一半血统是古神的家伙来说,是天大的负担,因此,此时的他孱弱无比,连刚出生的古神都比不上,哈哈!”

  我双眼圆睁,看着我抱着的乌浊,他的头却偏向乌风的方向,伸出手,仿佛还想要去拥抱他那三百年都没见到的父亲。

  他说不出话来,可是我却看见有泪水从他的眼角划过,落进了血里消失不见……

  紫水妖王摇摇头,轻声说道:“真是可怜的孩啊,三百年孤孤单单的,不过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会吝啬将真相告诉你们。其实当年杀死乌风的不是黑莘战将,也不是我,而是一个你们都没想到的人,就是如今的至高古神。他是有蠕氏一族的老祭师,而乌风则是九黎部落的大能,本来就是死敌,成为幸存下来的古神一族至高古神后两个人就暗斗不断。不过乌风喜欢正面较量,而老祭师却想办法联系了我,他知道我和乌风是异族兄弟,就提出条件,只要我和他联手。打败乌风后,乌风的尸体可以‘交’给我来处理。并且,古神一族不会和古妖一族开战,所以连古神一族的秘境都是老祭师自己封的。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黑莘战将,当时他和乌风一起被骗到了妖族,我在乌风的酒里下了咒,将没有防备的乌风‘迷’晕后,由老祭师亲自下手,将其打的只剩下一口气,魂飞魄散。而我,在这么多年后,还是成功地将乌风变成了一个只有**,只听我一个人话的战斗傀儡!哈哈,这还要感谢乌浊这个傻小。其实你们来妖族,也有老祭师的意思在里面,不然你们觉得光是一个黑莘战将有资格和我谈合作吗?”

  原来这一切都是至高古神和古妖之间的合谋,我和乌浊不过都是他们手上‘操’控的棋罢了。

  我看着怀里的乌浊,他已经有些神志模糊了,嘴‘唇’微微蠕动,好像在说什么话。我将耳朵凑近了乌浊的嘴‘唇’,却听见他用很模糊的声音低声对我说道:“端木森,救救我的,父亲……”

  声音在此时消失,乌浊昏了过去,我看着他满是鲜血的脸和身,又看了看远处已经半个身从地里爬出来的乌风以及嚣张的紫水妖王。

  抱起乌浊,将他放在了角落里,放出莫良看护着乌浊,莫良望着我,高声问道:“小森,和至高古神硬拼,你一点都不占优势!还有一个紫水妖王,这古神和古妖联手,实力太强了!”

  我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用沾血的手夹着烟放在了嘴里,摇摇头说道:“照顾好乌浊,今天无论是古妖,还是古神,我全都一起收拾了!”

  算计别人,这种行为在我们灵异世界里很常见,因为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就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今天和你称兄道弟,明日却又对你背后下刀的事情笔笔皆是。

  然而,在我看来,凡事应该有个度,过了这个度,便是罪,而罪到了极限,便是死罪。

  乌浊是我的兄弟,无论他是傻也好,还是蠢也罢,他都是我的兄弟。

  害了我兄弟的爸爸已经是罪了,如今还害了我的兄弟,那对于我来说,无论是紫水妖王,还是老祭师,都已经是死罪!

  我回头看了一眼昏‘迷’中的乌浊,叹了口气自语道:“今日之后,那些害的你家破人亡的家伙,全都灰飞烟灭。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紫水妖王望着我,脸上嚣张表情并没有消失,反而更盛了,开口大喊道:“端木森,你要来送死吗?”

  此时的我,慢慢从腰包里‘摸’出了一把钥匙。

  我打残龙这么惨烈都没有打开我背后的灵觉枷锁,因为许佛说我开一次灵觉枷锁,就必须和该隐同住一个晚上,对我来说,宁愿被打的惨一点,也不要和该隐‘混’在一起。

  可是今天,为了杀人,为了帮乌浊报仇,我,打开了背后的灵觉枷锁!

  锁开一刻,灵气冲天,血染黄沙,誓灭古族!